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入宗一二事

捏仙 冷皓东 3774 2019.07.04 18:00

  作为栖霞山的三大主峰之一,苍炎峰可谓灵气浓郁,风景秀美。

  因为与地下火脉相连,使得四季如春,哪怕在岁末之际,苍炎峰依旧花草遍地。丹岐宗可以力压锋月谷与兽灵宗,除了丹岐宗内独特的炼丹法诀,这地下火脉也有很大的功劳。

  此时在丹岐宗山门处,两个守着山门的白衫外门弟子正百无聊赖的相互交谈着。

  “嘿,你说这次三年大比的师兄们谁会赢?”一个守山弟子率先开口。

  “这还用说,肯定是方师兄。听说方尘远师兄的修为已经到凝气十一层了,可比宗内的一些炼丹长老还高呢!”另一人不假思索道。

  “唉,也说不定,项明师兄和曹灵远可也不弱。不过真羡慕这些核心弟子啊,在全宗出尽风头,还能够拿那么多修炼资源。”率先开口的守山弟子话语中掩饰不住的羡慕之色。

  “呵呵,也没什么好羡慕的,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还要去执行任务,特别是血炼堂的天级任务,更是危险万分。哪像我们外门弟子,只用在宗门中做些简单的杂役就好。”另一人回头看了一眼山峰,虽然如此宽慰着自己和同伴,但是眼神中也明显露出向往。

  率先发言的外门弟子神色稍缓,正要继续言语之际,突然目光一凝。

  只见山下缓缓走上来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这青年身穿和外门弟子相似的白色衣衫,显得腰间的那个黑色储物袋格外醒目。不过看这青年的年龄,也不像是来拜师的,却不知来丹岐宗做什么。

  这青年虽容貌普通,却面带微笑,走上前来轻声问道:“不知丹阳长老可在宗内,在下徐青空,依家父书信前来拜访。”

  他声音略有些淡然,只是听到“丹阳长老”几个字,守山弟子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二人对视一眼后,小心翼翼的问着来人:“你和丹阳长老是什么关系?”

  守山弟子咽了口唾沫,由不得他不紧张,只因为这丹阳长老在丹岐宗内可谓声名极盛,而且这名可不是什么好名声。眼前这人看不清修为,也不知与丹阳长老有什么关系,当然不是他们两个外门弟子可以得罪的。

  “家父与丹阳长老有旧,此次前来是代家父拜访,二位只需要说徐家来人即可。”自称徐青空的修士拱手一揖,显得颇为自然。

  守山弟子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来人,想了想,犹豫道:“道友稍候,我这就禀报丹阳长老。”

  说着,此人一拍储物袋,腰间顿时出现一块巴掌大小的传讯玉符,飞入苍炎峰更高处,瞬间没入云端之中。

  此时这自称徐青空之人心底暗松了口气,徐青空早已死去,来人自然是李墨。

  徐青空对他的夺舍仿若昨日,让李墨依旧心悸。

  此刻他可不是对修仙界一无所知,夺舍涉及天道法则,凝气期修士连神识都没有,是不可能夺舍他人的。而且,就算是夺舍,也无法获取对方的记忆,可是李墨却有着徐青空的残魂记忆,虽然不全,却真实存在。

  也正是因此,李墨来到了栖霞山,寻找项丹阳。

  李墨这几天在丹霞坊市打探消息,项丹阳已经成为丹岐宗的丹阳长老,性格颇为古怪,乃是丹岐宗的蓝衫长老。

  紫、蓝、青、黄、白。

  分别对应着丹岐宗的结丹长老、筑基长老和炼丹长老、核心弟子、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就是白衫弟子,一般也不过是凝气三层左右的修为,而蓝衫长老则包括丹岐宗内的筑基期长老和炼丹长老,当日在丹霞方式中遇到的舒华,就是炼丹长老。

