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天骄四强

捏仙 冷皓东 4017 2019.07.25 18:00

  钱福贵松了口气,急忙离开演武台。

  宗主的诘难?

  钱福贵嗤之以鼻,有命重要么?管他呢,我拿了秘境试炼的机缘就撤了,到时候管我什么事。

  孟凌志眼中露出不屑之色,走到锋月谷天骄处。

  “师兄,你来了!”

  孟凌志一到,楚寒锋、孙越阳等人眼中满是兴高采烈。

  后排,有的锋月谷弟子,更是热泪盈眶。

  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

  “兰溪子人呢?”

  孟凌志眉头一皱,感觉有些不妙。

  楚寒锋涩声道:“大师兄,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就这样,兰溪子也陨落了。”

  孟凌志越听,神色越冷。

  他轻闭上眼,说道:“也就是说,此战我锋月谷在三宗排名最末!

  三宗天骄中,我锋月谷陨落最多。”

  “寒锋带队不利,还请师兄责罚。”

  楚寒锋微躬身子,额头冒出冷汗。

  孟凌志淡漠地看了楚寒锋一眼。

  说道:“你的确无能。

  回宗后,自己去藏剑楼领取剑诀,秘境试炼,不斩杀丹岐宗天骄,废你修为,逐出宗门。”

  这已经不是责罚了,而是奖励。

  但其他天骄并未觉得不公,反而更加崇敬地看向孟凌志。

  楚寒锋眼中露出感动之色,说道:“是,寒锋遵命!”

  “跟着我!”

  孟凌志没有纠结。

  他径直向着丹岐宗天骄的位置行去。

  第一时间。

  方尘远眉头一皱。

  迎着孟凌志走了过去。

  锋月谷与丹岐宗的两宗天骄,在孟凌志到来之后,针锋相对!

  方尘远拱了拱手,说道:“孟道友,久违了!”

  “我是来找他的!”

  孟凌志看向李墨,说道:“就是你杀了兰溪子?”

  “如果不是比赛太少,或许会多杀几个锋月谷弟子。”

  李墨语气中蕴含的杀意,任谁都不会怀疑他的决心。

  将三宗大比的现实,如此血淋淋的表现出来。

  顿时,在场天骄轰然。

  “呵呵,有意思,徐青空是么,有意思。”

  “该死啊,这魔头还这么大杀性,还好他不知道我是谁。”

  “孟师兄,教训一下这小子,太嚣张了!”

  ……

  高台之上,锋月谷宗主孟云昌眉头一挑。

  “好凌厉的后生。”

  赵元胡笑道:“不锋芒毕露,怎么能叫年轻人呢。”

  赵元胡满意的笑着。

  若不是这个小辈是项丹阳的亲传弟子,凭此,这小辈在丹岐宗内就有平步青云的机会。

  入了宗主法眼。

  自然有更多机会。

  孟云昌冷哼一声,说道:“如果没有匹配的实力,锋芒毕露也不是好事,过刚易折。”

  说话间,眼中杀意一闪。

  赵元胡呵呵一笑,反正是项丹阳的亲传弟子。

  死了,自己也不心疼。

  天骄处……

  孟凌志一抬手,锋月谷弟子纷纷不言。

  他淡淡说道:“杀你不费吹灰之力,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跪地求饶。”

  “你是来自取其辱的么?”

  李墨脸色未变,语气森然。

  孟凌志不屑地笑了笑。

  似是觉得再说下去,也没太多意义。

  他看向方尘远,说道:“三宗之中,也只有你值得我高看一眼,我在决赛等你。”

  “应该是我在决赛等你。”

  方尘远语气转冷。

  身为丹岐宗大师兄,他有他的骄傲。

  一阵言语交锋后,孟凌志保持了克制。

  时间,就这样缓缓前行。

  在丹岐宗的灵药下,竺厚早已复原。

  三宗大比的四强之战,也正式开始。

  强强对战!

  决定了,谁才是真正的天骄。

  天骄中的天骄!

  ……

  第一战,方尘远对阵王剑。

  得到孟凌志的指示,王剑上台后,直接认输。

  方尘远,晋级四强。

  第二战,燕重山对阵项明。

  两人是老冤家,老对手。

  但在之前的比赛中,燕重山从未胜过。

  燕重山一身巨力,凝气期无人可挡,怎么会输?

  但看到项明出手,李墨方才明悟。

  项明一个闪身。

  幽影掠过,闪到燕重山身后。

  燕重山又一次扑了空。

  这已经是燕重山第八次扑空了。

  燕重山气急败坏地大吼。

  “小白脸,你别跑!”

