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徒儿去哪里了

捏仙 冷皓东 3675 2019.08.12 10:00

  项丹阳灵府上空,灵力漩涡早已经消散。

  听了老妪之言,齐景周眉宇间,尽显喜色。他看了一眼曹化玄,径直飞向项丹阳灵府。

  曹化玄阴恻恻一笑,他走到婀娜美妇身旁,似是极为感慨道:“丹阳师侄不愧是我丹岐宗内二十年前的天骄,没想到才一结丹,就有这么大的阵势。”

  婀娜美妇身形一僵,她是岐黄丹府的府主,也是丹岐宗宗主赵元胡的道侣。

  “顾师叔,我府中还有些琐事,就先告辞了。”曹化玄对着老妪鞠了一躬,如是说道。

  看着曹化玄离去的身影,老妪目光淡淡。

  她拍了拍婀娜美妇的手,宽慰道:“放心,有老婆子在,这天,还塌不了!”

  婀娜美妇点了点头,一道传音玉简,便向着秘境方向飞去。

  “啊!”

  一声长啸,道出了项丹阳二十年的沧桑与失意。

  这一刻,项丹阳意气风发!

  他双手张开,目光紧闭,脸上笑意盎然。

  结丹期神识千丈!

  这一刻,项丹阳看到了宗内弟子长老们眼中的敬畏,看到了漫天星河,看到了苍炎峰的高山流水。

  天地虽大,不过一念之间。

  如今,自己终于摆脱了誓言束缚,结丹有成。

  那个小畜生呢?

  项丹阳神识扫过。

  然而……没有!

  再看去,还是没有!

  项丹阳眉头紧皱,他看向孙钰的灵府,竟只能看到一片废墟。

  发生了何事?

  正在他疑惑不解时……

  “咳咳……”一声轻咳,项丹阳转头看去,只见鹤发童颜的齐景周,一脸不悦。

  齐景周确实不悦。

  他原本以为,自己到了这里,项丹阳定然会看见,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

  不过,如今项丹阳已经结丹,那便一切都不重要了。

  项丹阳走到齐景周身前,略一拱手,说道:“拜见师尊!”

  “嗯,不错!”齐景周背负双手。看向项丹阳的目光,二十年来,第一次露出了满意之色。

  “这一次,你终于是没让我等失望!”

  可是你,让我很失望啊,齐景周!

  项丹阳心底,没来由生出一股憎恶。

  只是,表面上,项丹阳面色不变,他多年隐忍,岂会在这一刻显露。

  项丹阳微一躬身,说道:“这一切,都离不开师尊的谆谆教诲。”

  “哈哈,好,丹阳你既已结丹,今后便不用叫我师尊了,大家同辈相交便是。”齐景周扶起项丹阳,面露红光。

  项丹阳的态度,让齐景周十分受用。

  “跟我走吧,如今你结丹有成,丹岐宗的一些隐秘,也是时候跟你说了。”

  “是,师尊!”

  来了!

  项丹阳目光一闪,这么久了,丹岐宗的隐秘,终于要来了么。

  项丹阳说着,脚下就多了一柄飞剑,与齐景周一同往苍炎峰巅飞去。

  “对了,师尊,我方才看到宗内有许多地方多有倒塌,我闭关这些时日,发生了什么事么?”半空中,项丹阳问道。

  若不是怕太过突兀,他早就想问了。

  李墨离宗时,七个筑基修士追击,此后筑基大战,可不是没有半点痕迹的。

  此刻,三宗大比的演武台东倒西歪,丹岐宗后山密林中,断裂的古木乱七八糟的断裂,地面也多了许多巨坑,浊水四溢,显得破败不堪。

  齐景周瞥了一眼正在修复中的演武台,眉头微皱。

  齐景周道:“说起这个,丹阳,你这徒弟到底是何来历?你可知道?”

  “这小……逆徒又做出了什么事?”

