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锋月谷天骄的覆灭

捏仙 冷皓东 5729 2019.08.08 18:00

  “干得不错!”

  孟凌志手中拿着一枚玉简,拍了拍一个锋月谷弟子的肩膀。

  玉简内,正是项明袭杀曹灵远的一幕。

  那锋月谷弟子,恭敬地退到一旁。

  看了数次,孟凌志嘴角一扬。

  此物,将会有大作用。

  他一把将玉简放入储物袋中,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冰冷青年的模样。

  徐青空?

  哼,姑且就叫你徐青空吧,你究竟躲到哪里去了呢。

  孟凌志揉了揉眉心。

  在知道秘境中,有这么一个身份神秘、修为高深的家伙后,孟凌志便马不停蹄,立刻寻找锋月谷的弟子。

  如芒在背啊!

  哪怕李墨还没有开始动作,孟凌志也感觉到强烈的紧迫感。

  此刻,在他身边,已经有四个锋月谷弟子。

  锋月谷,进入秘境的有八人。

  一人,死于妖兽暴乱!

  除了孙越阳与楚寒锋外,剩下四人,都在此地!

  孟凌志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稍安。

  他看向山巅,笑道:“诸位师弟,乘着妖兽暴乱,我们可以乘机攻入他们老巢。杀妖兽,拿灵物。”

  “是!”

  四个锋月谷弟子,包括王剑,都神色亢奋。

  几人在汇合之后,孟凌志根据几人的消息,当机立断。

  不去废墟城池,而是袭击妖兽老巢。

  他们四人,早已经在孟凌志带领下,突袭了数个妖兽巢穴。

  不只是将一些险境中的灵植拿到手中,还抓了不少妖兽幼崽。

  收获之大,让锋月谷修士,人人振奋。

  “大师兄,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大家都听你的。”

  一个锋月谷弟子,兴奋地说着。

  孟凌志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他想上山!

  数百年来,栖霞山三宗中,无人面对的血槐林,他想去看看,里面有什么灵物。

  说不定,血槐林中的妖兽,也离开了呢?

  只是,想着那个徐青空!

  “我们下山!”

  孟凌志目中露出果断。

  孟凌志决定了,其他几人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于是,一行几人就沿着妖兽奔行的路线,下山了。

  于此同时,李墨也小心翼翼地隐藏了身形,从一个个妖兽身边穿行。

  这些妖兽,没有灵智。

  以李墨的神识,引导下来,不要太过容易。

  往往李墨一个穿行,妖兽还未发觉,李墨便已经走出去好远。

  只是,让李墨感觉到诡异的是。

  这些来势汹汹的妖兽,在青蚨山与城池废墟之间的草地处,便一动不动。

  仿佛,有什么在指引着他们。

  李墨,甚至在妖兽群中,看到了那只狼谷的狼王。

  筑基中期的妖兽!

  这样的妖兽都被引导,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墨眉头紧皱,更加小心翼翼了。

  他掐断自己去寻找阴阳定甲盘的念头,打定主意,击杀孟凌志后,立刻离开。

  绝不停留!

  若是这次不杀孟凌志,李墨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

  他看着面前,幽深的青蚨山。

  目光中,满是狠辣。

  青蚨山内,正在向下走的孟凌志,心神一跳。

  明明自己走得很稳当,明明身边有数个师弟,可是他却感觉遍体生寒。

  仿佛是被谁给盯上了一般。

  究竟是怎么回事?

  按道理,在这个秘境中,我们应该无所顾忌才对……难道是他?

  孟凌志猛然看向前方。

  远远地,城池废墟的虚影浮在地平线上。

  “提高警惕!”

  孟凌志冷峻的面容一肃。

  在他们正前方,数百丈的距离,刚走到青蚨山脚下的李墨。

  目露奇异之色。

  “好巧!”

  李墨目光冰冷,想了想,他神识猛然释放。

  青蚨山,一些感知敏锐,修为较低的妖兽,莫名感觉到一丝窥探。

  “吼!”“吼!”

  它们烦躁的吼了吼,摇了摇脑袋,继续酣睡。

  青蚨山顶。

  血槐林中,棵棵猩红如血的血槐,枝繁叶茂,遮住了所有光芒。

  哪怕白日,血槐林也幽暗无比。

  血槐,秘境中独有的一种血红色槐树。

  血槐林下,数个筑基中期妖兽领域,泾渭分明。

  唯独血槐林,却是所有妖兽的禁地。

  历年来,许多进入秘境的三宗修士,都想一探究竟。确有走进血槐林的天骄修士,然而,他们再也没有走出来。

  狼谷的恐怖,在于筑基中期的狼王,在于数量众多的狼群。

  而血槐林的恐怖,在于未知。

  此刻,随着李墨的神识展露。

  血槐林中,猩红色的树叶,簌簌作响,远远看去,如同一群鸣叫的恶鬼一般。

  ……

  孟凌志越走越慌。

  明明是下山的道路,他的剑丸却一直在他身侧旋转。

  上古剑修,剑丸便可以鸣兵示警。

  在孟凌志的指挥下,锋月谷众修,保持着阵势,向下走去。

  其他人不知道大师兄为何如此警惕,这已经不是警惕了,就仿佛大师兄察觉到有人在窥探他们。

  过往的经历,让他们明白,大师兄从不做无用功。

  王剑瞳孔微缩,四处打量着。

  陡然,异变突生!

