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生机何在?

捏仙 冷皓东 3847 2019.07.31 18:00

  李墨冷冷地看着项丹阳,不发一言。

  项丹阳怨恨道:“今日,我便要看看,这誓言,是否还能约束得了我。”

  誓言的约束力,逐渐减弱!

  不只是李墨察觉,身中幽冥鬼契的项丹阳,感觉更是敏锐。

  二十年了,还不够么!

  这一刻,项丹阳心底嘶吼。

  他带着二十多年的不甘和怨毒,带着自己对结丹的渴望,对眼前青年的杀意。

  他要搜魂,他要知道一切,他要反抗着该死的誓言!

  从今以后,我项丹阳,逆命而生!

  然而,就在项丹阳有了这个念头之际……

  李墨储物袋,幽冥幡内……

  依旧是那片昏暗的幽冥空间,孟道盘膝而坐,若细看去,他双眸紧闭,神魂波动黯淡,明显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眠。

  蓦然,他双眸睁开,眸中满是乌芒流动,却并非自己的意识。

  他双手掐诀,整个元神上的气息,幽深空冥。

  仿佛有幽冥意志,在孟道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借助孟道神魂执行着某种规则般。

  神通,幽冥鬼契!

  项丹阳杀意弥漫,看着李墨阴沉一笑。

  瞬间,李墨感觉周围空气都变得冰冷起来。

  这不是错觉,这是李墨神识传递的感觉。

  这一刹那,就在李墨已经做好直面项丹阳,神识大战的准备时。

  项丹阳神色大变!

  一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浓重的黑雾,出现在项丹阳神魂之中。

  “该死!该死!二十年了,还不够么!!!”

  项丹阳面貌凶狠,仰天长吼。

  李墨冷冷地看着项丹阳的狰狞面孔,心中一动,若是此刻……

  李墨有些蠢蠢欲动!

  猛然,项丹阳突然出手!

  三尺之内,伪丹修士全力袭击!

  太快!

  李墨神识瞬间察觉!

  身体却来不及反应!

  几乎瞬间,李墨的修为便被禁锢住。

  项丹阳一拍储物袋,在李墨来不及反应时,一道防御法宝成形。

  既是保护李墨,也是困住李墨。

  项丹阳犹自不放心,阵盘一甩。

  顿时,原地出现一团白雾幻阵。

  项丹阳这才盘膝而坐。

  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瓶丹药,瞬息拍入口中。

  缓缓收敛心神!

  不过片刻,项丹阳强行压制后,缓缓睁开双眼。

  项丹阳伸手一招,修复伤势的李墨,便再次出现。

  李墨没有说话。

  双方早已不死不休,若像个稚童一般,指责对方卑鄙,那才是贻笑大方。

  项丹阳脸色阴沉。

  想到刚才违背誓言的后果,也不敢再有其他动作。

  项丹阳一把提起李墨,冷笑道:“我马上就要结丹了,希望我结丹之时,你还能这般嘴硬。”

  李墨目光淡漠,说道:“请师尊将我的储物袋归还。”

  项丹阳冷冷地看着李墨,右手紧紧地抓住李墨的储物袋。

  “轰!”

  李墨的储物袋,轰然爆裂!

  储物袋内,空间颤抖。突然,凭空生出一道黑色裂缝,带着强大的吸力,所有东西,都落入虚空。

  李墨面无表情,心底着实可惜。

  储物袋被损毁,物品将会落入虚空。

  再也没有机会寻找,可惜了,他在宝气楼看的那么多东西。

  还好,李墨提前将储物袋分开了。

  项丹阳压抑着心魔入侵。

  他神色扭曲,从嘴角,硬生生地挤出一句话。

  “小畜生,我就是你的天意!”

  旋即,他身形如电,提着李墨,就向着丹岐宗飞去。

  远远地,一道充满杀意的声音,在风中回荡。

  “待我结丹之日,便是你的死期。”

  ……

  看着遥遥在望的栖霞山。

  李墨心中暗叹!

  布局多日,依旧敌不过造化弄人。

  短短一日,他便又回到了栖霞山。

  在被项丹阳找到的一刹那,若说心中不悔,那是假话。

  但若从头再来,李墨也宁愿再去救孙铁。

  “如今,也未必没有生机。”

  李墨眼中精光闪动。

  既然重回丹岐宗,既然无法逃离,那便将一切了结吧。

  李墨心底发狠!

