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嗑药是没有前途的

捏仙 冷皓东 3324 2019.07.07 19:05

  不过片刻,这些凝气九层修士走了出来。

  宗门发放的灵石和丹药毕竟只是少数!

  有些修仙家族出身的内门弟子甚至不屑一顾,到场的大多是家世并不是特别好的修士。

  “凝气八层的内门弟子,准备进去吧。”

  劳横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凝气八层的内门弟子就准备好了。

  在劳横说完以后,他们也很快的走进黄门殿内。很快,这些内门弟子便出来了。

  他们一出来,眼中便露出谨慎之色,飞速的分散开来,快步离开了这里。

  拿了修炼资源立马离开,已经是惯例。

  因为曾经就有人被人跟踪,暴打一顿后抢走了修炼资源。

  像这种事,宗门可不会管的,甚至会吸引更多人的觊觎。只有对自己实力十分自信的人,才会不慌不忙。

  像之前凝气九层的修士,也只有少数几人还留在这里。

  第一个站出来的薛辰,就显得不急不忙,而冯天啸虽然是刚刚提升到凝气九层,但是想到自己在丹岐宗的人脉,昂首挺胸间,也留在了黄门殿前的广场上。

  “凝气七层进殿,快点!”

  劳横颇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

  这一次,数量众多的凝气修士涌入黄门殿内,李墨也顺着人流进入了黄门殿。

  整个黄门殿十分宽广,几百人在里面都不显得拥挤。

  而黄门殿和李墨第一次来时迥然不同,不只是气氛,更是因为他前方出现的一个巨大阵法和阵法上方无数漂浮的光团。

  李墨心中大惊,这阵法他虽然不认识,但是却可以看出,消耗极大。

  仅仅是为了发放内门弟子的资源,就拿出了这种大阵。

  丹岐宗果然是财大气粗啊。

  李墨对着阵法张开手掌,灵力涌动间,一个光团慢悠悠的漂浮到他的掌心。

  光芒敛去,只见李墨掌心出现了一瓶丹药和几块灵石。

  灵石被李墨随手放入储物袋中,而闻着丹药的味道,李墨眉头一皱。

  这是一瓶普通的养灵丹,吃了这么久的丹药,李墨自然对丹药的品质很敏感,他手中的丹药品质只能说是一般。

  直到此刻,李墨才明白为什么按修为来进入黄门殿了。

  这些丹药和灵石都是良莠不齐,有的灵石大,蕴含的灵力也多,辅助修炼和布置阵法,都能够坚持更长时间。

  而丹药也是一样,不同的炼丹师,炼丹水准肯定是不一样的,最好的丹药肯定是被先进来的选走了。

  李墨心中暗叹,丹岐宗的这个做法,颇为巧妙,也不能说什么对错。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修仙界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样想着,李墨走出了黄门殿。

  现在人少,劳横自然看到了他,不过他也只是瞥了李墨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李墨躲对方都来不及,当然也是打算直接离去。

  冯天啸却眼前一亮,他留下来也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等这个家伙。

  他正要上前,教训一下这个不给自己面子的家伙!

  蓦然,一个华服青年拦住了李墨的去路。

  “喂,你就是那个叫徐青空的,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丹阳师伯的?”

  这华服青年仰着头,面色傲然的说道。

  原本虽然广场上有些喧闹,却在劳横的气势下噤若寒蝉。

  但是随着这华服青年的一嗓子,一些无所事事的内门弟子纷纷聚拢了过来。

  他们隐隐觉得“徐青空”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毕竟从赵平传开消息,只不过才过去了一个月。

  不一会儿,他们就想起来徐青空是何人了,顿时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华服青年和李墨。

  “我们认识么?”

  李墨眉头一皱,停下了离去的脚步。

  在李墨看来,目前丹岐宗内不会有人认识自己才是。

  毕竟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

  可能认识自己,并且与自己结怨的,唯有赵平和冯天啸。

  其他人哪怕听说过徐青空,也不可能知道就是自己。

  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快找上自己呢?李墨心中冷笑。

  围观的内门弟子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李墨,眼中均是充满了兴奋之色,还有浓烈的羡慕以及一抹隐藏极深的嫉妒之色。

  而薛辰和冯天啸,这些还没离去的凝气高阶内门弟子也露出讶异之色,就连劳横那蓬松的头发下,浑浊的眼神也闪过一丝精光。

  “认不认识不要紧,你就说你是不是吧!怎么,丹阳师伯的弟子不会连承认都不敢吧?”

  华服青年双手叉腰,挡在李墨身前。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李墨脸色转冷,淡漠说道。

  “也没什么,我只是听闻多年独身一人的丹阳师伯收了一个弟子,还是个无灵根的修士。

  嘿嘿,无灵根呀,大伙儿说说,这样的东西,不就是废物么。

  所以想知道,师弟是靠什么手段,得到丹阳师伯的青睐的?

