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三万年的等待

捏仙 冷皓东 4146 2019.08.13 10:00

  隔着虚空,水晶阁楼总有些模糊,如同海市蜃楼般。

  此刻,李墨踏上水晶阁楼。

  一切,清晰可见。

  水晶阁楼玲珑秀丽,浑然一体。

  三层粉红阁楼,“仙灵”二字,均表明阁楼主人……应该便是女修。

  檐下,黄铜色泽的凤形铃铛,空灵悦耳。

  叮咚之声,李墨感觉自己神魂都似被洗涤了一遍。虽没有恢复,但一直以来的头疼,却缓解了许多。

  在他身旁,钱福贵更是身体哆嗦,脸上满是迷醉舒爽。

  “这是乾罗密铜,可洗涤神魂。此地主人是谁,竟然用此物铸造装饰之物?”孙金的语气,满是震惊。

  李墨目光闪动,看向脚下。

  脚下,粉红水晶光芒流动,在李墨的凝视中,他竟然从水晶中看到了自己。

  一个面容普通的黑袍青年,目光冰冷。

  真实的面容。

  在这阁楼下,李墨的掩息佩,毫无作用。

  李墨眉头微皱。

  他默默思量一番,到了如今,他有诸多猜测。

  上古时期,云霖护送春兰来到青蚨城,说不定,最终目的地,就是此处。

  他定然是奉灵空国高层命令来此。

  是谁?

  能在灵空国与上古仙界两大势力之间周旋?

  李墨想到一个人……若真是她,为何要做这样的布置。

  骨片之中所言的上古灵株,没有发现,想必是已经被虚空乱流冲散。

  但这水晶阁楼,却保留下来。

  这说明水晶阁楼内的白衣残魂,也许确有此物。

  她是谁?

  李墨不知!

  不过,走到这里,他基本确认:此地若有主人,至少不是恶意,这便足够了。

  哪怕是恶意,在这仙界碎片中,李墨也并不畏惧。

  看着三层阶梯前,白雾朦胧的入口。

  李墨左手握着古雀,剑意,在他身前形成一个赤红剑罩。

  右手,拉着脸色惨白的钱福贵。

  李墨,一步踏入。

  孙金哆嗦间,紧随其后。

  “你……终于来了!”一声女子叹息,蓦然在李墨耳边回荡。

  李墨心神一凛。

  “咦……这里面……怎么这么寒酸?”钱福贵讶异的声音响起。

  钱福贵与孙金,毫无察觉。

  李墨收敛心神,环顾四周。

  不过普通房屋大小,四面也皆是水晶墙壁。

  屋内,一张紫竹桌子,一个青色蒲团,一个水晶床,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阁楼不大,但相对而言,竟让李墨感觉到空旷。

  李墨眉头一皱。

  抬头看去,琼宇之上,氤氲着淡淡白雾。

  李墨看着看着,落寞的感觉,弥漫心头。

  这里,仿佛被人抛弃许久一般。

  “怎会……如此?”孙金眼中露出不解。

  没有须弥纳芥子的阵法,没有数量繁多的法宝,没有阁楼主人的布置,甚至不似寻常修士的灵府……

  什么都没有!

  阁楼之外,有洗涤神魂的风铃,铸造阁楼的水晶,也不是凡物。

  阁楼之内,却仿佛被人遗忘般,没有声息。

  孤寂、朴素……

  二层的入口呢?

  李墨没再看下去。

  这小屋不过丈许方圆,哪里能藏得下什么宝物。

  要么,这里真的被人遗弃,没有东西;

  要么,就是有人将东西藏了起来。

  “大家小心一些。”李墨目光梭巡。

  如果真的有二层的话……

  李墨将目光看向阁楼顶端,他一拍储物袋,脚下多了一柄飞剑。

  飞剑上灵力鼓动,李墨已经升到半空。

  目光所及,白雾之后,如同水中视物一般,竟看到二层的景象。

  果然如此!

