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他,凭什么

捏仙 冷皓东 3854 2019.08.26 10:00

  “你果然有些不凡。”

  蓦然,一个凝重的声音响起。双鬓斑白的曹化玄,渐渐露出身影。

  “劳横和我说过,你这人十分不凡,我原本以为只是他见识不多,没想到,你竟然能发觉我的踪迹。你……到底是何人?”

  “难道,我就不能是丹岐宗之人么?难道……我就不能是在丹岐宗修行三年的李墨么?”李墨微微笑道。

  曹化玄摇头道:“无灵根修士,被项丹阳仇视,三年不许离宗,多个筑基长老追杀……三年时间,从凝气二层到筑基长老,再到可袭杀结丹,这实在太可怖了……我,不敢相信。”

  “可惜,这就是事实!我,就是李墨。”李墨眼中,满是自嘲之色。

  无冕之王么?

  曹化玄想到刚才方尘远的话语,摇了摇头,看向李墨的目光中,有些感慨。

  李墨道:“不知前辈此来,所为何事?”

  “帮丹岐宗!”

  曹化玄眼中,满是肃然:“方尘远所言,想必你是知道的。但他过于保守了,只要你点头,此物,现在我就可以给你。你不用忙着拒绝,我可以跟你说说,里面有什么……”

  曹化玄手中,一个有些古朴的储物袋,蓦然出现。

  “上品灵器药仙杵,灵器化形,可化黄龙之灵,乃我丹岐宗至宝。

  千枚煞血元丹,可充实修士肉身。

  四枚煞魂金丹,可凝实道基。

  三件下品灵器、一件中品灵器。

  五万灵石……中品。

  除此之外,大长老结丹境界的修士手札,春生逆命诀、董素心的煞元丹法……还有许多修炼法诀、丹药之类的东西,我丝毫未动。

  只要你点头,这些……都是你的。

  此外,你不用担忧我会是你的阻碍。只要你答应,在栖霞山一事结束后,我便云游四海,再也不会出现在栖霞山中。

  只要你能顶住压力,栖霞山,就是你的!”

  栖霞山,就是你的!

  曹化玄的话语中,浓浓的诱惑之意,饶是李墨坚定的心性,一时间也有些恍惚。

  他深吸口气,说道:“我有些不明白,前辈自己,为何不留下来呢?”

  曹化玄背负双手,叹道:“实不相瞒,长孙前辈临走之时,确实让我维持丹岐一脉,只是……我无意宗主。而且,丹岐宗不需要我,需要的是你。你,才是丹岐宗的希望。”

  此刻,看着曹化玄眼中化不开的悲哀之意,李墨眉头微皱。

  李墨拿出一枚玉简,说道:“我虽然不知道前辈遭遇了什么,如此颓丧。不过,我觉得此事,前辈你应该知晓。”

  玉简中,正是项明击杀曹灵远的留影。

  曹化玄疑惑地看了一眼李墨,缓缓接过李墨递过来的玉简。仅看一眼,曹化玄浑身一震,声音颤抖。

  “此,此物你从何处得来?”

  “这是我从孟凌志身上拿到的,曹灵远死亡时的场景。不管前辈经历了什么,如果你真的为丹岐宗着想,我想告诉你的是,丹岐宗需要你,方兄他们,也需要你!”

  曹化玄紧盯着李墨,说道:“李道友,你不必如此试探我,我既然说了我会离去,便真的会离去。”

  李墨目光清澈,说道:“前辈多虑了,我真的没有留在丹岐宗的打算。此物,是我从孟凌志处所得,前辈就该明白,我与孟云昌,不死不休。”

  “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帮丹岐宗。”曹化玄眼中,精光大放。

  李墨道:“我不是帮丹岐宗,而是……杀孟云昌。”

  曹化玄的眼神,骤然凝重。

  他摇头苦笑:“若是可以,我们也想杀孟云昌。

  只是,王越临走前,在孟云昌身上留下了自己的元婴剑意,我一个人,根本无法战胜孟云昌。除此之外,孟云昌是端云城使者钦点的元霞宗宗主,我们不敢冒险。”

  “既然这样,前辈不防说一下你的打算?”李墨眉头微皱。

  曹化玄皱眉道:“孟云昌在秘境碎片中,受创严重。有你、那金鳞妖猴、还有我,我三人合力,便有机会逼他退位!到时,栖霞山便自然是丹岐宗一脉了。”

  曹化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逼孟云昌退位,这就是丹岐宗的想法。

  李墨摇头道:“前辈,我想的是,击杀孟云昌!”

