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九曲毒丹

捏仙 冷皓东 3989 2019.07.21 10:00

  李墨没有待很久。

  方尘远的比赛都来不及去看,就直接离去了。

  好在离开的人也有许多。

  故而,虽然引得一些人瞩目,但还不算夸张。

  之所以如此,源于他储物袋内,一道散发着光芒的传音符。

  这是舒华的传音符。

  很快,李墨便离开了演武场。

  他脚步不停,沿着山道,直奔丹岐宗后山。

  身后,数道声影不时闪动,李墨仿若未觉。

  一个转弯间,李墨的声影突然消失。

  一个杏黄色衣衫弟子身影突然出现。

  程云恨恨地锤了一旁的树木一下,恨声道:“该死,徐青空这小子,这么滑溜,项明师兄又该说我了。”

  另一边,李墨神色依旧淡然。

  而他的脚步,还是没有停歇。

  之前聚会的后山山坳,此刻没有一个人。

  小溪潺潺,受地下火脉影响,湿润的薄雾笼罩着这片密林。

  李墨走进了薄雾中。

  片刻后,原地出现了两个黑衣身影。

  他们站在原地待了一会儿。

  突然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分别向着两边掠去。

  数息……

  “怎么样?”

  一个黑衣人问道。

  “这小子,竟然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另一个黑衣人,声音人带着浓浓的震惊。

  两人对视良久。

  沉默少许。

  其中一个黑衣人拿出一道传音符……

  过了许久,一道传音符飞来,他们一把抓住,转身离开了丹岐宗后山。

  而他们的方向,正是丹岐宗山门。

  在这两人离开后,又过了盏茶功夫。

  一个鸡皮鹤发的和蔼老者出现在场中。

  他看了看四周,笑道:“徐小友,此地已经没有他人了,不如出来和老头子聊聊如何?

  老夫费仲年,尘远正是我徒儿。”

  四周一片寂静。

  “徐小友?”

  费仲年眉头一皱,说道:“既然小友不愿现身,那就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接近尘远,到底有什么用意?

  或者说,项丹阳对小友,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说话间,费仲年有意无意地瞥向旁边的一棵大树。

  然而,四周依旧寂静。

  费仲年脸色有些不愉,不悦道:“徐师侄是不愿出来么?那老朽只能来找你了。”

  说着,费仲年目光如电,猛然看向那棵大树。

  眨眼间,他就出现在大树后面。

  “怎么可能?”

  费仲年的声音带着不解。

  大树后,空无一人。

  丹岐宗后山密林中,一个杏黄色衣衫身影闪动。

  诡异的是,半空中不断巡视的丹岐宗长老,却无一人发觉。

  李墨翻过一个小坡,轻轻地踩在一株古树树干上。

  而他的前方,正是岐黄丹府。

  李墨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眼神露出一丝凝重。

  他之前,从未白天潜入岐黄丹府。

  这里不比丹岐宗密林,人烟稀少。

  白日里,岐黄丹府人来人往,比晚上危险数倍。

  除了神识,一旦被人看到,更是危险!

  要小心!

  李墨轻轻地来到了地面,筑基期的神识全面释放,让人哪怕看到,都会下意识的忽略。

  若是神识扫描,根本发觉不了李墨。

  若是目光看到,一般凝气期修士,也会被引导,下意识的忽略。

  但李墨,没有把握!

  危险太多。

  然而,李墨还是决意如此。

  时间紧迫,他必须更快!

  李墨神识强度堪比筑基期,诡异程度,哪怕是结丹期,都无法比拟。

  强大的神识,也给李墨许多信心。

  从丹岐宗后山密林,到岐黄丹府。

  李墨就是这样,一路用神识包裹自身,来到了这里。

  但这种隐匿方式,也有弊端。

  不能与人交谈!

  否则,在巡视的筑基长老眼里,就变成了别人和空气交谈,是个人都知道有鬼。

  很容易就会露馅。

  但是,岐黄丹府内,最不缺的就是人。

  炼丹童子、杂役弟子、长老……

  三宗大比和他们没太多关系,这个时候,正是他们活跃的时候。

  舒华催得紧。

  李墨也着实在意,才会这么着急的过来。

  一路上,李墨有惊无险地来到了舒华灵府附近。

  远远地,舒华灵府已经遥遥在望。

  他看似大摇大摆,但神识却一刻不敢放松。

  这里,巡视的筑基长老,少了一些。

  但丹府内,来来往往的人,都需要李墨引导。

  好在至今没有看到筑基修士,凝气修士,在李墨神识作用下,会下意识地忽略,无法记住李墨真实模样。

  神识之力!

