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各自的际遇

捏仙 冷皓东 4186 2019.08.06 10:00

  青蚨山上。

  满山苍翠。

  在李墨向着山下疾驰之际。

  距他足有十里远的另一边,有一处山崖,崖上满是巨大的坑洞和烧焦的树藤。灰尘缭绕中,一只手轻轻地将树藤拂到一旁。

  树藤之后,别有洞天。

  方尘远、燕重山、风铃三人,联袂走了出来。

  方尘远轻笑道:“师尊果然没有猜错,这灵泉已经化为粘稠的翠绿灵液,比普通的灵液好了数分。哪怕我们到筑基后期,都大有裨益。”

  风铃兴奋地点了点头,道:“费师伯果然厉害啊,竟然早有准备。”

  “是啊,多亏师尊的秘境地图。”

  方尘远不无感慨。

  在进入秘境时,除了宗门给到的镇空符和秘境玉简,费仲年还给了他一块玉简。

  玉简中,有一副秘境地图。

  标注了多个拥有灵果、灵草的地方,以及它们各自的守护妖兽。

  这是费仲年上百年的心血。

  这一路上,方尘远靠着秘境地图,避开了数处险境,收获颇丰。

  “血鳄地窟、毒蛾寒泉,还有这灵泉山洞。我们这一次,哪怕就此离去,也是收获颇丰了。”

  燕重山笑道。

  方尘远也轻笑点头。

  栖霞山秘境经过数百年的挖掘,事实上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的灵植。

  若说对结丹期都有效果的宝物,已然不多。

  他们能发现三处宝地,已是万幸。

  “方师兄,我们三人合力,筑基初期的妖兽也可一战,为何不去其他地方看看呢?”

  风铃英气勃发,满是跃跃欲试。

  方尘远面色肃然,道:“风铃师妹不要大意,在这秘境中,还是存在不少危险的。血鳄地窟中的血鳄,毒蛾寒泉中的毒蛾还有这灵泉山洞中的妖藤,不是稍弱的筑基初期妖兽,便是我们可以克制它们。

  但是像狼谷、碧水涧、血槐林这样的地方,我们绝对不可以去尝试。”

  “方公子说的没错!”

  燕重山脸色肃然。

  秘境中有筑基妖兽!

  这是除了某个掉队的家伙外,七宗修士都知道的共识。

  数百年的试炼中,往往会有一些漏网之鱼。

  不多,不过十数只筑基妖兽。

  这些妖兽,要么隐藏的太深。等发现时,普通凝气修士已经无力抗衡。

  要么……是栖霞山三宗刻意为之,留下了一些攻击力不那么强横的妖兽。

  试炼!

  没有危机,怎么能叫试炼。

  如果这样就死了,那就死掉好了。

  否则……只是浪费宗内资源,恐怕连筑基都未必能突破成功。

  虽然冷血、残酷,但这是栖霞山三宗的共识。

  风铃不知其中玄妙,但方尘远、燕重山却明白。

  看到风铃还是有些不解。

  方尘远道:“师父告诉我,在这栖霞山秘境中,有些地方的妖兽,我们根本没办法抵御。

  狼谷,里面有大量凝气期的青奎狼,而且狼王,还是筑基中期妖兽。风铃师妹,你想想,若是狼群暴动,我们还有活路么?

  青蚨山顶的血槐林,据说从没有人从里面活着出来过,诡异至极。

  碧水涧,这里的守护妖兽只是筑基初期,但它是金鳞碧水蛇。”

  “金鳞碧水蛇?乱神音??”

  风铃悚然而惊,眼中满是惊骇。

  “这样的妖兽,是怎么躲过历代修士的清洗的。”

  方尘远也是无奈笑道:“据说,这金鳞碧水蛇是在五十年前突然出现的,一出现就已是筑基初期,难以针对。师尊猜测,可能是碧水涧下有一个深潭,这金鳞碧水蛇才躲过清洗的。

  别看这仙界小碎片内,限制筑基期的力量。

  但只要不是术法攻击,妖兽轻易很难引动虚空裂缝。

  特别是妖兽肉身、神识类天赋神通之类的,我们遇到了一定要小心。像方才血鳄,也只有重山能扛一两下了,我们可就难了。”

  燕重山嘿嘿一笑,没多说话。

  风铃歉然地点了点头。

  “方师兄说的不错,是我被宝物迷惑了。”

  方尘远笑道:“无妨,接下来还有三处,是我们可以去的。这次秘境试炼,我们一定要将这些能拿的都拿到手再说。还好此次薛辰被我留在宗内,否则,我们恐怕照看不过来。”

  “说到薛辰,也不知徐兄弟如何了。你们有没有感觉,徐兄弟与我们之间,生分了不少。”

  燕重山摸了摸下巴,语气有些复杂。

  方尘远叹道:“只能希望青空师弟,吉人自有天相吧。”

  此刻,被方尘远等人念叨的李墨,已经快到山脚下。

  李墨一袭黑袍,腰间就一个储物袋。

  鬼木的储物袋。

  这储物袋有十方大小,缓解了李墨一直以来储物袋太小的苦恼。

  灵光一闪,李墨随手将秘境玉简放入储物袋中。

  青蚨山!