  在王剑惊骇欲绝的眼神下,

  一道赤红色光芒,猛然激射而来。

  好快!

  王剑脑袋转过这个念头,他下意识便使出自己最强一招。

  阴符剑遁!

  嘭!

  一阵黑雾闪过,赤狐剑穿过王剑之前的位置,却只是一团黑雾。

  王剑脸色苍白,身形在另一个地方显现。

  他与死亡,一步之遥。

  他的眼神,满是惊恐。

  “诸位师弟,小乾坤剑罩!”

  孟凌志剑眉一挑,大声喝道。

  不怕对方不攻击,就怕对方隐藏在暗处。

  孟凌志一声大喝,锋月谷弟子纷纷动作。

  他们还未看到来人,仅是一道飞剑,就让他们如临大敌。

  “镇狱!”

  一道淡漠的声音,孟凌志嘴角一扬。

  一剑破万法!

  孟凌志身旁,剑丸瞬间化为金光巨剑。

  滋啦!

  锋锐、无可匹敌的剑意,似要横扫一切。

  以孟凌志为中心,方圆十丈,金光剑气纵横,掀起滔天剑浪,所有古树齐根断裂。

  剑丸之威,骇人听闻。

  孟凌志脸色一白。

  然而,瞬间,锋月谷其他几人脸色同时一白,孟凌志脸色恢复正常。

  他目光扫视一周。

  只剩下寂静的密林和轰隆倒地的古木。

  除了锋月谷修士外,方圆十丈,空无一人。

  修士耳聪目明。

  孟凌志看着七丈之外,地上点滴鲜血,嘴角一扬。

  “你怎么还不过来!”

  孟凌志仰天长啸,心中满是快意。

  这几天,他可不是没做事情。

  小乾坤剑罩!

  是孟凌志推演了数次,才决定使用的一个阵势。

  数日前,与那神秘人一战,他也算发觉了,这神秘人战力强横,似乎每次都能料敌先机。

  但也有缺陷!

  那就是,攻击手段,太过薄弱。

  除了一道镇压虚空的神通外,便只有飞剑、法宝。

  一招鲜,吃遍天?

  对孟凌志而言,就是笑话。

  孟凌志冷笑,他岂是一般。

  小乾坤剑罩,可将几人灵力共通,更能自成空间。除非,对方镇压虚空的神通,能够震碎五人合力。

  五人合力,可不是相加那般简单。

  筑基后期,也不可能一击破开。

  更何况,秘境空间受限,筑基修士根本无法全力施展。

  无敌!

  在这个秘境中,小乾坤剑罩,防御无敌。

  李墨一招受挫。

  然而,李墨并不气馁。

  十丈之外,一袭黑袍的李墨,藏身在树后。

  他右手上,鲜血滴滴下落。

  “他在那里!”

  孟凌志身旁,一个双目金黄的锋月谷弟子,指着李墨的方向,猛然吼道。

  孟凌志身形一转,剑丸旋转中。

  剑气如丝!

  道道发丝般粗细,宛如游鱼般的剑气,便向着李墨的方位游动。

  这些剑气,似缓实急。

  从四面八方袭来,除了后退,李墨似乎没有了任何退路。

  孟凌志脸色,再次一白。

  一剑破万法、剑气如丝,都是消耗灵力巨大的招数。

  并非孟凌志不想使用一些消耗灵力小的招数,实在是他不敢。

  不敢给这神秘人,喘息之机。

  后退吧!

  孟凌志冷峻面容,满是冷漠!

  一旦后退,对方将再无生路。

  然而,在孟凌志惊骇的目光中,李墨不退反进。

  他一个踏步,身形瞬间出现在孟凌志等人眼前。

  镇狱!

  李墨心念一动。

  滔天的威压,让周围的树海,都轰然倒塌。

  李墨强忍住神通过后的疲惫。

  他身前,九曲毒丹环绕,孟凌志的剑气,大部分都被九曲毒丹给挡住了。

  古雀,已经出现在手中。

  明明已经没有效果,为何还要施展?

  孟凌志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然而,他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

  小乾坤剑罩一阵波动,然而在五人合力之下,最终还是撑了下来。

  孟凌志脸上,却没有丝毫庆幸。

  他看到,对方手中多出一个漆黑铃铛。

  厌鬼铃铛!

