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互相伤害

捏仙 冷皓东 3815 2019.09.06 18:00

  “什么?你想要和李墨长老结为道侣?”

  徐家大殿内,徐盛远眼中满是怪异。

  他原本想在李墨去魂阁之后,再过些时日,等时机成熟,便找个由头,带李墨去祖祠,开启返生秘术。

  这个节骨眼上,徐青蝶竟然说要与李墨结成道侣?

  徐盛远眉头紧皱,心中就有些不喜。

  他轻咳一声,说道:“此事,容后再议。”

  被拒绝在意料之中,徐青蝶轻笑道:“大伯,你不妨听一下青蝶的想法,李墨长老,毕竟只是外人,他来到我徐家,无依无靠,这个时候,无疑是对徐家认可度最低,最容易被其他家族挖墙脚。我们派李墨长老外出处理事情,若是有什么影响到他,岂不是十分不妙?

  青蝶愿意为家族消除这个隐患,让李墨长老对家族归属更强。而且,李墨长老当初便是因为青蝶来到徐家,在李墨长老心中,青蝶也是有些特殊的。”

  徐青蝶眼中,满是智珠在握。

  她直视徐盛远,说道:“此事,若有大伯说和,我相信,李墨长老会答应的。”

  一个结丹修士,家族鼎力扶持,谁会拒绝呢?

  徐青蝶心中,早有想法。

  在李墨救她之时,徐青蝶也只是利用的心思,将李墨邀到徐家。

  得知李墨成为客卿长老后,徐青蝶便有在李墨身上投资的打算,只是月下告白,竟然弄巧成拙,这个榆木疙瘩,竟然视自己于无物。

  再之后,竹林邂逅,李墨出手相助。

  徐青蝶明白,李墨对自己并无太多感情。但越是如此,她便越要挣扎。

  筑基修士的道侣?仅是这个身份,就能让她在徐家更有底气。

  结丹修士开口撮合,徐家大势之下,徐青蝶不相信,自己这般算计,李墨一个筑基修士,敢冒着得罪黄阶家族的情况,公然出言反对。

  事情过后,一切木已成炊,以李墨的性子,自己也不会有危险。

  徐青蝶眼中满是自信的光芒,若是李墨得知,自己已经被算计的如此之深,定然心中骇然。

  就是要逼你娶我!

  徐青蝶心底闪过一丝异样,而她的话语,也让徐盛远陷入沉思。

  二十年前,覆灭徐盛歌时,没想到徐盛歌自爆之下,竟然能拉下当时结丹境的大族老,让大族老神魂受创。

  李墨毕竟是筑基后期修士,大族老二十年的蕴养,也不及当年。

  若是李墨察觉诡异,激烈反抗,大族老或许也没有完全把握。

  若是返生秘术,完美施行,要不了多久,大族老就可恢复结丹。

  一个结丹战力,此事决不能有丝毫差错。

  想到这里,徐盛远脸色缓和,点头道:“青蝶你能为家族分忧,这一点很好,既然这样,我便答应你的请求。待会儿,我便与李墨长老去分说一番。”

  徐青蝶点了点头,说道:“既如此,青蝶告退。”

  徐盛远这边安排好了,她还需要去安排其他地方,此事处理完善,便是她一飞冲天的机会。

  我绝对不要当窝囊废!

  徐青蝶双拳紧握。

  看着徐青蝶走出去后,徐盛远温和的脸色,骤然变冷。

  “真是自以为是啊,原本觉得是美人胚子,还能用来交好玄阶家族,既然这般不知死活,那就不要怪我了。

  哼,一个凝气修士,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

  不过,她也给我提了个醒……李墨此事,一定要万无一失才行。”

  徐盛远眉头微皱,喃喃自语中,已经下了决心。

  他目光中闪过一抹犀利,身形闪动,整个人就向着李墨的房屋而去。

  ……

  李墨房屋内,他看着手中传音符,眉头紧皱。

  这传音符是徐青蝶给他的,里面,只言明了一件事情。

  只要待会儿,徐盛远的条件,李墨愿意答应,她就可以助他进入祖祠。

  徐青蝶虽只是凝气修士,但有着自己以往的经历,李墨并未忽视徐青蝶的话。

  此女心机深沉,不可不防。

  不过,若是徐盛远的条件不太过分,不如将计就计……

  “哈哈哈,李墨长老,昨天收获如何啊?”李墨正思量间,一阵爽朗笑声传来。

  正想着,徐盛远便来了。

  “拜见家主!”