  这座山,竟然叫青蚨山。

  联想到云霖储物袋中的调令,李墨思绪颇多。

  青蚨山,那那座巨城叫什么?

  青蚨城?

  难道,这云霖最终完成了任务?

  李墨手中把玩着一道似有似无的透明符箓。

  镇空符!

  此物就是离开的关键。

  不管鬼木是否欺骗自己,反正到时间,镇空符就会自动生出反应。

  这让李墨心头松了口气。

  有了秘境玉简。

  整个秘境试炼的内容,都出现在李墨脑海中。

  这次秘境试炼,真的只是单纯的试炼。

  没有规则!

  不禁手段!

  也没有排名!

  哪怕,你在秘境中睡个十五天,都没有关系。

  说到底,让凝气小辈们试炼,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让七宗联合罢了。

  对自己有自信的天骄,那就去与妖兽争锋,总归会收获丰硕,筑基可期。

  若是觉得太过危险,也没关系,找个地方一藏,活着出来就好。

  宗门投入的镇空符?

  没关系,相比武国入侵,七宗联合这样的大事来说,镇空符也是蝇头小利。

  若不是栖霞山三宗展现了这样的诚意,如何打动其他宗门呢。

  而在李墨心里,他可不能停下。

  自从离宗的谋划落空,李墨便在不断推演,接下来需要面对的一切。

  摆脱项丹阳的控制,只是第一步。

  逃到仙界小碎片,就是让自己有破局的可能。

  第二,需要找到可以与项丹阳抗衡的结丹修士。丹岐宗宗主赵元胡,就是这样一个人。

  李墨不信,赵元胡会放任项丹阳壮大势力。

  第三,就是找到一个人。

  钱有道!

  或者说,钱福贵!

  李墨目露精光,此人胆大心细,而且身怀重宝,每次都可以惊险逃生,诡异至极。

  他,就是自己的生机所在。

  早在丹岐宗筑基长老讨论时,李墨便知,钱福贵也在秘境试炼之列。

  恐怕是觉得我不会进来吧。

  李墨嘴角一扬。

  “阿嚏!”

  钱福贵揉了揉鼻子,是谁在念叨我呢。

  钱福贵不再去想。

  他搓了搓手,眼睛放光,看着面前那株赤红灵花。

  这花朵呈火焰状,远远看去,像燃烧的火焰般。在花朵中央,密密麻麻的赤红色花粉,赫然在列。

  红冠王花。

  花粉,可助结丹修士点燃丹火。

  钱福贵拿出一个玉匣。

  又小心翼翼地将花朵割下,用一柄玉质小刀,轻轻地刮蹭,不撒漏一粒花粉。

  合上玉匣,钱福贵松了口气。

  “做得不错!”

  钱福贵心下满意,摸了摸身旁一只金黄色、身披鳞甲的小猴子。

  小猴子双眼微眯,笑嘻嘻地看着钱福贵。

  “哈哈哈,我钱福贵果然是天道之子。”

  看着这一幕,钱福贵心花路放。

  这不知名小猴,是他偶然间遇到的。开始他还以为没什么用处,没想到这小猴灵性十足,而且还擅长寻宝探幽。

  这是宝物啊!

  钱福贵暗叹,像自己这样优秀的人,哪怕是在黑夜中,散发的光芒也是如此耀眼。

  钱福贵拍了拍小猴的脑袋,笑道:“以后就叫你寻宝猴了。”

  小猴翻了翻白眼,但脸上却挤出一丝微笑,连连点头。

  憨态可掬。

  “哈哈哈哈哈……”

  钱福贵揉了揉小猴的脸蛋,哈哈大笑。

  他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里。

  小寻宝猴已经在扯着他的衣服了,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呢?

  造化啊,真是挡都挡不住啊。

  钱福贵心底,满是欢喜。

  秘境试炼中,各人有各人的际遇。

  有人收获颇丰,储物袋满是各色灵植。也有人遇到了其他宗门的修士。

  青蚨山脚。

  两个女子联袂而行。

  一人,身穿淡紫色衣衫,青丝如瀑,正是兽灵宗的赵非灵。

  一人,面庞精致,气质清冷,正是玄阳宗的俏丽女子。

  若是李墨在此,定会眼神复杂。

  陈清雪!

