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凝气七层

捏仙 冷皓东 3959 2019.07.05 18:27

  凝气七层是一个坎!

  许多修士,终其一生,都无法踏过去。

  因为,凝气七层不仅意味着修为的提升,更是意味着神识的诞生。

  神识,可以说是修士和凡俗江湖武者最大的区别。

  神识有诸多妙用,如控物、搜寻、展露自身威势……甚至有些宗门,还能用神识攻击,不过这种法门颇为珍贵,极少有出现。

  凝气七层的神识只能用来内视,筑基期神识可外放离体。

  只是……没人知晓的是,早在凝气三层,李墨便有了神识。

  如果被南乾修仙界大能得知,恐怕也会骇然,因为此事是违反了南乾修仙界常识的事情。

  修士皆知,凝气七层孕育识海。

  这是苍天法则决定的!

  李墨早有察觉,自己与一般的凝气修士,不同!

  早在平武城内,与徐青空战斗之后,他就感觉自己对危险有很强烈的警兆。直到青乐城中感应到孙铁的灵力波动,到丹霞坊市内感受到凝气七层高手的威压,看到钱福贵摊位上东西的造假……

  他一直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直到突破凝气三层时,能够内视自己气海时,他终于明悟,自己有了神识。

  他的神识,比一般修士出现的更早,而且还能看破虚妄,难道这就是“祸门之后”么?

  李墨不知,但觉得不止如此。

  想着,李墨心底冷笑。

  如果只是依靠项丹阳提供的丹药,他将永远没有离开项丹阳灵府的可能。然而有了神识,虽然还很弱小,但是项丹阳不知道,那便存在着可能,存在着……成为自己杀手锏的可能。

  一般修士,凝气七层孕育识海,神识内视,无法看出伪装。

  李墨的神识,可看破钱福贵的伪装,在他凝气三层便已经出现。他觉得,自己突破凝气七层时,或许还有其他变化。

  想到此处,李墨拿出了储物袋中最后一瓶培元丹。

  这是和养灵丹同级别的丹药,只不过用的灵材不同,丹药效果并无差别。

  李墨一张口,麻木的将丹药倒入口中,借助丹药感受着周围的灵气流动,气海内的灵力气旋渐渐旋转,陷入修炼之中。

  就在李墨陷入修炼之中,却没有发现,每次运转灵力之时,总有一部分灵力流入他腰间那个储物袋内。而储物袋角落,一个乌黑色的小幡上,时而会闪过一道乌亮的光芒。

  养气丹、培元丹、草还丹、培灵丹……

  李墨已经沦陷在丹药的世界中,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吃了多少丹药,更不记得自己闭关多久了。而他的修为,随着不断吞食丹药,已经来到了凝气六层,只是却始终无法突破。

  若是细看,就会发现李墨身躯明显比刚入宗时粗了一圈,这是因为李墨体内积聚的灵力太多,在外表上的显化。

  全靠丹药提升,根基必然不稳。

  看着自己被灵力涨得肿疼的手掌,李墨眼中露出一丝苦笑。他何尝不知道这些,只是他有的选择么。

  想着,李墨眼中露出一丝果断,他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吃完丹药修炼一段时间后缓下来,这次他开始运转玄灵诀的第七层。这是李墨早就做好的准备,通过在体内积聚大量灵力,冲开凝气七层的关卡。

  不止如此,他也有借这次突破试探项丹阳的意思,没人知道他有神识,看似危险的冲关全在李墨掌握之中,充其量也不过是重伤而已,以一次重伤试探出项丹阳的想法!

  不得不说,军营的生涯让李墨变得杀伐果断,不只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一样狠。

  死中求生!

