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解救方尘远

捏仙 冷皓东 5634 2019.08.07 10:00

  “吼!”

  狰狞的青色脸庞上,道道鲜红血液留下。

  龇牙咧嘴间,残暴的牙齿边,涎水便低落了下来。

  青奎狼围着地上的美食打着转,它鼻子嗅了嗅。

  这里,似乎还有其他生人的气息。

  “嗷呜!”

  远远地,一声悠远的狼嚎传来。

  这青奎狼放弃了地上的美食。

  它环视四周,恶狠狠地低吼一声,向着狼嚎声传来的地方,飞奔而去。

  李墨淡漠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锋月谷修士,面无表情。

  不知为何。

  整个青蚨山,妖兽好似发疯了般,从四面八方跑了出来。

  妖兽暴乱!

  所有修士,脑海中都冒出了这个念头。

  李墨一边敛息,一边向城池行去。

  地上,锋月谷修士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这已经是李墨遇到的第二具死尸了。

  而这只青奎狼,是他遇到的第三只筑基妖兽。

  饶是已经知晓秘境中筑基妖兽的来源,但这样密集的筑基妖兽,依旧让李墨心惊。

  这真的是试炼么?

  确定不是让七宗修士进来送死的?

  李墨心中一动。

  不对!

  栖霞山三宗,未必知道妖兽暴乱!

  若知晓,秘境玉简中必然会有所提及,但是虽然提到了筑基妖兽,但却完全没有妖兽暴乱一事,这不符合常理。

  也就是说,数百年来,从未出现过如此大规模的妖兽暴乱。

  那么这一次,到底是为什么?

  妖兽没有灵智,只有本能。

  但是,李墨已经看到了数次,青蟒与野鼠同行,铁豪兽和灵牙虎一同咆哮的场景。

  妖兽暴乱并不恐怖!

  恐怖的是,妖兽暴乱背后隐藏的秘密。

  李墨脚步更快了。

  他可不曾忘记,在碧水清潭边的诡异。

  现在,想必所有人都想去那废墟城池中吧!

  李墨目中精光闪动。

  在李墨的西侧,数里开外。

  钱福贵抱着一只巴掌大小的金黄小猴子,疯狂地奔跑着。

  他原本好好地采摘着灵药,突然就看到数只妖兽从他身边掠过。

  大感不妙的钱福贵,立马看了一下。

  这一看,看得他浑身颤抖,脸色惨白。

  整个秘境的妖兽,都疯了!

  于是,钱福贵什么都顾不上了,就想快点逃离险境。

  想到这里,钱福贵又摸了摸手掌心的小猴子。

  “真没想到,你还可以缩小,真是我的福星啊,小猴子。”

  “唧!唧!”

  小猴子轻轻地叫了一声,它脸上笑嘻嘻的,显得憨态可掬。

  奔跑的钱福贵没有发现,凡是靠近他百丈的妖兽,都有些慌不择路,连连避开。

  ……

  一路上,李墨看到了数波修士掠过,玄阳宗、丹岐宗、兽灵宗、羽仙阁……

  其中,也有些熟人。

  丹岐宗王秀、兽灵宗竺厚、还有……陈清雪与赵非灵两人。

  李墨没有上前。

  没有锋月谷的修士!

  李墨眉头微皱。

  孟凌志的生死,李墨可是一直念念不忘。

  这场妖兽暴乱,打乱了许多人的节奏。

  原本,试炼不过五天,众人应该继续寻找灵果、灵植,击杀妖兽,不断提升自己才是。

  之后,再杀人夺宝,合纵连横。

  可是,这场妖兽暴乱。

  让这一切,都提前了。

  李墨走过草地,目露沉吟之色。

  妖兽暴乱,让猎杀妖兽成为空谈。

  那接下来,只有杀人夺宝这一条路了。

  要么抵抗妖兽!

  要么杀人夺宝!

  想置身事外?

  不可能的。

  大家都是凝气天骄,没谁敢让一个凝气天骄置身事外。

  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捡漏。

  就算不是,等看到别人两败俱伤,你敢保证自己没有这个心思么。

  远远地,地平线上,城池废墟就出现在李墨眼中。

  李墨缓缓走到城池废墟旁。

  他身上气息变化,整个人的身影,都变得模糊起来。

  元隐诀。

  以钱福贵的性格,妖兽暴乱,他不可能还留在青蚨山中。

  守株待兔。

  很笨的方法。

  却很有效。

  陡然,李墨身形一顿。

  他刚刚,似乎感受到了方尘远的气息。

  由于在青蚨山中经历的诡异,李墨一直不曾将自己结丹期的神识完全释放。

  就怕遇到什么东西,打草惊蛇。

  事实上这类东西在修仙界还不少。

  所以,在各种试炼中,少有一进入就将神识全面开放的傻子。

  李墨深吸口气,周围虚空中,一阵无形的波动荡漾。

  他,看到了!

