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以身相许?

捏仙 冷皓东 3060 2019.09.04 18:00

  夜色更深。

  徐家主殿中,青铜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三个身影微微摇晃。

  大殿之上,徐盛远目光幽深:“他已经回到房间了?”

  “回禀家主,已经回到房间了,不过并未睡去,依旧在盘膝修炼。”下方,一个筑基修士躬身应道。

  徐盛远嗤笑道:“倒也算刻苦,怪不得能有如此成就,不愧是一个苦修士,你们今天,去了哪里?”

  说着,徐盛歌看向大殿中的最后一人。

  此人,正是徐青蝶。

  徐青蝶一顿,说道:“回大伯,今天和李墨长老去了后山的幽明竹林,他曾看了一眼魂阁所在,但是没有进去,为人还算懂些分寸。除此之外,就是在家族内转了转,东厢之中,青蝶跟李墨长老介绍了一些家族的势力还有家族各位长老,但没有细说。

  然后,青蝶就被李墨长老撵走了,不知道他接下来去了哪里。”

  徐盛远摇头道:“他接下来去了青空以前住的地方。”

  “他去那里做什么?”徐青蝶悚然一惊。

  徐青空,与她虽说同辈,但她从未与对方说过话。因为,徐青空的父亲,可是与家主徐盛远争夺家主之位的人啊。二十年来,一直是家主徐盛远的逆鳞。

  祸门之后?谁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幌子罢了。

  毕竟,手足相残,哪怕是修士,传出去,总归会让人笑话的。

  徐盛远说道:“应该只是偶然,发觉了那个地方荒废了。此事也无妨,反正青空也死在外面了。不过,我之所以将这件事告诉你,是希望你明白,你既然选择了他,那就要给我盯住他,不要沉溺在儿女情长中,忘记了你的身份。

  你,是徐家人,明白么?”

  大殿之上,徐盛远看向徐青蝶的目光,无比幽深。

  徐青蝶娇躯一颤,低头躬身道:“青蝶明白!”

  她的身躯颤抖,只是无人能看到的是,她的目光中冷若冰霜。

  “嗯!”

  徐盛远点了点头,他背负双手,说道:“你下去吧,接下来,可以多和他聊一聊。

  他有什么想法,他的来历和过往,不要一味地告诉他家族的事情。”

  “是,青蝶告退!”说着,徐青蝶躬身倒退,退出了大殿。

  徐青蝶走后,那筑基修士说道:“家主大人,我们的计划,需要和她说么?”

  “自然不用!”徐盛歌满脸嘲弄之色。

  “老三只是凝气修士,他的女儿也是脑袋不清醒,估计天地造化都给她的脸蛋了。

  这一脉,算是彻底废了!

  一个自以为是的女子罢了,等知道真相之后,才会明白,谁都靠不住,只有徐家,才是她唯一的依靠。前些日子的沸血果,不要给她了,给二弟家的青月吧。不管怎么说,二弟也是筑基后期,他的孩子,自然比老三的孩子更金贵。”

  殿内,筑基修士躬身应是。

  殿外,凉风吹过,徐青蝶双手环抱,秋风之下,仅穿纱衣的她,竟有些微冷。

  “爹爹,我要那个黑魂蜻蜓。”

  “爹爹,今年的补灵丹,有我一份么?”

  “爹爹,我就要出去历练了,固魂丹可以帮我申请一粒么?”

  ……

  “青蝶,都怪爹爹没用啊。”

  ……

  “你没用,我可不会没用!”

  徐青蝶眼神闪烁,满是冷意。

  这一刻,没有在李墨面前的善解人意,也没有徐盛远面前的恭敬。她莲步轻移,向着徐家东厢而去。

  看她过去的方向,分明是李墨所在。

  夜声如诉,仿佛在谁的耳边低语。

  李墨房屋之中,他猛然睁开双目。

  又来了!

  与昨天同样的梦境,同样的呼唤,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自己与徐家有关的,除了诡异神识,便只有幽冥幡。

  诡异神识是因为徐青空残魂夺舍产生的异变,幽冥幡是孟道从武国徐家带来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的?

  李墨眉头紧紧皱起。

  陡然

  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李墨眉头一皱,她怎么来了?

  想了想,李墨走过院落,向着灵府大门行去。

  成为客卿长老,也是顺利之极,但徐家的古魂珠,显然不只是测骨龄这般简单,也要提防。

  李墨暂时不知徐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徐家给李墨的这处灵府很大,还埋藏了许多聚灵阵盘,导致这个地方灵气充盈。

  饶是李墨这种对灵气感应不怎么强的人,都能感觉到灵力的流动。

  “青蝶?”李墨打开了门。

  门外,月色下,徐青蝶面容凄婉,似乎别样的柔弱。

  徐青蝶面上带笑,心中暗恼。

  眼前这个人,真是个榆木脑袋,自己已经表现得如此明显了,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的意思么?