  李墨不甘成为项丹阳手中的蝼蚁,如今他被项丹阳掌握在手心,这是他最好的机会。

  想到此处,李墨眼中露出果决。

  他一拍储物袋,打开一瓶新的丹药,他也不知这丹药叫什么,只知道是增加修为的。

  毫不犹豫,李墨将一瓶丹药全部拍入口中。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李墨的喉咙口往下。瞬间,李墨的脸色涨得通红。

  李墨坐在屋内的蒲团上,小心的运转着玄灵诀的第七层。

  要知道,李墨既要保持着脸色的涨红,但同时却不能让那些丹药的灵力在体内爆开,这对他一个小小的凝气修士来说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若没有神识的帮助,饶是李墨也不敢如此大胆。

  项丹阳灵府内的灵气浓郁,在丹药的辅助下,李墨玄灵诀开始疯狂运转。

  内视中,他气海中六道虽不凝实却颇为粗大的气旋也在疯狂的旋转着,天地中的灵气在灵旋的旋转下,开始纷纷向着李墨涌来。

  “哇”的一声,李墨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旋即面色苍白如纸。

  周围一片寂静,什么也没发生。

  李墨眉头一皱,没有丝毫犹豫,控制灵力流转的神识,直接被李墨收回。

  这下子,李墨体内的灵力仿佛是脱缰的野马般,变得狂躁起来,在李墨体内肆意疯狂的流动着。

  随着这些灵力的流动,李墨的外形也随之变化,已经十分肿胀的身体,会突然在某处出现一个鼓包,几欲炸裂。

  饶是如此,项丹阳依旧没有出手!

  李墨眼中露出一丝狠辣,他不顾身上的伤势,也不再控制玄灵诀的运转,以更快的速度运转着玄灵诀。

  如果说,之前需要十息才能运转完的经脉,此刻在李墨有意下,几乎瞬间灵力就流转而过。

  随着灵力在周天经脉中流动,李墨感觉到身体内的污秽,正在飞快的从浑身毛孔中溢出。

  伐毛洗髓,凝气期三层时经历过一次的李墨并不惊讶,这是突破的迹象,会将身体内的污浊排除体外。

  伐毛洗髓虽好,但是李墨却无法顾及。

  他放开了灵力之后,感觉浑身火辣辣的疼痛,就连经脉都有些酸痛,想来是经脉被撕裂了吧。

  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李墨浑身的毛孔已经开始向外沁出血珠,身体上的鼓包有的都已经炸开,炸成一朵血花。

  远远看去,身形小了些,但是李墨身上却开了无数的血花,看上去骇人之极。

  这还不止,在李墨有意放纵下,气海内的灵力气旋也变得不受控制,将要成型的第七道灵旋迟迟未能凝聚,而李墨已经无力运转玄灵诀。

  然而,饶是如此,李墨依旧没有丝毫惊惶,甚至此刻还有着别的念头……

  项丹阳,你还不出手么!

  果然,就在李墨生死存亡之际,一只干枯有力的手掌抵着李墨的后背,温和的引导之力从李墨背后传到气海。

  “凝神。”

  项丹阳沙哑的声音传来,李墨二话不说,开始运转着玄灵诀。

  项丹阳面色阴沉的身前的李墨,眉心跳动间,拼命忍住自己想要一巴掌打死对方的冲动。

  他神色阴晴不定,看到李墨强行突破凝气七层,他有心不救。却没想到随着李墨重伤,他眉心却突然猛烈跳动,筑基期的气海居然不稳。

  该死的誓言!恐怖而又诡异,让项丹阳痛恨而又生畏。

  项丹阳在心中破口大骂,这几个月,他时不时就用神识扫过李墨。他不想见对方,但是也不想放对方出去。

  项丹阳已经感觉到,自己恐怕不日就要突破。到那时候,一个无灵根的废物,还不是在他掌心任他拿捏。至于是否想过考虑李墨的感受,项丹阳呲之以鼻,蝼蚁的感受需要照顾么。

  每见李墨一次,项丹阳的心就痛一次。

  虽然凝气期的丹药对他而言小事一桩,但是白给别人却又是不一样的滋味,特别是这人还是自己仇人的后辈。

  项丹阳的心中充满了憋屈,却无处发泄。

  随着项丹阳的引导,在李墨的神识内视下,气海内六道狂躁的灵力气旋变得温和起来,随之而现的,是第七道灵气旋缓缓成形。

  凝气七层。

  虽然李墨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内心依旧一阵激动。一般的凝气七层修士就可以内视,李墨在突破凝气三层就可以做到这点,如今他依旧紧闭双眼,盘膝坐在房屋中。

  但是,在李墨的感知中,周围变得安静起来,他甚至可以看到屋外的花草竞相开放,小溪缓缓流淌的声音,旁边树丫上的鸟雀“啾啾”的鸣叫,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十丈方圆的一切,都在李墨的掌握之中。

  神识外放!

