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勾心斗角

捏仙 冷皓东 5008 2019.07.17 10:00

  方尘远的灵府,布置颇为整洁,但显得十分素朴。

  最重要的是。

  灵府内。

  灵气浓郁。

  李墨这个无灵根修士,都可以感知到灵气。

  丹岐宗核心弟子不多,比筑基修士都少,待遇不可谓不好。

  他们,就是丹岐宗未来的希望!

  像方尘远,在丹岐宗修炼了四五年,早已经成为丹岐宗的一份子。

  若不是有项丹阳的压力,在丹岐宗修炼三年,李墨也会从心底认可丹岐宗吧。

  或许,最终也会成为丹岐宗的一份子。

  可惜,世事无常。

  凡事最怕如果。

  凡事没有如果。

  李墨与项丹阳,早已是生死之争。

  从李墨进入栖霞山的那一刻起,便无法回头。

  或者说。

  从李家村消失的时候起。

  李墨便没有了别的选择。

  时间流逝。

  转眼间,距离宗内选拔赛,已经半个月过去了。

  这半个月,李墨一直闭目凝神,调整自己的状态。

  这期间,方尘远回来过数次。

  但没和李墨多说什么,便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苍炎峰最高处。

  丹岐宗议事大殿内。

  此刻,议事大殿内已经有十几位身穿蓝衫的丹岐宗修士。

  他们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丹岐宗的长老。

  而且他们的气势,远不止筑基初期那么简单。

  吱呀。

  议事大殿的门猛然推开,项丹阳衣衫猎猎,径直走了进来。

  而在大殿内,已经有许多长老到来。

  劳横赫然在列。

  此刻正与关系较好的长老谈论着什么。

  他看到项丹阳走进来,嘿然一笑道:“项老头,你来的好慢啊!”

  项丹阳瞥了劳横一眼,并未多言,直接寻了一个位置坐下,闭目养神。

  劳横瘪了瘪嘴,也早已经习惯了,转头和其他的筑基长老交谈起来。

  不一会儿,议事大殿的门再次被打开。

  一个面白无须的男子走了进来,此人正是丹岐宗掌门赵元胡。

  他面色沉稳,缓缓走到大殿正中的蒲团上,盘膝坐了下来。

  “拜见掌门师兄!”

  十几个筑基长老微微低头,就连项丹阳也不情愿的低下头。

  因为赵元胡和他们不一样,他拥有结丹修为。

  结丹战力!

  这自然让筑基长老们,心生敬畏。

  之所以叫赵元胡师兄。

  是因为他又并非纯粹的结丹修士。

  其中也颇为复杂。

  丹岐宗真正有几位结丹修士,连项丹阳都不知晓,锋月谷和兽灵宗更是完全捉摸不透。

  赵元胡看似中年男子模样,但实际上他与项丹阳乃是同一个年龄段的人。当年,也正是赵元胡从项丹阳手中夺走了丹岐宗掌门之位。

  在赵元胡进来的那刻,大殿内其他长老的目光,均隐晦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项丹阳,眼中露出玩味之色。

  “此次召集大家前来,乃是为了两个月之后,我栖霞山的一件大事。”

  赵元胡满脸肃然,没有丝毫的卖关子。

  他扫视了下方筑基期长老一眼,在目光触及项丹阳时,略微停顿了瞬间,又不露痕迹的看向他人。

  “每十年开启一次的栖霞山秘境,此次将会提前数月开启。

  而这一次,秘境空间即将崩裂,这将会是秘境最后一次开启!

  想必大家都知道,武国入侵南乾,在皇天候的带领下,沧海郡西北部,九千里全部沦为武国的国土。如今,虽然武国与端云城在魔帝岭对峙,但武国来势汹汹,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必须要提前应对了。”

  有消息不灵通的筑基长老问道:“掌门的意思是?”