  李墨身形如电,便直接穿过了白雾,失去踪影。

  “唧唧,等等我啊!”孙金看着李墨拖着钱福贵上去了,急得抓耳挠腮。

  它左右看了看,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窥探它。

  一个蹦跳,孙金也消失不见。

  一阵水纹波动。

  云雾拂面后,孙金猴脸一怔。

  他半个身子还在水晶壁障中,半个身子,已经探到了阁楼二层。

  远远看去,像是一个长在地上的金色萝卜。

  李墨身旁,钱福贵看到孙金这副模样,都忍不住嘿嘿直笑。

  孙金急忙爬了起来。

  脚踩在实处,它才松了口气。

  和阁楼一层一样,整个阁楼二层,空空荡荡,除了一个水晶棺外,别无他物。

  这里,便是骨片描述的画面。

  李墨没看刚进来的孙金。

  他与钱福贵站在水晶棺旁,沉默不语。

  孙金走了过去。

  只见,水晶棺内,一个微胖的鹅蛋脸女子,梳着双平髻,肌肤中淡淡的红光萦绕,仿佛只是熟睡般。

  看这衣着,甚是古朴,应该是上古仙界时的女修。

  春兰?

  没来由地,李墨心血来潮,想到了那个名为“春兰”的女子。

  如果真是春兰,这里,定然有更多秘密。

  李墨走到水晶阁楼边上,向外看去。

  道道极为细小,肉眼可见的银白色发丝,在李墨眼前飞舞。李墨甚至有种感觉,自己伸手,就能够触碰到这些虚空乱流一般。

  只是,李墨知道,这只是错觉。

  他略后退一步。

  顿时,在他面前透明的水晶墙壁,再次化为粉色。

  这水晶阁楼,可随心意变化而动。

  “嘿嘿,哪怕没有别的东西,把这水晶阁楼炼化掉,我们也不虚此行了啊。而且……”钱福贵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舔了舔嘴唇说道。

  “有些不对!”李墨目光凛然,眼神扫视四周。

  “哪里不对?”刚走过来的孙金,忍不住问道。不知为何,它总觉得暗处有谁在窥视它。

  “第一,骨片中当年那修士所言,他是在要离开时,才看到水晶棺。我们为何刚进来,就看到了?第二……残魂呢?”

  李墨冷然说道。

  上古灵株不见了,或许是虚空乱流作用。但这水晶阁楼内,又如何生出变化?

  “我们离开!”李墨目光一厉。

  他手上灵力涌动,用手轻触地面,水晶地面上,毫无反应。

  他们,被困住了!

  好在,李墨早有猜测。

  他神色冷漠,周身,却带着浓浓的灵力波动。

  虚空颤栗!

  李墨手中古雀,剑意弥漫,竟生生化作一柄赤红巨剑。

  这一剑,未必会对水晶阁楼造成伤害。但却绝对可以引动虚空裂缝。

  水晶阁楼内部的虚空裂缝,足以毁灭一切。

  “哎……”一声女子长叹,回荡在阁楼中,“奴家对公子并无恶意,现在的一切,就是仙灵阁的原本模样,公子只需要继续走下去即可。”

  “这里……这里竟然有人?”李墨身旁,钱福贵脸色煞白,结结巴巴地说着。

  他刚刚可还有话没说,这水晶馆内的尸身,看起来就是不凡,若是以炼尸手法炼制,他们定会多一个威力无穷的炼尸傀儡。

  幸好没说!

  “唧!”

  孙金的反应更为剧烈,它眼神满是惊恐之色,扒着钱福贵的裤腿,不敢松手。

  “你是何人?而且,将我们困在这里,这,就是前辈的待客之道么?”

  李墨挺直身子,目光冰冷。

  “奴家浅薄,名姓不敢污公子双耳。在下对公子,并无恶意,相反,三万年来,我一直在此地等你。”女子声音中,带着一丝沧桑。

  “等我?”李墨眉头一皱。

  他万万没想到,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这个。

  “三万年前,有人指点小……女子,说三万年后,有人会拿着古雀,来到青蚨城。此人,将会是仙灵阁的主人,只要公子去到第三层,就一切都明白了。”

  “古雀,到底是谁的佩剑?”

  李墨看了一眼手中的古雀残剑。

  女子声音柔和:“公子若想知晓,去第三层便知晓。”

  “此剑,乃是云霖的遗留之物,你,可是春兰前辈?”

  李墨不依不饶,却没有丝毫行动的意思。

  “哎,也罢,云霖他,死在了哪里?”蓦然,在钱福贵惊恐的眼神下,水晶棺内,淡淡白雾升腾,竟化作一个白衣女子。

  这白衣女子,身形萧索,眼中更是带着黯然。

  样貌与棺内女子模样,一般无二。

  春兰!

