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锋月谷的底蕴

捏仙 冷皓东 3078 2019.07.18 18:00

  离宗!

  对李墨而言,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挑衅项明,刻意高调让项丹阳不好下手,引导劳横,答应方尘远的请求,都是在为离宗做准备。

  项丹阳并不简单,丹岐宗筑基修士第一,丹岐宗筑基期炼丹长老,二十年未能突破结丹,他真的是在虚度光阴么。

  李墨一直在不断打听项丹阳在丹岐宗的生涯。

  可以说。

  越是了解。

  他越是能感觉到项丹阳的深不可测。

  表面上看,项丹阳是一个结丹无望,寿元损耗,性情古怪的老头子。

  可实际上,李墨甚至觉得,若是项丹阳愿意,他成为丹岐宗掌门,都是轻而易举。

  毕竟,最了解一个人的,就是他的敌人。

  根据一些筑基长老诡异反常的举动。

  李墨发现这些后,除了对项丹阳有更深的忌惮外。

  也在想尽办法,提升实力!

  修炼镇狱。

  后山拿到大量的符箓。

  和舒华的暗中交易。

  李墨正在做着他能做的一切。

  而这些,都将在三宗大比时,见分晓。

  李墨缓缓放下舒华的玉简。

  想到自己的筹备,进入了入定之中。

  伤势还需要尽快恢复才行。

  而在李墨养伤之时,栖霞山三峰之一的栖月峰上。

  栖月峰,坐落在苍炎峰的西南方,与苍炎峰四季如春不同的是,栖月峰光秃秃的一片,峰顶从远处看,只能看到是一片空旷,几块巨石散落在峰顶上,苍凉孤寂。

  少有人能够在栖月峰顶久呆,因为这里常年刮风。

  风,不是寻常的风。

  是犀利的锐金之气混合在寒风中,凝气修士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甚至每年还会有一两次,整个峰顶都被一层金色风幕笼罩。

  不止冰寒入骨,而且凌厉锋锐。

  说是风幕。

  不若说是剑气流动。

  筑基期修士,都难以承受。

  故而,锋月谷最初建立宗门时,便没有考虑栖月峰顶。

  初夏时节,雷雨天气更容易引发峰顶的金色剑气。

  这不,栖月峰上,金色的剑气散发着可怕的威压,疯狂的嘶吼着。

  而此时,仔细看去,却有两人站立在山顶处。

  平日里四散弥漫的剑气,此时依然疯狂的舞动,仿佛要撕裂天地间的一切。

  但是那两个人周围,三丈内空无一物。

  这两人中,其中一人正是锋月谷掌门孟云昌,此时他恭敬的站在一个黑袍老者身前。

  他看了看周围飞舞的剑气,轻声说道:“师叔,你已经是栖霞山三宗修为最高的人,为何还不攻入丹岐宗呢?”

  说着眼中满是迷惑之色。

  老者看了看天空,而后缓缓道:“丹岐宗没有那么简单的。这些年来,你和兽灵宗的那小辈,探查丹岐宗的结丹修士,还不是一无所有。”

  孟云昌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可是师叔已经成为元婴修士了,三宗内,还有谁是师叔敌手?”

  孟云昌的话语,若是被丹岐宗的人知晓,恐怕要惊恐到心胆俱裂。

  元婴修士!

  足以打破三宗现有的格局。

  老者转过身来,只见他面庞清瘦,却有一个鹰钩鼻,显得有些阴鸷。

  他淡然的看了一眼孟云昌,说道:“云昌,莫要小看天下人!

  你若是始终如此想,总有一日,锋月谷会毁在你的手中!”

  说到最后,语气严厉至极。

  孟云昌躬下身子,眼中露出一丝不悦,只是片刻间就被隐去。

  只是孟云昌是这老者看着长大的,怎能不知对方心思。

  他轻叹口气,说道:“云昌,说这个不是让你难堪。

  若要攻打丹岐宗,就必须以雷霆之势,发出最凌厉的一击!

  我怀疑有一个人一直守护着丹岐宗,若他真的还在,恐怕攻打丹岐宗一事,还要生出诸多事端。”

  “噢?师叔说的,莫非是丹岐宗的大长老顾秋柔?”

