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诡异黑市

捏仙 冷皓东 4826 2019.08.29 19:36

  “仙云坊市中,明面上分为三个区域:散修交易石台、树楼、修士洞府。

  交易石台与树楼混杂,但却完全不同。

  交易石台一般是试炼修士贩卖东西的地方,鱼龙混杂。树楼则各有不同,有修士酒楼、也有大宗门的商铺。不过前辈要当心,不管是交易石台还是树楼,杀人夺宝之事,时有发生。

  这里,毕竟已经在云苍山脉之中,试炼修士、魔修、化形妖修……修士之间混乱不堪。

  而且,仙云坊市的元婴修士纷纷前往魔帝岭,也让许多人起了不好心思。”

  黑子顿了顿,继续说道:“除此之外,便是修士洞府,仙云坊市背靠云苍山,许多人来此历练。修士洞府是方圆万里,唯一禁武的地方,一直供不应求。

  灵妖会、墨螭宗、许家、灵元坊的结丹修士,目前大多在这里坐镇。以往,几大势力还会轮流派遣元婴修士来此坐镇。”

  李墨摆了摆头,说道:“直接说黑市吧!”

  自从遇到灵妖会的化形妖兽,还有黑子肆无忌惮的打劫,让李墨明悟,仙云坊市绝非善地。

  不止李墨,钱福贵瑟瑟发抖间,早就央求李墨将他收入灵兽袋中。

  不到一天时间,他受到的惊吓实在太多。

  吃人的化形妖兽,一言不合就打劫的修士……凝气十层的钱福贵,心里苦。

  “是,是!”

  黑子咽了口唾沫,连忙说道:“仙云坊市的黑市,说是仙云坊市所属,但事实上被幽云教独自掌控。”

  “幽云教?教中修士修为如何?”李墨眉头微皱,这个宗门,他从未听闻。

  黑子道:“幽云教中,修为最高的是幽云老祖,元婴修士,他已经前往魔帝岭了。之所以外人不知,主要是这个宗门向来低调,教徒轻易不会离开黑市。

  我们此次前去寻找的,便是一个叫做‘幽山’的幽云教徒。”

  “继续!”李墨松了口气,元婴不在,一切都好说。

  黑子道:“黑市之中,也分三个区域。一部分是修士交易坊市、一部分是黑市拍卖会。此外,便是幽云殿,除了幽云教中人外,旁人不可进入。

  在黑市之中,只要你有灵石,云苍山的珍惜妖兽幼崽,武国、南乾的奴仆,魔修魂幡、血宝、端云城和武国的消息,应有尽有。甚至,上古灵空国的隐秘消息,这里也偶有售卖。

  前辈是否疑惑,有些东西明明仙云坊市也有,去不去黑市有何区别?

  事实上,这其中的区别极大!

  就好似妖兽幼崽,前辈一路走来,想必也发觉了,仙云坊市中,妖兽幼崽不多。究其原因,这里背靠云苍山,大家行事自然有所顾忌,但在黑市之中,甚至可以遇到古妖血脉,前辈自然明白,黑市的神通广大了。

  在某些地方,幽云黑市,怕是端云城,都未必能比得上。”

  黑子说着,挺了挺身子,一脸傲然。

  李墨若有所思!

  两人左拐右拐,渐渐地,已经向着云苍山深处走去了。若不是感觉到黑子前行路线,依旧有很强的目的性,李墨甚至怀疑,黑子是想将自己引到云苍山深处,同归于尽了。

  “到了!”

  猛然,黑子精神一震。

  落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妖兽洞窟。

  李墨眉头微皱,洞窟之中,还有一只花斑蟒蛇,这里就是幽云黑市的入口?

  黑子憨厚地笑了笑,他一拍储物袋,一个惨绿色的骷髅,出现在手中。

  他伸手往着洞内一丢,顿时,洞窟内一阵“嘶”“嘶”的声音。

  随着“窸窣”声响,花斑蟒蛇离开了自己的洞窟。

  “前辈,里面请!”黑子笑着招呼着。

  李墨走了进去,他看了眼地上的惨绿骷髅头,若有所思。

  黑子笑道:“此物乃是幽云教的教徒头骨,若没有幽云教的人带领,便需要在特定的地点,使用此物,进入黑市。”

  随着黑子的声音,惨绿骷髅头上,骤然冒出一缕幽绿气息,幽绿气息腐蚀下,山壁之上,土石消融,一个两人高的洞口,蓦然出现。

  黑子率先走了进去,李墨目光闪动,也跟在身后。

  在一阵蜿蜒绵长的地下通道之后,一个幽绿色的地底世界,出现在李墨面前。

  穹顶之上,一个幽绿色的硕大圆珠,散发着诡异光芒。远处,一座巍峨大殿屹立在大地之上,巍峨大殿之下,跪伏着密密麻麻一片绿袍修士。

  幽云教?