  项丹阳心神狂跳,他山羊胡抖动,说道:“启禀师尊,此人是我故交好友血脉,特来寻我。我见他天赋寻常,修为低下,便让他在灵府内修炼,谁知他竟生出厌烦之心。

  更是在宝气楼中,让徒儿损失了两千中品灵石。

  该不是这逆徒做出什么事情了吧?”

  “不是!不是!”齐景周宽慰道,“不过,此事说起来,也是因他而起。”

  “师尊这是什么意思?”

  项丹阳心头一跳。

  齐景周否定时,项丹阳还舒了口气,可是“因他而起”四个字,让让项丹阳心又提了起来。

  “呵呵,你闭关这些时日,宗内确实发生了一些事。”齐景周瞥了一眼项丹阳,说道。

  “孙钰死了!”

  轰!

  若不是二十多年的隐忍,这一刻,项丹阳就露出破绽了。

  但饶是如此,项丹阳依旧心神巨震。

  他可是知道,自己闭关前,曾经交给孙钰的任务是什么?

  看守徐青空!

  现在,人不见了,孙钰还死了?

  按照日晷的记录,自己闭关才不过十多天啊。

  上一次,筑基初期的石崇虎死了!

  这一次,筑基中期的孙钰死了!

  项丹阳有些心神恍惚。

  齐景周没有注意,他眉头微皱,说道:“说起来,你这徒儿也有些本事。孙钰死后,他从七个筑基长老手下逃命,竟然被他逃出生天。而且,他一路竟然能够逃到秘境中去,也不知道为何,一定要去秘境中。”

  “师尊,我也想去秘境那边看看!”项丹阳立刻道。

  这一刻,什么丹岐宗的秘密,项丹阳一点都不在乎。

  他只想立刻去秘境试炼,将那小畜生给捉拿回来。

  不!

  不是捉回来,是第一时间,杀了这小畜生!

  项丹阳心中杀意弥漫,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胡闹!”齐景周眉头一皱,自己这徒儿,怎么如此不识大体。

  想了想,齐景周说道:“你放心,秘境试炼还有五天,此次只是七宗联合前的一些准备,危险不算太大,你不必过于担心。”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啊。

  项丹阳心头狂跳。

  他不知道,这小畜生为何一定要去秘境中。但从以往的经历来看,这小畜生从不无的放矢,项丹阳感受到了浓浓的不安。

  这小畜生,就像是踩不死的蚂蚱!

  项丹阳面色阴沉,心中杀意弥漫。

  想到方才齐景周说的话,项丹阳问道:“对了,不知道筑基长老为何追杀他呢?”

  “呵呵,此事就是我要说的,据你徒弟说,这七个筑基长老击杀了孙钰,被你徒弟撞见,然后他们想要杀人灭口,也就是说,我丹岐宗有七位筑基长老叛宗。丹阳你不防思量一下,这会造成什么影响?”

  “宗内弟子人心惶惶,锋月谷与兽灵宗蠢蠢欲动,若是这些筑基长老没有全部拿下,恐怕逃离的筑基修士,会带来无尽麻烦……不知道是哪七位长老?”项丹阳心底惴惴,喃喃说道。

  这与他的猜测不同!

  怎么听起来,似乎真的和那逆徒无关?难道,真的是有人叛宗?

  不,不可能,栖霞山三宗,除了我之外,暗中怎么可能还隐藏有这样的力量。

  不知为何,项丹阳这一刻,竟有些惶恐。

  然而,齐景周沧桑但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声音里,满是惊喜。

  “不错,没想到二十年不曾主事,丹阳依旧是一语中的。这七个筑基长老,平日里也不相熟,像那左丘鹤,我们也十分好奇,他为何要叛宗。除此之外,还有……”

  “呵呵!”

  项丹阳麻木的笑了笑。

  若这是一场梦,那定然是一场十分恐怖的长梦。

  他还来不及享受结丹的喜悦,就听到了什么?

  孙钰死了!

  左丘鹤一行七人,叛宗!