  “此次,栖霞山秘境试炼,除了我们栖霞山三宗之外,我们还邀请了玄阳宗、灵鬼宗、煞魔宗、羽仙阁四宗,他们会在栖霞山大比之后赶过来。

  今后,我们七宗会成为盟友,相互联合,同气连枝。”

  哗!

  赵元胡此言一出,一时间场中哗然。

  虽然大多知道,此次栖霞山秘境会有变故。

  但没想到变化会这般巨大。

  提前数月开启!

  最后一次开启!

  竟然,还有其他宗门参与。这也是数百年来,第一次了!

  就连项丹阳都双目一凝。

  “那不知,我们需要给四宗多少名额?”有筑基长老犹豫道。

  更少的名额,意味着自身宗门分到的资源,就会更少。

  赵元胡面无表情,说道:“二十个名额,此次栖霞山试炼,我丹岐宗占据十二个名额,锋月谷九个,兽灵宗八个,其他四宗均有五个名额。

  一共四十九个凝气弟子。

  三宗大比之后,我们需要选出十二个弟子。

  大家都知道,仙界小碎片……”

  仙界小碎片!

  若是赵元胡此言被其他元婴修士知晓,他们也定会感兴趣。

  传闻上古时期,有修士国度灵空国,灵空国主空古流不满上古仙界欺压,遂与上古仙界大战。

  大战之后,上古仙界破碎成诸多小碎片,坠入虚空。

  而灵空国也就此分崩离析。

  自此之后,灵空国成为传说,而仙界小碎片却成为一个个秘境。

  等待着修士的探索。

  这是南乾大地流传许久的传闻。

  但是那些古老的宗门和家族,以及强大的修士,都知道,这并不仅仅是传闻。

  而少有人知的是,在栖霞山就有这么一个秘境。

  在三宗为了争夺秘境,死伤无数之后。

  三宗订立协议,每十年三宗共同进入。

  不过,让三宗结丹修士遗憾的是,栖霞山秘境受到上古阵法的影响,加上秘境本身已经处于破碎的边缘,只有筑基初期及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

  修为一旦超越筑基初期,就极易引起整个仙界小碎片内的天地灵气变化,加速仙界小碎片的破损。

  仙界小碎片之所以这么吸引人,最重要的是里面有许多上古时期的法宝,丹药和药草之类的东西。

  而之所以受到结丹期修士的关注,则是因为这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

  对于结丹修士来说,都极为珍贵的东西。

  想到这里,这些筑基期长老两眼发红,脑袋发热,恨不得立刻下去准备。

  宗内选拔赛的前二十名是谁,一定要先投资。

  万一后面出来了,那时候可就晚了。

  两个月的时间可不是那么宽裕的。

  机会晚了就没了。

  要知道,仙界小碎片内可不只有机缘,危险也是不少。

  上古时期的阵法、空间乱流还有里面的诸多妖兽,都足以致命。

  特别是仙界小碎片中的妖兽,虽然无法突破筑基中期,但是同等级的妖兽,可是远超普通修士的存在啊。

  “咳咳,掌门师兄,不知这次仙界小碎片内,是什么规则?”

  然而,还是有人保持着清醒,一个鸡皮鹤发的老者,眼中露出睿智之色,咳嗽着问道。

  数十次仙界小碎片试炼,规则会有区别。

  有的时候禁止争斗,有的以获取资源为胜负手。

  赵元胡声音冷酷,说道:“这次的规则是……没有规则。

  一旦进入秘境,无法主动离开,必须待满十五天,并且要获得足够修炼资源。

  宗门名额,本也是修炼资源的一种。

  此外,这次秘境试炼,不禁杀伐,不禁手段,只要能带着修炼资源出来,那就是好的。”

  鸡皮鹤发老者犹豫再三,最终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只是眼神中有着丝丝担忧。

  此人正是方尘远与薛辰的师尊,费仲年。

  往年的仙界小碎片,竞争从来不会这么激烈。

  然而这一次,随着武国的入侵,所有沧海郡修士都能感觉到。

  山雨欲来风满楼!