  孟凌志顿觉不妙,他反应很快,但依旧晚了。

  猛然,孟凌志一声闷哼,右手紧紧抓住心口。

  他感觉,自己心脏仿佛被人揉碎,然后用飞剑戳着四分五裂般的痛楚。

  最好的攻击,永远来自内部。

  李墨不是攻击小乾坤剑罩,而是攻击施展小乾坤剑罩的人。

  镇狱之下,消耗众人灵力。

  厌鬼铃铛,让他们神魂自乱,五脏六腑都被厌鬼铃铛所伤,这种痛楚下,如何保持阵势。

  小乾坤剑罩,已然支离破碎。

  孟凌志不曾回头,但身后四人,想必和自己一样。

  他一咬牙,储物袋内,剑魄玉符便出现在手中。

  此刻,李墨黑袍破破烂烂,全身上下,鲜血淋漓。

  虽然有九曲毒丹的防护,但依旧被剑意划伤。

  眼看孟凌志拿出剑魄玉符,李墨面无表情,为了这一战,他同样经过无数次推演。

  一道赤光闪过。

  孟凌志脸色巨变。

  他脸色瞬间涨红,伸手一抓,剑丸便化作一道金色剑罩,挡在他身前。

  可是,在孟凌志绝望的眼神中,这赤光旋转中,与他擦肩而过。

  它的目标是,王剑!

  此刻,小乾坤剑罩支离破碎,孟凌志将灵力转到自己身上。

  王剑,旧力已失,新力未生!

  小乾坤剑罩,能挡住这一剑么?

  一道赤红剑影袭来!

  “镇狱!”

  一声轻喝。

  粉碎了锋月谷修士,所有的侥幸。

  仿佛千钧巨石压在心头,支离破碎的小乾坤剑罩,轰然粉碎。

  赤狐剑,一剑穿透王剑头颅。

  李墨二话不说,连赤狐剑都不曾召回,转瞬离去。

  “哇!”

  孟凌志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他看着掌心的剑魄玉符,又看着逃到密林的李墨,心底发寒。

  余下的锋月谷弟子,背靠背站立,瞥向王剑尸体时,看着王剑圆睁的双目,满脸惶恐。

  尤其是那个双目金黄的锋月谷修士,他身体颤抖,双目瞪到最大。眼角流出鲜血,都不敢停歇。

  可是,三十丈内,没有,全都没有!

  三十丈外,李墨站在古树枝干之上。

  古雀,紧紧地握在手中。

  他的神识,依旧可以看到王剑不甘的眼神。

  作为锋月谷五人中,除了孟凌志外,修为最高的锋月谷天骄。

  李墨的目标,一开始就是王剑。

  李墨从未小看锋月谷的众人,但真正交手,他发觉自己还是低估了。

  王剑逃生的剑遁。

  孟凌志的强悍攻击。

  还有可以看穿他位置的锋月谷修士。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原本,李墨已经预料到,此次刺杀会失败。并且做好了失败后远遁的准备,反正,他孤身一人,可以不断侵扰对方五人。

  他可以失败,但藏身暗处。

  孟凌志等人,必死。

  可是,小乾坤剑罩的存在。

  让李墨改变主意。

  这个阵势太过危险,他除了强力破除外,根本无法处理。

  一旦对方缓过神来,五人追杀他一人,根本逃无可逃。

  镇狱,不起作用,李墨的战力,瞬间下降五成。

  神识,可以让他料敌先机,可以让他御剑更快,但却无法让他直接攻击到锋月谷几人。

  仅靠着还不熟练的古雀和厌鬼铃铛,成功的希望,太过渺茫。

  不得不说,孟凌志抓的这个短板,恰到好处。

  但是,在试探过后,李墨也是发觉,小乾坤剑罩的破绽。

  小乾坤剑罩,没有破绽。

  但是,组成小乾坤剑罩的人,却有破绽。

  镇狱侵扰,厌鬼铃铛随后动作。

  孟凌志谋划的很好,错就错在,古雀和灵器厌鬼铃铛的存在,让李墨得以破局。

  但饶是如此,李墨也不得不施展第三次镇狱。

  感受着脑袋的眩晕,李墨摇头苦笑。

  从一开始施展就脑袋眩晕,灵力枯竭。

  到如今,一次战斗他大约可以施展三次。

  这难道是痛啊痛就习惯了么。

  李墨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丹药放入口中。

  他右手无意识地颤抖,最后时刻,他并非不想收起赤狐剑,实在是已经无力收起赤狐剑了。

  孟凌志伸手,合上了王剑的双眼。

  赤狐剑,就在王剑身旁三尺远。

  孟凌志冷冷地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来人虽然是灵鬼宗打扮,与自己遇到的那个神秘人并不一样。

  但是,孟凌志确信,这就是那个神秘人。

  如今,王剑身死,小乾坤阵无法成形,自己等人……

  孟凌志心底一颤,闭上了眼。

  “逃命去吧!”