  那小畜生竟然从丹岐宗逃离,逃往了秘境试炼。

  项丹阳笑了笑,他的双手慢慢攥紧,陷入掌心,恍若未觉。

  这一切,真的只是短短十多天发生的事情么?

  项丹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闭关了几十年。

  还是,自己结丹只是错觉,自己被心魔入侵了?

  一系列的事情,几乎击溃了项丹阳的心神。

  好在,他毕竟心智坚毅,迅速收敛心神。

  “到了!”齐景周飞剑一顿,说道。

  此刻,二人已经到了苍炎峰巅,这里灵力浓郁,草木清香扑鼻而来。

  项丹阳跟着齐景周的步伐,走上前去。

  不一会儿,二人便走到了老妪身前。

  老妪上下打量了一下项丹阳,眼中露出满意之色。

  “不错!如今我丹岐宗正逢多事之秋,丹阳你能在这时候突破,很不错。”

  “都是宗内一直以来的栽培。”项丹阳拱了拱手。

  他心神一凛,在他的神识中,这老妪仿佛虚无,以他结丹初期的力量,竟然感知不到对方的存在。

  强!

  这就是丹岐宗最强的那个长老么?

  老妪和蔼一笑,看向齐景周。

  齐景周会意,说道:“这位,便是我们宗内的大长老顾秋柔,丹阳以后以师叔相称即可。那位,便是岐黄丹府的素心,我丹岐宗之所以能发展壮大,少不了素心师妹岐黄丹府的支持。对了,曹化玄那家伙呢?”

  项丹阳看了看,这一刻,丹岐宗的最高战力,已然在他面前呈现。

  驼背老妪顾秋柔,丹岐宗大长老,修为深不可测。

  岐黄丹府董素心,丹府府主,赵元胡道侣,修为结丹初期。

  曹家老祖曹化玄,结丹初期。

  老东西齐景周,结丹中期。

  还有靠着岐黄丹的赵元胡。

  以前,项丹阳只是筑基,丹岐宗结丹修士,仅仅接触只鳞片角。这一刻,随着他的突破,丹岐宗的实力,项丹阳终于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如此实力,才能坐稳栖霞山第一宗门!

  顾秋柔笑道:“什么大长老,以后丹岐宗,还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丹阳你厚积薄发,突破结丹,嗯,如此喜事,更应该昭告栖霞山。这样吧,等秘境试炼之后,便为丹阳举行一个结丹大典吧。景周,你说此事如何?”

  “全凭师叔做主!”齐景周面露红光,满脸喜色。

  一门双结丹!

  在丹岐宗数百年的历史里,他这算是头一回了。

  项丹阳挤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他打定主意,秘境试炼后,在那小畜生刚出来时,就袭杀了对方。

  管他什么神通咒法!

  管他什么谋划!

  结丹初期的自己,可以以力破法!

  看你还在那里算计,老夫不要你的魂魄神通了,我就是要杀你!

  项丹阳心中,杀意弥漫。

  至于此举会不会惹人生疑,项丹阳冷笑。

  他略一拱手,说道:“顾师叔,我待会想去秘境那边看看,还请允许。”

  “呵呵,正好,元胡也在那边,还有其他几宗的结丹长老,你不防去交流一二。”老妪点头笑道。

  项丹阳早已经迫不及待,他连忙道:“多谢师叔,我这便过去了!”

  说着,项丹阳身形一闪,就直奔秘境方向而去。

  项丹阳走后,齐景周也笑道:“师叔,那我也下去准备了,这也是五十年来,栖霞山第一位结丹修士,这结丹大典,一定要办的热热闹闹的。”

  二人走后,婀娜美妇董素心眼中露出不解之色。

  她嘴唇轻启:“祖奶奶,我不懂,为何不告诉他们,长孙前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呢?”

  老妪和蔼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远在秘境入口的山涧。

  赵元胡眉头微皱,他袖袍一招,掌心便多了一枚传音符。

  玉简内,正是项丹阳结丹的消息。

  赵元胡神识一扫,猛地冷哼一声。赵元胡眼中,满是嫉恨。

  “苍天不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