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丹岐宗后山

捏仙 冷皓东 4528 2019.07.12 10:00

  林木深深,云雾缭绕。

  丹岐宗后山,护宗大阵的边缘。

  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眉头紧皱的看着面前的虚空。

  他看了许久,沉吟少许后,缓缓伸出右手。

  砰!

  仿佛触及实物一般,在他前方的虚空中,出现了道道坚固的阵纹。

  “前辈,就连你也没办法,打破丹岐宗的护山大阵么?”

  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青年苦恼的询问着。

  青年,正是李墨。

  在方尘远派人前来试探之后,李墨便敏锐的感觉到了,引人注目后,带来的诸多烦恼。

  不少内门弟子,借着拜访名义试探虚实也便算了。

  洞府外一些弟子看似无意的走动。

  项丹阳比以往更加频繁的神识扫描。

  这让习惯了默默修炼的李墨,感觉自己仿佛站在风口之上。

  他原本打算隐瞒修为,直到能与项丹阳抗衡,便借机离开。

  只是如今的情形,让他明白:

  这只是奢望。

  李墨心里,根本不知幽冥鬼契对项丹阳还有多大的束缚力。

  他如今的修为,已经进入瓶颈。

  如果只是待在宗内,短期内根本无法突破。

  这样下去,李墨将没有丝毫与项丹阳抗衡的实力!

  最终项丹阳突破幽冥鬼契的限制,就是李墨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

  故而,借着躲避其他弟子的名义,李墨也短暂的脱离了项丹阳的目光。

  第一个想法,就是离开丹岐宗。

  正门是没办法瞒过项丹阳的!

  李墨便将主意打到了丹岐宗的护山大阵上。

  此刻,听到李墨的询问,幽冥幡内的孟道白了一眼,道:“李墨小子,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什么叫没办法,想我修为还在时,这什么劳什子护山大阵,老子一掌拍一串。”

  李墨问道:“那前辈现在可有良策?”

  “哼,现在就算我有办法,你也没办法出去。这护山大阵连接苍炎峰地下火脉,除非你能摧毁整个苍炎峰,否则绝对不可能逃脱。”

  “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有啊,若你是阵法大师,也可以出去!可是你是么?”

  孟道的话语里满是嫌弃,李墨没有在意。

  许是千年没有说话,孟道没了初见时的冷酷。

  李墨没有回答孟道,他想了想,自语道:“为今之计,那就只能想办法从正门离宗了。

  若是如此,方尘远还需要多加接触,反正也是各取所需。

  但在这之前,我还需要增强些实力。”

  没错,第二个想法,就是增强实力。

  这既有外物,也有自身修为。

  心里拿定主意,李墨身形一闪。

  向着丹岐宗后山的某处山坳行去。

  数百年来,丹岐宗形成了血炼堂、岐黄丹府这些区域。

  但是,也有一些不方便放在明面的东西,例如同门的遗物、有违天和的法宝、不知名渠道的丹药、亦或者有仇怨的同门消息。

  这些,明面上不可讨论!

  但暗地里,总会有宗内弟子需要。

  有知道的,也想将自己的这些东西,换取需要的修炼资源。

  久而久之,在丹岐宗后山的某处山坳里,就形成了暗中的交流场所。

  丹岐宗后山,密林遮蔽,却是最适合这些隐秘。

  山坳无名。

  却是整个丹岐宗内,宗门弟子最大的交流聚集地。

  李墨先前一直不知晓,还是这些日子,李墨一直在附近查探护山大阵。

  借着他堪比筑基期修士的神识,才得以发现。

  在云雾缭绕的林木之中,李墨渐渐地远离了护山大阵。

  他左拐右拐,面前的林木渐渐茂盛,然而他毫不停留,沿着茂盛的林木继续走了小半个时辰,此处已经全部都是参天古木了。

  这时,李墨方才停留了一下。

  他看了看脚下的水流,向着水流的源头,云雾最多的地方走去。

  在走过了一个幽暗的拐角后,眼前骤然明亮。

  李墨的耳边已经响起了流水哗啦声和鼎沸呼喊声。

  抬眼望去,前方恰好在苍炎峰半山腰和峰顶林木的交界处,形成了一处可以容纳几十人的开阔场所。

  受苍炎峰地下火脉影响,这里的流水都是温热的,冒着腾腾的热气。

  在苍翠高大的古木掩映下,斑驳的阳光中,宛如人间仙境。

  在李墨前面,已经有二三十人在此,这些人全部黑衣遮面,没人能看到他们的模样。

  李墨神色不变,大步向里走去,然而他的身影却自动模糊。

  旁人看去,只感觉他仿佛被光芒笼罩,既看不清容貌,也无法看清身形。

  筑基期神识,若要隐藏,凝气期如何得知。

  而这一手,也让许多打量的目光,缩了回来。

  “看来,又来了一位厉害的同门了。”

  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李墨神识扫过,此人全身黑雾,居然没能直接看透。

  显然,黑袍之下,还有可阻挡神识探查的法宝。

  李墨对着他点了点头,声音同样沙哑道:“见过诸位同门,我需要购买消耗灵力小,威力较大的物品,任何物品都行。”

  这是这里不成文的规矩!