  看着从天而降的徐盛远,李墨拱手道:“昨天在魂阁之中,李某收获良多,还要多谢家主才是。”

  徐盛远脸上笑容和煦,说道:“无妨无妨,李墨长老有收获就好。不过……”

  说着,徐盛远左右看了看,低声道:“不知道李墨长老,是否想让自己的神魂,更进一步?”

  “此言何意?”李墨心中一动。

  徐盛远说道:“昨天和李墨长老说的,徐家祸门之后,李墨长老还记得吧?”

  “家主的意思是?”李墨目露光芒。

  徐盛远说道:“不错,想必李墨长老也有猜测。当年,第四代祸门之后,也为我徐家留了些神魂秘法,这些,就在我徐家。”

  “竟然还有神魂秘法?”这一次,李墨时真的震惊了。

  第四代祸门,到底想干什么?

  在李墨看来,被徐家发现,第四代祸门应该知道,自己十死无生才是。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隐瞒有东西在召唤他,甚至给了徐家神魂秘法。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个消息,让李墨陷入沉思。

  看到李墨这副模样,徐盛远背负双手,眼中满是自得之色。

  一个苦修士,对什么最感兴趣。毫无疑问是能帮他提升修为的东西。

  李墨此人,造化玄白,想必之前的机缘也不怎么样,恐怕都未必见过神魂术法,现在又有新的东西,他岂会不想要。

  想要,那就对了!

  徐盛远笑道:“如何?李长老对此可有兴趣?”

  李墨苦笑道:“徐家御魂法诀博大精深,李某自然有兴趣,不过,想必此物并非那么容易就可以得到的吧。”

  徐盛远脸上,满是“孺子可教”的笑容。

  他轻笑道:“不错,这神魂秘法放在徐家祖祠之中,非徐家人不可入内。按理说,李墨长老你刚来徐家,根基尚浅,不可以去我徐家祖祠的。不过……眼下你有了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李墨眼中,满是期待。

  徐盛远见了,轻笑道:“先不说这个,李墨长老觉得我待你如何?”

  “家主待我?家主待我不薄,若不是家主信赖,我又怎么能去到魂阁。”李墨眼中,露出感动之色。

  徐盛远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么?”

  “愿闻其详!”

  “事实上,此事与我徐家一位族老也有关系。

  二十年前,我徐家大族老为了助我,伤势惨重,只剩下一缕神魂,在祖祠蕴养下,勉强有了一丝生机。

  这二十年来,我们想尽一切方法,都没办法让他复原。不满你说,我们甚至考虑过夺舍,可惜,他神魂创伤严重,根本无力夺舍他人。如今,二十年了,他神魂将要归墟,只希望找一个弟子,代他照顾后辈。

  哦,李墨长老救的三人中,青轩便是大族老的后辈。”

  “按理说,此事应该会有人挤破脑袋才是?”李墨心底冷笑,但依旧问道。

  “呵呵,李墨长老听我说就知道了。大族老收徒,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需要寄居在弟子识海一段时间。”

  徐盛远说着,看了李墨一眼,果然看到李墨眼中的警惕。

  识海是每个人最重要的地方,修为没了还可夺舍重修,若是识海出了问题,那可就糟糕了。

  徐盛远道:“看李墨长老的反应,想必你也知道,为何二十年来,无人同意了。这也是二十年来,大族老始终苟延残喘的原因。而且,大族老的神魂,受创太严重,就连寄居神魂,也有讲究。