  在距离他数百丈远,草地的另一端。

  一个灵鬼宗的枯瘦老者携着两个灵鬼宗修士,目光中满是贪婪之色。

  而在这枯瘦老者的对面,赫然便是方尘远三人。

  此刻,燕重山手捂胸口,嘴角流血,明显是已经吃亏了。

  李墨收回了神识!

  他目光一凛。

  仿佛穿越无穷虚空,猛然看向方尘远的所在。

  李墨没有犹豫!

  他身形闪动,便向着那边行去。

  能让方尘远、燕重山、风铃三人吃亏的灵鬼宗修士。

  李墨心中一凛。

  在李墨离开不过盏茶功夫,钱福贵怀抱小猴,脸上满是后怕之色,拍着胸口步入了城池中。

  不管进来时如何选择。

  如今妖兽暴乱!

  正常人,都会选择进入城池。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楚寒锋与徐飞二人,一追一逃,也进入了城池。

  徐飞脸上疤痕抖动,他身上,又添了数道伤痕,伤痕处肌肤发白,散发着冰冷雾气。

  楚寒锋在后面,他目光中满是冷意。

  身上有数道利刃血痕,衣衫不知被何物腐蚀。

  灵芝在楚寒锋储物袋中,但是,他不想放过这个丹岐宗的修士。

  原本,他再一次胜利。

  可惜,妖兽暴乱来的太不是时候。

  谁能想到,泥沼下方还有一只青蟒。

  徐飞乘机逃走。

  嗖!嗖!

  两人身形如电,一前一后就进入城池废墟中。

  他们没有停歇!

  徐飞脸上疤痕已经泛红,他目光一狞,回身之下,青铜古铠上,利刃飞袭。

  楚寒锋目无波动,冰璃剑罩便施展出来。

  一道剑光闪过。

  满是苔藓的城池废墟中,剑光四溢。

  ……

  李墨目光淡漠。

  他感觉到,自己与方尘远等人的距离,近了!

  此刻,在李墨前方数十丈距离。

  方尘远身上,岐柳心决运转到极致,手中攥着一枚丹药。

  在他身旁,燕重山口鼻满是鲜血。

  风铃已然倒地,生死不知。

  他看着对面那个枯瘦老者,眼中满是凝重。

  方尘远拱了拱手:“如今正逢妖兽暴乱,灵鬼宗的道友何苦自损实力,此危难时刻,我七宗正该同气连枝才是。”

  “你这小辈挺有意思的,凝气修士见了我,都是瑟瑟发抖。你……很不错!”

  灵鬼宗的枯瘦老者,轻笑说道。

  枯瘦老者,正是鬼云。

  闻听此言,方尘远二话不说,小岐黄丹便拍入口中。

  在他身旁,燕重山也是神色凝重,小岐黄丹早已生生咽下。

  鬼云浑不在意:“呵呵,此物似是与贵宗的岐黄丹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惜,筑基初期罢了,在这青蚨山内,你们敢动作么。”

  鬼云毫不在意,方尘远却心底发寒。

  他预料到在这里会遇到各种危险,但他想了妖兽、想了阵法、想了其他凝气天骄的联合,却万万没想到,会有筑基期的修士进入。

  在七宗结丹修士的神识下,谁能隐藏?

  灵鬼宗修士,如此苦心孤诣,送进来一个筑基修士,定然所谋甚大。

  他原本想假装未知,自己并未察觉对方是筑基修士,没想到被对方一语道破。

  一语道破!

  也就意味着不留活口。

  凝气期修士,谁可以战胜筑基期修士?

  方尘远与燕重山对视一眼,目露绝望。

  小岐黄丹,也只能让他们可以与筑基修士对抗,万一对方有别的手段……

  “重山!”

  方尘远目光一厉,大喝声中,抢先攻了过去。

  鬼云眼中闪过杀意,自己宗门哪有这等天骄。

  发现自己是筑基期!

  天赋还如此出众!

  还有那么多秘境宝物!

  鬼云忍不住摇了摇头,自己想不杀你们三个,都觉得这个念头过分了。

  他阴惨惨一笑,手中,蓦然多了一个漆黑铃铛。

  鬼云轻轻一摇!

  无声!

  方尘远、燕重山二人,心脏却猛然抽搐,跪倒在地。

  鬼云背负双手:“还好来时,宗主给了我定阴阳定甲盘与厌鬼铃铛,否则,你们两个小辈,还真有些手段。”

  燕重山大吼:“靠法宝算什么本事,你个筑基期的老乌龟,不敢跟我们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么。”

  鬼云桀桀一笑:“就如你所愿!”

