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小岐黄丹

捏仙 冷皓东 4357 2019.07.13 18:00

  “青空师弟,没想到第二次见面,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

  方尘远嘴角含笑,无奈说道。

  “还请方师兄海涵,实在是敌意环顾,不得不暂避锋芒啊。”

  李墨略一拱手,歉然道。

  “理解理解,咱们宗内转转如何?”

  方尘远没问这些天李墨做什么去了,李墨也没说,这是聪明人的默契。

  于是,接下来数日,在方尘远的带领下,二人一直在宗内走动着。

  他们二人,看起来是兄弟情谊。

  而落到外人眼里,则传递出一个信号。

  徐青空,彻底起势了!

  他将会是丹岐宗内冉冉升起的天之骄子。

  论背景,筑基长老、丹道宗师的项丹阳是他师尊,还有结丹期的师祖。

  论修为,他虽然只是凝气九层,略差一线,但抵不住人家丹药磕着玩啊,指不定哪天磕着磕着,就直接凝气打圆满了。

  你还别说,在丹岐宗,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了。

  许多炼丹长老就是如此,嗑药到凝气圆满。

  虽然战斗力较低,但是凝气期大圆满的修为,说出去也能唬人。

  这样一想,李墨虽然不是核心弟子,众人看向他的目光,也全部都是敬畏。

  李墨和方尘远所到之处。

  除了往日的“方师兄”外,“徐师兄”的称呼,也渐渐多了起来。

  丹岐宗内,李墨的风头一时无两,甚至传到了锋月谷和兽灵宗中。

  时间就在两人闲逛的时候过去。

  对于方尘远的目的,李墨心中早就有了猜测。

  无非是借助他项丹阳弟子的身份罢了。

  只是具体何事,李墨却还是不知。

  不过,眼看方尘远不提,他也没问。

  这日,在拜访了炼丹长老舒华后,李墨和方尘远二人走在山道上。

  方尘远叹道:“舒华长老,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高龄了。”

  “一百二十岁?凝气修士来说,确实算是高龄了。”

  李墨心中一动,脑海中浮想着,舒华略有些苍老的面容。

  和三年前,在丹霞坊市初见时,已显得有些憔悴。

  “想必徐师弟也发现了,舒长老恐怕很快就要归墟了。”

  李墨点了点头,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方尘远的话语就是证实了。

  方尘远接着说道:“三年前,原本舒华长老有机会突破筑基的,可惜,被孟凌志阻挠,至今竟然落得个归墟的结果。

  百年苦修,一朝成空。”

  方尘远话语有些唏嘘,李墨并不惊讶。

  这些天的接触,不只是方尘远对李墨的徐青空身份了解更多。

  李墨对方尘远的过往,也所知颇多。

  方尘远并非大家族修士,借助单灵根资质,被宗内一位老资格筑基修士收为徒弟。

  此后逐步成长,成为丹歧宗年轻一辈的大师兄。

  有这经历,对舒华的归墟,自然也更多唏嘘。

  毕竟,没有家族支持,没有更多修炼资源,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想了想,李墨说道:“炼丹长老的归墟,也是宗内的遗憾啊。”

  “是啊,说起来,舒华长老一直与我交好,这次归墟,也不知他炼制的小岐黄丹,会如何处理。”方尘远叹道。

  “听方师兄的意思,似乎对小岐黄丹颇有想法?”李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小岐黄丹,虽然丹药品质绝佳,而且天下仅此一份,但有这么重要么?

  小岐黄丹,乃是舒华模仿丹岐宗镇宗之宝“岐黄丹”炼制而成。

  能够让凝气修士拥有筑基期的修为,不只是简单的灵力提升那么简单,更能在那一瞬间,模仿筑基期修士的神识,几乎可以等同筑基期修士。

  原本,舒华是希望借炼制小岐黄丹的契机,突破筑基。

  可惜,最终丹药炼制出来了,舒华依旧未能突破。

  甚至因为炼丹时消耗太多心力,会更快归墟。

  方尘远微笑道:“惭愧,这小岐黄丹我可不只是有想法而已,此次小岐黄丹之争,我志在必得。”

  “看来舒华长老即将归墟,让师兄获得小岐黄丹,出了什么变故?”

