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丹霞坊市的争端

捏仙 冷皓东 3476 2019.07.03 18:00

  远远看去,丹霞坊市没有什么围墙,靠近坊市的一块巨大山崖上,书写着“丹霞坊市”四个大字。李墨看了几眼,只觉这四个字有些娟秀,竟像是女子所书。

  一时间李墨多看了两眼,然而以他的灵觉,都感觉有些目眩。

  李墨心中凛然,不敢再看,这恐怕就是当初丹歧宗那位结丹修士所书写。

  在坊市正中有三层阁楼,就是坊市守护者所在。

  李墨走在丹霞坊市的街道上,心中不由生出丝丝亲切,青砖街道让李墨想起了平关镇,而街道两旁,虽有很多人买卖,但是和清溪坊市不同的是,丹霞坊市街道两旁都是一间间店铺。

  从店铺中散发的灵力波动来看,恐怕所售修仙物品都颇为不俗。

  丹霞坊市虽然只有镇子大小,但是来往行人身上的灵力,让李墨敏锐的感觉到危险。

  整个坊市都是修士!

  李墨的神经紧绷着,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修士,恐怕坊市内每个人都有杀死他的能力,这容不得他不小心。他已经暗自决定,此次在丹霞坊市,只为打探丹岐宗的消息,绝不交易物品。

  丹岐宗,就是李墨的目标!

  在徐青空的残魂记忆中,有一封他父亲徐盛歌留下的密信,言明若在武国走投无路,可到南乾栖霞山,寻找丹岐宗项丹阳,他会助徐青空到筑基境界。

  这是徐青空十几年来隐忍至今的原因,也是他的后手。

  当然,在李墨看来,这封密信有诸多疑点,例如这个项丹阳为何会帮助徐青空,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何保证对方没有其他心思。不过对于李墨而言,此刻的他就像是溺水的人一般,紧握着一根稻草。

  丹岐宗就是李墨的稻草!

  故而,虽然感受到了危机,李墨也只是打算在丹霞坊市打探清楚消息,小心谨慎面对便是,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想到此处,李墨不再犹豫,既不看左右琳琅满目的商铺,也不望那些灵光闪耀的法宝,而是大步走向修士众多的散修摊位。

  散修摊位组成的自由坊市五花八门,无论是丹药、法宝、修炼法诀都有。甚至李墨才到这边不过盏茶功夫,就看到了自己修炼的《玄灵诀》后几层,他眼角一阵跳动,终究还是忍着冲动,没有上前与摊主交谈。

  摊主是一个枯瘦老者,看似垂垂老矣,但是李墨敏锐的灵觉却感觉到,那不是一个老人,而是一头巨兽,充满了危险。

  至少是凝气七层。

  虽然坊市禁止争斗,李墨心底依旧有些发毛,更是谨慎。

  和李墨不同,散修摊位充满了修士之间的交易声,此时这些修士如同凡俗摊贩一般,有的正在大声吆喝着招揽生意,也有的正为了一件物品争吵的面红耳赤,他们摊位上面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些也是李墨认识的东西。

  “这养灵丹说好了卖给我的,你怎可卖于他人。”

  “大家来看啊,我这小铃铛可不是凡品,乃是灵鬼宗的招魂铃,配合我这养魂幡可有奇效啊。”

  “上好的二品丹炉啊,丹岐宗出品,你值得拥有。”

  “哎,瞧一瞧,看一看啊,虎纹兔啊,女修买一只做灵宠定然受人瞩目啊。”

  一路上,李墨也认识了不少新奇的东西。如前方那个形似猕猴,可是却浑身鳞甲、尾部带钩的鳞猴。

  还有散发着灵力波动的淡黄色符箓,这可是真正的符箓,只需要极少的灵力就能催动。有的摊位上,还有一块刻画着玄妙纹路的圆形石盘,听旁人议论,李墨才知道这就是修士阵盘……

  正在李墨感觉不虚此行时,只听得一阵争吵声从前方一个摊位传来。

  李墨抬眼看去,只见那个摊位围着一大群修士。摊位上,一颗犹如眼泪般的白色水珠放在蓝色冰台上,散发着森森寒气。摊主是一个黝黑大汉,此刻满脸笑容的看着他前方的两人。

  一个华服青年,神色冷酷,面容英俊,场中大胆的女修看向此人的目光都是火热之色。

  另一个干瘦老者,身上穿着一件蓝色长衫,蓝衫后背处绣了一个丹炉,丹炉上绣着一颗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土黄色丹药。

  李墨眼中精光一闪,蓝衫,丹岐宗的炼丹长老。

  此时这老者火热的目光,紧盯着那摊位上散发着浓浓寒气的物品。

  “道友,这融雪琥珀虽然罕见,但并不是难以寻找,你要一颗筑基丹,未免太狮子大开口了吧!在下丹岐宗蓝袍长老舒华,可否给一个薄面,在下愿用一瓶洗髓丹与你交换。”老者声音洪亮,与其外貌一点都不符合。

  “哈哈,原来是丹岐宗的舒华道友,久仰久仰,相信道友也看出来了,我这融雪琥珀和普通的融雪琥珀不同,内里一点杂质都没有,用此物炼制的雪清丹与普通雪清丹定然有些差别的。其价值不比筑基丹差了,若不是秦某急需筑基丹,也不会将此物拿出来了,所以此事还望舒道友谅解一二。”

  这自称秦姓的黝黑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瞥了一眼那冷峻青年,对着舒华一抱拳,爽朗一笑开口道。