  说着,鬼云看了身后两个灵鬼宗修士一眼。

  哪怕看似掌控全局,鬼云依旧没有冒险。

  此次依宗门命令前来,他至今还未寻找到入口,这让他也有些焦急。

  灵鬼宗二人,对视一眼,咬牙上前。

  筑基长老的命令,他们二人不敢违抗。

  他们一拍储物袋,从中拿出数个防护符箓,缓缓向着二人靠近。

  人的名,树的影。

  在栖霞山几天,他们二人也明白对面这两人,有多强。

  鬼云眼中,满是不悦。

  这次来栖霞山,灵鬼宗准备充分,早就有汇合的方法。他为了寻找机缘,早早地就开始聚集灵鬼宗修士。

  可万万没想到,被自己给予厚望的王清和自己的后裔鬼木,竟然一个都没到!

  虽说,以他筑基中期的实力,在这里可以呼风唤雨。

  但是,这仙界小碎片的诡异,让鬼云也不敢全力出手。

  如果各宗凝气圆满的天骄联合起来,他一个无法全力出手的筑基中期,又有何用。

  鬼云看着捂住心脏,瘫倒在地的两人,杀机更甚。

  “该死!”

  方尘远紧咬牙关,眼见两人越靠越近。

  方尘远轰然而起,青玄剑便射向灵鬼宗的一个修士。

  “金刚虎咆!”

  燕重山大吼一声,一拳轰出。

  鬼云桀桀一笑,早就猜出来了。

  厌鬼铃铛虽强,凝气期听了便心浮气躁,心口血脉上涌,难以抵挡。但有丹药助力,这两个小辈,岂会没有还手之力?

  还想骗老朽!

  鬼云冷笑。

  方尘远与燕重山,虽然受创,但还是压得灵鬼宗两个修士,节节败退。

  但二人,心底都有些绝望。

  一,风铃生死不知!

  二,还有筑基期修士在旁虎视眈眈。

  他们三人,怎么活?

  鬼云看了许久,神色渐渐不耐起来。

  “哼,两个没用的东西,他们已经被厌鬼铃铛所伤,你们竟然还拿他不下,要你们何用。”

  灵鬼宗二人脸色一白。

  其中一人咬了咬牙,手中阴尸幡一摇,一具莹白骷髅,就冲了出来。

  鬼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他心神一动,身旁漆黑光芒一闪而逝。

  燕重山后背都已经被汗湿了。

  他是生生痛的!

  也不知道这厌鬼铃铛是什么东西,那枯瘦老头明明没动作了,但他心口还是疼痛。就好似有人用手穿过他的胸膛,硬生生地捏住他的心脏,不停扭动一样。

  他的心脏,就快被捏爆了。

  方公子也沉默许久了,想必,是和他一样的情形。

  恐怖!

  诡异!

  正在这时,燕重山耳边,突然一阵嗡鸣之声。

  本就心浮气躁的燕重山,眼前一黑。

  完了!

  燕重山心底绝望。

  他催动全身力气,向着攻击自己的灵鬼宗弟子方向轰去。

  叮叮叮!

  金铁交击声后,燕重山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我没死?

  “你不是鬼木!你是谁!”

  正疑惑间,眼前发黑的燕重山,陡然听到那枯瘦老者一声大吼。

  “重山!”

  方尘远一声大喝。

  燕重山双目无法视物,但多年的默契,让他瞬间反应过来。

  他就地一个打滚,便和方尘远背贴背站在一起。

  这时,他眼前的黑暗,才缓缓褪去。

  只见,灵鬼宗老者身旁,一道乌黑光芒若隐若现,每次出现时,就带出一阵嗡鸣之声,让燕重山感到脑袋一晕。

  而在他对面,一个黑袍青年,竟然与此人斗的旗鼓相当。

  二人交手间,空间震动。

  只是这青年也是灵鬼宗打扮,为何会救下自己?

  燕重山不由自主地看向青年面容,却发现对方面容似乎隐藏在迷雾之中,自己看过却也想不起,对方到底是何人。

  “你没事吧?”

  方尘远肃然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混神锥,此人是灵鬼宗筑基中期长老,鬼云!”

  “方公子,他对面是谁?”

  燕重山捂住右膀,刚刚失神片刻,被灵鬼宗弟子划伤了。

  好在,有小岐黄丹的助力。

  筑基战力,不是闹着玩的。

  若不是鬼云法宝诡异,为人狡诈,他与方尘远,不至于被人牵着鼻子走。

  虽不敢使用术法,燕重山身体也比凝气期更加能扛。

  方尘远瞥了一眼,摇头道:“我也不知,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解决掉这两个家伙,去助那位道友。”

  “好!”