  是筑基修士,对凝气修士的碾压!

  眼看,已经快要到舒华灵府!

  蓦然,一阵问好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师叔好!”

  “王师叔回来了么,比赛的怎么样啊。”

  ……

  远远地,李墨就看到王秀打着哈欠,向着这边走来。

  这一刻,李墨正是拐角,与王秀几乎面对面,避无可避。

  李墨目光闪动,宗门天骄,有把握么?

  李墨嘴唇有些微干!

  虽然心神狂跳,但控制着自己不后退。神识虽强,也只能稍微影响,但若行为有异,想不被人发觉都难。

  走着走着,李墨和王秀越来越近。

  十丈……

  五丈……

  三丈……

  一丈远时,李墨迅速靠到一旁,躬下身子,低着头。

  王秀摇了摇头,满脸晦气,边走边嘀咕道:“倒霉,真是倒霉,第一局竟然就遇到了兽灵宗的竺厚。

  哎,今天倒大霉了。”

  等王秀走过,李墨立刻转弯,舒华灵府,已无半点遮拦。

  李墨身形一跃,直接进入舒华灵府。

  另一边,王秀走了许久,突然脚步一顿。

  “刚刚那个杂役……”

  王秀沉吟少许,突然摇了摇头,笑道:“怎么可能,虽然有些古怪,但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舒华灵府内……

  看到李墨的身影,舒华松了口气,说道:“你终于来了。”

  “难道是有什么消息了么,不然为何这么急切?”

  李墨也有些疑惑。

  舒华不像是急性子的人,若是丹成,不会这么急迫。

  除非……

  舒华摸了摸长出来的胡子,自得道:“哈哈哈,虽然百万废丹不好练,不过我舒华是谁,自然是已经炼制完成,才叫你过来的。”

  李墨目中精光大放,说道:“噢?那不如咱们就去看看吧。”

  “这个……”

  舒华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逝,说道:“虽然我已经炼制完成,但是按照你给的方法,最终也有婴儿拳头大小,根本没办法达到你说的:

  小如浑珠!

  所以才急忙换你过来。”

  舒华眼中满是好奇、渴望与急迫。

  许是怕李墨觉得自己不出力,舒华又连忙道:“我绝对是按照你给的方法炼制的!

  可是不知为何,到了这一步之后,我却无法掌控了。

  丹火无论加的多么大,都无法炼制,已经好几天了……”

  果然……

  是因为遇到了难题!

  李墨心知肚明,点点头说道:“虽然比我预期的还大,不过此事确实需要我来。”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舒华的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求知欲。

  哪怕是即将归墟,此刻遇到自己不知道的丹道知识,他依旧十分好奇。

  李墨没有隐瞒,说道:“此方是一个前辈传给我的,舒华长老你之所以无法再炼制下去,除了丹火品质之外。

  还有一个原因是……

  这百万废丹,已经是由丹转器了!

  舒华长老你以炼丹的方法炼器,自然是无用了。”

  舒华震惊的喊道:“炼器,这怎么可能?这些明明就是丹药。”

  以丹转器!

  南乾从未有过的炼器手法,但在大夏,已经颇为成熟!

  李墨也并不懂其中的原理,他淡淡一笑,说道:“咱们还是进去再说吧。”

  舒华点了点头,他眼中还有浓浓的质疑。

  但听了李墨的话,依旧将李墨引入了炼丹房。

  舒华炼丹房内,九个炼丹炉依次摆放,这九个炼丹炉大小、形状均不一样。

  但在丹炉底部,都有一到两粒黑漆漆的丹药,丹药散发的味道不同,但均是难闻刺鼻。

  舒华递给李墨一粒草绿色丹药,看着这九个丹炉,感慨道:“这几日,我借助丹岐宗地脉之火,几乎将废丹的所有糟粕去掉,才凝练成了这十三粒废丹,不,它们应该叫毒丹。

  百万废丹,凝练而成!

