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钱福贵:我做错了什么?

捏仙 冷皓东 3318 2019.08.17 10:00

  “宝贝救命!”

  好巧不巧,钱福贵竟然先于李墨苏醒。

  看着来势汹汹的飞剑,他惊恐大叫。

  瞬间,拉着他的李墨、孙金,便一同消失不见。

  等李墨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落在了数丈外的位置。

  李墨后背,惊起一身冷汗,饶是他无限高估项丹阳的作为,但依旧低估了。

  刚刚那一击,项丹阳没有丝毫留手,结丹期的修为,展现得淋漓尽致。

  好在,自己一直拉着钱福贵,没有松开手。

  好在,钱福贵的造化之力,确实惊人。

  嘭!

  不等李墨细想,刚刚一击未曾建功的飞剑,再度向李墨激射而来。

  半空中,项丹阳手中,拿着一枚玉盘,面若冰霜。

  这是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么?

  李墨冷笑,这可由不得你!

  孙金一声狂吼,周身瞬间燃起烈焰。

  一出手,便燃烧血脉!

  “结丹妖兽!”

  “该死,项丹阳你发什么疯?”

  “项道友,何故伤我兽灵宗灵宠。”

  ……

  在声声震惊的声音后,在场的结丹修士中,兽灵宗吕颂、赵元胡两人,纷纷拦下了项丹阳的飞剑。

  项丹阳山羊胡抖动,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孙金,满眼杀机。

  赵元胡落在李墨身前。

  此刻,李墨虽然还是鬼木的打扮,但能让项丹阳如此愤怒,直接痛下杀手,可不会是灵鬼宗的鬼木!

  故而,刚刚就连灵鬼宗的灵骷,都没有阻拦。

  能伪装成鬼木出来,说明真正的鬼木,已经死了。

  只是,眼下此人带了一只结丹妖兽出来……在场的结丹修士,皆是目光闪动。

  “青空啊,这结丹妖兽,可是你收服的灵宠?”赵元胡语气和蔼地说道。

  “不是的,回宗主话,此妖乃是兽灵宗钱道友驯化,在灵府中,多亏了钱道友,我才能活着出来。”李墨拱了拱手,对着赵元胡说道。

  “嗯?”赵元胡眉头一皱,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他正要说什么时,李墨突然压低声音道:“不过,钱道友中了我的毒药,我可以控制钱道友。”

  李墨并没有刻意低声,在场结丹修士又都是耳聪目明之辈。

  瞬间,一道掌力就袭向李墨。

  孙金双目暴戾之色一闪而逝,他一声大吼,一巴掌将袭来的巨掌击碎。

  看着这威力,赵元胡脸色一僵。

  他发觉,自己离得太近了些。

  刚刚想击杀李墨的兽灵宗吕颂,目光冰冷地说道:“赵元胡,还不让你丹岐宗弟子放开我兽灵宗天骄!”

  “凭什么?”赵元胡似笑非笑道。

  “我丹岐宗天骄徐青空凭本事擒住的,怎么能说是你兽灵宗的人?我看这钱有道与我丹岐宗有缘,以后,就干脆在我丹岐宗吧。”

  厚颜无耻啊!

  围观的各宗修士,脑海中纷纷冒出这个念头。

  只是,若能白得一个结丹战力,我们也愿意厚颜无耻啊。

  柳妙萱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眼神多在李墨身上游走。

  “宗主,不知发生了何事?师尊为何会来到这里?”李墨表面装着糊涂,他刚出来,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赵元胡似笑非笑地看了李墨一眼。

  丹岐宗的消息早就传来,若不是此人有大秘密,又掌控了一只结丹妖兽,自己早就一掌毙了他了。

  “尘远,过来,将你刚才没说完的话,继续说下去。”

  方尘远!

  莫非……

  李墨淡淡地看着方尘远,浑身绷紧。

  方尘远看都未看李墨,他对着赵元胡拱手道:“在进入仙界秘境后,原本尘远与师弟们正在采集灵植,可万万没想到,青蚨山中,竟然爆发了妖兽暴乱。

  此后,更是被尘远发觉,灵鬼宗的鬼云长老,竟然进入了秘境试炼。

  为隐藏身份,鬼云对尘远等人出手,好在,有舒华长老炼制的小岐黄丹,鬼云忌惮之下,我们三人才得以逃出生天。

  再之后,青蚨山的血槐林发生变化,血槐林早已生出灵性,化为妖植。

  它操控妖兽袭击我们,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躲入阵法之中,直到试炼时间结束,方才可以离开。”

  “别的先不说,你在秘境中,可曾看到过你师弟徐青空?”

  赵元胡摆了摆手,对着项丹阳道:“丹阳师弟,你也先消消气,哪怕你这徒儿之前让你费心了,能为我丹岐宗带来一只结丹妖兽,也可功过相抵了。”

  项丹阳落到一旁,在他神念下,赵元胡丹田中,岐黄丹已经化开。

  以赵元胡多年的经验,有他护住的徐青空,自己没有机会了。

  项丹阳没有说话。

  方尘远摇头道:“未曾,秘境试炼中,我们也是一直在逃窜,没有看到师弟。不过,最后师弟来到隐藏地点时,也是遍体鳞伤,只是当时他鬼木打扮,我们不知道他是师弟。”

  “嘿嘿,这就有意思了。”赵元胡扫视四周。

  “煞魔宗的邵刚,说在秘境中有一个神秘修士,修为在凝气之上,剑意纵横,威力极强。

  如今,我丹岐宗天骄,竟然撞见了灵鬼宗有筑基修士混入仙界碎片中。

  各位,此事难道不是显而易见么?

