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江奔流

捏仙 冷皓东 3631 2019.09.16 10:00

  上古传送阵中……

  光芒闪烁不定,仿佛穿过冗长隧道,莹白色的光亮中,孟道神魂包裹着脸色煞白的李墨,却没有丝毫放松。

  猛然,整个传送阵,如同被什么东西卡住般。

  孟道目光含煞,他死死盯住虚空某处。

  一个弱冠少年,踏步而出。他头发蓬乱,眼含杀意,死死地盯着孟道,以及被孟道护住的李墨。

  “孟道友,留下吧!”

  一道星光巨掌,一掌击向孟道。

  在传送之时,青阳悍然出手!

  “你,过不来!”

  孟道声音平静,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般。

  他手中古雀,骤然冒出巨大光芒,无穷森然剑意,让青阳脸色一变。

  明明是青阳率先出手,但这一刻,青阳浑身颤抖。他只是随意一抓,攻击还在传送阵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但孟道此剑,几乎无所顾忌。

  青阳喝道:“你疯了,你现在出窍初期,只剩神魂,神魂还被徐未央重创,此剑未必能杀了我,但你,必死无疑!”

  顿了顿,青阳看了眼李墨:“就算,你不在意自己的性命,这位小友的命,总归还是要在意的吧。这样你们都会死。孟道友,还是让……我们一起回到大夏吧。”

  青阳的声音,似虚似实。

  孟道看了眼李墨:“怕么?”

  “孟兄,你何时这么不痛快了!”李墨声音淡然。

  他明白,若是让青阳跟着自己等人去往大夏,那才是必死无疑。

  孟道冷冷一笑,看向青阳的眼神,满是不屑。

  “出窍初期,又如何?我敢拼命,你敢么?”

  在他手中,古雀森然剑意,带着刺痛人心的力量。

  赤红剑意流转,古雀之上,剑意冲霄。

  “那你来看看,我敢不敢。”眼见无法善了,青阳目光中露出杀意。

  星光如锁,禁锢虚空。

  哪怕是上古传送阵的空间,出窍修士,也可一战。

  然而,孟道却没有缠斗的打算。

  他冷冷一笑,古雀光芒,更盛几分。

  “你真的不要命了不成!”青阳见此,咬牙切齿道,“你神魂本就重创,若是再施展这一招,这种伤势,便化作道伤,永久存在。除非有大机缘,否则,你必死无疑。”

  “不劳你费心了!”孟道淡淡地说道。

  顿时,天地剑意,化作一柄柄赤红长剑,一一向着青阳袭去。

  这些赤红长剑之上,一缕缕赤金色的古仙道火,让青阳也不敢忽视。

  要知道,这里可是没有灵力的虚空。

  孟道所为,是在消耗自己的神魂。

  青阳眼中露出不甘,压力越来越大。

  饶是他,也抵挡不住了。

  虚空颤抖,阵阵让人牙酸的声音传出。

  千万赤红长剑,带着灼烧一切的赤金道火,向着青阳袭去。

  “孟道,你给我去死吧!”青阳一声怒吼,神色扭曲。

  感受着万千剑意和灼热道火气息,青阳不再犹豫,他双手掐诀,一个蔚蓝星辰法相,便向着李墨袭来。

  与此同时,青阳本尊迅速遁去!

  再战下去,他也有迷失虚空之危。

  轰隆!

  骤然,青阳临走之时召唤的蔚蓝星辰法相,轰然爆发。

  上古传送阵的虚空,猛地破碎。

  虚空震动,传送阵猛然一滞。虚空之中,陡然冒出无数窟窿,深邃、神秘的黑洞之中,散发着强大的吸力。

  “唔!”

