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八章 幽冥鬼国

捏仙 冷皓东 3491 2019.09.11 18:00

  “天地有日月,日月有异色。

  日月山川不同,天地,自然也便有不同。我幽冥天界,便是这苍茫天地中的一处界域。

  亘古久远之时,我幽冥天便存于世,而幽冥鬼国,便是幽冥天界唯一仙国。

  持幽冥幡者,为幽冥国主。

  主人您能开启幽冥仙路来此,又获得幽冥幡的认可,自然便是幽冥幡的主人。也自然,就是幽冥鬼国的主人。

  在我幽冥鬼国之中,只要主人您点燃魂火,整个幽冥鬼国的魂道之力,还有众生香火,都将会汇聚到主人这里。到时候,主人的修为,将会一日千里,可以迅速跨越修灵,主人,您……真的不愿意留下来么?”

  太叔仪依旧努力着,他不愿,也不想李墨离去。

  幽冥天,才是主人的归宿啊!

  “有两个问题,需要请教前辈。其一,幽冥仙路是什么?其二,这幽冥幡,又是何物?”

  李墨看向太叔仪,拱手道:“此外,我叫李墨,还请前辈直呼姓名,‘主人’一说,小子实在担当不起。”

  “主……”看着李墨脸上的平静,太叔仪苍老的面容,写满了无奈。

  他叹道:“小友有所不知,所谓幽冥仙路,便是我幽冥界与其他界域相连的一些界域传送阵。许久之前,久到老朽都还不在的时候,幽冥仙路便已经存在。据说当时,我幽冥天也和连通各界。

  但到了如今,幽冥天界与外界相连的幽冥仙路,便少之又少。

  而幽冥幡,此物来历神秘,老朽也从未见过。

  只是我幽冥鬼国,代代相传,凡持有幽冥幡者,便是幽冥鬼国国主……”

  “那你怎么知道我拿的是幽冥幡?”李墨心神一凛。

  太叔仪和蔼一笑:“天地有道源,幽冥幡既然是我幽冥国的信物,凡幽冥界修士,见之便可知。以老朽的修为,自然可以感应得到。而且,此等法宝,天生便带有异常。悟道修士,自然便会察觉。”

  李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细细端详手中的幽冥幡,眉头紧锁。

  依旧是黝黑小幡模样,哪怕自己进入幽冥界,都没感觉到它有丝毫异常。

  李墨看着太叔仪,说道:“我不知道幽冥幡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在这幽冥幡中,我一位长辈的神魂寄居于此,不知道前辈能否救他出来?若是前辈能救他出来,我愿将幽冥幡赠与前辈!”

  在这幽冥之地,李墨能感觉到老者的善意。

  而且,最近李墨冥冥中有所感应,孟道的神魂波动,越来越弱了。

  这意味着,孟道或许等不了多久!

  所以,哪怕没有十足把握,哪怕不知道老者的要求,李墨依旧不愿放弃这个机会。

  救出孟道,才是他来徐家的目的。

  李墨的表现,让太叔仪眉眼中满是欣慰。

  然而,他抚摸白须,却依旧摇了摇头。

  李墨心中微叹,也没有说话。救人是情分,不救是本分,自己并没有资格去怪别人。

  见李墨神色,太叔仪知道李墨是想岔了。他连忙解释道:“主……小友不要误会,老朽并非不愿救助,而是此事,牵扯甚多。

  其一,老朽乃是幽冥界修士,若是直接将这修士带出幽冥幡,苍天有感,他将再也不能追随主……小友回去了。

  不过,他身上的伤,乃是蛊毒道源所化,老朽可以剥离这蛊毒道源。

  这样,他虽然神魂削弱,但也可苏醒。

  其二,便是这幽冥幡已经认小友为主,除非小友死亡,它是不可能再被其他人夺走的。”

  李墨闻言,精神大振。

  对李墨而言,能让孟道苏醒,便已经是救下李墨了。

  李墨站起身来,深深一拜,说道:“多谢前辈!”

  这一拜,是为孟道,也是为了自己。

  修行至今,李墨不曾忘怀,孟道引路之恩。

  李墨此举,让太叔仪眼中,蓦然闪过一丝落寞。

  他摆手笑道:“这些只是老朽分内之事罢了,小友无需介怀。”

  李墨将太叔仪的恩情放入心中,他看了眼幽冥幡,眼中满是不解。

  “刚才前辈说,幽冥幡认我为主?

  但是,我只是拿着这幽冥幡罢了,它对我的指令,没有丝毫反应,这并不像是认我为主啊。前辈,是不是多虑了?”

  太叔仪笑了笑,说道:“小友不是我幽冥界修士,并未完全开启幽冥魂印,自然不知这幽冥幡的底细。

  此物,应该是一件难得的幽冥至宝。

  小友以后哪怕不在我幽冥天界,借助此物,也可形成一方幽冥天地,创立自己的幽冥国度,享受众生香火愿力。”

  李墨听到这里,一脸茫然。

  什么幽冥国度?

  什么众生香火愿力?

  太叔仪修为之高,几乎李墨在有些茫然时,他便知道了李墨的心思。

  他哑然失笑,看了眼李墨青稚的面容,想了想,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小主人只是筑基修士,这些东西,对他而言太过遥远了。

  太叔仪道:“小友或许不知,幽冥幡这样的法宝,既然能被小友拿到,并且来到这幽冥天界。这件事情本身,便说明小友对幽冥幡的重要,此类法宝,冥冥之中,早有注定。注定了是小友拿着它,那谁都抢不走。”

  又是一切注定?

