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离去与项丹阳

捏仙 冷皓东 3417 2019.08.17 18:00

  项丹阳所言,大家自然看得出来,但都默然不语。

  秘境试炼,收获绝不当面追究,这是修士间的默契。

  否则,谁敢参与试炼?被揪出来清算,那就是倒了大霉了。

  就连灵鬼宗的灵骷,都只是打算暗中下手。

  项丹阳这样直接明了的讲出来,足见他有多想击杀李墨了。

  “不行!”赵元胡一口回绝。

  现在,他一定不能让这小辈死在这里。

  原因就在于,刚才李墨给赵元胡传音:孙钰、左丘鹤是项丹阳的人!

  李墨作为当时的亲身经历者,他的话语,赵元胡不说全信,但摆明了当日的事情不单纯,怎么可以让项丹阳如愿?

  李墨的话语,透露出两个讯息:

  第一,项丹阳暗中,有许多诡谲动作;

  第二,神识传音,这不是凝气修士用秘法震动传音,这是神识传音,筑基修士才有的力量。

  这徐青空,已经突破筑基?

  “掌门,难道我结丹修士,说话就这么没有分量么?况且,锋月谷孟宗主,也想找寻锋月谷修士踪迹吧?”

  “不错!”孟凌志目光一闪,瞳孔中,已经有了血丝。

  “我不介意你们丹岐宗的私人恩怨,但是,我要找到我儿凌志的下落。”

  “项丹阳,你是谁家的结丹修士!”赵元胡勃然大怒,借助岐黄丹,身上气息骤然升腾。

  项丹阳面容阴鸷,拱手道:“丹阳自然一心为丹岐宗着想,如今秘境试炼终结,但其中诸多诡异,各宗道友,想必也想要一个真相。

  青空是我徒弟,若说对他搜魂,我自然第一个担忧。但他最后一个进入,身穿灵鬼宗修士衣服出来。我身为师尊,也不好徇私,否则我丹岐宗成为众矢之的,丹阳如何能心安。

  青空,为了宗门大局,你可愿意出来自证清白,让我搜魂?”

  嘶,这项丹阳竟然如此厉害,他真的隐居避世二十年,性情古怪?

  七宗来人,看向项丹阳的目光,满是凝重。

  赵元胡一样如此,他目光中,甚至闪过一丝杀意。

  项丹阳二十年韬光养晦,性情乖张,他可以容忍。

  项丹阳突破结丹,他已经是丹岐宗宗主,一切已成定局,他可以忍。

  但他忍不了的是,项丹阳头角峥嵘,站在台前。

  不得不说,项丹阳这番话,说得极有水准。孟云昌、兽灵宗吕颂、灵鬼宗灵骷,都被他拉拢过来了。

  一时间,赵元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项丹阳眼神淡漠,他看到那古怪的金鳞妖猴,就知道要遭。自己原本以为突破结丹,这小畜生就任由自己拿捏,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等运道。

  也罢,既然赵元胡要护着你,那我用大势来压。

  今日,你这小畜生必死无疑!

  李墨语气淡漠,说道:“既然是自证清白,我将储物袋给孟前辈一看便知,何须搜魂。”

  孟云昌闻言,也是点头。

  如今的他,只想快找到孟凌志。

  灵骷面无表情,鬼云一事才刚过去,他打定主意,后面暗中出手再说。

  兽灵宗吕颂目露精光:“那我宗门弟子钱福贵怎么……”

  “如果兽灵宗想要,拿东西来换就是!”赵元胡怒火冲天。

  眼看赵元胡发怒,兽灵宗吕颂也不再说话。

  赵元胡距离钱福贵太近了!

  项丹阳深深地看了李墨一眼,依旧有些不甘,不过,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了。

  他心底森然,凭自己对这小畜生的了解,孟凌志的失踪,与他脱不了干系!

  不得不说,项丹阳猜对了。

  孟云昌看着李墨的储物袋,脸色不断变化。这收获,让他一个结丹修士都极为震惊。

  “哼!”

  孟云昌冷哼一声,将储物袋丢给李墨,他语气森然。

  “小辈倒是好手段,竟然骗过了我们所有人!”孟云昌看到了锋月谷修士的遗留之物。

  “不敢,只是自保罢了。”

  李墨接过储物袋,淡淡说道。

  在他储物袋中,有灵鬼宗、也有锋月谷修士的收获,但能证明孟凌志身份的东西,他早已经丢弃。

  孟云昌眼底露出一丝杀意。

  这小辈心思深沉,小小凝气,就有胆量利用结丹修士,留他不得。

  孟云昌眼底的杀意,浓郁到赵元胡都看得见,他一言不发,却已经站在李墨面前。

  他不能死!

  至少,不能现在死!

  “孟道友,你若无事,那我丹岐宗就走了。”

  “哼!”孟云昌冷哼一声,便向着秘境走去。

  与其指望在场修士,不如自己进去一探究竟。或许,我儿凌志只是被困住了呢?

  玄阳宗明玉,惊呼道:“孟掌门!”

  以孟云昌结丹境的修为,若是进入濒临崩溃的秘境中,将会受到极大限制。一不小心,一去不复返都未可知。

  孟云昌没有说话,他一脚踏入秘境。

  ……

  与此同时,秘境中。

  青奎妖狈已经站到了血河星舟之上。

  血槐树妖神色阴冷,虽然能逃走,但没能留住李墨,让它心有不甘。

  “也罢,他日山高水长,你这小辈,就祈祷不会被我遇上吧!”

  说罢,血槐树妖就想要离开。

  猛然,空间震荡,整个仙界小碎片都为之颤抖。

  血槐树妖脸色一变,这股威势,怎么像是结丹修士。

  “难道是结丹修士进来了么?”青奎妖狈也是一脸不安,缩在青奎狼王身上。

  嗖!