  若是此刻,李墨还不明白,自己多年来服用的丹药,早就被项丹阳下了手脚,那他也白活这么久了。

  在之前,李墨有过怀疑。

  但内视多次,也未能察觉。

  李墨便一直宽慰自己,太过于杯弓蛇影了。

  直到被项丹阳找到的那一刻,李墨放弃了所有侥幸。

  李墨明白,他只有一条路。

  一条生路!

  与项丹阳决一死战!

  否则,此生便会活在项丹阳的阴影之中。

  若是让外人得知,一个凝气大圆满修士想要挑战伪丹境界,即将结丹的修士,恐怕他们只有嗤笑。

  结丹修士,五百年寿元,已经足以开宗立派,成为祖师了。

  锋月谷、丹岐宗、兽灵宗的开宗祖师,都是结丹!

  而凝气修士是什么?

  不过是修仙界的最底层而已,对结丹修士而言,宛如蝼蚁。

  凝气大圆满?

  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

  项丹阳之前也是这样想的,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足足两个时辰,项丹阳才一脸阴沉地从密室走出。

  他脸上乌云密布,并没有将李墨捉回来的喜悦。

  这次为了追击李墨,他暴露了所有势力,更是让劳横与赵元胡有所察觉。

  更重要的是,这小畜生只能骂。

  打不得,动不得。

  心魔入侵!

  这么多次的滋味,让项丹阳心有余悸。

  刚刚在半空中,他眼前便幻想乱舞。若不是他强撑着,哪里回得了灵府。

  想到这里,项丹阳更觉烦闷。

  三次结丹失败,此次闭关,他已做了万全准备,却依旧失败!

  难道这小畜生,真的是我命中的克星不成?

  这一切,都是天意么?

  项丹阳脸色阴沉,心底满是怨恨,也有些发憷。

  必须要结丹!

  项丹阳咬了咬牙。

  李墨的修为还是凝气十层,他用神识扫了几百遍,都是凝气十层。

  怎么看,李墨都是一个普通的凝气十层修士。

  可是项丹阳怎会忘记,跟踪对方的筑基修士石崇虎,失踪了。

  项丹阳,再一次怕了。

  想了想,项丹阳一拍储物袋,一道传音符便送了出去。

  没过多久,一道身影缓缓在项丹阳身边浮现。

  “找我什么事?”

  来人中年无须,儒雅温和。

  正是孙钰。

  项丹阳语气冷冽:“你不是要杀那小畜生么?我给你机会。”

  孙钰眼中满是讶异。

  无论是项丹阳对那小辈的称呼,还是项丹阳改变主意。

  孙钰眉头一皱,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看来,这一切太莫名其妙,项丹阳溺爱的亲传弟子,想要离开项丹阳身边,项丹阳怨恨对方,却又不让人杀他。

  古怪!

  项丹阳淡淡道:“此事无须多问,你若要杀他,可尽管动手。不过……要等到一个月之后再说。”

  “为何要等到一个月……好吧,我不问了,需要我做什么?”

  孙钰刚想询问,碰到项丹阳阴沉的眼神,止住了询问的话语。

  项丹阳眉宇间满是戾色,说道:“这一个月内,我需要你守住他。不能让他受到丝毫损伤,但也不能让他逃走。”

  “一个月!你若敢动他,你也死!”

  项丹阳眼中,满是不耐与凶戾。

  项丹阳的要求,古怪至极!

  他真的会杀了我!

  孙钰有些犹豫,辩解道:“你若不说清楚,我如何敢杀你的徒弟。我想杀他,也是他威胁了我们的生存罢了。”

  项丹阳道:“你放心,我比你还想杀那小畜生,只是碍于一些事,现在不能动手。总之,你只要护住他这一个月,过后你不杀他,我也要杀他。”

  顿了顿,项丹阳继续道:“而且,我虽然三次突破结丹失败,但对于结丹期也有心得。若你以后突破结丹时,我可以将我所有的感悟都给你。”

  “此言当真?”