  李墨看向下方,不规则的青绿色石柱,如同树根,蜿蜒间撑起了整个地底洞窟,许多人身穿幽绿色长袍,身形枯瘦。

  黑市之中,人影绰绰,许多人来来回回,数百个摊位,也是错落有致,正如黑子所言,都是在寻常坊市中见不到的东西。而在尽头,一座百丈阁楼,傲然而立,想必就是黑市拍卖会了。

  李墨神识微动,顿时眉头一皱,他的神识,竟被限制到周身十丈方圆。

  幽云黑市,诡异!

  李墨心里莫名悸动,方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窥探他,但转瞬即逝。

  “前辈也感受到冥冥之中的压制之力了吧,传闻,幽云坊市所在,原本有一颗云榕之树,生长万年,可惜渡劫时战天而死,久而久之,这里便有天威,神识再难离体,就连结丹修士,也是如此。据说,这地底洞窟中的石柱,就是它残留树根所化,昔年,幽云老祖也是偶然发现此地。”

  黑子的声音压得很低,在地底黑市自带的幽绿色光芒中,显得颇为诡异。

  为了活命,黑子知道的,几乎都说了出来。

  “其他人要离开南乾,也都要来黑市么?”李墨眉头微皱。

  黑子眼角抽动,笑道:“前辈有所不知,仙云坊市中,三教九流之辈,若想离开南乾,与幽云教都脱不了关系。

  其一,如今战时,所有武国身份玉牌,都被幽云教统一管理。

  其二,离开南乾的路线,掌握在幽云教的手中。哪怕是吴三两他们,想要离开,源头也都在幽云教身上。

  我能带前辈来此,还是因为祖上与幽云教的大人有旧。”

  李墨深深地看了黑子一眼,说道:“我们快些吧。”

  这一刻,李墨浑身冰冷。在他储物袋内,角落的造化古玉,闪烁不定。

  不只是神识压制,在这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

  在黑子的带领下,二人在坊市中不断穿行。

  李墨未能看到的是,幽云黑市之中,所有人身上,都不可避免地渗出一点点幽绿色光芒,融入地底消失不见。

  在地底深处,黑市洞窟下方,万里之下。

  这里,已经快要渗透到地心之中了。

  一枚瓜子大小的土褐色榕树种子,被埋藏在深深地地层之中,陡然,一阵神念波动传出。

  “这是……天的气息么。”

  神念中,除了恨意之外,更有深深地畏惧。

  榕树种子的气息,渐渐无法察觉。

  ……

  黑市之中。

  不一会儿,二人便走到一个洞府前,洞府上没有阵法,二人径直走了进去。

  洞府中,一个脸色惨绿的枯瘦修士,手握一枚幽绿石头,双目紧闭。

  “幽山大人,有一位想去武国的前辈,他还有一个朋友。您看,能否安排一二?”黑子跑了过去,脸上带着憨厚的谄媚,反而让人觉得他发自内心的恭敬。

  果然,幽山缓缓睁开双眼,他看了眼李墨,淡淡道:“好,既然是你黑子安排的,那我就给他找个好身份吧。”

  “多谢幽山前辈,多谢幽山前辈!”黑子闻言大喜。

  毕竟,这关系到他的小命。

  幽山一拍腰间储物袋,手中顿时出现许多玉牌,有的残破不堪,有的甚至带有血迹。

  玉牌之上,一股玄妙气息流动。

  黑子低声解释道:“前辈,这些都是武国修士的身份玉牌,里面蕴含武国皇朝气息,无人能够模仿。”

  不一会儿,幽山拿出一个灰扑扑的身份玉牌。

  他递给李墨,说道:“这个,是我最好的一个身份玉牌了。武国黄阶家族李家子弟,家族被灭,父母双亡,死在云苍山。”

  “家族覆灭,父母双亡?”黑子惊喜得双眼放光。

  他连忙转身,对着李墨躬身。

  “恭喜前辈,贺喜前辈。这……这实在是最好的武国身份了。

  只要前辈将自己气息融于此人玉牌,便可以假乱真,哪怕之后前辈真正以武国修士身份生活,都无人能够觉察到。”

  黑子是真心的恭喜。

  有了此物,他的小命就稳了大半。

  幽山眼现柔和,沙哑道:“除此之外,此物算是我免费赠送道友的,这是武国与南乾不同的装饰习俗。若是道友去往武国,其他的都好隐藏。这养了许久的习惯,或许不太好隐瞒。”

  说着,幽云递过来一枚玉简。

  “多谢道友!”李墨神情肃然。

  他也有想到这个问题,所以一来仙云坊市,便想要打听武国的消息。

  幽云道:“既然如此,道友是否可以松开我这后辈了。说起来,黑子祖上也与我有旧,既然见了,能帮一点是一点了。”

  李墨深深地看了眼幽云,说道:“这是自然!”

  说着,他心念一动,在黑子惊惧的眼神下,从他头发丝中,蓦然出现一柄狰狞黝黑小剑。这小剑随风而涨,亲昵地悬在李墨身侧。

  阎魔剑!