  故而,众多筑基长老神色肃然,却并没有提出任何反对的话语,只是心中却已经隐隐有些担忧。

  想到这里,项丹阳心中升起了阵阵紧迫感。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修为,随时有可能突破到结丹期。

  可就是这临门一脚,却迟迟难以跨越。

  徐青空!

  项丹阳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倔强的青年模样,双目中掠过一抹深深的怨毒。

  徐盛歌死得不能再死之后,他最恨的,就是自己这个便宜弟子。

  这是杀尽云苍山妖兽也无法洗清的恨意!

  一旦他突破结丹,一定要将这个该死的混蛋,挫骨扬灰。

  不,这还不够,他还要将对方的神魂禁锢起来,用灵鬼宗的荡魂铃每日每日的折磨。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舒服一点。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到其他长老还在谈论着什么,眼中露出一抹不耐之色。

  “想来项师弟是有些无聊吧!呵呵,此次秘境试炼,不知项师弟可有什么推荐之人?”许是发现项丹阳的不耐,赵元胡看了项丹阳一眼,嘴角一扬问道。

  “掌门师兄这可是问错人了,项某一向独居,也没什么成器的子侄,自然是没有什么推荐。”项丹阳沙哑的声音响起。

  这时,劳横眼珠一转,大声说道:“嘿嘿,项老头,你这可就说错了,别说项明贤侄现在是曹师叔的弟子。

  我可知道,你有一个关门弟子,该不会是太宠爱,不想让他冒险吧?”

  “噢?竟有此事?项师弟当年可就是我丹岐宗内的天骄,这收的弟子,肯定也是不一般吧?”赵元胡眼中精光一闪,转向项丹阳说道。

  项丹阳冷冷道:“掌门说笑了,哪有什么成器的,都是靠丹药撑起来的。”

  “这也是一种实力嘛!

  而且,你这亲传弟子可是宗内前二十名噢,也算是宗内天骄了。”

  劳横拿起酒葫芦,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

  赵元胡点了点头。

  项丹阳怒目而视!

  谁给劳横的胆色,让他给自己使绊子。

  劳横无所谓的撇了撇嘴,他虽然打不过项丹阳,却也并不畏惧对方。

  “掌门师兄,我这不成器的弟子,乃是一个交好家族的后辈,特意来投奔与我。不仅修为低下,而且资质奇差无比,当不得劳师弟和掌门的称赞。”

  项丹阳压着心中火气,阴沉的声音在议事大殿响起。

  那小畜生该死,但不该在这个时候死!

  如今他随时可能突破到结丹,万万不想在此时功亏一篑。

  “诶,项师弟此言差矣。

  资质再差,有你的指点,修为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我看此次秘境试炼,是个好机会,年轻人也该去磨练磨练了!”

  赵元胡嘴角含笑,然而心中却是一阵快意。

  十多年前,他被项丹阳压得死死的。

  这十几年,对方独居一偶,他也没有机会,如今找到了项丹阳的软肋,自然是不肯轻易放过。

  想到这里,赵元胡看向大殿内的长老,意味深长道:“众位师弟以为如何,除了三宗大比,宗内筑基长老若有多位举荐,也可加进去的。”

  “我全听掌门的。”劳横大声地说道,第一个开口赞同。

  “这……我同意。”

  “同意!”

  ……

  众多筑基长老对视间,纷纷选择同意。项丹阳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这时,一阵轻咳声响起,费仲年缓缓道:“咳咳,掌门师兄,此事,我看还需再斟酌一二,若丹阳这徒弟实力不够,我们岂不是推他出去送死么。”

  “费老,此事我自有主张!”赵元胡看了一眼鸡皮鹤发老者,满脸不悦之色。

  就是要推他出去送死啊!

