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章 红衣青蝶

捏仙 冷皓东 3146 2019.09.07 18:00

  话音未落。

  李墨身旁,国字脸的徐盛远便已然出现。

  “见过家主!”李墨略一拱手。

  徐盛远道:“李墨长老,说好去祖祠,你怎么就闭关了呢?”

  说着,徐盛远看着李墨憔悴的面容,眉头微皱。

  这三天,简直是徐盛远自修炼以来,最难熬的三天。

  返生秘术的布置,一个筑基后期修士,还有上品灵器,一定要小心应对才是。除此之外,徐青蝶也在这个时候添乱,若不是不知道李墨态度,徐盛远早就教训徐青蝶了。

  自作主张,置家族利益不顾。

  至于徐盛远为了教训徐青蝶,刻意不告诉徐青蝶真相,被他自动忽略了。

  从他过来,就没有看徐青蝶一眼。

  李墨发觉徐盛远态度有异,他淡笑道:“家主见谅,这三天修炼的时候,出了点岔子。”

  “我说李墨长老啊,这事我就要说你了,虽说修士修炼,需争一切,但你也不能这样啊,修仙一道,过犹不及啊。”徐盛远说道。

  说话间,他神识一转,发觉李墨只是心神受了影响后,才松了口气。

  徐盛远笑道:“我看李墨长老没什么大碍,不如,现在就跟我进入祖祠吧?还是……李墨长老打算与青蝶成婚后,再去祖祠?”

  徐盛远的话语中,带着刻意的揶揄。

  李墨眉头微皱:“家主,我们现在就去祖祠吧!”

  徐青蝶此人,让他头疼至极。

  徐盛远闻言,讥讽地看了徐青蝶一眼,此事过后,再来好好地收拾你。

  旋即,他带着李墨向着祖祠而去。

  徐盛远眼中的不屑、鄙夷,徐青蝶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呵呵,家族?”

  从徐盛远来时,就没再说一句话的徐青蝶,在二人离去后,满脸嘲弄之色。

  她握紧双拳,晶莹剔透的指甲深深刺入拳心,血顺着拳头留下,滴在地上。

  她眼眶带血,眼中,怨恨之意渐浓。

  “也罢,我便去看看又怎样。反正,也没说不许人前去。不过,这样的热闹,可不能我一个人过去。哈哈哈……”

  徐青蝶单薄的身躯,微微颤栗。双目之中,已然笑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她一拍储物袋,道道传音符,在徐家游走。

  “李郎,你可要抗住啊,否则,我们就要做一对同命鸳鸯了。总觉得,你还有什么后招啊。”徐青蝶眼眸带笑,笑得格外无情。

  徐青蝶一袭红装,连身上的配饰都未曾卸下,便跑到屋外。

  一个人疯狂之下,到底会做出什么呢?

  燃烧自己,还是燃烧这个世界,谁又能知道呢?

  ……

  另一边,在徐家之中,徐盛远都御剑飞行起来。

  李墨脚踏玄月,也跟在徐盛远身旁。

  许是觉得气氛有些沉默,徐盛远笑道:“李墨长老可还想知道,当年,第四代祸门之后的结局?”

  李墨问道:“哦?难道家主上次未曾说完?”

  “哈哈,那是自然,不过,在我徐家祖祠之中,大族老可是亲历了当时之事的。李长老以后,可以好好跟这位长老请教。”徐盛远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看起来颇为随和。

  李墨心底冷笑。

  去九幽黄泉跟这个人请教么?

  想着,岐黄丹已经被李墨吞咽下去。

  幽明竹不断倒飞而去,二人御剑飞行,不一会儿,徐家祖祠就落入李墨眼帘。

  铛!铛!铛!

  随着李墨临近,生生钟鸣之声,似乎响彻在李墨识海之中。

  李墨只感觉神魂恍惚,以他结丹初期的神识,竟然会这么简单就受到影响?

  徐盛远看到这一幕,讶异道:“看来李墨长老的神魂修为不弱啊,这摄魂钟在我徐家万年,虽并非法宝,但若筑基修士来此,都要过许久才能反应过来。”

  徐盛远心中,满是侥幸。

  若不是自己稳住对方,以李墨的神魂强度,说不定真的会伤到大长老神魂。

  “家主谬赞了。”李墨面无表情。

  蓦然,李墨双手紧紧捂着脑袋,他的双眼,一片诡异的黑雾侵蚀。

  “桀桀,你终究还是来了,快来,快来啊,我等你啊!”

  一个恶意满满的声音,骤然响起,满是渴望和贪婪。

  在李墨眼前,苍松翠柏,整个祖祠似乎都阴暗了起来,他仿佛又陷入那古怪梦魇之中。

  李墨有种错觉,自己仿佛孤身一人,正站在那幽深地宫之中。地宫之中,无数狰狞恶鬼如同活了过来,在李墨耳边疯狂嚎叫。

  不,这不是错觉!

