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消失的李家村

捏仙 冷皓东 4269 2019.07.01 10:11

  南乾一面环山,三面环海,形似一个北方开阔、南端狭窄的号角。

  云苍山脉,就位于南乾正北方。

  而武国,则在这个号角的西北角,与云苍山脉犬牙交错。

  南乾最南端,相对狭小的地方,人们称为巫山郡,地势险恶。巫山郡多山,除了险峻的山势外,还有许多伤人的野兽,故而虽然占地极广,却少有人烟,只是有许多仙人出现的传闻。

  而除此之外的广阔地域就是南乾的主体,沧海郡。沧海郡以平原居多,也有许多名山大泽。

  平关镇就是南乾沧海郡中,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子。

  除了隔几年的征兵,似乎战争对这里没有太大影响。三面环海是南乾天然的屏障,唯一的威胁就是云苍山脉中的强盗。

  云苍山脉的强盗,不,现在该叫武国了。

  两个月前,传来消息,武国攻破平武城,而后一路长驱直入。

  沧海郡北部,九千里国土,全部沦为武国地界。

  而后,在仙人的强势干预下,双方再次陷入对峙局面。

  平关镇的百姓记住了武国的威名,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一次对峙的,全部都是修仙者。

  但是比起这些遥远的事,世上居然真的有仙人啊!

  这件事更让平关镇的百姓感到激动,一时间,家家户户都拿出早已布满灰尘的神像,顶礼膜拜起来。

  平关镇的百姓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最近出了一些怪事。

  平关镇附近一座无名小山,最近不知为何,总有许多树木被人砍伐,断口平滑如镜,平日里还可以看到一些小兽,这些天却消失了许多。

  原本这只是一些小事,直到前些天出现了一头硕大吊睛白额大虎的尸体,让平关镇的百姓在炎炎夏日,却惊出了一身冷汗,脸上都带了丝丝忧虑。

  某人自然不知道他这两个月的修炼,带给了平关镇百姓多大的困扰。

  在平关镇一个酒馆中,一个青年正缓缓地喝着酒。只见这青年书生模样打扮,一袭青衫,腰间悬挂着一个黑色的破旧布袋,脖子上挂着一个古怪的玉佩。

  青年平凡的面孔有些淡漠,眼中却闪过一丝热切。

  若是有江湖中人在此,定会极为凝重。

  这青年看似平平无奇,但浑身精气神内敛,分明修炼了极为高深的心法。

  当然,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人会是一个修仙者。

  这青年自然就是李墨,确切的说,是经过两个多月,成为修士后的李墨。

  李墨不咸不淡的饮着酒,眼中却露出一丝苦笑。

  在修炼之初,李墨想过自己的资质可能不行,但也没想到居然如此之差。

  他本以为吸收了徐青空残魂,虽然没有修炼的记忆,但想必也不会太难,可谁知他竟然什么也感应不到。

  《玄灵诀》中有言:凝气期修士,感悟天地灵气,气海升气旋。

  根据玄灵诀所述,只要资质不是太差,都可以感应到天地灵气的,初次修炼最难的是在气海中凝聚气旋,有了气旋,才能够算是修仙者,可是李墨别说气旋,连灵气都没能感应到。

  渴求修仙的李墨自是不甘心,还好身边就有丹药,直接服下一粒养灵丹。

  果然,丹药的效果就是强大,几乎在服下丹药的瞬间,李墨就感觉到了灵力的存在。

  李墨当机立断,凝聚灵力气旋!

  《玄灵诀》上说:初,气旋如发丝,渐化为灵力漩涡,凝于气海之上。

  这是凝气期修士凝聚灵力气旋的过程,凝聚完成,一层境界稳固。

  此后,凝聚气旋让李墨惊喜了一把,宛如喝水般,自然就凝聚好了气旋。

  可是,这样的修炼只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养灵丹的药力消散后。李墨又一次的感应不到灵力了,而凝聚的气旋也直接停滞。

  李墨略微思索便明悟!

