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舒华之死

捏仙 冷皓东 3307 2019.07.22 18:00

  “刚刚,你和兰溪子说了什么?”

  劳横眉头紧皱。

  就在刚刚,李墨站在兰溪子身前时。

  他竟然没有探查到两人说了什么!

  这小辈到底有什么秘密?

  难道这就是项丹阳厚待他的原因?

  和项丹阳结丹有关?

  这一刻,劳横目露精光。

  他已经等不及,想快点试探出项丹阳到底在隐藏什么了。

  李墨脚步顿了顿,他转头看向劳横,淡笑道:“什么都没有说。”

  说话间,李墨身形一跃,便从演武台离开。

  他没有回到丹岐宗天骄的行列。

  在众人的目光中,驾驭飞剑,回到了自己在内门弟子区域的洞府中。

  依旧是熟悉的简陋,熟悉的地方。

  这一刻,李墨没有修炼,甚至没有思考自己击杀兰溪子,后续的影响。

  李墨一拍储物袋,手中多了一粒丹药。

  筑基丹!

  神色复杂中,李墨反手又将筑基丹收了起来。

  这原本是属于舒华!

  舒华灵府内……

  在李墨的辅助下,九曲毒丹早已经脱离了雏形,开始向着法器的行列迈进。

  地下火脉在李墨不断地催动下,十三颗毒丹化为了十三颗乌黑的珠子,每一颗都小如浑珠。

  饶是如此,李墨依旧未停。

  最终,这些乌黑珠子也缓缓融化。

  一团团乌黑稠密的液体,不断的融合、分离之下。

  最终,九颗乌黑圆珠,出现在李墨与舒华眼前。

  看着这九颗毒丹,一道乌芒闪过,李墨指尖流出鲜血。

  在李墨的控制下,这些鲜血便涌上毒丹,发出阵阵呲啦声响。

  李墨面不改色,只是静静地看着丹药的变化,仿佛他割伤的不是自己的手一般。

  不一会儿,李墨心神一动。

  他感觉到一股血脉相连的冲动。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九颗毒丹,心神一动,这九颗毒丹就自动从丹炉中出来,围绕着李墨转动。

  此时看去,这九颗毒丹通体琉璃色,乌黑发亮。

  围绕着李墨,宛如九道新生的生命。

  九曲毒丹,成!

  舒华看到这一幕,不停喃喃:“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丹道竟然还能够生出如此奇妙的变化。”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李墨轻笑一声。

  这一刻,李墨有些意气风发。

  有了这九曲毒丹,哪怕是筑基期,他也并不畏惧。

  李墨的回答却没有任何回应。

  他转头看向舒华,只见舒华干枯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口中喃喃。

  “不可思议……置之死地而后生,向死而生,向死而生,老夫终于明白了!”

  随着舒华的话语,他身上开始升起一阵莫名的气势。

  这是,突破!

  李墨脸色一变,舒华这种状态突破,危险太大。

  无论是他的心神,还是状态,都很难突破到筑基。

  无奈下,李墨唤醒了舒华神识:“前辈,前辈,此时突破,风险太大了!”

  “徐师侄,我想试试!”

  舒华嘴唇微动,李墨沉默,没再劝说。

  朝闻道,夕死可矣。

  破境的诱惑,对每个修士而言,都无法克制。

  舒华一拍储物袋,拿出了一粒筑基丹,直接放入口中。

  李墨没再看舒华,他缓缓收起了九曲毒丹。

  同时,他走出了舒华的炼丹房。

  他盘膝而坐,为舒华守关。

  这一刻,整个丹岐宗,没有人知道:

  一个垂垂老矣的炼丹宗师,消耗着自身生命最后的光彩,只为突破筑基。

  也没有人知道,这个老者筑基时,整个丹岐宗,乃至整个栖霞山,最强的凝气修士,在他门前,为他守关。

  人们热爱热烈的争斗!

  却往往忽视,沉默时,积攒的力量。

  舒华正全身心地释放着自己所有的积累,他在凝气期的所有积累。

  在这一刻,借着炼制九曲毒丹的领悟,全部爆发。

  感受着炼丹房内爆发的气势。

  李墨点了点头,心底的担忧略微缓和。

  倒不是李墨与舒华有多深的感情,只是无论是双方的合作,还是舒华的重要性,李墨都不希望舒华这个时候陨落。

  然而,情况并不像李墨预想的那般。

  炼丹房,舒华气海内……

  此刻,十二道灵力气旋疯狂旋转,疯狂汲取空气中的灵气。

  随着气旋中的灵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原本白色的气旋颜色渐渐加深,整体仿佛厚重了许多。

  舒华心神看到这一幕,宽慰一笑。

  接下来,就是气凝成液了吧!

  果然,这些气旋缓缓升空,渐渐地,一滴、两滴……

  舒华气海内,一滴滴翠绿色的水滴,散发着清香气息,从天而降,仿佛是甘霖落下般。

  渐渐地,翠绿水滴越下越大。

  舒华的气海,已经出现了一个翠绿色的湖泊。

  天地一清。

  留下了一个纯粹由灵力液化的湖泊。

  舒华目光肃然。

  接下来,才是最紧要的关头。

  他的心神搅动着,翠绿色湖泊。

  不断搅动中,也不断挤压。

  让这灵力湖泊,变得更加黏稠……

  不知道过了多久,舒华已经感受到一阵疲惫。

  而他的气海内,灵气湖泊却丝毫没有凝成固态的样子。

  舒华睁开了双眼,眼底满是落寞。

  失败了,他的筑基,失败了。

  并且,以他自己的状态,根本没机会

  难道,真的要靠延寿丹,再空活十载?