  “该死,幽魂刺!”

  被燕重山当众讥讽,细眉薄唇的项明,俊俏的脸上满是羞怒。

  铛!

  燕重山的金刚环就挡住了这一击。

  只是,感受着体内越发匮乏的灵力。

  燕重山眼中,愈发无奈!

  演武场的环境下,以项明的身形,他根本没办法击中对方。

  若是不攻击,项明会在远处施展一些手段,自己输。

  若是攻击,自己除了消耗灵力,毫无用处。

  论耍手段,对面那小白脸比自己更诡计多端。

  与项明的战斗,是燕重山最为憋屈的一战。

  “燕师兄要败了,可惜。”

  李墨摇了摇头。

  项明或许力量不如燕重山,霸道不如燕重山。

  但他修炼的法诀,可以说是燕重山的克星。

  果然,在燕重山施展了一个十分损耗灵力的法术后。

  灵力耗尽,不得不认输。

  第三战,竺厚对阵锋月谷弟子。

  复原的竺厚,依旧憨厚的笑着。

  只是,下手却没有之前那般狠辣。

  他也想明白了,自己区区一个凝气期弟子,还是低调点好。

  虽然三宗大比是剪除对手的好机会,但这里打了小的,出来老的,自己何苦为难自己。

  况且,以他的嗜血蚁,在秘境试炼中,无疑更占优势。

  于是,竺厚的笑容更加憨厚了。

  锋月谷弟子落败后,也没有狠辣击杀对手。

  第四战,孟凌志对阵左高峰!

  还没开始,方尘远、李墨、项明等人就是面色凝重。

  八强进四强,并没太费力。

  主要原因是三宗大比这么久,大家的实力都心知肚明。

  打的赢就打!

  不敌便直接认输。

  犯不着给机会。

  但是,孟凌志的实力,谁都不清楚。

  左高峰心中惴惴。

  但身为丹岐宗有名的天骄,他觉得自己不能不战而逃。

  好歹也要试试。

  万一……我就赢了呢!

  拥有春生逆命诀的左高峰,心底也有些自信。

  另一边,孟凌志面无表情,直接上台。

  在孟凌志上台的那一刻,李墨面色更加凝重。

  在他的神识感知中:

  孟凌志全身都被剑意笼罩,整个人锋芒毕露。

  孟凌志气海内。

  一颗金光闪闪的剑丸,散发着森然寒意。

  剑丸,真正剑修才有的本命法宝。

  锋月谷虽然有残缺的剑修功法,但他们依旧属于普通修士。

  剑修不同!

  剑修,至诚于剑!

  人就是剑,剑就是人!

  李墨可以想象,孟凌志的攻击力有多么强横。

  不过,左高峰也不是浪得虚名,春生逆命诀,恐怕是结丹修士的功法。

  以李墨的见识,左高峰生命力之强横,可见一斑。

  就在李墨神识感知时。

  高空之上,一个身形朦胧的老妪。

  看了丹岐宗天骄位置一眼。

  喃喃道:“你到底是谁呢?”

  说来复杂。

  演武台上,左高峰却没有那么多念头。

  裁判喊“开始”后,他便双手掐诀。

  春生逆命诀,就此催动。

  孟凌志不为所动,等到左高峰完成后,才淡淡说道:“抓紧时间吧。否则,你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哼,大言不惭!”

  左高峰冷哼一声。

  春生逆命诀的玄妙,让他自信十足,自己未必不可以赢。

  “大言不惭么?呵!”

  孟凌志轻笑一声。

  下一刻,整个演武场周围,爆发出轰然的呼喊声。

  “怎么……怎么可能?”

  “这真的是凝气期吗?”

  “快告诉我,我是修炼出了差错,被心魔入侵了。”

  ……

  丹岐宗修士,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道巨大的金光剑痕,宛如天地破开般,自虚空展现。

  它散发着浓浓的剑意,仿佛还在不断吸纳空气中游离的灵气。

  在左高峰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

  一息,左高峰的头颅掉了下来。

  一息!

  一剑!

  左高峰毫无反抗之力!

  就在众人难以置信地时候,孟凌志却眉头一挑。

  “有趣!”

  左高峰身躯所在的位置。

  突然,另一个左高峰显现出来。

  他双鬓微黑,看起来比先前的模样年轻一点。

  此刻,最开始的身躯,开始渐渐消散。

  他看了看地上的无头左高峰,又转头看了眼孟凌志。

  心中满是后怕。

  春生逆命诀,以命代命。

  他刚刚,已经死过一次了。

  咬了咬牙,左高峰双手掐诀,更喷出一口本命精血。

  他右手一挥!