  放置摊位,或直接说明即可。

  李墨此言一出,在场数人都神色一动。

  “不知什么样的东西,算威力较大?”一个身形壮硕的人粗声粗气道。

  李墨淡淡道:“对付凝气十层之上修士。”

  “这位师弟的要求,可不算容易。”

  最先开口的沙哑声音响起。

  李墨回道:“容易,也不会来此了。”

  听到李墨的话,有些急躁的修士忍不住了。

  “我这里有一百张爆裂符,三张爆裂符可对付一个凝气十层修士。”

  “我有一柄爆裂法宝,只需要注入灵力,就可引爆,足以击杀凝气十一层。”

  “我,我有一枚失魂丹,筑基期以下,服丹者必丧失反抗能力。”

  还有我,还有我……

  那沙哑声音的同门说着不容易,然而在场修士,竟有五六个回应了李墨。

  “爆裂符尚可,但对凝气十层修士威胁不大,你若愿意,十枚黄芽丹。

  爆裂法宝看似威力惊人,但想来也有缺陷吧,不然此物足以作为杀手锏。

  失魂丹虽好,但此物需靠近目标起居,哪有那么容易,此物不要也罢。还有……”

  随着李墨的话语,有人二话不说直接抛出了手中之物,有人则在原地好一阵犹豫。

  李墨心里也有些遗憾。

  虽然呼应的人不少,然而却没有他满意的。

  正当李墨以为此次会败兴而归时,突然他神色一动,居然有两个人给他传音。

  李墨先看向第一个人。

  然而只是看了一眼。

  李墨就被吓一跳!

  在他面前,一个酒槽鼻的邋遢老者正疑惑的打量着他。

  李墨之所以心神震动,是因为这人他认识。

  劳横!

  或许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劳横仅仅用神识干扰了别人,让别人看向他时,会自然忽略他的长相。

  这招对神识低于他的凝气期修士来说,基本无法察觉。

  但是,劳横怎么也不会想到。

  凝气期中,竟然有李墨这种怪胎。

  在看到劳横后,李墨也反应过来:在丹岐宗内,怎么可能存在脱离丹岐宗管辖的地方呢。

  李墨压住心头的震动,不动声色问道:“不知师兄找我,是有什么想要和我换?”

  “我有三十张炎咒符,两颗神霄雷珠。”劳横看着李墨,说道。

  李墨点了点头:“确实不错,我可以用十瓶黄芽丹和一瓶筑元丹,和你换。”

  “筑…筑元丹,你居然有筑元丹?”

  劳横惊讶的差点忘了掩饰声音。

  筑元丹,就是项丹阳给李墨的最后那个用白玉小瓶装着的丹药。

  这丹药不只是凝气期,筑基期修士都有效果。

  若是真的凝气修士,早就迫不及待的换了。

  劳横不是凝气修士,他也不需要筑元丹。

  此刻,他心里面满是怒火。

  筑元丹这样的丹药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劳横第一个反应就是:岐黄丹府出了内鬼。

  想到这里,劳横完成交易,就有些坐不住了,他需要赶紧回去告知掌门才行。

  然而,在这之前,需要先知道眼前这人是谁。

  就在劳横与李墨完成交易后……

  一个修士走上台,他手里拿着一柄灵光不弱的赤红色飞剑,他环视一周,说道:“谁能告知,丹阳长老之徒徐青空是否离宗,这件中品法器,就是谁的了。”

  看着台上之人,又看了一眼饶有兴趣的劳横。

  李墨心念电闪!

  脑海中,一个离宗的计划,已然成形。

  李墨咳嗽了一声,说道:“咳咳……我知道徐青空的位置,不过,我要知道你找徐青空干什么?”