  李墨眉头一皱:“前辈的意思是,并不是我机缘巧合,拿到这法宝,而是这法宝找上了我?”

  太叔仪哑然失笑:“虽说小友说的有些简单,不过,可以这样理解。我能看到,此物原本与幽冥幡内的那位修士有关,不过,大约三年前,幽冥幡便成为了小友的东西了。”

  三年前?

  若说三年前关于幽冥幡发生了什么,毫无疑问,那就是徐青空夺舍一事!

  造化古玉,徐青空夺舍,幽冥幡……一切诡异之物,仿佛像是一根根珠线,在这一刻,汇聚到了一起。

  瞬息,李墨便想到了李家村消失一事。

  他想问问这位老者,但仔细思量过后,李墨还是决定,观察片刻再说。

  李墨心中,波涛汹涌。

  面上却波澜不惊。

  李墨问道:“既然这幽冥幡这般重要,为何,前辈不曾离开幽冥天界出去寻找呢?以前辈的修为,跨越界域,应该并不难才对。”

  太叔仪苦笑道:“我又何尝不想啊。只可惜,早在亘古之前,幽冥天界便已经被封锁。幽冥天界之人,很难出去,一旦出去,天地有感,天道便会降下责罚。就连天……成仙的路,都已经断绝。

  据说,当有人带着幽冥幡进入幽冥界的那一刻,一切才会改变。”

  说着,太叔仪目光灼灼地看着李墨。

  你就是幽冥天界的希望!

  太叔仪的挽留之意,期待之色,已经全部写在脸上。

  一个大能修士,早已是处变不惊。

  能在初见李墨之时,便心神颤抖。

  在李墨再三拒绝之后,依旧挽留。

  期待之色更是毫不掩饰,足见太叔仪有多想李墨留下了。

  李墨沉默少许,歉然道:“抱歉,前辈。我真的不能留下,在我的世界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太叔仪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逝,他哈哈笑道:“无妨,无妨。反正小友刚来,我便先指点一下,小友的修为吧。我看小友所修,颇为驳杂。神魂已经开始化为我幽冥神魂,但主修分明是灵气,嗯,身上还有一式剑道神通。

  不错,虽说都还有些弱,但未来可期。小友若是能将这一切融会贯通,说不定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而且,我看小友的神魂,若是能化为我幽冥魂印,定能突飞猛进。”

  李墨神色一亮,修炼至今,他可是有许多问题。

  只是一直也找不到人请教罢了!

  太叔仪哈哈大笑。

  他算是看出来了,小主人最感兴趣的,毫无疑问就是救幽冥幡的长辈和修为提升。

  既然如此,自己索性多指点一些吧!

  想到这里,太叔仪便开始指点李墨修为,他的修炼,虽然与李墨并非同源,但他境界太高,几乎每句话,都能让李墨震耳发聩,深思不已。

  对李墨而言,颇为不解的修炼难题。在他三言两语之间,便让李墨恍然大悟。

  甚至,鼎元通幽诀,都被老者推衍到了极高的水准。

  孟道之前,只是将这法诀推衍到元婴境界,但在太叔仪眼下,几乎瞬息,便将这门法诀推衍到了化神。若不是悟道之后,此类法诀作用不大,太叔仪甚至可以推衍得更高。

  大道殊途,但万千术法,终究是殊途同归。

  在太叔仪的描述中,李墨也得知,幽冥魂印,到底是什么东西。

  幽冥魂印之于幽冥修士,便如同灵气之于修士一般。

  幽冥魂印,是幽冥界术法的根基,幽冥魂印的序列组合,便会形成独特的幽冥术法。

  严格来说,魂骨祭坛积攒的徐家魂意,便是幽冥魂印的汇聚。

  李墨心中一动,这岂不是说,修士神魂也可以转化为幽冥魂印么?

  李墨心神大震。

  太叔仪的描述中,他可是知道,这些幽冥术法,威力有多么强大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只是术法,哪怕回去,自己也依旧可以使用。

  看到李墨感兴趣,太叔仪也是十分开心。

  他虽不能赠与李墨任何幽冥界的东西,但若是李墨自己领悟的术法,那天道意志,便不会注意到李墨,也不会降下责罚。

  于是,在一个有心想教,一个一门心思想学的情况下。

  一老一少,就坐在祭坛之上,越聊越是欢快。

  李墨有不懂的地方,太叔仪三言两语,便让李墨如闻天音。

  而太叔仪,也惊诧于李墨对神通术法的领悟能力,往往他随口说了一个幽冥魂印的序列,李墨略一思索,便能举一反三,活学活用。

  大道同源,殊途同归。

  看着李墨求知若渴的模样,太叔仪仿佛回到了曾经,自己教授学生的年代。

  闲谈之中,他也感受到了李墨的赤子之心。

  想了想,太叔仪轻咳一声,笑道:“一般来说,修士到了某个隐秘之地,经过一些考验,便会收获机缘。

  我幽冥天界,有四式幽冥道法。

  雀阴、尸鬼、浊狗、吞魂。

  给小友一个考验,小友只要能在百年之内,入门四式幽冥道法中的任意一式,我便给小友一个奖励,如何?”

  “奖励是什么?”李墨目中光芒大放,在与太叔仪交谈的过程中,李墨也渐渐放下心防,随心而为。

  太叔仪见此,老怀大慰。

  他狡猾地笑了笑:“我能让小友,立地化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