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愿鞍前马后

捏仙 冷皓东 3369 2019.08.26 18:00

  “主人,你要赶我走么?”孙金猴躯一震。

  它抓耳挠腮,眼眶赤红。

  李墨目光中,有柔和之色。

  他摸了摸孙金脑袋,说道:“不是赶你走,而是栖霞山这边,更需要你。你道基尚未恢复,留在栖霞山,有岐黄丹府,你也能更快恢复。除此之外,仅靠曹化玄一人,很难守护栖霞山,所以我才将你留了下来。”

  “哦!”孙金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控兽符下,孙金无法反抗李墨的命令,饶是它心中有千般不舍,但却会下意识地遵从李墨的话。

  李墨看着孙金,依旧是一身金色鳞甲,半人高的小猴模样,总给人一种憨态可掬的感觉。秘境试炼时,金鳞妖猴借控兽符生出新的灵性,虽只是短短数日,孙金却对自己依赖至极。

  只是,这真的是新生的灵性么?

  李墨轻声道:“将头伸过来。”

  孙金二话不说,瞬息将头伸到李墨面前。

  李墨眼中带着凝重,他手捏剑指,瞬息指点道孙金眉心之上。

  骤然,李墨的神魂,便开始探查孙金。妖丹之上,控兽符闪烁红褐色光芒,早已经与孙金妖丹融合在一起了,散发着红褐色雾气。

  在这雾气之中,李墨感觉到一股不同于灵力的蛮荒气息流转。他缓缓向前,控兽符的气息,随着李墨心意,骤然低伏,仿佛在迎接王者一般,给李墨开辟出了一条大道。

  大道尽头,一道被红褐色锁链锁住的金鳞小猴虚影,目光冰冷。

  “果然如此!”

  李墨目光一凝。

  他早有怀疑,孙金的神魂,并未彻底毁去。

  其一,控兽符虽来历不明,但已经霸道异常。若是能凭空生出灵性,必然是堪比灵宝的东西,岂是凝气修士能得到的东西。

  其二,孙金苏醒之后,却依旧记得昔日之事。

  这更佐证了李墨的猜测:孙金灵性,并非新生。

  控兽符下,更像是封印,封印了孙金对自己的怨恨,让他神魂都不会背叛自己。

  控兽符,控兽一道,太过霸道。

  李墨心意一动,骤然,这个被红褐色锁链锁住的金鳞小猴,昏睡了过去。有控兽符操控,李墨便是孙金的主宰。

  只是,他目光淡漠,却并没有放开这个孙金的意思。

  若不是毁灭这道意识,孙金神魂也会湮灭,李墨甚至想毁掉这个金鳞小猴的神魂虚影。

  自己即将离去,不可留下任何不确定因素。

  他这次彻查控兽符,也是带着“若猜测为真,便毁去孙金原本意识”的想法。

  李墨的意识,退出了孙金妖丹。

  控兽符封印完好,虽然有禁锢孙金原意识,但不足为虑。

  孙金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孙金看着李墨,眼中都是浓浓的不舍。

  在他眼中,自己目光所及,都是主人,如今主人离开……甚至,孙金有种预感,此次分离,或许要许久都再也见不到主人了。

  孙金的眼眶,蓦然红了起来。

  他抹了把眼睛,说道:“主人,给你一个东西。”

  说着,孙金咬了咬牙,从身上拔下一片巴掌大小的金色鳞片。

  孙金递给李墨,说道:“主人之前说过,想要锻体法诀,孙金一直记着呢。这里是我古鳞神猴一族的锻体法诀,还有血脉传承中的一些东西,便交给主人了。以后,主人要照顾好自己。”

  说着说着,孙金神色沮丧,沉默不语。

  李墨叹息,他实在无法将孙金当做妖兽看待。

  李墨道:“你只需要守护方尘远到结丹就好,此后,你若想离开栖霞山,随时都可以离去。不过,一定要记得,如果要离开的话,记得去云苍山。巫盘山妖兽虽多,但也有许多部落宗门,千万不要去。

  其他地方,人类修士众多,你要小心。”

  “是!”孙金答应道。

  “嗯,既然这样,你走吧!孟云昌一战,你修为未复,不要参与。”李墨的声音,有些沙哑。

  “唧!唧!”孙金一步三回头,终究,还是离去了。

  从孙金离去,李墨的目光,便一直都没有变化。

  只是,李墨身上,一股浓厚的孤寂之感,蓦然冒出。

  他抬眼望向西北方向。

  那里,是武国!

  那里,有徐家!

  栖霞山一事完结,之后,便要去往武国徐家,也不知道会面对些什么。孙金道基被毁,留在栖霞山,对它更好。

  陡然,李墨一怔。

  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李墨一拍腰间灵兽袋,一个面色惨然的骨瘦如柴修士,骤然冒出。

  不是钱福贵,还能是何人。

  “李道友啊,你为什么现在才放我出来啊。”刚一出来,钱福贵立刻哭丧着脸。

  李墨摸了摸鼻尖,淡然道:“前两天栖霞山大变,为了钱道友的安危着想,所以将钱道友留在灵兽袋了,希望不要见怪。”

  “真的么?”钱福贵将信将疑地问道。

  “自然!”李墨对答如流,他看了眼钱福贵,“不过,钱道友这身形,是怎么回事?”