  不妨说出来,让大伙们乐呵乐呵,怎么样呀,哈哈哈哈。”华服青年摊开双手,发出嘲弄刺耳的笑声。

  李墨听闻此言,目中杀机闪过,此刻大多数内门弟子在此,这华服青年却问出如此诛心之言,这是让他以后在丹岐宗寸步难行啊。

  想到此处,李墨反而不急着离开了,他面色冰寒,说道:“不知师弟对此有什么指教?”

  李墨神识早就发现,对方和他一样,也是一个凝气七层的修士。

  “我对此当然有……你叫我什么?”

  那华服青年摇头晃脑,却突然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看了李墨一眼。

  李墨面无表情,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师弟你对此有什么指教。”

  “你一个无灵根的废物,居然敢侮辱我!”华服青年怒声吼着,眼中满是愤怒之色。

  在他的心里,李墨叫他“师弟”也是一种侮辱。

  “你又算什么,有灵根也不过和我一样的修为,现在还要成为别人的狗来试探我,干脆叫你主子出来,或者……”

  说到此处,李墨表情夸张,嘲弄的瞥了一眼这华服青年,只是在李墨眼底深处,依旧淡漠。

  “你来汪汪的叫两声,我开心了就不与师弟计较。”

  这一刻,仿佛不是华服青年来挑衅一般。

  “你不与我计较?该死的混蛋!”程云气的怒火丛生。

  这一刻,哪怕没有别人的要求,他也要狠狠的揍对方一顿。

  当然,他也会把握好分寸,一个靠丹药堆起来的废物,只是打断手脚,以自己在丹岐宗的关系,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想到这里,程云狞笑一声。

  华服青年手指微曲,淡淡的天地灵气便开始向他的手掌汇聚。

  控鹤手,丹岐宗凝气修士中寻常的一招。但在华服青年凝气七层的修为下,却显得颇为不凡。华服青年眼中露出快意,伸手就要抓向李墨。

  “啊……”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华服青年的手刚刚碰到李墨的衣角时,李墨猛然向后飞去。

  这还不止,他捂着胸口,吐出一大口血,右手颤颤巍巍的指着程云,面色惨然。

  “你……你居然想要杀我。”

  程云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刚碰到他了吗?还是这个混蛋太羸弱不堪了。

  “我绝饶不了你。”

  还没等华服青年脑子转过弯儿来,之前还倒在地上的李墨猛然一拍地面,站起身大吼一声。

  他左掌心幽明竹剑宛如陀螺般飞速旋转,“嗖”的一声就向着那华服青年胸口而去。

  劳横眼见剑光迅疾,正要出手阻拦。

  待看清剑光时,神情却放松下来,又懒洋洋的靠在黄门殿门前,静观事态的发展。

  “嘭!”

  幽明竹剑狠狠的撞击在华服青年胸口,若不是李墨用的是剑柄,这一剑定然穿胸而过。

  若是要对方知难而退,这便够了,但是对李墨来说……不够。

  李墨眼中露出狠辣之色,他右手掐诀,烈焰诀蓄势待发。

  感受着灼热的气息,围观内门弟子顿时哗然。

  纷纷后退间,包围圈扩大一倍。

  李墨对此不管不顾,他的眼中只有华服青年,瞬间,烈焰诀就轰在华服青年身上。

  原本就被李墨的突然进攻搞懵的华服青年,此刻正被幽明竹剑弄得狼狈不堪,这烈焰诀的进攻,让华服青年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一切不过瞬息。

  “轰!”

  一声巨响,程云直接飞了三丈远,他颤颤巍巍的指着李墨,吐出一大口血。

  他终于知道李墨为什么会假装受伤了,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啊。

  这样想着,程云气急攻心,头一歪,晕倒在黄门殿前的广场上。

  他的胸口焦黑一片,虽然修士复原快,但是这种伤势,没几个月,是无法痊愈的。

  围观众人倒吸口凉气,目光在晕倒的华服青年和李墨之间来回转动,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

  这……这就完了?

  不是说这徐青空是个废物么?

  出手这么狠辣……

  想到这里,大部分在场的内门弟子看向李墨的眼神满是忌惮。

  他们仔细想了想刚才的变化,出手果断狠辣,而且还占着道理,让别人抓不住把柄。

  毕竟所有人都看到,是华服青年挑衅在先,更是将李墨击打的重伤吐血。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啊。

  围观众人说出了华服青年的心声。

  李墨的表演如此浮夸,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知道是一回事,除了李墨自己,谁能说李墨没受伤呢?

  李墨环视四周,包围圈顿时又大了一圈。尽管依旧有许多不服气、嫉恨和愤怒的目光,但是却再没有人敢上前。

  旋即,李墨神色淡漠的离去,看都没看华服青年一眼。

  离开黄门殿很远,李墨突然脚步踉跄,脸色苍白起来,刚刚那一瞬间的爆发,几乎用尽了他的全身力气,以有心算无心下,才将对方重伤。

  自己……还真是废啊!

  靠丹药果然是没有出路的啊!

  今天这次挑衅十之八九是有人故意为之,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终究需要提升的,是自身的修为。

  想了想,李墨向着一个方向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