  黑袍老者背负双手,冷哼道:“哼,顾秋柔一介老妪,恐怕连突破元婴都不可能,如何拦我。我担心的,另有他人。”

  孟云昌恍然大悟,恭敬中躬下身子,只感觉脸皮发烫。

  顿了顿,黑袍老者叹了口气,凝重地吐出一个名字:“长孙留。”

  “长孙留?”孟云昌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也对,云昌你还小,不知道此人也是正常。

  五百年前,丹霞坊市初建,无论是兽灵宗、我们锋月谷还是丹岐宗,都明白其中的巨大收益。

  当时,我们为了争夺丹霞坊市,也是为了争夺栖霞山三宗的霸主之位,可说是血流成河。

  当时宗内弟子都无法外出,就是怕被高阶修士暗杀。

  其实那时候,丹岐宗虽强,但不至于此。

  然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元婴修士出现了。

  长孙留,或者说,身受重伤的长孙留。

  他听闻丹霞坊市有一物可以医治他的伤势,便来到此地。

  受元婴修士的影响,我们不敢再争斗下去,可丹岐宗那个时候的掌门,也是一个心有沟壑之辈,他看出长孙留的伤势,借着丹岐宗的便利,举全宗之力为他炼丹。

  最终,将长孙留救了下来。”

  孟云昌心神大震,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往事。

  黑袍老者看了他一眼,说道:“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敢轻易动手了吧。这长孙留,五百年前便是元婴修士,如果还在守护着丹岐宗……”

  黑袍老者没有说下去,但孟云昌懂他的意思。

  他咬了咬牙,说道:“我明白师叔的担忧,秘境试炼之前,云昌一定调查清楚此事。”

  黑袍老者看了一眼孟云昌,眼中露出和蔼之色,说道:“你是师兄唯一的子嗣,若要攻打丹岐宗,必然危机重重。

  虽然这次机缘巧合之下,我成为元婴修士,但是还是要有七成把握才可。”

  说着黑袍老者看向苍炎峰所在的方向。

  他眼中露出一道凌厉的光芒,刺得孟云昌眼睛生疼。

  孟云昌微微后退,老者也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

  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那种凌厉了。

  老者慨然道:“还是修为不稳啊。”

  孟云昌脸上堆笑,说道:“师叔不必烦忧,有了这寒金煞,想必师叔修为便会稳固。”

  老者点了点头,笑道:“是啊,谁能想到,栖月峰顶这终年不散的金风,竟然是传闻中的寒金煞呢。若没有这个,我恐怕终生都无法突破到元婴期。”

  孟云昌神色振奋,说道:“待师叔修为稳固之日,便是我锋月谷称霸栖霞山之时。”

  老者没有反驳,看了看周围一道道的剑气,不无感慨道:“当年定宗时,祖师修为不敌丹岐宗和兽灵宗,选了栖月峰,如今也是我锋月谷的机缘。”

  “如此正该我锋月谷中兴。”孟云昌躬身说道。

  老者点了点头:“嗯,这些日子停止对丹岐宗的动作。一切,等仙界小碎片试炼结束后再说。到时我巩固修为,凌志拿到修炼资源,一举歼灭丹岐宗。”

  孟云昌严肃道:“就算师叔不说,我也不会有什么动作。如今丹岐宗内虽然有我们的人,但若不是师叔,我们还从不知晓,丹岐宗内竟然还有隐藏。”

  老者眼中露出一丝欣慰,说道;云昌你能想到此处,这很好。我希望是我杞人忧天了,不然,长孙留若是还在,我便无法破局。到时,你和凌志或许会有危险。”

  孟云昌若有所思,旋即道:“师叔放心,云昌一定想办法。”

  黑袍老者和蔼一笑,拍了拍孟云昌肩膀,说道:“云昌啊,你长大了。”

  仅一句话,孟云昌眼眶赤红,声音发涩道:“这些都是云昌应该做的,如果没有师叔,也不会有云昌这个掌门。”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当日师兄意外身亡,你我皆是勉力前行。若不是你自己争气,也没有我们锋月谷的今天。

  对了,凌志这孩子我很喜欢,你下山去吧。让凌志上来,陪我十天。”

  和一个元婴修士朝夕相处,能够获得多少指点呢。

  特别是黑袍老者话语中的意义……

  孟云昌眼中狂喜,直接双膝跪地,磕了三个响头,对着老者说道:“多谢师叔大恩!”

  老者受了孟云昌这一跪,淡然说道:“云昌,凌志这孩子,会是我们锋月谷的希望。

  好了,你唤凌志上来吧。”

  老者右手轻轻的挥了挥手,只见那急速舞动的锐利剑气凝滞在半空中,似是被一股力量推向两旁。

  缓缓飘动下,显出一条下山的小道。

  孟云昌看着老者清瘦的背影,嘴唇微张,欲言又止间似乎想要说什么。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老者作了一揖。

  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下了峰顶,只是在心中暗自发誓。

  师叔,锋月谷在我手中一定会发扬光大的。

  没人知道,锋月谷早已经有了这样的准备。

  早已经有了这样的野心。

  也已经有了这样的底蕴。

  自古以来,栖霞山三宗历代掌门,都期待着三宗统一的一天,只可惜却没有一人实现这个愿望。

  原因便在于,三宗并没有破局的战力。

  五百年前,长孙留虽然被锋月谷救下一命。

  但当时依旧伤势极重,无法出手。

  但这一刻的王越,达到巅峰状态的元婴修士,会有多可怕呢。

  没人知道,李墨也不知道。

  他正在努力的修复伤势。

  应对接下来的三宗大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