  打听到确实存在项丹阳此人,也让李墨对密信的内容多了几分信心。

  虽然密信所言太过匪夷所思,让李墨心中有些不安,只是如今几乎走投无路的他,除了来到丹岐宗外,不可能让修为更进一步。

  故而,李墨只能在心底暗自警惕着。

  李墨站立在山门前,又细细思量了一番,自信不会露出破绽,嘴角微微一扬。

  在传讯玉符飞出的片刻后,一阵威严的气势传来。

  一个身穿葛布长衫,留着山羊胡的老者笼罩着罩风呼啸而来,他脚踏飞剑立在半空,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墨。

  李墨身体一沉的同时,心底也同时一沉。

  李墨沉默的看了山羊胡老者一眼,只是挺身而立,没有丝毫拜见的意思。

  这倒不是李墨不讲礼数,只是在对方的气势逼迫下,让他无法起身。甚至在这气势威压中,他感觉自己还有些支撑不住身体。而这种感觉,越演越烈!

  对方要他下跪!

  李墨淡然的眼神闪过愤怒之色,目光转动间,咬牙坚持着。

  “哼!”

  李墨只听见一声冷哼,感觉身上的气势又重了一分。“扑通”一声,李墨正要被压制到跪地之时,猛然伸出自己的双手,颤抖着撑在地上。

  山羊胡老者见此,目光中阴沉之色更深,开口道:“起来!”声音有如磨砂般难听,沙哑至极。

  李墨脸色苍白的站直身体,面无表情的对着项丹阳一拱手,僵硬的说了句:“晚辈徐青空,拜见丹阳长老。”

  若是细看,可以明显看出李墨双手还在微微颤抖,他只是一个凝气二层的修士,抵挡对方的气势已经非常艰难。

  项丹阳深深的看着李墨,李墨咬紧牙关,沉默以对。两个守山弟子互相看了看,丈二摸不着头脑,只是也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在一旁噤若寒蝉。

  李墨的这种不卑不亢,并没有赢得项丹阳的嘉许欣赏。反而看向李墨的眼神更是阴冷了几分:“好了,贤侄不必多礼,十年前听闻徐盛歌道友争夺家主之位陨落,项某痛感万分,没想到徐道友还留下了贤侄这么好的种,当真是极好极好啊。”

  此人说到“极好极好”时,语气已经有如九幽之风,也不知他说的“极好”是指李墨好还是徐盛歌死了好。

  “哼,罢了,书信拿过来吧!一个无灵根的废物,真不知道你还能修出什么来。”

  李墨双拳紧握,目中满是喷薄欲出的怒火,他看了一眼在半空中的项丹阳,一言不发的从储物袋中拿出那封密信,抛给了项丹阳。

  项丹阳右手一卷,看都未看一眼,直接将密信放入储物袋中。随后,他面露阴沉之色,将李墨随手一抓,放到自己的飞剑上,也不提醒,飞剑直接急速飞到高空。

  这是李墨第一次在空中飞行,没有准备之下,眼眶被风刮得生疼,两行热泪本能的从眼中流淌而出。过了好一会儿,李墨将双眼紧闭才止住这种痛苦。然而还没能李墨适应“扑通”的一声,天旋地转间,李墨就感觉自己被人甩在地上。

  李墨缓缓睁开了双眼,双目通红,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

  过了好一会,李墨才缓过来,只见这里乃是一座陌生的府邸,空气极为清新,隐隐还能闻到灵草的味道。李墨深深的吸了口气,不由心神大震,空气中的灵气太过浓郁,这短短瞬间,他就有种凝气二层更加饱和的感觉。

  “你在我灵府内找个地方先住一晚,现在不要让我看到你,滚!”项丹阳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储物袋甩到李墨身上。

  李墨眼中光芒一闪,拿着储物袋,也不说话,径直在项丹阳面前,将心神沉入储物袋内空间。

  项丹阳看着李墨如此态度,眼中杀机连闪,却不知顾忌着什么,转身走到灵府深处,始终没有动手。

  待到项丹阳离去,李墨看着项丹阳离去的背影,之前的冷漠消失不见,脸上浮现一丝忧色。

  在发现项丹阳对自己的不善后,这不过盏茶功夫的会面,他既表现了怒目而视的少年心性,又在对方施以恩惠时直接无视。

  可是始终试探不出对方的深浅,这让李墨内心更加警惕,饶是项丹阳给的储物袋中,琳琅满目的修炼丹药也无法缓解李墨内心的忧虑。

  呼!

