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进击的李墨

捏仙 冷皓东 3703 2019.08.04 10:00

  “真的是很巧啊……孟凌志。”

  李墨缓缓挺直身子。

  感受着气海内恢复了三成的灵力,看向孟凌志的神色,也满是冰冷。

  但心里,李墨暗自提高警惕。

  一路的消耗,让他的注意力没有更好的集中,竟然没能发现孟凌志。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进来?”

  孟凌志剑眉一挑,看着李墨道:“难道,是进来送死的么?”

  李墨想到死去的舒华,目光冰冷:“进来,杀你!”

  “就凭你?”

  孟凌志上下打量着李墨,尤其是在他身上的血窟窿,停留了许久。

  他冷漠道:“既然这样的话……”

  叮!

  猛然,李墨心中警惕性大作。

  他赤狐剑向后一甩。

  金铁交击之声下,李墨握住赤狐剑的右手,虎口一麻。

  李墨的目光谨慎地盯着孟凌志。

  或者说,是孟凌志身旁那柄金色巨剑。

  这正是孟凌志剑丸所化,散发着森然寒意。

  刚才,李墨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糟了。

  李墨也没有想到,孟凌志已经占尽优势。

  竟然选择了偷袭!

  若非李墨神识强横,此刻他已经被孟凌志剑丸金剑斩成两半了。

  这种直面生死的争斗,让李墨的目光,愈发冰冷。

  若要破局,唯有……抢先攻击!

  咻!

  李墨赤狐剑打着旋,向孟凌志刺去。

  孟凌志脸色冷酷。

  自古成王败寇,对待敌人,就该用尽一切办法让他变成死人!

  眼看李墨飞剑袭来。

  孟凌志眼中露出讥诮。

  这飞剑虽有些御剑手法,但怎敌得过我剑修剑丸。

  孟凌志身上剑意勃发。

  他手捏剑诀。

  身侧剑丸,滴溜溜中化作一个金色珠子。

  锋锐的气息,将周围的草地都压低了一片。

  撕拉!

  李墨的发丝应声而断,在这种剑意下,缓缓落地。

  剑丸之上,数道金色剑意,如一条条游鱼一般,向着李墨缓缓游去。

  慵懒!

  缓慢!

  这些剑意宛如发丝,似乎毫无威胁!

  然而,就是这些看似缓慢的剑意,却让李墨一直冰冷的眼神,有了一丝波动。

  剑韵!

  在李墨眼中,这些剑意看似缓慢。

  眨眼功夫,却靠近到他周身三尺。并且,封锁住了他所有逃脱的路线。

  似缓实急!

  普通凝气修士,光是这种虚空的错位,都足以让他几欲呕吐。

  孟凌志面容冷漠,但目光难掩傲然。

  三宗大比上,他本想施展这招。

  但没想到最后灵力不足,竟然没有施展出来。

  此剑招,并非简单的剑气化形,而是形成一片剑域。

  剑气游丝!

  剑韵深藏!

  这是上古剑修的本事,也是孟凌志在栖月峰顶,闭关所得。

  此人,已经死了!

  孟凌志不用看结果,就知道对方必死无疑。

  他背负双手,傲然道:“你,将会成为这剑气游丝下,第一个亡魂。”

  “哦?是么?”

  淡漠的声音,在孟凌志耳边响起。

  “镇狱!”

  一声轻喝,孟凌志却脸色大变。

  轰!

  随着这一声轻喝,场中掀起一场巨大波浪。

  以李墨为中心,方圆三丈距离,除了脚下的草叶,所有的树木,全部倒地。

  空间泛起道道波纹,在李墨周围颤抖。

  镇狱之下,孟凌志的剑意,也寸寸崩散,化为乌有。

  孟凌志双目满是杀意。

  他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层金色剑罩。

  “你,到底是谁?”

  徐青空,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李墨面色苍白,但目光依旧淡漠:“我不是说过么,杀你的人!”

  孟凌志冷笑,笑意森然。

  他绝对不相信,此人是丹岐宗的那个废物徐青空。

  是的!

  在孟凌志眼里,徐青空就是废物。

  虽然借助符箓之力击杀了兰溪子,那只能说明兰溪子弱而已,并不能说明这徐青空很强。

  身为锋月谷少宗,孟凌志早已经打听过栖霞山附近,所有同辈天骄的讯息。

  此人,到底是谁?