  灵骷道友,你是否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说着,众人的眼神,纷纷看向灵鬼宗灵骷。

  灵骷面无表情,说道:“我灵鬼宗修士,一个都未曾出来,你们自然是可以颠倒黑白,满口胡话了。”

  仔细看去,灵骷的手在颤抖,他不是畏惧,他是气的。

  宗内花费那么大力气,送鬼云进去,可是他身份彻底暴露。

  身份暴露不要紧,身份暴露还没出来!

  元婴残魂没了踪影!

  就连宗主赐下来的阴阳定甲盘与厌鬼铃铛都不见了!

  两件灵器,再加上在这件事上投入的精力……

  这一刻,哪怕鬼云出来,他都要活活打死他!

  “废话就不要多说了,我只想知道,你们,谁最后见到我锋月谷修士了。”猛然,孟云昌焦躁中带着压抑的声音响起。

  在他身旁,楚寒锋和孙越阳,满脸焦急。

  孟云昌,看向七宗凝气天骄。

  方尘远站在赵元胡另一侧,面无表情。

  竺厚、赵非灵站在吕颂身旁,也是坦坦荡荡。

  至于其他,玄阳宗、羽仙阁直接被孟云昌忽略了,他的眼神在灵骷身上一顿,旋即,猛然看向钱福贵。

  孟云昌略一拱手:“看小友在秘境中大有收获,不知是否见到我儿凌志。若是小友指明,孟某可助小友,脱离险境。”

  钱福贵心中一动,他还真见过孟凌志!

  那是在秘境刚开始的时候,在青蚨山中采集灵株的时候,偶然发现失魂落魄的孟凌志。

  不过,这个时候说了,不是惹火烧身么?

  孙金已经暴露了,自己得圆一圆了!

  钱福贵迷糊摇头:“我进秘境后,就在采集灵药,这金鳞妖兽对秘境熟悉,我采集了大把丹药,后来妖兽暴乱,我被徐青空下了毒手,只能跟着他了。”

  钱福贵说着说着,面色惨然,仿佛回忆起什么悲惨之事。

  想到遇到这魔头后,就没好事情,先是东西被抢,再是妖兽暴乱,还有结丹修士的全力一击。

  眼下,连孟凌志死了也找我。

  这死猴子不是我的啊,为什么是我承担这一切。

  我钱福贵做错了什么啊?

  钱福贵哭丧着脸,孟云昌也不好过分紧逼。

  毕竟,旁边还有一只堪比结丹修士的妖兽啊,这小辈哪怕只是凝气修士,以后在栖霞山,也有他一席之地了。

  孟云昌环视四周,抱了抱拳,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诸位道友,不知可否让我查看一下七宗天骄的储物袋,事后,我锋月谷定然报答。”

  孟云昌此言一出,凝气天骄还没反应,七宗领队修士的反应才叫剧烈。

  “孟云昌,你疯了么?”羽仙阁柳妙萱更是冷喝,“谁不知道,储物袋便是一个人的身家性命,谁能将储物袋给你查,你锋月谷死了人,我羽仙阁难道没死人么?”

  孟云昌脸上怒意一闪,他不再犹豫,就向着秘境入口走去。

  “孟道友,你这是作甚?”玄阳宗明玉惊呼。

  以孟云昌结丹修为,若是进入仙界秘境中,这仙界碎片未必会承受得住,一旦秘境崩溃,孟云昌可就难了。

  “我要入内一看,锋月谷死了这么多人,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孟云昌身上,剑意勃发。

  “其实,何必如此麻烦?”就在孟凌志要入内之际,项丹阳阴沉的声音响起。

  “进入秘境的人,肯定有人撒谎。谁撒谎?还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搜魂,在场的都是成名多年的结丹道友,只要小心护住,被搜魂之人,并不会有太多危险。”

  “说得轻巧,搜谁的魂,由谁来搜魂?”兽灵宗吕颂冷笑道。

  他满脑子想的,是怎么把钱福贵救回去。

  项丹阳淡漠地看了一眼吕颂,说道:“我推荐我徒儿徐青空,我这徒儿一直有些机敏,不说欺瞒我等,但在秘境中,定然有其他发现。

  他定然是看在场人多,不愿多说。

  如今秘境试炼迷雾重重,正需要一个人来破局,我亲自出手,他自然不会有恙。”

  项丹阳说得大义凛然,但是围观众修,就连结丹修士,都一脸错愕地看着李墨。

  这孩子,到底是这么得罪他师尊了啊?

  李墨神色未变!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赵元胡冷冷地看着项丹阳,对方在搞什么鬼,这是他的徒弟啊。

  陡然,赵元胡脸色微变。

  他当机立断说道:“我反对,丹阳师弟,就算你不疼他是你徒弟,他可还是我丹岐宗弟子。”

  项丹阳杀机毫不掩饰,突破结丹的他,也不屑掩饰。

  “哼,掌门,我不信在场众人看不出来,这兽灵宗小辈身上种的是阴尸之毒,这是灵鬼宗的独门。此外,我这徒儿身上穿着灵鬼宗修士的衣服,腰间是灵鬼宗修士的储物袋。

  难道,这些不是疑点么?”

  坑徒弟坑得一塌糊涂啊!

  钱福贵诡异的眼神,在项丹阳和李墨身上来回转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