  哪怕是筑基修士,若是被毒到,恐怕都无法幸免……

  不说了,你先吃下这粒解毒丹,否则会受不了的。”

  李墨点了点头,在交给舒华丹方时,李墨便已经预估到了这一点了。

  九曲毒丹!

  这便是这道法宝的名字。

  这并不是孟道想出来的东西,而是鼎元仙宫第二代宫主的杰作。

  自从上古灵空国陷落后,当年灵空国的大总管文忠心灰意冷,创建鼎元仙宫。

  鼎元仙宫第二代宗主,也是一个惊才艳艳之辈。

  他在鼎元升仙诀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修炼出了独属于自己的九曲桑相。

  此后,沿袭了鼎元仙宫第二代宫主的做法。

  虽然都是鼎元升仙诀,但每个人的运用,皆有不同。

  第三代宗主是炼器宗师,借用炼器手法,将九鼎由内天地转到外天地,每一个鼎器都有灵宝之威。

  第四代宗主是阵法大家,借九鼎成阵,阵压山河。

  孟道是第五代宗主!

  不过李墨并不知道,孟道的鼎元升仙诀,有着怎样的变化。

  但是,在鼎元通幽诀中,筑基篇中留下的法宝,就是第二代宗主的九曲桑相。

  除了修炼法诀,鼎元通幽诀中。

  镇狱、幽冥指,乃是孟道精挑细选的神通。

  九曲桑相,便是孟道留下的法宝炼制之法。

  李墨炼制的,自然不是九曲桑相。

  别说舒华没办法炼制出来,就算他炼制出来,李墨也难以掌控。

  李墨只是借助九曲桑相的炼制手法,请舒华炼制九曲毒丹。

  连仿品都不算。

  但依旧让李墨十分期待。

  李墨看向舒华,说道:“舒长老,接下来,还是有劳你了。

  不过靠你一个人,恐怕力有不逮。

  我接下来也会帮你的。”

  舒华也点了点头,苍炎峰地下火脉可不是凭空而来的,需要用灵气引导。

  这九曲毒丹为何无法再炼制下去。

  还有一点……

  李墨之前没说,但舒华知道,这是给自己留面子。

  那就是以他的灵力强度,也无法再继续炼制了。

  炼丹时为何需要炼丹童子?

  除了照看丹药、杂务外,就是引火这一步。

  果然,李墨一出手,舒华的炼丹室内,温度大升。

  感受着李墨的灵气浓度,舒华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这灵气浓度,足以赶得上筑基初期修士了,再加上神识、神通……

  岂不是与筑基修士都没有差别了?

  舒华楞了一下,旋即被自己脑海中的念头,震撼到了。

  筑基修士与凝气修士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神识!

  难怪徐师侄说自己是栖霞山凝气期第一。

  以他现在的实力,筑基初期都可以争锋相对吧!

  舒华心底更是振奋。

  在李墨的辅助下,他开始专心的炼制九曲毒丹。

  为了完整最终的心愿,快要走到生命尽头的舒华,为了这次炼制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心血。

  时间,就这样缓缓流逝。

  在李墨和舒华炼制九曲毒丹的同时,三宗大比依旧如火如荼。

  之前的比赛中,许多弟子伤势严重。

  不知三宗达成了怎样协议。

  每天只准备了三场比赛,三宗大比的时间,进一步拉长。

  在三十进十五时,由于楚寒锋重伤未愈,被直接判输。

  而李墨比赛,则相对靠后。

  这让正在炼丹的李墨,大松了口气。

  炼制九曲毒丹,除了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外,李墨同样也需要消耗大量心神。

  而三宗大比之上。

  虽然第一天,楚寒锋与徐飞双双重伤。

  但这丝毫不影响后续比赛的惨烈……

  王剑身形诡异,整个演武场几乎全是他的剑影,在丹岐宗的那个核心弟子,都无法开口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击散了丹岐宗弟子的气海,杀死了他。

  这也是三宗大比中,第一次死人。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兽灵宗竺厚,嗜血蚁生生吃掉了一个丹岐宗核心弟子。

  燕重山,一掌拍死了兽灵宗的一个养着蛤蟆妖兽的弟子。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