  太强会伤到族老的神魂,我们徐家人,精修神魂术法,哪怕筑基神魂,他都无法承受。而太弱了,也不行,会被他神魂同化,大族老宅心仁厚,这件事,也就一直拖了下来。”

  “那为何会找上我?”李墨问道,而他也终于明白,徐盛远为何对自己,颇为照顾了。

  徐盛远还在装模作样,说道:“实不相瞒,大族老的神魂,脆弱不堪,若是心思险恶之辈,直接将他神魂化为纯粹魂力,都是可以的。徐家之外,我们怎敢随意找人,但李墨长老,你不一样。

  其一,你筑基后期,神魂也刚刚好。

  其二,路见不平,出手相救,足以证明李墨长老心思坦荡。

  其三,你与青轩接触过,更是获得青轩信赖。

  所以,我才求到了你的身上。大长老,时日无多了!”

  说着,徐盛远当头就拜。只是在他心中,也是暗骂,这个老不死的,夺舍返生还挑三拣四,看不起凝气修士,徐家筑基能让你夺舍么?

  “家主严重了!”李墨默默地说了这句话。这才应该是普通修士,听到这个的反应吧。

  徐盛远早有所料,他叹道:“李墨小友,我痴长你几岁,也算见识了这修仙界的尔虞我诈,特别是我们这些底层修士,修行更是不易。若是不拼一拼,拿什么突破境界啊。这么好的机会,李长老你刻苦勤勉,真的要放弃么?”

  徐盛远一番追捧,若是对徐家不了解,有之前的铺垫,定然要迷失。

  可惜,李墨早就对徐家知之甚详。

  李墨刻意双拳紧握,脑海中明显是天人交战。

  徐盛远再加了一味猛料:“李墨长老若是不愿,我徐家也绝不勉强,你依旧是我徐家长老,一切都少不了。只可惜,少了一个结丹修士,耳提面命的机会,筑基修士想要突破结丹,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一切,全凭家主决定!”眼见火候差不多了,李墨忙说道。

  他的目的,就是去徐家祖祠,这件事,被徐盛远提出来,总比他自己说出来要更好。

  果然,徐盛远眼中,喜色一闪。

  他笑道:“哈哈哈,好,明日,我便将这个好消息去跟大族老说一下,李墨长老,你就等我消息吧。”

  李墨含笑点头。

  徐盛远见状,也笑着离去。

  原地,在徐盛远离去之后,李墨转身进屋。

  他一拍储物袋,道道阵盘便将房屋护住。

  祖祠之上,定然是一场大战,他也要调息一番才行。

  ……

  另一边,徐盛远离去的步伐,却被人给拦住了。

  徐青蝶问道:“大伯,他……答应了么?”她的眼中,也有一丝期待之色。

  徐盛远眉头微皱,他一开始,就没想过徐青蝶所谓道侣的提议。

  因为和徐青蝶想的不同,他是将李墨作为徐照安的容器,怎么会去威逼李墨。

  徐青蝶的计划,没有缓和余地。

  也罢,此事,就当给这小辈一个教训好了。

  “答应了,废了我好大一番劲,等再过数日,我便带他去徐家祖祠。”徐盛远呵呵一笑,目光中满是嘲弄之色。

  徐青蝶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下去准备一番,虽然修士一切从简,但咱们徐家,也不能亏待了李墨长老才是。”

  说着,徐青蝶躬身离去。

  在她心中,已经有完善计划。徐盛远相邀,李墨既然答应了,接下来,就是让徐家众人见证,让李墨退无可退。

  等事情过后,便尘埃落定,一切都将成为定局。

  在她身后,徐盛远眼中,嘲弄之色更浓。

  这一刻,三人互相算计。

  徐盛远不曾明言。

  李墨不曾多问。

  徐青蝶自诩掌控全局,想算计一切。

  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造化弄人。

  天意难测,各怀心思之下,谁又能算尽一切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