  凌厉气机下,手边就多了一道飞剑。

  孟凌志摇了摇头。

  一道剑丸从他气海中浮现而出。

  旋即,又是一道金光剑痕。

  剑痕仿佛划破空中的风一般,传出一阵嘶鸣之声。

  左高峰无头的身躯,屹立在前。

  一剑!

  一息!

  真的有这么强的凝气修士么?

  双鬓漆黑的左高峰,略带苦涩地想到。

  下一刻,场中多了一个瘦削中年修士。

  这意味着:左高峰,又死了一次!

  中年左高峰面露惊恐之色,大喝道。

  “我认……”

  还不等他喊出那个“输”字……

  锋芒更盛的金色剑痕,就激射而来。

  快!

  快到左高峰连快这个念头都没来得及冒出来!

  剑光掠过!

  左高峰,毫无反抗能力。

  呲啦!

  刺眼的红色,宛如笔墨般挥洒而出,落在演武台上。

  左高峰仿佛听到了风声,他感觉脖子有点疼,想低头看看。

  突然,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那是什么?那好像是我的头颅。

  原来,我已经死了!

  演武台上……

  左高峰的眼神中还有惊恐。

  而他无头的身躯,轰然倒地。

  三剑,十息,左高峰陨落!

  整个丹岐宗,一片寂静。

  没人能想到,左高峰会以这样的方式死亡。

  春生逆命诀,不愧是一等一的法诀,左高峰已经拼尽全力了。

  但在孟凌志面前,竟毫无抵抗之力。

  三剑,仅仅三剑!

  想到这个可怕的事实,许多丹岐宗弟子,看向孟凌志的目光,都带有一丝畏惧。

  实在是孟凌志的攻伐,让他们胆寒。

  “孟贤侄,灵力耗空了就去一旁歇一下吧,不要硬撑了。”

  突然,赵元胡笑呵呵地说道。

  围观修士这才恍然。

  原来是耗空灵力,才有这么强的攻击。

  我说嘛,凝气修士怎么可以这么强。

  同样是斩杀!

  不费吹灰之力。

  灵力耗空的全力攻击。

  也是不同。

  丹岐宗弟子,看向孟凌志的眼神,就没有畏惧了。

  孟凌志冷冷地看了高台一眼,脸色陡然变得苍白。

  他看都没看左高峰的尸体,就想往锋月谷天骄处行去。

  然而,他眼前发黑,身躯也在颤抖。

  可恶,灵力亏空太大了么。

  孟凌志原本想一招解决左高峰!

  震慑当场!

  却没想到对方的功法如此玄异。

  连续三剑,榨干了他体内所有的灵力。

  就在孟凌志头晕眼花,将要倒下之际……

  “做得已经不错了,交给我!”

  孟云昌温和的声音在孟凌志耳边响起。

  一股力量,托着虚弱的身体。

  孟凌志这才心里放松。

  于是,就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中,孟凌志回到了锋月谷弟子队列里。

  结丹期修士的操控,凝气期修士自然没能看出端倪。

  李墨则老老实实地站在丹岐宗队列中,甚至连神识都没有动作,在刚刚感知孟凌志“剑丸”之后,李墨的神识就察觉到。

  有人在窥探这里!

  这让李墨心中一紧。

  虽然经过试验,早就知晓,自己的神识,哪怕孟云昌、曹化玄这样的结丹期都没办法发觉。

  但,谁知道丹岐宗隐藏了什么呢。

  故而,李墨就老老实实地发着呆。

  即将离开丹岐宗的他,可不想引起一个结丹修士的关注。

  赵元胡瞥了一眼孟云昌,皮笑肉不笑的道:“贤侄,好大的杀性。”

  “不锋芒毕露,怎么能叫年轻人呢?”

  孟云昌淡淡地回道,心里却在思索着别的事情。

  赵元胡冷哼一声,只是想到对方结丹修士的身份,不再多言。

  随着孟凌志与左高峰的战斗结束。

  三宗大比的四强,便已经决出。

  方尘远!

  项明!

  竺厚!

  孟凌志!

  这四人,无愧是天骄中的天骄。

  随着赵长老的介绍,众修的目光集中在四人身上。

  每说到一个人名,都能引起一阵轰然。

  李墨神色淡然,目光落在高台之上。

  那里,项丹阳的座位上……

  空无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