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琅琊妙笔

捏仙 冷皓东 3440 2019.08.07 18:00

  徐青空?

  徐……师弟?

  方尘远一愣。

  鬼云眉头一皱,道:“道友,你考虑的如何了?你身后二人,恐怕整个秘境的大部分收获,都在他们手中,你真的不心动么?”

  “道友的提议,未尝不可。”李墨淡然道,“不过……”

  “不过什么?”

  鬼云不动声色,手中,多了一个漆黑铃铛。

  咻!

  陡然,一阵凌厉的破空声,从鬼云左侧袭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鬼云一声冷哼,紫色血宝便向着李墨激射而来。

  与此同时,厌鬼铃铛猛烈摇动,一阵无形波动,便笼罩全场。

  几乎同时,方尘远与燕重山,满头虚汗,跪倒在地。

  他们耳边,凄厉诡异的哀嚎,一直不曾停歇。

  他们的五脏六腑,震荡间,已经渗出血来。

  方尘远咬牙。

  通体雪白的琅琊笔,便被他掷向李墨。

  李墨随手一招,琅琊笔便到掌心。

  他周身灵力鼓动,琅琊笔虚空连点。

  在快到方尘远都看不清楚的瞬间,三道气泡,瞬息成形。

  一道,乳白色气泡,鬼云法宝一戳,瞬间破碎。

  一道,翠绿色气泡,厌鬼铃铛的诡异波动,鬼云法宝混神锥,根本毫无抵抗能力,瞬息破碎。

  一道,血红色气泡。

  鬼云目光幽暗,紫色小箭带着凄怨的婴儿哭嚎,直直的撞了上去。

  挡不住了!

  方尘远心中暗叹。

  这紫色小箭,威力惊人,一路飞驰引得空间震荡。

  这威力,哪怕琅琊笔是极品法器,凝气期修士,也无法抵御。

  除非……

  “方师兄,你的极品法器,恐怕要被我毁掉了。”

  李墨歉然的声音响起。

  方尘远一怔。

  在他前方,一袭黑袍的李墨,目光平淡。

  极品法器,能区分上品法器,不是没有道理的。

  李墨目光一凝,周身灵力疯狂涌动。

  他脸色一白。

  但是李墨心神,却全部放在琅琊笔之上。

  仿佛听到一声叹息,琅琊笔笔身之上。

  乳白色、翠绿色、血红色。

  三彩之色齐齐出现,随着李墨灵力与神识的双重催动。

  三色混合!

  琅琊笔,化为三彩之色。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不过瞬息。

  李墨轻轻一点,琅琊笔笔尖爆发出浓郁的色彩。

  瞬息,一个混合了乳白色、翠绿色、血红色的气泡,散发着琉璃色彩,出现在李墨身前。

  与此同时,鬼云的法宝与紫色小箭也接踵袭来。

  混神锥一弹,竟然直接被弹开。

  紫色小箭穿过血红气泡,依旧未停,直直的撞在这三色气泡之上。

  无声无息,竟化为护罩的一部分,不只没有造成伤害,反而让护罩多了一色。

  紫色!

  琅琊妙笔!

  李墨心中暗叹,在使出这一招时,他就知道了这一招叫什么。

  可惜,这琅琊笔再过数载,生了灵性,定会化为灵器。

  琅琊笔,有成为灵器的潜力。

  防御类的灵器!

  可想其珍贵程度。

  然而,随着鬼云的血宝一击,注定不可能了。

  若不是李墨身上法宝欠缺,也不会暴露身份,向方尘远借这琅琊笔了。

  李墨手中,乳白色的琅琊笔黯淡无光。

  看似,还是之前的琅琊笔。

  但李墨心知,它已经永远失去了成为灵器的可能。

  鬼云看到这一幕,眉头一皱。

  他一拍储物袋,一杆小幡便出现在手中。

  炼尸幡!

  灵鬼宗筑基中期修士的炼尸幡。

  鬼云桀桀一笑。

  一声婴儿啼哭中,一个双目泛白,身躯乌青的婴儿,簇拥着灰暗阴气,出现在半空。

  “找死!”