  李墨没问方尘远为何想要获得。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青空你,原本以我们和舒华长老的关系,这小岐黄丹肯定是有我们一份的。

  可是舒华长老归墟时间提前,这就让宗内的家族势力,也有了参与进来的理由。

  而一旦比拼财力,就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

  方尘远苦笑着看向李墨,而李墨也终于知晓,方尘远的目的所在了。

  无非是借助项丹阳的背景,震慑丹岐宗内,有家族背景的修士。

  在丹岐宗内,家族势力和普通弟子,代表着两个阶级。

  有结丹修士曹化玄所在的曹家,项丹阳和项明所在的项家,以及宗主一脉的赵家。

  他们,便是丹岐宗内最大的家族势力,不过他们也不在意这区区的小岐黄丹。

  方尘远这次面对的,是左家和汪家。

  他们的背后都有筑基长老。

  虽然是小家族,方尘远也并不畏惧,但奈何灵石没有对方多啊。

  故而,在得到舒华归墟的消息后,就在宗内寻找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的修士,最终找到了徐青空这里。

  此刻,方尘远正式的说起这个事。

  李墨眼中精光一闪,说道:“我明白方师兄的意思了,不过,我有三个要求。”

  方尘远松了口气!

  有要求不怕。

  就怕对方无欲无求!

  方尘远含笑:“青空但说无妨!”

  李墨也不客气:“第一,我要知道为何方师兄对小岐黄丹如此迫切?

  第二,小岐黄丹,我也需要一份。

  第三,我想要出宗看看。”

  李墨淡然的看着方尘远,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听到李墨的要求,方尘远非但没有生怒,反而松了口气。

  他立刻说道:“之所以需要小岐黄丹,是因为三个月后,栖霞山三宗会联合其他宗门的凝气弟子,举行有一次试炼。

  我师尊告诉我,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参与进入,若能从中获利……

  筑基可期!”

  方尘远坚定而又期待的声音中,李墨点了点头。

  从最开始方尘远和风铃等人说的那个计划。

  到后山隐秘交流的山坳中,那壮硕修士说的“那件事”。

  李墨早就猜测,栖霞山三宗,恐怕有大行动。

  “至于第二个……”方尘远面露难色,说道,“倒不是不愿意给徐师弟丹药,但是我们也不知,最终到手的会有多少。因此,这却是不能担保的。”

  “无妨,我需要的不多。若最终数量不够,那便优先提供给方师兄。”

  李墨点了点头。

  “好,不过,关于第三个要求,难道传闻是真的么?”

  说着,方尘远一时间竟有些好奇。

  实在是这些年,宗内关于徐青空的消息,传的是沸沸扬扬。

  李墨知道方尘远说的是什么。

  甚至这消息,还是从自己口中传出去的。

  李墨低沉的声音响起:“方师兄,我已经快三年没出宗了。我从未参与过试炼,我想去试炼,我想接宗门任务!

  可留给我的是什么呢?

  只有丹药!总是丹药!!!”

  李墨语气愤懑,随着声音,他手上出现了数个品质绝佳的丹药瓶。

  方尘远心神震动,从这些丹药瓶中残留的气息,他可以确定,全部都是凝气期最好的修炼丹药。

  若有这些,以他单灵根的资质,半年就有可能达到现在的水准。

  这一刻,他都有打劫李墨的冲动了。

  方尘远无疑是聪明人,所以他没再问下去。

  但是,他早就脑补了一个无灵根,因为被师尊过度宠爱,无法外出的师弟,渴望证明自己的故事。

  听说丹阳长老当初就是外出时出了意外?

  这一刻,方尘远觉得他懂了李墨的苦恼。

  于是接下来的话题,在方尘远的刻意引导,李墨的“低落”下,又回到了小岐黄丹的争夺中了。

  忙着小岐黄丹的事宜,方尘远也没有更多时间带李墨在宗内闲逛了。

  突然间,李墨闲了下来。

  他的修为到了瓶颈,丹岐宗内行事不便,不可能去搜集筑基丹。

  于是,李墨只能巩固所学!

  鼎元通幽诀、神识使用、镇狱……

  这天,却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左菁菁前来拜会徐师兄,还请师兄出来一叙。”

  一个温婉的声音在洞府外响起。

  洞府内。

  李墨站起了身子。

  竟然是他们,李墨想了想,又觉得正常。

  家族势力的人不是傻子,这些日子方尘远与自己交往如此密切,早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了。

  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熟人。

  李墨缓步走出了洞府外。

  身形一动,落在地上,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左菁菁和汪逸风。

  在他修为突破时,这两个人都在场,也是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不知二位找我,所为何事?”李墨淡然道。

  “我们……”左菁菁话未说完。

  一旁的汪逸风冷哼一声,说道:“徐师弟可真是忙啊,不只是忙着修炼,还能和方尘远一起去岐黄丹府。”

  汪逸风话一出,左菁菁就暗道要遭。

  她不想汪逸风过来,但汪家也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哪知对方一来,言语就如此激烈。

  她虽与这徐青空接触不深,但对方明显也是吃软不吃硬的那种人。

  这次汪家和左家想要拿到小岐黄丹,唯一对手就是方尘远。

  而方尘远能否竞争的关键,就是徐青空。

  汪家一上来就如此激烈,难道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么?