  陈清雪也是心中感慨。

  她进入秘境后,也没去采摘灵药,只是在寻找着同宗修士。

  没想到,遇上了这兽灵宗女子。

  对方修为,不在自己之下。

  而且,兽灵宗修士,在这秘境中,无疑更有优势。

  简单的交流之后,二人便决定结伴而行。

  “清雪道友,等这里的青猴草取了后,我便替你寻找玄阳宗弟子。按照约定,你我无论谁遇到危险,另外的人可要尽力相助才是。”

  赵非灵恬静的声音响起。

  “理当如此!”

  陈清雪嫣然一笑。

  ……

  “呜呜,师姐,你在哪里啊?”

  一个鹅黄衣衫的圆脸女修,低声啜泣。

  她脸色发白,躲在一株古树后面。

  高高的树木遮住了阳光,她四周一片幽暗,一些赤红色的影子,不断游动。

  ……

  青蚨山脚西侧,有一山谷。

  若是有外人进入,便会发现,许多结丹修士需要的灵草、灵果……在这里,竟然整片整片的生长。

  可惜,在这山谷中,许多或大或小的青奎狼,目露残暴之光。

  最中心的青奎狼群,若是外人见了,必定骇然。

  五只凝气十二层的青奎狼气息,两只筑基初期的青奎狼,一只筑基中期的青奎狼王。

  没人顶得住。

  在他们脚下,已经有数个残破不堪的血肉躯块。

  借着破损的衣物,可以看出,有兽灵宗、煞魔宗、也有丹岐宗和玄阳宗。

  在狼谷前方,灵鬼宗的枯瘦老者鬼云,神色凝重。

  ……

  青蚨山脚,靠近西北位置,有一处水草茂密的泥泞地带。

  腐败的气息,长满苔癣的白骨。

  表明了这处沼泽的危险。

  在沼泽正中,一株青色灵芝,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沼泽不过百丈方圆。

  边上,一个目光冷峻的青年皱眉看着沼泽深处的灵芝。在他前方三丈,泥沼冒出恶臭的气泡,一只小鹿半个身子已经陷入沼泽,小鹿身上,巴掌大小的血色蚂蟥,将小鹿身躯覆盖。

  血蝗!

  陡然,冷峻青年似有所感。

  他目光穿过沼泽,落到沼泽对面。在那边,一个身穿青铜古铠的刀疤青年,目光冷冽。

  “徐飞!”

  “楚寒锋!”

  二人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语气中,杀意弥漫。

  “是我先来的!”

  楚寒锋冷漠说道。

  徐飞嗤笑一声:“我可不知,修士之间有先到先得的规矩。”

  “既然这样,那就杀掉你好了!”楚寒锋目光冷冽。

  三宗大比,新仇旧恨,一起了结。

  徐飞冷笑:“少说废话,放马过来!”

  二人身上,释放出强大的灵压。

  二人僵持之时,废墟城池内。

  三个羽仙阁女修,浑身香汗淋漓。

  在她们前方,一个已经半破损的阵法,露出一角赤红色,散发着灼热的气息。

  两个煞魔宗修士,沉默地站在一处废墟之上。

  在他们前方,倒塌的残垣断壁之下,白骨累累。数颗血红色槐树,就落在尸体旁边。

  乱葬岗!

  古修士的乱葬岗。

  在普通修士眼中,这里不过是一个死人多的地方。但是在煞魔宗修士眼中,他们看到了,这里升腾的气息,混合着死亡之人的煞气、怨气与不甘。

  哪怕过了数万年,依旧煞气弥漫。

  ……

  孟凌志剑丸连转,一只凝气十层的剑齿豹呜咽一声,整个身躯都彻底爆裂。

  感受着自己强大的攻击力。

  孟凌志冷酷的面容,稍有缓和。

  ……

  竺厚憨厚一笑,在他身旁,一只足有水牛大小的黑色老虎,已经没了呼吸。

  但若有人细看,就会发现,十三只通体赤红的嗜血蚁,正在疯狂地撕咬着。

  ……

  项明、曹灵远身旁,已经聚集了三个丹岐宗核心弟子。

  一行五人,落在一个地底洞穴之中。

  洞穴中,一只血红巨鳄身体僵硬。洞穴最深处,有一个赤红水洼,水洼之中,数道血藤蔓延,只是长着果子的地方,空无一物。

  血元果,也没了!

  一行五人,脸色愤恨。

  曹灵远怒道:“可恶,到底是谁,捷足先登。灵泉没有,这血元果竟然也被他们抢先一步。”

  一个细眉薄唇的俊俏少年,沉默不语。

  曹灵远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