  看到有人应答,台上修士眼中精光一闪,迟疑了片刻,说道:“此事不关师兄的事情吧,师兄若是知道徐青空的位置,直接告知我便是。”

  李墨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想要这柄法器,不过我可不想为此得罪丹阳长老。

  所以,若是师弟不能说明,我也不会告知徐青空的行踪。”

  李墨此言,让在场修士,皆是心中一动。

  闻听此言,台上修士颇有些犹豫不决。

  突然,他眼神瞟了一眼旁边,李墨刚来时的那个沙哑声音修士。

  仿佛下定决心般,台上修士咬牙道:“好,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何想知道徐青空的行踪,不过需要在小云山阵中告知。”

  小云山阵,是为了山坳中私下交易的人准备的。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遮挡其他人的窥探。

  李墨漠然道:“可以。”

  听到李墨同意后,台上修士便率先走进了小云山阵中。

  李墨跟了进去后,看到那修士还在犹豫,说道:“好了,现在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你可以说了。”

  那修士点了点头,缓缓掀开自己的黑袍,无奈道:“想来,师兄现在知道,我为何要找徐青空了吧。”

  李墨点了点头,虽然过了两年,但李墨不至于就忘记了对方。

  对面的青年,赫然便是当初,被自己在黄门殿前打晕的华服青年。

  “在下程云,两年前,徐青空在黄门殿前羞辱于我,我找徐青空,就是想教训他一顿,没别的意思。”程云握紧双拳,眼中满是怨恨。

  你这可不像只是教训一顿的样子啊。

  看着程云的样子,李墨心中暗念。

  他摸了摸鼻尖,叹道:“我劝师弟还是打消这念头为好,徐青空不是你可以得罪的。”

  “师兄说徐青空不是我可以得罪的,是什么意思?”

  “呵呵,师弟你就没想过,这徐青空初来丹岐宗,凭什么敢对你这内门弟子下手?

  他真的不知道你背后有人吗?

  为什么这么多年,徐青空从来不用做任务?

  他一个无灵根修士,凭什么就可以获得修炼资源?

  归根结底,有人护着啊,你拿什么和徐青空斗。”

  李墨说的意味深长。

  程云听了,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

  程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看来师兄确实知晓徐青空的情况,不过若只是丹阳长老,也是无妨的。”

  果然。

  李墨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我便告知于你。徐青空此人,深受丹阳长老宠爱,他绝对未离宗,我可以肯定!”

  “噢?师兄为何有此把握?”

  程云诧异。

  李墨道:“丹阳长老担忧出宗危险,禁止徐青空离宗,时不时还会神识探查。

  哎,我不能告知消息来源,但,此事并非传闻!”

  程云大喜问道:“师兄可知徐青空身在何处?”

  在他想来,对方这么隐秘的消息都知道,或许也知道徐青空身在何处。

  若是知道这混蛋的位置……

  丹岐宗可是大得很,不小心被人教训,也怪不得谁。

  程云心底冷笑。

  可惜,他注定失望了。

  李墨缓缓摇头:“此事却是不知,但我可以肯定,他在丹岐宗!”

  我确实在丹岐宗,这可不算骗你。

  李墨摸了摸鼻尖。

  “足够了,此事多谢师兄,这是赤狐剑,如此便属于师兄了。”

  程云失望之余,依旧将中品法器递给李墨。

  李墨随手接过,放入了最初的那个黑色储物袋中。

  “对了,据说,丹阳长老之所以限制徐青空,不单是溺爱,而是徐青空关系到丹阳长老的结丹。”

  拿了法器后,李墨装作犹豫,他左右看了看,突然说道。

  “师兄可否明言!”

  程云心神震动,急问道。

  李墨摇了摇头,装作无奈道:“此事我也知道不多,只是无意间听一个筑基长老提起。”

  “既然这样,那就多谢师兄了。”

  原来如此!

  阵中,程云心神激动,这一刻,他确信若是将此事报告给项明,自己肯定是大功一件。

  阵外,劳横目光闪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终于是明悟了一些关节。

  感受到穿透小云山阵的神识离去,李墨嘴角微扬。

  片刻后,李墨和程云走出了小云山阵,李墨没再停留,直接离开了这里。

  而看到李墨离开,劳横状若随意的喝了口酒水,也悄然离开。

  出来后,劳横神识全开,速度飞涨。

  几乎眨眼间,山坳方圆数里都被他扫了一遍。

  让劳横震惊的是:

  他一无所觉!

  劳横眉头一皱,向着更远处低空掠去。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劳横再次回到原地,他根本未曾离开过。

  “这位长老,不管你是谁,此次我便不做追究。若有下次,后果自负!”

  劳横冷哼一声,直接离去。

  在他心里,肯定是哪个筑基期长老,将宗内丹药拿出来贩卖。

  毕竟,他只是慢了数息,前面跟踪的人就不见了。

  无论是藏起来了还是离开了,都不可能是凝气期修士可以做到的。

  而结丹期修士,更没有必要了。

  回宗后,一定要把你查出来。

  劳横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只是他却绝对想不到李墨的身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