  孟道一声闷哼,神魂光芒越发暗淡。

  李墨腰间的储物袋和灵兽袋,也在余波之下,轰然破碎。

  法宝、丹药在虚空中乱舞。

  一个枯瘦如柴、宛如骷髅模样的人影,从李墨灵兽袋中冒出。周围的黑色窟窿,恰好没有伤到他分毫。

  钱福贵,他已经被李墨遗忘许久了。

  此刻,他双眸紧闭,早已经因为没有灵气补给,昏睡许久。

  李墨眼中,露出歉然之色。

  这一刻,孟道神魂如同风中残烛。

  刚刚,青阳法相的自爆威力,大部分是他承受了,否则,李墨必死无疑。

  他看了眼李墨,满眼遗憾之色。

  “李墨小子,恐怕,不能为你遮风挡雨了。”

  “还没有结束!”

  李墨沙哑的声音响起,眼中满是血丝。

  他心神一动,顿时,一个高有百丈的粉红水晶阁楼,骤然笼罩了李墨、孟道两人。

  虚空窟窿落下,但仙灵阁丝毫未损。

  李墨看了眼距离自己更远的钱福贵。

  他说道:“我们需要救他!”

  孟道闻言,也不多话。

  他深吸口气,借着仅存的神魂之力,推动仙灵阁向着钱福贵所在飘了过去。

  而这,也是最后一丝力量了。

  孟道的双眸黯淡,他便要坠落。

  然而,瞬息,一阵黑雾缠绕,孟道的身影消失不见。

  幽冥幡内,孟道神魂黯淡,已经陷入沉睡之中。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李墨脸色苍白,眼神坚定。

  仙灵阁,向着钱福贵缓缓靠近。终于,二者距离不过三寸。

  李墨心神一动,仙灵阁靠近钱福贵的墙壁之上,如同水波流转,化作透明模样。瞬息,钱福贵便要落入仙灵阁之中。

  陡然,异变突生!

  虚空乱流之中,浓郁的金黄光芒冲天而起。

  踏!踏!

  一个人,如同踩在平地般,闲庭信步地向着李墨走来。

  李墨目光凝重,他看着来人,心中大震。哪怕是青阳,在这虚空之中,都无法做到这般云淡风轻。

  只是李墨想要细看,那浓郁金光虽不强烈,但他却无法看透。

  来人边走边讶异道:“没想到,还有一个苍天道徒。”

  “你是何人?”李墨目光凝重。

  来人摇了摇头,说道:“我的名讳,不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可以听的。此来,我是为了他。”

  说着,来人看向李墨身旁的钱福贵。

  “你要对他如何?”李墨并未松手,他拉着昏睡的钱福贵,目光凝重。

  来人道:“放心吧,黄天道盘选择了他,说明他将是苍青界天命注定的界主。这种事情,你一个苍天道徒,没必要知道。”

  说着,来人随手一挥,也不见他如何用力,钱福贵便远离了李墨。

  他看着已经瘦成了骷髅模样的钱福贵,目光中没有一丝情绪外露。

  “作为交换,我会满足你的心愿。”猛然,他抬头看向李墨。

  浓郁金光骤起,李墨的仙灵阁,回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传遍李墨脑海。

  他抬眼看去,只能看到浓郁的金黄色光芒。

  “挣扎吧,苍天道徒,挣扎着活下去吧。或许,将来有一天,你会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他会在黄天道境等你!”

  大夏,传送阵上,莹白光芒大放。

  光影流转,一个青衫青年身影浮现,手握一柄锈迹斑斑的残剑。

  他看了看左右,神色一厉。

  骤然,古雀剑意涌动,身下传送阵上,森然剑意流转。

  咔嚓!轰咔!

  声响中,上古传送阵已经被李墨斩得七零八落。

  他深吸口气,看向地宫之外。

  以他的神识,都无法查看清楚,地宫之外,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未知的前路,正在等待着李墨。

  高山仰止,看见高山,登上高山,是一个过程。有些事,只有在你登上高山之时,才能看清。

  高山之傍,另有山峦,直通天阙。

  漫漫长路,只有踏上真正的巅峰,才能触及精彩。

  无论是青阳,还是带走钱福贵的神秘人,李墨都没有表露任何不满之意。

  弱者,没有资格要求公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成为强者!