  李墨目光一狞。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如此丧尽天良,用这样残忍的方式炼制法宝。

  这明显是在婴儿生前,便让他受尽折磨,更是在婴儿死后,放在阴气湿寒之地,让婴儿生出强大怨魂。

  取婴儿尸骸,化为炼尸鬼婴。

  方尘远温和的目光,也泛起一丝杀意。

  而一旁的燕重山,早已是目眦欲裂,若不是打不过,他定要将灵鬼宗的老乌龟,打得他老娘都认不出。

  “镇狱!”

  李墨的声音,罕见的有了怒气。

  但镇狱神通,威力岂是凡俗。

  鬼云神色剧变,这一刻,他连说话都说不出了。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仿佛要将他生生压扁。

  这不是错觉!

  在他身后,灵鬼宗的两个凝气弟子,七窍流血。

  猩红的鲜血,顺着他们七窍流出。

  他们想挠,但镇狱之下,他们动都不能动。

  他们想叫,但是惨嚎刚到喉咙,就一股逆血涌上心头。

  “啊!”

  镇狱不过两息,鬼云身影狼狈后退。

  灵鬼宗两个弟子,在半声惨嚎中,生机戛然而止。

  方尘远与燕重山,目瞪口呆,震惊于神通的威力。

  李墨却脚步踉跄。

  这些时日,连番战斗,身体怎么负荷得住。

  还是方尘远心细,他一眼就看出李墨状态不对。

  想了想,方尘远手中,一粒土黄色丹药,便递到了李墨手中。

  “这是……”

  李墨抬起手掌,一粒与丹岐宗镇宗之宝,岐黄丹有诸多相似的丹药,出现在李墨手中。

  小岐黄丹!

  舒华的小岐黄丹!

  一切,似乎再次回到了原点。

  李墨看着正缓缓后退的鬼云,目光冷冽。

  鬼云咽了口唾沫,他至今才七十多岁,还没活够呢。

  我不想死!

  他想了想,厌鬼铃铛猛然摇晃。而手中,多了一块石头小盘。

  阴阳定甲盘!

  鬼云猛地一掷!

  这阴阳定甲盘,朝着青蚨山深处而去。

  以筑基期的肉身之力,全力一掷,能掷多远?

  李墨神识看去,已经数十丈远了,还不曾落地。

  鬼云向着城池废墟退去,边退边道:“此物为阴阳定甲盘,下品灵器,寻宝探幽,破解阵法之用,乃我宗宗主九婴法宝,赠与道友作为赔礼。”

  什么赔礼?

  鬼云没说,但他知道,李墨懂的。

  厌鬼铃铛猛烈摇晃,鬼云头都没回。

  厌鬼铃铛,也是九婴赐给鬼云的灵器,丢了阴阳定甲盘还好说,这东西可不能丢掉。

  鬼云招出的鬼婴,围绕着李墨身周的护罩打转。

  凝气大圆满!

  鬼婴还是针对神魂的攻击,时不时啼哭几声,让李墨都是心浮气躁。

  李墨的嘴角,溢出鲜血。

  此物,已经化作邪物,没有丝毫灵智可言。

  李墨狠狠地嚼着小岐黄丹。

  浓郁的灵力,顺着李墨的周身经脉,在李墨肺腑之间涌动。

  镇狱!

  无声间,李墨心念顿生。

  已经跑出百丈的鬼云,脸色阴沉。

  他想爆发筑基中期的实力,可是,他不敢!

  轰!

  一声轰鸣,镇狱之下,空间颤栗,鬼云被生生地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鬼云右手颤颤巍巍,想要摸向储物袋。

  他还有法宝!

  身为筑基中期修士,哪怕不爆发全力,他还有后手。

  砰!

  又是一阵威压,仿佛整个天地的威压,都集中在鬼云身上。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么?