  李墨心中大震,这是筑基期才会有的本领,可是他在凝气七层就已经有了。最关键的是,他的神识看到身后项丹阳神色中的杀意,也看到了项丹阳面色的阴沉,山羊胡子气的发抖。

  可这一切,项丹阳毫无所觉。

  李墨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直接站了起来,对着项丹阳躬身道:“多谢项世伯助……”

  “啪”的一声,还不等李墨将话说完,项丹阳直接一巴掌打到李墨左脸上,虽然没有使用灵力,但是项丹阳含怒出手,没有丝毫留力。

  李墨的鼻孔和嘴角瞬间淌血,脸上多了一个紫红的巴掌印。

  项丹阳疯狂的破口大骂:“你这个垃圾,无灵根的废物,谁叫你强行突破的。你死了就死了,一条贱命,可不要害我结丹无望,该死的垃圾,废物……”

  项丹阳骂骂咧咧,犹不尽兴,伸出手来就想再打李墨一巴掌。

  这时,一阵冰冷的杀意传来,这杀意虽然浓重,但是不足以威胁项丹阳。不过项丹阳也没再出手,只是阴沉的看着李墨。

  此刻李墨的嘴角和鼻子中还在淌血,但是李墨不管不顾,他眼中露出一丝血色,杀机弥漫,死死的盯着项丹阳。项丹阳看的清清楚楚,这是孤注一掷的眼神,项丹阳心头一跳,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他不怕李墨,却怕李墨拼命。

  两人沉默少许,李墨面无表情的说道:“世伯,在下来府中数月,一直没能好好领略丹岐宗的风光,还请打开阵法,让我四处走走。”

  “如果世伯不准,那就请给我更多的修炼丹药,在下现在便修炼,争取早日突破筑基。”不等项丹阳拒绝,李墨拱手继续说道。

  项丹阳眉心一跳,眼中怒意更甚,径直走出李墨的房屋,直到快要看不到身形,那沙哑的声音才远远传来。

  “明日正午,晚了时辰,就给我一辈子呆在灵府里!”

  李墨看着项丹阳的背影,沉默不语。若是项丹阳刚刚继续,李墨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冲动,只是李墨心中却是明了,自己和项丹阳永远没有缓和的可能。

  而在项丹阳和李墨都不知晓的,李墨的储物袋内,在李墨突破凝气七层的同时,一杆黑色小幡散发着黯淡的光芒。

  李墨盘膝坐在蒲团上,巩固着修为。

  今日的冒险在他看来很值得,至少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项丹阳不能让他死!

  很显然这并不是项丹阳的本意,但是李墨明了,项丹阳要保着他。

  如果非要说什么原因的话,项丹阳那句“害他结丹无望”足够印证李墨诸多猜测了。

  至于项丹阳辱骂他的话,李墨不可能不去在意,只是修仙界的残酷,让他知晓项丹阳不是他可以抗衡的,至少此时不能。

  除此之外,李墨又发现自己神识的诡异之处,那就是身为筑基期修士的项丹阳,竟然一无所觉。

  看破虚妄,寻常修士难以察觉。

  李墨若有所思。

  看了看身体表面带着血色的污垢,此时都散发着浓浓的恶臭。李墨眉头一皱,走到小溪旁,直接脱下被染成黑色的衣衫,借着水流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他早就寒暑不浸,此刻突破凝气七层,自然更不会着凉。

  冲洗完后,神清气爽的李墨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借着月光,李墨全身散发着莹莹的光芒。

  随着突破凝气七层,暗伤尽去,甚至连疤痕也不存在了。虽然面容普通,却依旧有如青年书生般。

  这一刻,李墨仿佛经历了蜕变,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