  大江奔流,泥沙俱下。

  在这个变幻不定的修仙界中,一个青年,褪去稚嫩,看向外面世界,那些以前从未经历,从未想象的浩瀚世界。

  这个修仙界,因为李墨的存在,熠熠生辉。

  这个世界无限大,这条道路,依旧很长。

  ……

  南乾,上古传送阵散发异芒。

  猛然,一个黑袍老者的身影显现,他的身影之上,还带有一丝狼狈。

  他看向盘膝而坐的青阳,目光转动:“不行,大夏的传送阵,已经被毁了。我们要回去,除了穿越云苍山外,只能找吴多宝了。”

  “好,那等我恢复之后,我们一同去找吴多宝。相信,他会愿意让我们离开的。”青阳脸色煞白,勉强回道。

  “你的伤,有多重?”徐未央深深地看了青阳一眼,如是说道。

  青阳面上不动声色,温和道:“还好,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了。说起来,徐道友被孟道的古仙道火烧灼,恐怕,也不是那么好受吧。”

  青阳此言一出,徐未央目光冰冷。

  他一拍储物袋,一个光秃秃的棍子上,无穷厉魂哀嚎。

  徐未央眼中带着肉疼之色,说道:“无妨,主魂未失,这柄亿万魂幡,很快就会显露威能。你既然需要调理伤势,估计我在这里你也难以心安。我出去转转,收集一些神魂,你安心恢复吧,离去之时,叫我一声便成。”

  说着,徐未央脚步一踏,空间波动,身影骤然消失。

  青阳见此,先是松了口气,放下了袖袍下的衍星尺。

  旋即,他目露思索之色。

  双手掐诀,猛然看向了武国幽柏大泽的方向。

  ……

  端云城,霞光万道。

  一座金碧辉煌的高楼之上,吴多宝脸上的肉都在颤抖,五指之间,一枚金色铜钱,被他连连翻转。

  他的目光深邃,似乎已经落在整个南乾。

  南乾两郡,无数修士、宗门为了与武国一战,前赴后继赶往魔帝岭。

  有人是因为端云城的命令。

  有人是因为想在战场上突破修为,突破自己。

  有人是因为……在他们身后,是家!

  这个世界如此璀璨,修士也有难以割舍的东西。

  魔帝岭中。

  无数人的血液已经将此地洗刷的赤红,神魂浸染之下,露出地面的山石,都化作乌黑之色。触及一片冰凉。

  这里,已经成为了修士的屠宰场。

  但是,依旧有修士前来,络绎不绝。

  无论是武国,还是南乾!

  南蛮之地,千万修士的命运,都在这一战之上。

  这是出窍意志,这是天地大势。

  吴多宝嘴角一扬,目光再转,他看向了千峰所在,孟道离去的地方。

  出窍之战,如此浓烈的气息,他自然有所感应。

  只是,对吴多宝而言,没有丝毫意义。

  青虚宗、幽魂徐家,还有鼎元仙宫……

  吴多宝呵呵一笑:“哈哈哈,两千年了,那个人竟然还没有死。看来,青虚宗、幽魂徐家、五老峰、静月宗和转玄宗,这笔买卖要折本了。嗯,我吴多宝就闷声发大财就好,哈哈哈……”

  说着,他心念一转,手中出现一个血色石台。

  他心念再转,血色石台消失。

  吴多宝嘴角一扬,和青阳想得不同,他并没有那般焦急。

  战争之初,或许吴多宝会焦急,两个出窍修士的存在,会化身搅局者,但是,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如今,哪怕是他,都没办法阻止这一切。

  这,就是人心的力量啊!

  大江奔流,世间一切,皆是命中注定。

  只是,在这命中注定中,有一个淡漠青年,并不相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