  被李墨收服后,便成为他目前的代步法宝。

  黑子头皮发麻,他中途也有不轨念头,但好在没有冲动。

  否则,自己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他忍住想跑到幽山身旁的冲动,对着李墨低声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说罢,他又看向幽山,说道:“幽山大人,这位前辈去往武国的路径,安排好了么?”

  幽山淡笑道:“此事自然,我已经安排了最快的了,明天清晨,加上道友两位,一共有十位道友前往。此事,道友见谅,规矩如此,哪怕道友的朋友在灵兽袋中,也要算一个名额。”

  “明白!明白!大人早些安排便是。”黑子额头冒汗,在李墨意味深长的注视下,拿出了李墨给他的一万灵石。

  两个武国名额,不过一万灵石罢了。

  幽山见此,脸色和缓道:“此物,便是路引,明天,道友在仙云坊市等待便可,自会有人接你。道友从此地,便可直接离去。”

  幽山说着,手上一团幽绿色光芒在身旁一抹,一个翠绿光门,蓦然出现。

  门外,青山绿水,甚至能看到仙云坊市。

  这不是错觉,李墨可以肯定。可正是如此,他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幽云教?

  地下洞窟?

  诡异黑市?

  让自己不自在的窥探!

  一个筑基教徒,竟蕴含空间神通?

  李墨心神一凛,拱手道:“既如此,那便多谢道友了。”

  说着,李墨便踏入光门之中。

  随着幽山收起幽绿光芒,顿时,李墨的身影,消失无踪。

  良久,黑子迟疑道:“师尊,他……他走了?”

  “走了!”幽山淡淡道。

  “师尊,咱们不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么?那么多人,全都被他杀了,真是该死!”这一刻,黑子眼中,满是忍耐许久的疯狂和恨意。

  “啪!”

  然而,一道掌风拍在脸上,瞬间便将黑子给拍得头晕目眩,脸上都有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扑通!

  “师父恕罪!”黑子二话不说,跪倒在地。

  幽山淡然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师父是怪我损兵折将。”

  “几个傀儡罢了,死了也便死了。你还记得我神教第九条、第三十六条、三百五十条教规么?”幽山目光阴冷地说道。

  黑子额头冒汗,说道:

  “神教第九条,神教弟子务必低调行事,不可招惹结丹境修士。

  神教第三十六条,若遇强敌,不可引入幽云教,否则,以叛宗论处。

  神教第三百五十条……”

  “继续念!”幽山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黑子咬咬牙,继续道:“神教第三百五十条,遇事不决,不可透露任何教内讯息。可是师尊,此人修为不过筑基后期,而且到了幽云黑市中,他怎么也逃不了才是啊。”

  “还敢犟嘴?明知故犯,你,对得起神教么?”幽山的话不咸不淡,黑子却吓得浑身冷汗涔涔。

  他可知道,对不起神教的人,都是什么样的结果。

  “弟子不敢!”黑子浑身颤抖。

  他的头几乎埋在土里,空气中,一片寂静,让人窒息的压抑,笼罩了黑子的心神。

  良久,就在他跪得腿都发麻时,幽山叹道:“罢了,起来吧。这些时日,不要外出了。若不是你运气好,遇到嗜杀的主儿,你已经死了。”

  “多些师父!”说着,黑子踉跄地站了起来,他疑惑道,“师父,连你都对付不了此人么?在这里,你明明可以发挥结丹修为啊。”

  “愚蠢!”

  幽山冷哼:“早就和你说过,有的修士不能看表面修为的。这人看似筑基后期,但浑身气息凝而不露,在幽云母气的压制下,神识竟还能动用,岂是寻常修士。

  此人,定然有着诡异!

  而且,如今老祖不在,我幽云神教,更不该招惹强敌才是。这样的人,你竟然想抢掠,真是活腻歪了。”

  “什么?他竟然还能动用神识?”黑子眼露骇然。不是说结丹修士,都没办法动用神识么?

  幽山道:“若不是对方时刻探查,你以为,真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么?”

  “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变态啊……”

  黑子挠了挠头,依旧有些不甘道:“可是师父,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么?徒儿怎么都有些不甘。干脆,我们在他去武国的路线上动动手脚怎么样?”

  “哼,若是对方察觉,让幽云神教暴露,你就算死了,也弥补不了!”

  “难道就让他这样离去不成?”

  “急什么。”

  幽山淡然道:“这样的人,往往对自己的修为有着强大信心。他离开的路线没有问题,但谁说一定要在路线上动手脚呢。

  此事,我早有安排。

  和他一起离开的几位,不是魔修,就是宗门叛修。性格桀骜不驯,这么多人聚在一起,难免会有冲突。

  除此之外,端云城青衫使者,灵妖会化形妖修,都曾多次在附近中出现。若是碰面,免不了战斗。

  就算此人运气好,到了武国。也要面对武国皇道之兵的围剿,他敢按照我给的玉简去改习惯,只要敢露面,定会惹得武国人怀疑。”

  “师父英明!”黑子心悦诚服,看着李墨消失的方向,一脸狰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