  白衣女子,终于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奴家见过三位。”

  白衣女子一个万福礼。

  “你就是春兰?”李墨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

  “生前是春兰,如今,奴家只是这仙灵阁的器灵罢了。”

  女子微微一笑,笑容中有些许悲伤。

  李墨看着春兰,说道:“云霖此人,我是在青蚨山中的一处寒潭下,看到他的遗物的。”

  “青蚨山?”春兰虚幻的身影颤动,“没想到,竟然如此相近。”

  “三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何事?是不是宋仙灵让你们来这里的?”李墨问道。

  春兰一声叹息,说道:“当年,正是小姐的手谕,让云霖将军负责将我送到青蚨城。”

  “果然是她!”

  李墨目光一闪。宋仙灵,到底有什么目的?

  春兰的目光朦胧,仿佛已经陷入了最深的回忆中。

  “当年,在小姐让我来青蚨城时,灵空国与上古仙界的关系,已经极不友好。

  若没有小姐的手谕,哪怕是云霖将军化神修为,恐怕也很难护送我来到青蚨城。

  原本,云霖将军已经将我送到了青蚨城。可没想到,赵雪楼大人,竟也在青蚨城,更是在仙灵阁旁边。

  他没有为难我,但云霖将军,却不知被雪楼大人带到了何处,失去踪影,没想到,他竟然就葬在青蚨山。

  上古仙界,九十九巨城,九十九大能。仙帝陛下,便是上古仙界最强的修士,是上古仙界第一城主,而赵雪楼大人,是上古仙界第三城主,惊才艳艳。

  他一直心系小姐,现在想来,他在青蚨城,在仙灵阁旁结庐而居,也并非难以理解之事。

  可惜,却连累了云霖将军。除了古雀,云霖将军可有留下其他东西?”

  “除了古雀外,还有一柄银白刀刃和一枚调令玉简,我也是据此,推断出你是春兰。”

  李墨念头急转,最终,还是说出真相。

  说着,李墨一拍储物袋,调令玉简和银白色刀刃,便出现在手中。

  春兰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调令玉简,旋即看向银白刀刃,目光唏嘘。

  “青雀兵铠、白虎将铠、苍龙王铠,还有……灵空皇恺,没想到,竟然还能看到白虎刃的一天。不过,小姐果然没有猜错,我也算是完成了任务,等到了公子你了。”

  “此话何意?”

  春兰眼中露出骄傲之色,笑道:“不知,现在外界传言中,是怎么说小姐的?虽然,上古仙界与灵空国或许陷落,但既然能来到这里。

  想来,当年之事,也并未完全消散在岁月中才是。”

  “宋仙灵,上古仙界宋瑞之女,灵空国主空古流道侣。后来,不知发生何事,宋仙灵郁郁而终,此后,便有了上古仙界与灵空国一战。”

  李墨神色肃然,这其中,有不少是孟道告知的上古隐秘。

  春兰讶异地看了李墨一眼:“没想到,公子对上古之事,竟然也有如此了解。可惜,如今的修仙界,却无人知晓,小姐的的修炼天赋,也是极高。”

  “什么?”孙金猛然开口,眼底震惊。

  春兰微微一笑,说道:“早在三万年前,小姐便算到,公子你会带着古雀,来到仙灵阁。”

  “不可能!”孙金震惊开口,“宋仙灵哪怕再强,最多也只是出窍修士,如何能够推衍三万年后的事情。”

  孙金有血脉传承,它知道很多。

  李墨沉吟片刻,说道:“有两个问题,

  其一,古雀残剑,只是我无意中从云霖那里拿到的。

  其二,如果宋仙灵这么强,当年怎么会无疾而终?”

  “此事,我也不知。”春兰眼中闪过迷茫,她曾经也是元婴修士,自然知道许多。

  “不过,当年为了此事,小姐做过许多布置。先是将古雀剑拿了出来。而后,让云霖将军护送我来此。我不知道缘由,但既然看到你,那便说明,小姐当年确实预见了此事。”

  钱福贵舔了舔嘴唇,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听天书一样。

  三万年前的推衍?

  预见了李墨的到来?

  钱福贵看着在场的春兰,又看了看李墨。

  一个个的,都是变态!

  李墨,同样难以想象,好在,他遇到过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

  李墨问道:“那么,三万年的等待,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公子误会了,我们没有目的,甚至,公子既然来到此处,我们也会赠送公子一些造化。”春兰摇了摇头,语气柔和。

  “是么?”

  李墨语气淡漠:“我需要付出什么?”

  春兰笑道:“我们不需要公子付出任何东西!三万年的等待,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在等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