  但是你别说出来啊。

  这费仲年,以前也没有这么不知趣啊。

  然而,赵元胡也知道,自己动不了费仲年。

  费仲年是丹岐宗资历最老的筑基修士,曾经为宗门立下过无数功劳,培育的弟子也是宗内头名。

  如今,已经快到筑基期的大限,更是轻易不能动他。

  而他赵元胡,虽然是丹岐宗的掌门。

  这十多年来,却依旧没有建立起威信。

  想到这里,赵元胡一声冷哼,结丹期修士的威压弥漫全场。

  赵元胡眼珠一转,笑道:“既然费老开口,那就看项师弟的弟子,能够走多远吧。不过,我们还是要给年轻人一些成长的空间嘛,如果不出去磨练一下,岂不是白白浪费宗内的修炼资源么。”

  项丹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再强的筑基期依旧是筑基期,有水分的结丹期也是结丹期。

  他很想直接翻脸,但是自己隐忍了这么多年,就要为了这么一个废物翻脸么?

  但若是不保下这个废物,自己的修为怎么办?

  想到这里,项丹阳神色阴晴不定。

  “项师兄,这么好的机会,我们是没有好的弟子啊,你还在犹豫什么呢。”看着项丹阳难看的脸色,劳横怪笑道。

  项丹阳冷冷的瞥了一眼劳横,看向赵元胡道:“掌门师兄,如今距离仙界小碎片之行还有两个月之久,我先看看劣徒的修为,是否够资格进入仙界碎片,到那时再说,如何?”

  赵元胡依旧有些不满,装模作样道:“项师弟,你……”

  “赵元胡,项某可不是在与你商量!”还没等赵元胡说完,项丹阳脸色铁青,寒声开口。

  语气已经阴沉至极,仿佛一言不合便要发怒一般。

  其他长老面面相觑,眼看似乎有爆发的趋势,纷纷开口。

  “是呀,就依项长老所言,等等看又如何。”

  “掌门师兄又何必与一个弟子计较呢。”

  “我们等三宗大比后再确定人选也不迟。”

  ……

  赵元胡猛然站起身,怒极反笑,冷声说道:“好,好……真是好得很呐。项丹阳,我就看看,两个月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扫视了下方长老一眼。

  赵元胡站起身来,脸色黑沉道:“诸位长老还需早日准备,到时候,可别丢了我们丹岐宗的脸。哼!”

  说着,赵元胡冷哼一声,脸色铁青的离去。

  他倒不是责怪其他的筑基期长老,他能明白,他们只是为了维持丹岐宗的稳定罢了。

  他怪的,只有项丹阳。

  “该死的项丹阳,等我修为突破……”

  赵元胡瞥了眼身后灯火通明的议事大殿,眼中满是愤怒。

  丹岐宗筑基期长老都知道,赵元胡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结丹。

  严格意义上说,赵元胡只是伪丹境界。

  他之所以有结丹修为。

  依靠的。

  便是岐黄丹!

  岐黄丹,丹岐宗镇宗之宝,消耗丹药便会短暂拥有结丹之力。

  这意味着:若是有足够的岐黄丹,丹岐宗足以横扫栖霞山三宗!

  岐黄丹的存在。

  让锋月谷与兽灵宗,颇为忌惮。也只能在丹岐宗面前,矮上一头。

  正是因此,丹岐宗筑基长老,对赵元胡,有敬畏,但无尊敬!

  伪丹修为,已经足够高了,但若要成为丹岐宗掌门,还欠些火候。

  这就是丹岐宗筑基长老们的想法。

  修为!

  赵元胡心中恨意升腾。

  十几年前,项丹阳力压自己,可是这十几年,项丹阳修为止步不前,被自己超越。

  等我真正突破结丹。

  小小的项丹阳有何惧之,到时候我要你好看,哼。

  而丹岐宗议事大殿内。

  随着赵元胡离去,这里一片寂静。

  “咳咳,老头子我就先离开了。”

  费仲年步履蹒跚的离开了。

  项丹阳没有看先离开的费仲年,而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劳横,一言不发的离开。

  劳横面无表情,似乎浑然不在意般。

  只是,抓住酒葫芦的手都随之捏紧,在葫芦上印出一个深深的指印。

  其他长老对视一眼,沉默间,也纷纷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