  孟凌志的声音,少见的有了一丝疲惫。

  “大师兄!”

  “大师兄,这……”

  ……

  分散逃命,是唯一的生机。

  锋月谷弟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们目光闪动,没有拒绝孟凌志的提议。

  “分散逃命吧!乘着对方也受伤惨重。”孟凌志摇了摇头。

  “如果我们有谁离开,记得将此事上报宗门,让我父亲出手,结果此人。”

  孟凌志话语中,满是萧索。

  剩下的三个锋月谷弟子,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蠢蠢欲动。

  死道友不死贫道!

  四个人,对方也只能追一个人罢了。

  要么追最慢的,要么追最有威胁的。

  最慢的,大家都是宗内天骄,除了大师兄,谁快谁慢还说不定呢。

  最有威胁的……

  终于,有弟子按捺不住了。

  “大师兄,保重!”

  “大师兄,我在外面等你。”

  ……

  数息后,原地,只剩下孟凌志一人。

  看着奔向不同方向的锋月谷弟子,孟凌志身上的萧索褪去。

  他冷哼一声。

  将李墨遗落的赤狐剑拿走。

  他没有向着城池废墟方向飞行,反而向着山顶冲去。

  “我等你杀了他们三人,你我决一死战。”

  孟凌志冷漠的声音响起。

  他知道,对方出现在这里,他们二人,定然是不死不休了。

  而山顶,才是他的生机所在。

  山下,自己没有胜算,必死无疑!

  山上,有血槐林这种诡异之处,便有了破局的可能。

  这一瞬,孟凌志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他也在赌,赌李墨会先击杀那三人。

  赢了,他便有了时间,有了破局,甚至逃离的时间。

  输了,左右还是要面对罢了。

  不得不说,孟凌志赌对了。

  在已经预料到离开秘境试炼后的处境,李墨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旁观者。

  密林中,李墨的目光,随着孟凌志的离去,缓缓移动。

  他默默地往自己嘴中递了一粒丹药。

  丹药,散发着草木清香。

  李墨手中,最好的疗伤丹药。

  ……

  曹光身形如电,向着城池废墟的方向,疾驰而去。

  他喘着粗气,脸上满是汗珠。

  在确定分开逃命之后,他便选择了一条最近的道路。

  看着身边密密麻麻的树木,曹光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继续疾驰。

  “扑通!”

  一声轻响,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落下,曹光下意识地看过去。

  他刚看清楚那是什么,目眦欲裂。

  在他另一边,

  “破风剑诀!”

  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曹光猛然转头。

  “是你!”

  破风剑诀,除了锋月谷弟子之外,只有一人拥有。那就是那个在三宗大比上,夺走他储物袋的人。

  徐青空!

  曹光想要嘶吼,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扑哧!

  一蓬鲜血喷溅而出,曹光徒劳地捂着喉咙,踉跄地倒退两步,砰然倒地。

  他的眼神,看着最开始出现的那个圆滚滚的东西。

  那赫然是,一个头颅。

  锋月谷修士的头颅。

  李墨身形一闪,曹光的储物袋,瞬息不见。

  李墨向着第三人的位置,飞奔而去。

  李墨第一个目标,不是曹光。

  既然决定一一击杀,那就不该击杀离山脚更近的,而是应该击杀跑得最远的。

  李墨目光淡漠。

  既然敌对,便是生死。

  若是李墨被杀,也无怨无悔。

  在李墨不断奔行中,他与第三人的位置,也越来越近。

  此人,似乎有什么掩息法宝,李墨只能隐约感应到一丝气息,却不能看到对方的位置。

  迟则生变!

  李墨目光一凝,身形加速。

  他跨越了一条溪流。

  陡然,在一处古木参天的密林下,李墨脚步一顿。

  气息,不见了!

  李墨看向四周,四周,满是幽深寂静的古木,一股腐败的气息,充斥着李墨鼻腔。

  李墨目光扫射。

  猛然,在一株古木下,李墨看到一块温润的白玉。

  这玉佩巴掌大小,通体白净的玉身上,一缕淡黄色纹络藏于其中。繁复精美的花纹下,罗缨点缀。

  李墨一怔。

  这就是那个锋月谷弟子掩息的法宝么?

  只是……他人去哪里了?

  李墨暗自谨慎,没有贸然去动那块玉佩。

  蓦然,李墨转头看去。

  他刚刚,感觉身后有东西闪动。

  李墨伸手一招,白玉落在掌心。

  他缓缓后退。

  手中古雀,剑意缠绕。

  这边的树林,太安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