  “一枚筑基丹,融雪琥珀给我。”那冷峻青年说着就拿出一个白玉药瓶,随手就要将这丹药给那黝黑大汉。

  这冷峻公子这一动作,更是让周围女修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了,纷纷询问旁人冷峻青年的身份。

  “住手,孟凌志,你干什么。”只是冷峻青年的这一动作,却是引得舒华眼神跳动,目露焦急之色。

  “孟道友,锋月谷并非一定需要此物,可否让与我,此恩舒某必定铭记在心,日后孟道友有什么需要舒某的地方,尽可提出。”这舒华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对着那冷峻青年一拱手,表情诚恳道。

  “舒道友,此物,在下也是急需。”却只见这冷峻青年孟凌志眼中闪过一丝讥诮,冷言道。

  他这种态度更是让舒华火冒三丈,只是心中却满是无奈。

  这孟凌志乃是锋月谷掌门独子,虽然二人都是凝气大圆满,但是他在丹岐宗,与孟凌志在锋月谷中的重视程度自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锋月谷所修功法与剑修颇有着一些渊源,素以攻击力强横著称。

  而他,被困在凝气大圆满已经几十年了,又是修炼的炼丹功法,若不是眼看寿元将尽,唯有突破筑基才可继续修行,他也不会如此急切的。

  可是筑基谈何容易,他唯有借着炼制一枚珍品丹药的感悟才有可能突破,这融雪琥珀在他看来就是天赐机缘。炼制一枚雪清丹,定然可以借此突破,这关系到他筑基的大事,自是由不得他不着急。

  若非今日身上没有筑基丹,不然以丹岐宗的富裕,怎会舍不得一枚筑基丹。

  “好!好!好!秦道友,在下今日并没有带筑基丹,你可否等舒某一个时辰,舒某立刻回丹岐宗为你取来筑基丹,这瓶洗髓丹便先放在这里,作为道友等舒某一个时辰的谢礼如何?”舒华一连道出三个“好”字,气急反笑,反而不去理会孟凌志,对着那秦姓黝黑大汉说道。

  这让秦姓大汉心动不已,目光闪动间,正想答应之际,却听见旁边传来一阵讥讽声音:“回宗门拿筑基丹,哼哼,谁知道来的,是筑基丹,还是筑基期前辈呢。”

  却是孟凌志在旁所言。

  “孟凌志,你什么意思?”舒华大喝一声,眼中满是怒火。

  “什么意思,怎么,舒长老还不知道在下是什么意思么?”那孟凌志却并未正面作答,反而淡然道。

  “我丹岐宗光明磊落,怎容得你如此含血喷人。”这舒华眼见孟凌志如此诋毁丹岐宗,再加上此人多次阻挠,不由怒目切齿,看向孟凌志的眼神都带有一丝杀意。还好舒华还是保留有一丝理智,没在这丹霞坊市动手。

  眼见舒华克制住怒气,也让孟凌志暗松口气。他自然是知道此物关系到舒华筑基,所以才极力阻挠,为的就是不让丹岐宗实力提高。

  舒华与孟凌志之间的不对头,自然是让秦姓汉子看在眼里。但是他也没有太多表示,毕竟他一个散修,无牵无挂。栖霞山不行,可以换一个地方继续修行,故而也不去劝阻,只是淡然的看着二人。

  心知有这孟凌志在,今日恐难如愿。

  舒华狠狠的瞪了孟凌志一眼,又转身看了一眼融雪琥珀,面露不舍之色,临走前还反复对着秦姓汉子叮嘱道:“秦道友,日后还有这类珍惜材料,可一定提前知会老夫啊,筑基期的丹药,老夫都可以为你炼制。”

  “一定,一定!”可以不被舒华记恨,这秦姓黝黑大汉也是极为高兴,自然是连声应诺。

  舒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不然他怕自己在二人交易时,会忍不住抢夺这融雪琥珀。秦孟二人交易完以后,也是略一抱拳就离开了丹霞坊市。众人看向秦姓黝黑大汉的眼神满是羡慕和敬畏,此人已经是凝气十二层圆满,此刻离去,想必就是觅地突破筑基了。

  一入筑基,和凝气就不一样了。

  不管在什么地方,修仙界永远是实力为尊。

  此地三人都离开了,围观的众人自然也没了兴趣,只是走动间还在谈论刚才的事情。

  “原来那俊俏公子是锋月谷的,怪不得我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剑意呢。”

  “你感受到的,大概是那公子哥的冷酷吧。嘻嘻,不过好奇怪啊,锋月谷和兽灵宗的人可是很少来丹霞坊市的啊。”旁边两个走动的女修士说着女儿间的私话,掩嘴轻笑道,惹得旁人一阵瞩目。

  “哎,你们说,这孟凌志可是锋月谷掌门的独子,会缺少这融雪琥珀么?”

  “就是,还与丹岐宗发生争执,看来这孟凌志也是少年心性,不懂收敛啊。”

  “那可说不定,我一个同乡在锋月谷内,可是说他们大师兄就是孟凌志,不仅是掌门独子,而且为人做事深谋远虑,不是这种短见之人啊。”

  “哈哈,张猴儿,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同乡啊。”

  “就是就是,你上次不是说你家乡遭遇涝灾,村里人都死了么。”

  “张猴儿又说笑了。”

  这些人因为这张猴儿的话语,几人三言两语的开始打趣起他来了。

  李墨看着舒华和孟凌志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