  疑惑!

  难以置信!

  让孟凌志冷峻的面孔,都有些僵硬。

  片刻,他才反应过来,深吸口气,看向李墨,肃然道:“你,值得成为我的对手。”

  “可惜,你没有成为我对手的机会!”

  李墨感受着气海内,不足三成的灵力,讥讽说道。

  孟凌志剑眉一挑,喝到:“徒逞口舌之力!”

  说着,身旁剑丸再次化作一柄金光巨剑,孟凌志一把抓住剑丸巨剑。

  人剑合一!

  一道金色流光,就向着李墨袭来!

  乘他病,要他命!

  孟凌志目光冰冷中,满是杀意!

  李墨冷笑,低声呢喃。

  “镇狱!”

  随之而来的,一柄赤色流光向着孟凌志疾驰而去。

  又来了!

  孟凌志猛然顿住,他脸色大变。

  空气凝固,四面八方的压力,向他的身躯挤压。

  一道赤色流光,离孟凌志瞳孔越来越近。

  眸中,满是惊恐!

  怎么可能!我孟凌志怎么可能在这里倒下!

  “啊!”

  孟凌志一声长啸。

  剑丸疯狂颤动,被镇狱镇压的身躯,竟然有了松动。

  随着孟凌志心意闪动,他身旁剑丸,滴溜溜中,如金色流光疾驰向李墨。

  孟凌志冷漠一笑。

  比狠辣,我孟凌志还从未怕过!

  孟凌志对敌经验同样丰富。

  他看得出来,对面这徐青空只有这一式神通,威力强大。

  但敌不过对方身受重伤,灵力耗损严重。

  这便是自己的生机所在!

  只要击杀对方,自己重伤又算什么!

  否则,等对方养好伤,在这秘境中,自己焉有还手之力。

  孟凌志冷峻面容,都露出凶狠笑容,仿佛已经看到对方倒在剑丸之下。

  不得不说,能成为栖霞山第一天骄、锋月谷少宗,受锋月谷弟子仰慕。

  孟凌志,不是泛泛之辈!

  就是此刻!

  李墨看着孟凌志,目光冰寒。

  镇狱!

  他心底一声大吼。

  气海内,所有灵力瞬间抽空,融入镇狱神通和赤狐剑中。

  一口逆血到了嘴边。

  生生被李墨压了下去。

  他头晕目眩,紧咬牙关下,浑身虚汗直冒,眼神依旧死死地盯着孟凌志。

  李墨要看着孟凌志死!

  不甘!

  凶狠!

  惊恐!

  这一刻,孟凌志的眼神中,包含了太多情绪。

  他想动!

  在李墨全力一击下,却动不了。

  能击杀筑基中期修士的李墨,早已不是孟凌志能比的。

  孟凌志眼中,有对生的眷念,有这样默默无闻死去的不甘,更有淡淡畏惧。

  可是,似是感受到孟凌志的危机。

  孟凌志的储物袋内。

  猛然光芒大作。

  一道玉符,散发着森然剑意,激射向李墨。

  孟凌志剑意与之相比,有如萤火与皓月之间的差距。

  就连李墨堪比结丹期的神识,在这气息下,都有种被割裂的窒息感。

  元婴!

  李墨本就昏沉的识海,仅在这气息下,就感到刺痛。

  剑魄玉符!

  李墨知道这是什么,可他没有想到,这是元婴期的剑魄玉符。

  自动护主。

  李墨心底绝望,难道这次,击杀不了孟凌志,自己反而要死?

  孟凌志先是一愣,瞬间大喜。

  “师叔祖?哈哈哈哈……天不绝我!”

  这森寒剑光刚出来,本是李墨神识都不敢触碰的森然。

  可是,似乎是感觉到这片天地有异。

  在孟凌志身旁,空间颤抖中,出现一团如发丝般的黑色细线后,这剑光的气息迅速滑落。

  元婴!

  结丹!

  筑基后期、中期、初期!