  凝聚气旋如此轻松,毫无疑问是因为吸收了徐青空残魂的缘故。

  这一点,李墨早有所觉,无论是之前对危机的敏锐还是这两个月的修炼,李墨也不知自身发生了什么改变,但却明显感觉整个人脑海清明。

  《玄灵诀》这种修仙功法,居然短短两个月就可以摸透。

  但是,禁不住他资质太低,感应不到灵力啊。

  不信邪的李墨,开始疯狂的修炼和吃丹药,在丹药的累积下,李墨很快的就突破了凝气二层,气海中除了一道虚浮的气旋外,再次升起一道暗淡得几乎看不到的气旋。

  凝气二层,但恐怕是凝气一层,灵力都比他更浓郁吧!

  而李墨手中,也只剩下四五粒养灵丹了。

  “想必这些丹药足够你用许久了……”

  陈清雪的话语还历历在目,李墨嘴角有些抽搐,那是心疼。

  当然,虽然修为提升缓慢,但是李墨依旧感觉到了修习玄灵诀的好处。

  在平武城斥候营中,李墨虽然学得一身斥候本领,但是三年的军旅,让他身上暗伤太多,疤痕密布。

  李墨自己也明白,如果没有踏上修行路,恐怕要不了几年,就会疾病缠身。

  可是修炼这玄灵诀后,他时刻都能感觉到,身体暖洋洋的,虽然疤痕还在,却轻松了不少。饶是如今盛夏时节,他一袭青衫也没有丝毫炎热之感。

  寒暑不浸,修复暗伤。

  仅仅凝气二层,却已经有如此效果。李墨眼中忍不住露出兴奋之色,他在期待凝气三层的伐毛洗髓,想必会进一步的修复身体。

  在丹药消耗的差不多了之后,李墨就尝试着用灵力控制法器,山中的树木和走兽自然是他的“杰作”。

  当然了,发现了一只老虎也让他浑身冷汗直冒,还好他可以用灵力简单控制幽明竹剑,直接隔空将老虎杀死。

  此次回到平关镇,李墨自然是打算去李家村看看家人,他已经有三年没有见过家人了。爹娘、大哥还有两个小妹,李墨虽然没有游子归家的忐忑,却也暗自高兴。

  想到这里,李墨不再犹豫,用银钱在平关镇买下了一些礼物,提着就向家中飞步而去。

  妹妹应该也没吃糖人儿,给她们买些衣物和吃的,还有拨浪鼓,想必她们见都没见着,哈哈。

  爹娘身体不好,剩下的养灵丹就给他们吃,还要买些别的东西才是。

  大哥也是一样,要多买些东西……不一会儿,李墨就提着许多礼物,他的脸上,满是笑容。

  白云悠悠,灼热的阳光无法阻碍李墨。

  哪怕此刻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阻碍李墨奔向李家村。

  离家三年,当初一起离开的人再也回不来,不知道爹娘的身体如何了,大哥是否娶妻生子,两个小妹现在也应该长大了些,可不能让她们这么早就嫁人。

  还有当初打点之后没有离开李家村的李瑞,哈哈,他肯定不知道,现在我见识的比他多多了,还是传说中的仙人。

  李墨嘴角一扬,军营中冷漠的斥候消失,当初离开李家村的稚嫩身影,与此刻回乡的李墨,渐渐融合在一起。

  可是,奔行了一个多时辰,李墨眉头微微皱起,他路过了一两个村庄,但都不是李家村。

  以他现在的速度,不该还没到李家村的,而直到现在,依旧没有看到记忆中的李家村。

  李墨停下了脚步,他只在当年征兵时,从李家村路过平关镇一次。

  难道是记错了?

  李墨眉头一皱,转头向着一个村落行去,片刻后,李墨走出了这个村子,眉头皱得更紧了。

  方圆十里没有叫李家村的地方。

  李墨询问了这个村落的数位老者,结果都说方圆十里没听说过李家村。站在原地沉呤片刻,李墨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兴许是李家村不在这个方位,李墨安慰着自己。

  三日后,平关镇外,一个失魂落魄的青年茫然的走向平关镇。

  他一袭青衫上满是泥点,已经变成了土黄色了。双脚鞋底都被磨破,脚都被磨出血来,头发凌乱的犹如鸡窝一般,但是青年毫不理会,只是眼神呆愣的前行着。

  他手中还提着一些东西,可也同样沾满了尘土。

  自然,这个青年一走进平关镇,狼狈的模样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瞧这人,是怎么了。莫不是被打劫了吧?”