  不是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么。

  我就不信,今晚我徐青蝶拿不下你!

  徐青蝶暗咬银牙,脸上的表情,越发凄婉,更潸然欲泣。

  她脚步踉跄,向前一扑,李墨眉头微皱,不动声色地避开。

  徐青蝶见此,看着李墨道:“李墨哥哥,以后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发生了何事?”李墨皱眉道。

  他眼中满是厌恶,此女表面哭泣,心中没有丝毫起伏,绝非真情实意。

  徐青蝶哭诉:“今天你后面去的地方,大伯说我没招待好你,所以重重的斥责了我。”

  徐青蝶说着,便要顺势倒向李墨。

  李墨脚步轻移,再次避开了。

  他目露思索之色。

  看来,徐盛远对徐青空还是耿耿于怀啊,不,应该说徐盛歌。这个里面,徐青蝶又扮演什么角色呢?

  李墨意味深长地看了徐青蝶一眼。

  他歉然道:“是我唐突了,在闲逛之时,偶然发觉了那片破败房屋,便看了一会儿。”

  徐青蝶轻叹,说道:“哎,也怪我没跟李墨哥哥说。

  在徐家,到大伯这一辈,原本有兄弟四人。几人虽不是亲兄弟,但都是我徐家长辈。

  大伯徐盛远,便是当代家主,结丹修士。

  二伯徐盛帆,筑基后期修士,老三就是我爹,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人,此事和你说也没什么关系,他叫徐盛歌,二十年前死去,大伯向来不愿人提起。你今天去的,就是徐盛歌儿子徐青空以前居住的房屋。”

  “哦?徐青空去哪里了?”李墨不动声色地问道。

  徐青蝶摇头道:“不知道,据说三年前,他被大伯送到了武国军中,如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武国南乾交战正酣,这么久没消息,恐怕是死了吧。”李墨心底冷笑。

  徐青蝶也是感慨的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堂弟,虽说同龄,但她也没接触过几次,只记得为人内向,背负着那样的出身,有些阴沉也是难免的。

  被徐盛远惦记上,恐怕确实是死了吧。

  眼见夜色已深……

  李墨道:“夜色已深,青蝶快点回去休息吧,以免着凉了。”

  徐青蝶闻言,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

  她声音微弱,如同蚊虫般呢喃。

  “李墨哥哥,我都到这里了,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

  李墨闻言一怔。

  刚刚某个瞬间,他感觉到此女,似乎真的心跳有些加速。

  李墨笑道:“青蝶不要胡言,还是快些回去休息吧。”

  徐青蝶闻言,姣好面容上,满是羞红。

  饶是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投资李墨,但事到临头,从未主动告白的她,依旧有些迟疑。

  她虽说精于算计,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女子罢了。

  不行,今天绝对不能让李墨逃了!

  徐青蝶咬牙道:“凡俗中人,据说被人救了,姑娘家都会这样说……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月色下,徐青蝶低头呢喃,脸上满是羞意。

  此情此景,月上树梢。

  此心此人,佳人相许。

  似乎,没有人能够拒绝。

  随着陈青蝶的话语,顿时一片寂静。

  寂静,寂静中没有暧昧,反而只有无尽的冰冷。

  场中,唯有风声呼啸,竹叶簌簌。

  李墨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

  他疏离而又冰冷地声音,猛然响起。

  “许给你不喜欢的修士,你不会觉得今后的数百年,很无趣么?”

  “李墨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徐青蝶勉强笑道,她感觉到了不妙。

  李墨看了她一眼,摇头道:“事实上,我没什么资格斥责你,不过,你今晚不该来。你没突破筑基,或许不知。

  筑基修士,神识玄妙,敌对修士中,哪怕是手心冒汗,心跳加速,都能察觉。

  若是凝气修士,筑基修士可以轻易地察觉凝气修士的小动作。”

  李墨此言一出,徐青蝶美眸中,精光一闪。

  手心冒汗?心跳加速?小动作?

  徐青蝶想到自己在李墨面前的表演,想到自己对徐青翰的秘法传音。

  徐青蝶神色中,有了丝恼怒,那是谎言被戳穿的怒气。

  “既然这样,今天打扰李墨长老了。”沉默良久,徐青蝶紧抿嘴唇,快步离去。

  她徐青蝶的心性,不至于这么差,既然识破了,走便是了。

  李墨深深地看了徐青蝶一眼,转身回了房屋。

  今天徐青蝶的来访,让李墨措手不及,他原本还想从徐青蝶这里试探祖祠和魂阁一事,如今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既然这样,明天,便先去魂阁一探究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