  最后,气息停留在筑基初期时,剑光射向李墨。

  看着这一幕,李墨双目光芒大放。

  他脸上满是疯狂和狠辣。

  他猛然一拍气海,原本已经枯竭的气海内,九座黝黑古鼎为之一颤,硬生生地挤出了一缕手臂粗细的灵力。而气海内,李墨的黝黑古鼎同时黯淡了数分。

  仿佛是铸造房屋的地基,有了裂痕般。

  但李墨不管不顾,借着这催生的灵力,一咬舌尖,赤狐剑再次向着孟凌志刺去。

  而在他身前,一颗颗黝黑圆珠出现。

  嗡鸣!

  剑光瞬息而至。

  李墨目露狠辣,九曲毒丹迎着剑光而去。

  巨大的嗡鸣声中,李墨的本命法宝,黯淡无光。

  “哇!”

  李墨识海一阵绞痛,猛然喷出鲜血。

  本命法宝受损!

  元婴修士的剑魄玉符,非同凡响。

  但受限于这空间,无法发挥全力。

  在李墨自损本命法宝下,终究还是挡了下来。

  并且,李墨还有余力!

  斩孟凌志一剑!

  看着飞过来的赤狐剑。

  孟凌志大叫一声,连忙召回剑丸。

  一层黯淡的金色剑罩勉强防住了这一招,但孟凌志也是脸色一白。

  李墨的动作,将他吓得心胆俱颤。

  疯子!

  修士惜命,哪有对自己这么狠,只为杀人的?

  孟凌志不发一言,转身就想离开。

  他不知道,对方疯狂之下,还有什么举措。

  李墨怎可轻易放对方离开,可是他不敢去追。

  他就是靠着一口气撑着。

  这时候,他不敢动。

  泄气了,他必死无疑。

  李墨低喝:“杀你不费吹灰之力!”

  孟凌志身躯一震,冷酷严峻的面容扭曲得不成样子,满是羞怒。

  只是,他咬了咬牙,更快的离开。

  对面此人,虽说看似是强弩之末。

  但孟凌志,已不敢试探。

  他心底发寒。

  而且短短时间,他耗费心神、剑气攻击消耗的灵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着孟凌志逃窜的身影。

  李墨眼中露出一抹忌惮。

  旋即,满是失望之色,他虽然已没有余力施展镇狱,但有掌剑术,驾驭飞剑消耗灵力便没有很多。

  若是对方回头,他便能一劳永逸,击杀孟凌志!

  眼看对方已经远离。

  李墨心神一动,赤狐剑簌簌下,李墨染血的衣衫化为碎屑,落在地上。

  上面满是干涸的褐色血痂,有的甚至与皮肤粘连,带着李墨血肉,散发着浓浓地血腥气。

  李墨神色毫无变化。

  一拍储物袋,身上就出现了一袭青衫。

  李墨身形一动,便消失在原地。

  他选了个与孟凌志不同的方向,向着密林钻了进去。

  在奔行了数十丈后,李墨终于是坚持不住。

  他看着眼前恍恍惚惚的参天古树,咬得嘴唇都出血了,勉强恢复了些许神志。

  他的目光看向三尺外,那颗需要三人合抱的古木。

  脚下用力,李墨跳到古木树杈之上。

  飞剑在树干上搅动。

  不过数息,一个可容纳一个人的树洞,就已然成型。

  李墨鼓起灵力,飞剑从古木其他位置,截了一块树皮。

  李墨连忙进入树洞,将树皮放在洞口遮掩。

  树洞中顿时陷入黑暗。

  扑通!

  一声闷响,李墨的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在李墨与孟凌志战斗的地方,在李墨离开没多久后,一群身有斑点的黑色猎豹,出现在原地。

  它们嗅了嗅地上,李墨染血的衣服碎屑。

  嗷呜!

  阵阵嚎叫中,它们看向密林,眼中露出惧怕。

  不一会儿,场中,一片寂静。

  这一场战斗,没人知道。

  若是有人知道,同辈之中,有人仅靠着三成灵力,将栖霞山第一天骄孟凌志打得落荒而逃,他们定然要怀疑是这个世界疯狂了。

  可惜,

  在此刻的秘境,无人知晓。

  在孟凌志剑魄玉符主动护主的那一刻。

  栖月峰顶!

  盘溪而坐的王越,双目猛然睁开。

  “凌志遇到了什么,竟然会激发剑魄玉符。”

  他的目光仿佛穿越无尽的距离,落到了仙界小碎片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