  他看了一眼炼丹后,留下的丹炉,又看了一眼,地下火脉。

  舒华眼中露出挣扎之色!

  旋即,他紧闭双眼,再睁开时,已满是坚决。

  舒华双手掐诀,面前的丹炉也不断涨大,最终,化作一个足以容纳一人的巨大鼎炉。

  舒华目光坚决,直接跳入鼎炉中……

  “舒华前辈!”

  炼丹房外,李墨神色剧变。

  迅速站起身来,向着屋内看去。

  他知道舒华在做什么,所以才如此紧张。

  这是丹岐宗的一门筑基密法,丹道造诣需要够深,而且筑基后也有着缺陷。

  丹基!

  筑基失败后,以人为丹,以鼎为炉,炼人炼心。

  撑过去,便成筑基!

  方才,舒华筑基失败,李墨也没有紧张。

  因为虽然筑基失败,但舒华平和了体内的灵力,没有凶险。

  但这不一样,这样的筑基秘法。

  不成功,便成仁。

  李墨想要阻拦,但却发现自己没有丝毫阻拦的理由。

  当舒华做出这个选择后,他就没有办法打断了。

  “这就是,我们这些凡人修士的挣扎么?”

  李墨喃喃自语。

  他可以感觉到,舒华在错失筑基机会后的不甘。

  但是,当舒华为了破境,借着生命最后的光芒,挣扎着筑基时。

  不知为何,李墨突然想起。

  李家村中,儿时不断扑向烛火的飞蛾。

  原来,这才是向死而生啊!

  李墨轻笑一声,他的身上,莫名的气息一闪而逝。

  识海内,原本堪比筑基期修士的神识,多了一股浩荡的气息。

  储物袋角落中,造化古玉的光芒,也是一闪而过。

  就在李墨因为舒华的挣扎,有所顿悟时……

  炼丹房内,舒华的处境很不妙。

  盘膝坐在鼎炉内的舒华,枯瘦躯体全身赤红,脸色却异常苍白,豆大地汗珠,不断滑落。

  “给我,凝啊!”

  舒华不甘地狂吼。

  在他气海内,已经黏稠的翠绿色湖泊,有一半已经彻底凝固。

  但另一半,依旧黏稠,无法凝结完成。

  这个时候,舒华已经感觉到自己心神的憔悴。

  他的精神已经恍惚。

  纯粹是筑基的执念,支撑着他继续挣扎。

  咔擦!

  一声轻响,仿佛粉碎了舒华所有的梦。

  舒华气海内,灵气湖泊开裂。

  舒华的道基……

  碎了。

  炼丹房内,鼎炉也再也不能承受地下火脉的高温,轰然碎成几块。

  感受着屋内的情况,李墨疾步走到舒华身旁。

  他将舒华搀扶到一旁的蒲团上,随手一拍,一粒疗伤丹药就出现在手中。

  “咳咳……哇……”

  终究是年长,舒华很快稳固了心神,正要说话时,却一口逆血涌上心头,哇的一声喷了出来。

  他看了看李墨,摇头苦涩说道:“看来终究是老了,不中用了。”

  李墨沉默不语。

  “哎,这些时日,多谢徐师侄的帮助了。”

  李墨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话。

  他知道,舒华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舒华看了李墨一眼,突然道:“有件事我一直不明,以徐师侄在丹阳师叔心中的地位,无论是废丹,还是筑基丹,想必获取都是轻而易举才是。

  为何,要冒着风险,和我一个糟老头子合作?”

  李墨依旧沉默,他不知该如何说。

  难道要告诉舒华,项丹阳是被幽冥鬼契束缚,才对徐青空这么好的。

  如果项丹阳脱离束缚,恐怕会第一时间杀死徐青空。

  不止如此,我真名叫李墨,徐青空也是我假冒的,要这些东西,就是为了对付项丹阳。

  正在李墨为难之际,舒华没再追问。

  他干枯的右手,颤颤巍巍的摘下自己腰间的储物袋。

  舒华踹了口粗气,望向李墨,道:“这是我一生的积蓄,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剩下一粒筑基丹,徐贤侄以后或许会用到,咳咳……”

  看了一眼舒华宛如老树根的干枯手掌,又看了一眼他同样枯瘦苍白的面容,李墨没有接过储物袋,他眼神直直的看着舒华。

  轻声道:“我叫李墨!”

  此一言,胜过千言万语。

  这一刻,舒华的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过自己打听到的李墨的消息,闪过与李墨接触的每一个细节,闪过项丹阳那晦涩难明的目光。

  “原来如此!”

  舒华,明白了。

  他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李墨,突然身体前倾,倒在了李墨身旁。

  他挣扎着,轻声道:“原来……原来我们都一样,小友……替我好好……活下去!”

  舒华的身躯,宛如干枯的柴禾,仿佛一阵风都可以刮跑。

  ……

  眼前的筑基丹,似乎依旧是那颗筑基丹。

  李墨盘膝坐在洞府内,久久无语。

  黑暗的洞府内,李墨收起手中的筑基丹。

  他喃喃自语着,话语中充满了坚定和执念。就好像网中的飞蛾,带着蛛网飞向烛火。

  “我可以死,不可以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