  在李墨走到徐家祖祠的瞬间。

  摄魂钟鸣之际,整个幽暗地宫都沸腾了,地宫墙壁上的无数恶鬼,发出阵阵“桀桀”的笑声。

  随着这阵阵笑声,幽暗地宫中,一朵朵花色如血,有花无叶的血红小花,骤然冒出。

  片刻间,就化为一片血红花海。

  这一切,都映入眼帘。

  李墨半蹲下身子,捂住双眼。

  他浑身颤栗,这种毫不掩饰的恶意,让他眉宇间,添了一丝疯狂。

  在武国的这些岁月,李墨一直刻意伪装着温和。这一刻,李墨才露出自己的狰狞面孔。

  他目光依旧平静,但无声间的疯狂,更是炽烈。胸中的杀意,已然沸腾。

  “李墨长老?李墨长老?你没事吧?”徐盛远在一旁,试探性地问道。

  李墨这才回过神来,笑道:“家主放心,我没事!”

  徐盛远点头道:“没事就好,不是我说你啊,修炼也要注意身体啊,这样的昼夜苦修,身体怎么吃得消。走吧,我们先进去拜见大族老吧。”

  李墨默然点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若恶意加深,那就全力以赴,纵情燃烧。

  修士不过一直向前,如此而已。

  ……

  踏!踏!

  寂静祖祠内,低沉地脚步声凭添了几分诡异。

  李墨的目光,在祖祠内不断摇曳。

  阵阵青烟飘来,李墨神魂一阵安宁。徐家祖祠中,一片幽冥景象,不知天地之高,不知幽冥之远。

  许是觉得李墨已经要死了,徐盛远也只是往前走着。

  李墨抬眼看向左右,神识看破虚妄,在神识之下,徐家祖祠天圆地方,在数百丈外,黑色墙壁赫然耸立,上面除了几幅画外,并无其他。之前没能看到徐家祖祠全貌,应该是因为徐家祖祠是一件法宝的原因。

  和仙灵阁有些相似,但充其量,也只是空间类法器罢了,李墨并没有感觉到灵器意志。

  李墨松了口气。

  在徐家数日,那地宫幻影,也让李墨心中有些紧张。

  李墨抬眼看去,这些画上,应该都是徐家之人。有老有少,李墨甚至看到了徐家先祖徐翊和徐家徐九幽的名号。

  李墨抬眼看去。

  徐翊仙风道骨,中年模样,面容一片模糊,看不真切。

  而徐九幽的面容,让李墨脸色一怔。徐九幽是个黑袍青年,浑身煞气,面容……竟与徐青空有些相似。

  李墨低头,陷入沉思。

  “到了!”

  没过多久,徐盛远脚步一顿。

  在他与李墨面前,一个黝黑玄玉床旁,四十九盏幽绿色蜡烛缓缓燃烧,玉床对面,一个鸡皮鹤发老者,目光灼灼地看着李墨。

  “这位……就是照安的弟子么?”老者不徐不疾的说道。

  幽绿色烛光下,面容竟显得有些诡异,让李墨有种面对幽暗地宫恶鬼的错觉。

  “不错!”

  徐盛远对着李墨解释道:“这位是我三叔公,也是我徐家除我以外,另一位结丹修士。他老人家在祖祠待了几十年了,李墨长老,你还是第一个来此的外族人。”

  “是么?”李墨目光中,满是奇异之色。

  三叔公上下打量了李墨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你且躺在这玉床即可。照安,随后就到!”

  说话间,他神色中多了几分期待。

  李墨点了点头,依言躺了上去。

  想夺舍祸门之后?

  李墨心底森然,他倒想看看,徐家以夺舍闻名的祸门之后,被徐家人夺舍会有怎样的变化。

  诡异神识,是李墨最大的底牌!

  诡异神识往常对同阶修士神识的碾压,让李墨对自己充满信心。

  李墨眼中血色一闪。

  他本不想这么冒险,但面对徐盛远和这结丹老者,饶是有岐黄丹和古雀的他,正面对上,也没有把握。

  为今之计,只有神魂一战!

  这不只是徐盛远的诱导,也是李墨自己的选择。

  徐家两个结丹修士,一个结丹修士残魂,定然是一场恶战。

  李墨心中一凛,他可不曾忘记,埋骨山下,正是有三只结丹妖兽的威逼,自己才有顿悟的感觉啊。

  向死而生,若要继续前行,便不许后退!

  李墨也想借此一战,有所突破!

  若是一个苟延残喘二十年的老鬼都没办法战胜,那就去死吧!

  左右,不过是拼命罢了。

  感受着身下玉床的温热,李墨如同坠入云朵中,他的双目缓缓闭合。

  随着李墨躺在玉床之上,玉床周边,数百盏惨绿色灯光,骤然亮起,照亮了整个祖祠。

  而李墨身前,一个全身皆由魂魄组成的幽影,目光中满是贪婪,他一声怪笑,便向着李墨冲了过来。

  李墨动了动手脚,竟然已经无法动弹。他眼神紧闭,这一刻,无数黑雾向着李墨的眉心,疯狂涌动而来。

  “啊!”

  这种痛苦,让李墨忍不住失声怪叫。

  与此同时,山道之上,幽明竹林内。

  徐青蝶心中一颤,她一身红装,凤冠霞帔,脸上带着一抹酡红,如同待嫁新娘一般。

  在她周围,已经聚了无数徐家修士。

  在她前方,山道之上,已经长满了血红小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