  “没听说咱们镇子附近有山贼呀!”

  “是呀是呀,这是怎么回事啊?”

  ……

  “咳咳,小伙子,你这是怎么了呀?遇到了什么事么?”一个慈眉善目的麻衣老者跨过围观众人,走到青年身前,颇有些担忧的说道。

  听到有人询问,青年,亦或者说李墨的眼神中,总算是有了一丝亮光。只是他的反应,却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李墨上前两步,一把抓住老者的衣领,大声吼道:“告诉我,告诉我,李家村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为什么……”

  “这小子!”

  “是不是疯了呀,这么欺负一个老人家。”

  “绝饶不了他。”

  还好,围观的人很多,很快几个精壮的青年就将李墨推开,当然,这也是李墨没有反抗的原因。

  麻衣老者也退后了几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恼怒的说道:“你这后生好没道理,我好心帮你,你还对我动手。我在这平关镇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听说过,方圆十里有什么李家村的呢。”

  李墨知道老者没有说谎,因为这三天,别说是方圆十里,他已然跑遍了平关镇方圆百里的所有村落,完全找不到李家村。

  仿佛李家村根本就不存在,所有的一切,只是他的虚妄而已。

  可是,他怎么会忘记,生活了十多年的山村,老实巴交却又十分疼爱自己的父亲,溺爱着自己的母亲和总是站在自己前方的大哥,还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小妹。

  他怎么可能忘记,这刻在骨子里的家人啊。

  可是李家村,不见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老者的话勉强让李墨恢复了清醒,而围观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就是,还李家村呢,说什么胡话。”

  “这人不会是有什么伤心事吧,看他样子也不像个坏人。”

  “管他做什么,这人八成是个疯子。”

  众人的议论声终于让李墨恢复了理智,他想起一些以前的旧事,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走到麻衣老者的身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诚恳道:“在下李墨,方才多有得罪,失礼之处还请老丈勿要见怪。”

  说话间,李墨衣袖盖住腰间的储物袋,翻手间手中多了几两碎银子。

  他在平武城多年,还有击杀石响一群人,手中银两自然不少。

  几两碎银虽然有些多,但是也不会引起别人的贪婪。果然,围观众人虽然眼热,但也没生出什么险恶心思,而麻衣老者脸上的不愉也是散去不少。

  “罢了罢了,我看你也是无心,不要你的银两。”

  麻衣老者连连摆手,李墨见状直接将碎银放入老者手中。而后双手抱拳,对着老者解释道:“在下不只是为了之前的无礼道歉,也是有一件事情想询问老丈。

  不知这平关镇附近,有没有一个叫做张河村的地方?”

  “哈哈哈哈……”李墨站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外,癫狂的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中就流下泪来。

  李墨想起当日,父母为他说过的亲事,询问平关镇的老者后,他知道平武城周围确有一个张河村。

  自然,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李墨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奔向了张河村。

  可是,整个张河村,完全找不到他想找的人,倒是也有一个叫做张老焉的人,可多年寡居,没有子女,也完全不知道什么李家村。

  李墨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

  这几天他问过许多人,李家村仿佛是一个不存在的地方,没有一个人知道,这附近有什么李姓的村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找不到?”李墨面色惨然,喃喃自语。

  “这不可能,好好的村子怎么可能消失呢?”李墨烦躁的挠着自己鸡窝般的头发,眼中布满血色,怎么也想不通。

  突然,他的手触碰到了一抹冰凉,李墨身形一顿,缓缓得从胸前拿起一块玉佩,眼神复杂。

  造化古玉,修仙者!

  若说谁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么只有传说中的修仙者。

  而且,绝非什么凝气、筑基的修士可以办到,甚至结丹都未必能够做到这些。

  李墨的想法若是让结丹修士知道,定会呲之以鼻。

  让一个村子消失不难,但是完全不留痕迹,就连周围所有人的记忆都没有、就连存在的痕迹都没有。

  何止是结丹,再高的境界也不可能。

  李墨不知道这些,他紧紧地握住造化古玉,眼睛通红中满是坚定之色。

  想要找出真相,只有变得更强。

  而这一刻,一个带着执念的青年,终于是彻底的进入了修仙界,终于是彻底的,没有了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