  一道剑意纵横,狼狈的孟云昌,便挤了进来。

  仙界碎片,对他排斥极大。

  他看了一眼仙界碎片,只见整个秘境中,到处都是妖兽干瘪尸骨,山河破碎,大地震动。血红色的血河星舟,散发着浓郁的血腥邪异气息。

  眼见此景,孟凌志脸色大变。

  此等环境下,孟凌志就算天资纵横,也毫无生还可能。

  “我儿凌志啊!”

  孟凌志悲痛欲绝,他浑身颤抖,紧紧地捂住心口,目中,满是血丝。

  “道友若是无事,快些离开吧。”血槐树妖拱了拱手,和蔼说道。

  实在是对方身上的气息,让这仙界小碎片的崩溃,越发加剧了。

  血槐树妖觉得自己是好心,可陷入悲痛的孟云昌,看着一切的始作俑者,怒从心起。

  “阴崇邪物,还我儿性命!”孟凌志一声大喝,身上剑意勃发,瞬间,上百道剑意便向着血槐树妖激射而去。

  血槐树妖脸色大变。

  若任由对方闹下去,自己这血河星舟,怎么离开。

  “道友,还请冷静,这仙界碎片就要崩溃了!到时道友也难以脱身!”

  说着,孟凌志的剑意便落在血河星舟之上。

  剑意,并非根本,被这剑意引动的虚空裂缝,让血槐树妖脸色大变。

  另一边,孟云昌身形已经闪到别处,他脸色苍白,眼底却满是深恶痛绝。

  “阴崇邪物,给我去死!”孟云昌不管不顾,飞剑瞬息化作千百到灵光飞剑,就向着血槐树妖激射而去。

  “疯子!”血槐树妖脸上怒意满满。

  血河星舟,有上古大阵防护,邪异血光涌动,化作一个血色护罩。

  血槐树妖眼中,却满是忧虑。

  血河星舟炼成,哪怕有上古大阵,但如今还没有许多灵力,自动防护能撑多久?

  更不要说后面还要遨游虚空……这家伙,是在断绝他的生路啊。

  它看了一眼青奎妖狈,青奎妖狈脸色一变,龇牙咧嘴。

  天赋神通,青奎鬼眼!

  青奎妖狈的竖瞳周围,繁复的深青色花纹闪现,而它的眼睛一片翻白,散发着诡异的青光。

  “啊!”

  孟云昌抱头怒吼,他感觉自己的神念,似乎被什么东西生生吞掉了大半。这与探查空间裂缝的痛苦,不尽相同,只是更剧烈,让孟云昌更难以承受。

  “阴崇邪物,你们该死!万剑朝宗!”孟云昌一声怒吼。

  在他身后,猛然出现一个光轮,光轮闪动,道道剑影化作金色巨剑,向着血河星舟激射而来。

  这是孟云昌,结丹修士的全力一击。

  这一击之威,或许血河星舟还可以抵挡,但夹带而来的虚空裂缝,如何抵挡?

  金光,混合着黑色裂缝,向着血河星舟激射而来。仙界小碎片上,道道虚空裂缝融合,化作巨大的黑色窟窿,吞噬着一切。

  土地崩裂、山岭倒塌,混乱的灵力混合着空间之力,引起猛烈飓风,席卷一切。

  仙界碎片,彻底崩溃!

  “阴你个腿!”

  看着这一幕,血槐树妖怒声骂道。

  自己一再忍让,对方却悍然出手。

  这一刻,孟云昌披头散发,浑身上下也是细密血痕,他仰天长笑,剑指血槐树妖。

  “哈哈哈,你就给我等死吧!”

  “你死我都未必会死!”说着,血河星舟直冲向孟云昌。

  随着冲击,血河星舟解体,化作一根通天槐木。

  青奎妖狈浑身瑟瑟,在一阵凄厉地叫喊中,青奎妖狈和几只筑基妖狼,尽数被虚空裂缝切得粉碎。一颗青色妖丹左突右进,还想躲避,可惜没过多久,依旧躲不过虚空裂缝的冲击。

  眨眼间,神念都被裂缝切得粉碎。

  天地之威,区区筑基妖兽,如何逃脱?

  狼死,树悲!

  血槐树妖看着这一幕,对孟云昌的怨毒更深。

  断人生路,这个人类修士,该杀!

  猩红槐木,带着巨大的威势,就向着孟云昌冲击而去。

  “一剑破万法!”

  孟云昌一声大喝。

  顿时,仿佛裂开初阳一般,仙界碎片之上,一道金光剑影遮天蔽日。

  “这是?”槐木之上,血槐树妖的神念都感觉到一股刺痛。

  炼制血河星舟,消耗过多的血槐树妖,根本无力抵挡这一剑之威。

  轰隆!

  金光剑影斩下,宛如开天辟日一般。血红槐木,瞬间四分五裂。

  “轰隆!”一声雷电轰鸣,仙界小碎片四分五裂,撕裂间,竟然下起雷雨来。

  一个槐木碎片上,一根赤红树须挣扎地想要生长,只是,金色细小剑芒,总是寸寸割裂。

  哗啦!

  一双长靴,出现在槐木碎片的面前。

  血槐树妖连虚幻面容,都无法凝聚,它的神念,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但它看着眼前这个可怜人,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槐木碎片之上,蓦然传出一道神念。

  “那个人,是你的血脉至亲么?”

  孟云昌气势微弱,双目凌厉,说道:“果然是你杀了我儿凌志。”

  “我杀了他?”血槐树妖怨毒地声音响起。

  “桀桀,你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