  没管左菁菁这一刻的思量,李墨淡然的看了汪逸风一眼,道:“所以呢?”

  “所以?”汪逸风气笑了,他想到来之前,家族的老祖传来的消息,说道,“丹阳师伯已经说了,他不会参与这次的小岐黄丹之争。

  真不知道你这废物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你知道吗,我原本不想来的,若不是陪左大美女,你以为你算哪根葱啊。”

  汪逸风这番话酝酿了许久,说出来后他脸上还有傲然和不屑。

  身为家族子弟,他有足够的傲气,对着李墨说出这番话。

  原来如此!

  左菁菁歉然道:“徐师兄,此事原本是方尘远师兄与我们两家的争斗,你和丹阳师伯实在是不该参与进来。

  若是五日内,你愿意在洞府内静修。

  左、汪二家,都会感激你的。”

  “噢?若是我不愿呢?”

  李墨看着左菁菁,突然笑道。

  “若是不愿,就像逸风方才说的那般,丹阳师伯不愿参与。

  师兄你的决定,又算什么呢?”

  左菁菁不为所动,只是话语中的温婉,已经消失不见。

  “菁菁,你和他说那么多干嘛,他既然不愿静修,我们帮他静修就是了。”

  说着,汪逸风突然出手。

  虽然上次李墨修为突破,早就让内门弟子知道他不好惹,但汪逸风还是不觉得,李墨很强。

  这一击,汪逸风已经用了十分力。

  控鹤手!

  猿魔步!

  都是丹岐宗的招牌!

  控鹤手主擒拿,猿魔步十分适合小范围腾挪。

  汪逸风手脚上附着灵力,手指呈爪状,一只灵力鹤爪向着李墨袭来。

  而他腿上,乌光闪过,速度凭空快了三分。

  这一击,若是击中李墨,足以让李墨半个月,下不了床。

  废物就应该缩着,不要帮人强出头!

  汪逸风冷笑一声,速度更快了几分,鹤形手爪也更浓郁了几分。

  砰!

  然而,比奔向李墨的速度更快。

  几乎瞬间。

  汪逸风的脸,就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有神识、修为比汪逸风更高,神通术法比汪逸风更强。

  李墨想不出,自己挡不住汪逸风的理由。

  在李墨眼里,这就是正常表现。

  然而,一旁的左菁菁却目露惊骇。

  汪逸风,一个凝气九层的修士,居然被李墨一招击败!

  “啊,我不服,徐青空,你放开我,我们再来。”

  牙齿掉了两颗,鼻梁折断的汪逸风这一刻才反应过来。

  发生了什么?

  继而,滔天的愤怒和不甘便涌上心头,他躺在地上,疯狂的嘶吼。

  “你还是暂时昏倒一下比较好。”

  李墨轻声说着,一个手刀便劈在汪逸风脖颈上。

  汪逸风眼睛一翻,晕倒在地。

  李墨看向左菁菁,目光淡漠。

  方才,左菁菁明明可以拦住汪逸风,可她没有。

  李墨道:“谢谢左姑娘之前的避尘珠,先还给左姑娘。

  另外,我既然答应了方师兄,那便不能半途而废。

  还望二位家中老祖,能够见谅。”

  “师兄就不怕,我们两家老祖的报复么?”左菁菁接过李墨递过来的避尘珠,看着李墨道。

  武力不行,便来威逼么?

  不等李墨回答,左菁菁又道:“而且,正如刚才所言,丹阳师伯已经决定不参与。

  师兄的决定,又有什么意义呢?”

  “既然没有意义,你们又为什么来呢?”

  李墨深深地看了左菁菁一眼,无喜无悲。

  说着,李墨转身回到了洞府。

  远远地,李墨淡漠的声音响起。

  “记得把汪道友带走!”

  左菁菁还想说些什么,却只能看到李墨的背景。

  看着掌心灰色的避尘珠,左菁菁感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

  “等三日后见分晓吧。”

  这一日,左菁菁与汪逸风联袂而来,李墨一招击败汪逸风!

  此事,再次传遍丹岐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