  李墨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项丹阳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这短短的会面,比他当年刺杀万世杰还要凶险。此刻离开了项丹阳的视线,李墨也不停留,直接跑到项丹阳灵府大门处,新来一个地方,自然是要好好熟悉一番。

  只见大门处一片白雾弥漫,李墨果断地伸手在白雾中来回晃动,没有丝毫反应。他看了一眼眼前的白雾,向着灵府左边走去,李墨察觉到,刚才的灵草清香味道,就是从这边传来的。

  走了不过片刻,李墨感觉草木的味道越来越浓厚。神色一震下,他加快脚步想一探究竟,可是一片白雾拦住了他的去路。

  就在李墨正在纠结要不要进去看一看时……

  “滚!”

  一声怒吼直接传入李墨脑海,震得李墨脑袋都有些嗡鸣。毫不迟疑,李墨退到了灵府的另一边,仔细的观看着灵府的环境。

  灵府就是蕴含灵气的修炼之所,与洞府不同,灵府占地面积更大。项丹阳这个灵府大约有百丈大小,除了大门所在位置外,周围被白雾笼罩,一条小溪却从白雾中蜿蜒而出,流淌而过,带着浓郁的灵力,也不知流向何处。

  四周白雾很明显是阵法所化,散发清香的肯定是项丹阳的药草园,在离药草园不过十数丈的地方,李墨还没靠近就有一股火热之感,这让李墨心中惊奇之余,暗暗猜测这里就是炼丹室。而项丹阳的修炼之所,在这个灵府最深处的一栋宅子内。

  百丈方圆,这个灵府并不只有项丹阳所在的府邸,在灵府另一处也有几间简陋的房屋。

  李墨躲项丹阳都来不及,自不会去他所在的宅子。他走到溪边的简陋房屋内,只见屋子里爬满了蜘蛛网,透过阳光还能看到房屋顶上的破洞,想来是很久没有人使用过的。

  李墨眉头一皱,长叹气中,挽起了手袖。

  ……

  窗外的弯月挂在树梢,月光透过窗子洒进屋内,而在屋内,半干的床和摇摇欲坠的桌子,还有一个破旧的蒲团,这就是全部。

  李墨此刻换了一袭青衫,他曾经在荒野活动如此之久,储物袋中这些日常所需自不会少。

  李墨坐在蒲团上,暗叹一声。

  看今日项丹阳的反应,此事果然不是那么简单,只怕还会有其他的变故。如今冒名顶替徐青空,原本还担心项丹阳询问徐青空相关事宜,却没想到那项丹阳反应如此诡异,恐怕此人并不是真心相待,看来今后在丹岐宗内,还得处处小心,机警一些了。

  李墨心中默然,拿起了项丹阳给的储物袋,面无表情的随手打开一个白玉药瓶。

  随着药瓶打开,阵阵浓郁的丹药香味充满了整个房屋,李墨瞬间便判断出,这药效恐怕和养灵丹不妨多让。

  毫不迟疑,李墨拿起一粒土黄色的丹药放入口中,思绪随着丹药入口的灵力流淌。

  今日在山门处,项丹阳点明我是无灵根者,恐怕也会引起诸多事端。此刻修为低下,项丹阳态度不明,还需要加快提升修为才是。

  想到此处,李墨对修为提升更加迫切了,他压下了内心的所有念头,配合着丹药的效果,开始运转着玄灵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