  燕重山精神大振。

  于是,两人再次与灵鬼宗修士,战到了一起。

  毕竟是服用了小岐黄丹的,再加上方尘远与燕重山本就不俗。

  哪怕被鬼云袭击,他们二人,也不落下风。

  出手间,越发勇猛!.

  鬼云看着这一幕,气的暴跳如雷。

  他万万没想到,原本已成定局的事情,竟然突生变故。

  在此人刚刚过来时,他感受到了鬼木的气息。

  鬼木是他的后裔,按道理他不会认错才是。

  但神识一扫,他就发现不对。

  再加上对方二话不说,抵御了自己的混神锥。

  鬼云便明白:此人绝不是鬼木!

  能这么完美地模拟鬼木的气息,说明在秘境试炼后,此人与鬼木有过接触。

  说不定,鬼木已经死在此人之手。

  鬼云心念电转,瞬间便推测出真相。

  谨慎间,他召回法宝,开始对付李墨。

  普一交手,鬼云便感觉不对。

  这到底是什么变态,自己筑基中期,在这个仙界小碎片内,发挥筑基期的战斗力,游刃有余。

  因为自己的神识,让自己能摸出这个仙界小碎片的临界点。

  可是,对面这个家伙。

  为何也能发挥出这么强的实力出来。

  难道这神秘人比自己的神识还强?

  鬼云难以理解。

  李墨目光冰冷。

  不敢有筑基中期的攻伐,在这仙界小碎片内,谁人能有自己结丹神识的强度。

  这一刹那!

  李墨的神识紧绷,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

  嗡!嗡!

  一阵嗡鸣之声,李墨识海一荡。

  他瞥眼看去,侧后方,鬼云的混神锥蠢蠢欲动。

  鬼云一拍出储物袋,在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中,拿出了一枚紫色符箓。符箓上,紫气凝聚而成的小箭,虎视眈眈。

  血宝!

  李墨心中,警惕心大作。

  血宝,一般来说,往往拥有强大的威力。

  鬼云一拿出来,心中稍松:“道友,现在,咱们可以谈谈了吧。”

  没错,鬼云不打算继续打了。

  他一招手,两个灵鬼宗修士,便回到了他身旁。

  看了看两个灵鬼宗修士狼狈的模样,若是再晚半分,恐怕两人就死了。

  鬼云枯瘦脸庞,略有抽搐。

  他的神识一直围绕李墨转动,只是,饶是已经十分确认,此人绝对不是鬼木。但对方的面容,看过依旧不会记得。

  对方仿佛是人群中最普通的那个人,但能让自己筑基中期的神识都看不穿?

  鬼云警惕心大作。

  难以置信,在这仙界小碎片内,竟然有人神识能超过自己。

  这代表着什么?

  鬼云很清楚,想到宗门任务,他心神一凛。

  方尘远与燕重山,也来到了李墨身后。

  他们虽然还不知道,此人是谁,但能正面对抗灵鬼宗修士,双方便可以联合。

  小岐黄丹的药力,快要消耗完了。

  李墨道:“不知道友为何要为难两个小辈!”

  “桀桀,这位道友可不要小看这两个小辈,他二人是丹岐宗修士,在这秘境中,可是大占便宜,收获了不少呢。”

  鬼云心中一动,接着道:“不信的话,道友不如查看他二人的储物袋,便知老朽所言非虚。”

  “哦?竟有此事?”

  “不错,我看道友身上的衣衫,之前也颇有收获。不如你我二人联合,在这秘境试炼内,谁人能挡。”

  鬼云心神闪动中,竟说出这般话来。

  在他想来,李墨肯定也是某个宗门进来的隐藏修士,打着栽赃嫁祸灵鬼宗的想法,于是杀了鬼木。

  有动作,就意味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

  在这秘境中,什么能敌得过结丹修士都可使用的灵物呢。

  鬼云一言,让方尘远和燕重山,满眼警惕之色。

  一个筑基期的邀请,在秘境试炼内横行无忌,这样的诱惑,谁能抵挡?

  李墨轻笑道:“我初入秘境时,击杀过两位灵鬼宗修士,道友不恼?”

  有戏!

  鬼云目露精光,笑道:“哈哈哈,道友说笑了,到了你我这般境界,这种世俗之事算得了什么。实不相瞒,道友击杀的人中,有一人正是老朽后裔,但我辈修士,何须在意这些俗世血脉。”

  闻听此言,方尘远脸色大变。

  他二话不说,拿出了最后一枚小岐黄丹。

  鬼云说的太有道理了。

  若是他,他都觉得与对方合作,定会收获颇丰。

  “方师兄,待会儿琅琊笔借我一用!”

  蓦然,一道淡然的声音,在方尘远耳边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