  钱福贵表情凝重,说道:“说起此事,我正好要跟你说。李道友,你是知道我的,我原本也只是凡俗商贾,但偶然得了宝贝,所以才有这番际遇。

  有宝贝之后,我便一直吃不胖!

  但是细细想来,其实除了三次之外,我一般也是会胖起来的,像在兽灵宗的时候,我便胖了许多。”

  “哪三次?”李墨眉头微皱。一般人,李墨不会在意,但钱福贵身上的变化,由不得李墨不在意。

  钱福贵轻咳两声,说道:“其一,便是刚得到那宝贝的时候,当时连续几年,我都没能胖起来;

  其二,就是在丹霞坊市遇到你的时候,我也是瘦了许多;

  其三,便是现在!我也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

  “前两次,有什么共同点么?”李墨目光凝重。

  钱福贵一愣,迟疑道:“似乎也没什么共同点,我在这之间,也有用宝贝伪造修为气息,也有运道很好的时候,都没什么感觉啊。”

  钱福贵挠了挠头,一脸不解。

  李墨想了片刻,也只能就此作罢。他连钱福贵的宝贝是什么,在哪里都不知道,想也是白想。

  “李道友,这周围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这么凄惨啊?”钱福贵看了看左右,话语中满是疑惑之意。

  李墨看了看钱福贵,说道:“此事,正要与钱道友好好说道一二。结丹大典时……”

  说着,除了与曹化玄的暗中谋划,李墨便将结丹大典之后的事情,一一与钱福贵说明。

  “什么?”钱福贵的声音,陡然尖锐。他哆哆嗦嗦道:“三天!你将我困在那个破灵兽袋中三天?怪不得,我说怎么感觉过了许久似的,连灵力都消耗了许多,差点就要陷入沉睡。”

  李墨不慌不忙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孟云昌的威胁太大,钱道友也不想,刚出来就被结丹修士袭杀吧。”

  脑海中想着那个画面,钱福贵咽了口唾沫。

  他连忙奉承道:“哈哈哈,是极,是极!跟着李道友果然没错。那孟云昌丧心病狂,竟然以结丹境界袭杀凝气修士,呸,简直是不要脸,不要脸至极,我钱福贵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

  不过,不知道李道友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接下来要离开栖霞山。不过,我也给钱道友想了一些后路。其一,便是留在栖霞山,虽然孟云昌虎视眈眈,但有丹岐宗一脉照顾,说不定钱道友就有生机了呢?”

  “第二呢?”钱福贵颤声道。知道了孟云昌正在袭杀秘境试炼天骄,还成为元霞宗宗主,钱福贵哪里还敢留在这里。

  宝贝虽然可以在危机时刻救自己,但这东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时灵时不灵。

  有的选的话,钱福贵便不想用它逃命。

  李墨目光中,满是揶揄之色。

  “第二,钱道友可以跟我一起离去。你我二人合力,孟云昌,也不足为惧。”

  “那个,哈哈,李道友啊,我可不可以自己离开啊?”钱福贵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讪讪笑道。

  这魔头就是个惹事精,自己可万万不能再和他沾染到一起了。

  所以,饶是觉得这魔头不会放过自己,钱福贵也还是问了出来。

  “当然可以。”李墨目光中,满是笑意。

  “什么?真的可以么?”钱福贵也愣了,这魔头,是改性子了么?

  李墨笑道:“当然是真的,不过,现在栖霞山三宗,所有人都以为孙金是你的妖兽,若是钱道友独自离去,万一遇到孟云昌,岂不是……”

  岂不是没有活路?

  这一刻,钱福贵脸上满是惊恐之色,自己就在灵兽袋待了三天,怎么感觉就没得选了呢。

  难道真要和这魔头一起离去?

  想了想,钱福贵咬牙道:“既然这样,那一切就倚仗李道友了。等离开栖霞山了,我们再各奔东西如何?”

  “我看还是不要吧,毕竟跟着我的话,也有许多危机。钱道友还是自己离开吧。”李墨摸了摸鼻尖,笑道。

  钱福贵脸色一僵,李墨不说还好,李墨一说,他越发觉得,自己会被孟云昌袭杀。

  他连连摆手道:“不,不,李道友啊,你就让我跟着你吧。一路奔波,你我二人还能有个照应,否则孟云昌找过来,咱们可全都玩完了。”

  “我另有助力,钱道友还是……”李墨笑道。

  “李道友啊。”钱福贵猛然喊道,“咱俩相交多年,一见如故,更是莫逆之交。无论你面对什么,鞍前马后,总有我钱福贵一席之地,你就让我跟着你吧。”

  这一刻,钱福贵眼含热泪,谄媚中更是带着激动,看得李墨一愣。

  “好!”

  李墨的脸上,满是笑意。

  钱福贵此人,身怀造化之力,从此人刚刚的话语中,李墨也感觉到,徐家之行,定然不会那么顺畅。

  这个时刻,哪怕钱福贵不想和他一起走,他都要把他绑起来带走。

  如今,李墨自然也是松了口气。

  他摸了摸鼻尖,笑道:“既然这样,我们明日就离开栖霞山。”

  看着李墨的笑容,钱福贵神色有了一丝迷茫,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坑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