  孙钰声音有些颤抖。

  当初接受项丹阳的馈赠,不就是为了修仙长生么。

  项丹阳点头道:“绝无虚言!”

  “好!”

  听到孙钰同意,项丹阳阴沉的脸色稍缓。

  在一切约定好之后,孙钰便直接压着被禁锢修为的李墨,到了自己灵府。

  另一边,等孙钰押走李墨后,项丹阳灵府内,再次空无一人。

  项丹阳神色阴沉,他双手掐诀。

  阵阵咔咔声中,项丹阳灵府的阵法全部打开。

  他转身便向密室而去。

  这一次,

  不结丹,誓不罢休!

  李墨心有所动,转头看了看项丹阳的灵府。

  眼底深处,古井无波。

  到了孙钰灵府,仅一个主殿、一个修炼密室、一个书房和一片药园。

  不等孙钰说话,李墨便径直走了进去。

  他只是被禁锢了修为,并不是丧失行动能力。

  孙钰看了看李墨一身上品法器,舔了舔嘴唇,温和笑道:“师侄委屈了,这段时间,还请师侄在灵府内待上几日。”

  李墨看了孙钰一眼,点头道:“我很满意。”

  孙钰脸上的笑容一僵。

  自己和项丹阳的谈论,可没有避开这小子啊。

  他怎么做到这么淡定呢?

  坦白说,若是有两个结丹修士,张口闭口今天谁杀自己,自己恐怕早就吓得瑟瑟发抖了。

  哼,装腔作势。

  孙钰笑道:“呵呵,满意就好,不知道师侄是何事惹怒了项师兄?左右无事,不如和师叔说说如何?”

  “我说了,难道就可以放过我么?”

  李墨眼中满是讥诮之色。

  孙钰看了李墨一眼,摇头叹道:“哎,刚才师侄也听到了,不是我想杀你,是项师兄想杀你啊。”

  李墨淡然道:“既然这样,和师叔说又有什么用呢?”

  “话不能这么说嘛,若是师侄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可以帮帮你也说不定。”

  孙钰眼珠一转,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李墨本不想理会,突然想到自己在这里要待数日,叹道:“此事还要从丹霞坊市说起,那宝气楼楼主诓骗于我,让我在三楼选了许多上品法器,害得师尊足足损失了二十万灵石。师尊恼怒之下,便说出这番话来。”

  李墨只是胡说八道,孙钰却是一怔。

  孙钰眼中露出思索之色,以项丹阳的身价,拿这两千中品灵石,不算什么,但不明不白的拿,自然不能心甘情愿。

  这小子能让项丹阳花这么多钱,还没能当场毙掉,也算本事,怪不得被称为栖霞山第一纨绔子弟。

  不对,项丹阳似乎从一开始便不喜欢这小子离宗,派遣数个筑基初期修士去监视他,这已经超过师尊对徒弟的溺爱了。

  简直像是禁锢!

  若说关系亲密,项丹阳不会这般态度。

  若说不亲密,又为何保护他。

  “项丹阳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孙钰突然大喝。

  当头棒喝!

  震荡神魂。

  孙钰脸上还带着轻笑,仿佛是世上最和蔼的人一般,让人忍不住就想从心底信任他,想跟他说些掏心窝子的话。

  孙钰心中暗自得意,这招牵魂引,对神魂不如自己的人,有奇效。

  不知不觉间,一些小辈就会将自己的秘密倒口说出。

  “师叔,你脸上的笑容怎么这么难看?”

  李墨眼神有些奇异,对方猜出项丹阳有把柄在自己手上,让李墨有些惊奇,但也并不是没有准备。

  可对方突然的诡异笑容,反而让李墨头皮发麻。

  他神魂远胜孙钰,抛去牵魂引的法术,只剩下诡异的笑容。

  孙钰脸色一变,对方怎么不受影响?

  不过不要紧,我们有一个月时间,慢慢玩!

  “哼!”

  孙钰脸上,虚伪的笑容终于消失,冷冷的看了李墨一眼,离开了这里。

  等孙钰离开,李墨面无表情,缓缓闭上双眼。

  气海内,被禁锢后无法动用的灵力,一丝微弱气息,已在流动。

  生机,从来都在自己手中。

  三宗大比,还有十日!

  或许,这次可以遇见一些故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