  鬼云心神一动。

  “道友饶命,我有秘密告知,我愿奉你为主,道友饶命啊。”

  过了片刻,鬼云感觉一阵阴冷气息传来。

  他的身前,多了一个四色气泡。

  李墨看着半空中嚎哭的鬼婴,又看了看身后,已经支撑不住的方尘远和燕重山二人。

  “此物,何解?”

  听到李墨淡漠的声音,鬼云不惊反喜。

  能被他炼入炼尸幡的生魂,岂是寻常。此物现在还不完善,若是成形,将化为筑基炼尸。

  到时,筑基后期他也能一战。

  不过,现在先不想那么多,先威逼对方,让对方解开束缚。

  “不说么?我明白了……”

  李墨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杀意。

  明白?

  明白什么?

  鬼云神色迷糊,继而大变。

  一道赤弧闪过,鬼云的脑袋,就被钉在地上。

  一缕神魂冒出,鬼云连忙传递神念。

  “道友饶命,我说,我说!”

  “不必了!”

  说着,李墨神识紧紧盯着鬼云神魂,赤狐剑疯狂搅动。

  李墨杀意已决,他感知到,小岐黄丹的药力,正在缓缓消散。

  “啊!”

  一声惨嚎,鬼云陨落。

  李墨动手太快,鬼云一门心思逃命,镇狱之下,连爆发筑基中期战力,都没能来得及。

  随着鬼云陨落,围绕着李墨的鬼婴先是一怔。

  双目中,满是凶残嗜血。

  “桀桀桀……”

  一阵阴森的笑声,鬼婴身上强悍的阴气,瞬间袭来。

  李墨看向鬼婴双眼,阴气森然,哪里还有婴儿的纯真。

  李墨暗叹一声,手中多了一柄残剑。

  残剑,古雀!

  李墨不懂剑修,但拿上这柄剑,他轻轻一挥。

  一缕缕血红色剑气,在空中纵横。

  “呜呜呜……”

  鬼婴身上的阴气,竟也被这剑气冲散了许多。

  感受到危机,鬼婴呜咽一声,躲闪间,竟然化作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它弱弱地啼哭,双手伸向李墨,眼中满是纯净。

  “青空?”

  方尘远迟疑了一瞬,对着李墨道。

  “方师兄,假的!”

  李墨不为所动。

  残剑上,血色剑气如网,鬼婴被彻底包裹。

  而鬼婴身上的阴气,被冲散了许多。

  每少一缕,鬼婴就一声啼哭。

  可怜兮兮的模样,让燕重山与方尘远,不忍再看。

  李墨不为所动!

  剑气罗网,不断收缩!

  婴儿左突右跳,可惜,就连李墨都不敢让孟凌志的剑气临身,更何况这只是凝气大圆满的鬼婴。

  眼见李墨不受干扰。

  “呀呀呀!”

  鬼婴双目满是怨毒,它凄厉一叫,猛然冲向剑气薄弱之处。

  然而,还不等婴儿得意。

  一柄残剑,竟穿过了鬼婴的灵体。

  鬼婴,凄厉大叫。

  这时,异变突生。

  李墨手中残剑,化作血红色,鬼婴仿佛融化一般,化作无数阴气,竟然被吸纳进古雀之中。

  旋即,残剑剑身上的血红色消失,又化作普普通通的模样。

  看着这一幕变化。

  李墨面无表情。

  他看了一眼手中残剑,这残剑样式古朴,锈迹差点掩盖了本身的青铜色泽。哪怕吸纳了鬼婴化作的阴气,李墨神识也没看出任何异常。

  古雀!

  李墨原本以为,此物是那云霖的佩剑。但此时看来,并非如此。

  方才,所有的剑意,不是李墨运转法诀,而是这古雀残剑自身之威。

  李墨只是催动灵力,古雀,却自动转化为森寒剑意。

  看不出品阶。

  将灵力转化为剑意。

  吸收阴邪之气。

  古雀残剑,到底是谁的佩剑。

  李墨将残剑放入储物袋。

  看向早已等候多时的方尘远与燕重山。

  李墨微微一笑。

  “久违了,方师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