  曹化玄一愣。

  他看了眼面前青年,他目光平静,仿佛只是平静地说出一个事实,而并非是在说击杀一个结丹修士。

  曹化玄叹道:“年轻真好啊,到底还是年轻人更有冲劲,可惜,孟云昌不能死在我丹岐宗手上。

  孟云昌是端云城钦点的元霞宗之主,我们现在击杀孟云昌,就是在打端云城的脸,你想过这件事的后果么?

  端云城势力遍布南乾,单那红衣使者一人,就可以覆灭整个栖霞山。

  我们丹岐宗,臭鱼烂虾两三只,如何能逆了端云城的意思。

  那红衣使者既然定了孟云昌是元霞宗之主……”

  “前辈!”

  李墨打断了曹化玄,淡淡地回了句。

  “他,凭什么?”

  轰隆!

  曹化玄心神巨震,感觉自己的呼吸仿佛急促了几分。他眼中满是震惊,甚至,他已经猜到李墨要说什么。但他依旧不敢相信。

  一个筑基修士,一个元婴修士……在南乾,谁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曹化玄颤抖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端云城凭什么?”

  李墨看着曹化玄,目光淡漠:“若是那红衣使者就在此地,我自然二话不说,尊孟云昌为主。但是他凭什么觉得,端云城一句话,我们便要将来之不易的胜利拱手相让。

  顾秋柔前辈、董素心前辈、赵元胡宗主,还有丹岐宗数千弟子,他们的牺牲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孟云昌掌控宗门铺路么?就是为了成为端云城安抚王越的垫脚石么?

  凭什么?孟云昌成为三宗共主?

  凭什么?栖霞山的事情,要由端云城来决定!

  栖霞山的事,应该是栖霞山三宗自己的事情。端云城,问过我们的意见么?顾秋柔前辈,难道就这样白死了么?

  我,不同意!”

  李墨仿佛只是直白的诉说,他的双目中,没有愤怒,没有怨恨,满是平静之色。

  曹化玄心神震荡。

  饶是此刻,周围没有任何人,曹化玄依旧习惯地左右看了看。

  “我,也不同意!只是,我们并不能做什么,不是么?”曹化玄艰难地说道。

  他双拳紧握,面容却有些颓然。

  李墨平静道:“不,我们能做的,有很多。

  其一,我们可以先找一个元婴修士投靠,既然长孙留想掌控栖霞山,我们给他掌控的理由。有元婴修士震慑,周围宗门也不敢轻举妄动。

  其二,若有结丹修士,以自己为饵,诱孟云昌离宗。孟云昌主动出手,那自然便是仇杀。哪怕王越从中作梗,端云宗也没有理由对栖霞山出手。

  其三,孟云昌一死,锋月谷与兽灵宗,不攻自破。

  栖霞山,便是丹岐宗的栖霞山!

  而我们,只是牺牲一个结丹修士罢了,甚至,这个结丹修士只是获得王越的仇视,王越被征召到魔帝岭,此人未必会死。”

  火光之下,曹化玄的面容,明灭不定。他心神颤抖,按照此人的谋划,未必不能成事。

  只是……

  “抱歉,我虽然愿意为丹岐宗出一份力,但若让我牺牲自己……”

  “前辈多虑了,我说的,是我自己!”李墨目光淡漠。

  “我与孟云昌有杀子之仇,他定然不会放过我。所以,这个诱饵,只能是我。”

  曹化玄看着李墨,满眼震惊。

  “原来你早有谋划,只是此事,你为何不与方尘远等人明说?”

  李墨道:“元婴修士,神通广大。方师兄等人知晓,若有人懂推衍之道,或许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那你为何要告诉我?”曹化玄眼中,满是不解之色。

  李墨说道:“其一,这个计划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击杀孟云昌。为防情况有变,前辈,就是我的后手。

  其二,我只是筑基后期罢了,元霞宗需要的不是我,需要的,恰恰是前辈你。元霞宗需要你,前辈!”

  元霞宗需要我么?

  元霞宗需要你!

  曹化玄身躯一震,眼中满是复杂。

  他忍不住问道:“这一切,都是你的谋划罢了,元婴修士面前,万一都是徒劳呢?”

  “若是不做,怎知是徒劳!”李墨嘴唇微抿,目光中满是偏执。

  这一刻,李墨的心思,袒露无疑。

  结丹大典时,若是正常搏杀,顾秋柔死了,也便死了。

  只是,李墨觉得,不该这样的。

  至少,不该是元婴修士以大欺小,不该为了安抚王越的心,将丹岐宗的胜利,弃之不顾。

  修士弱小,就不是人了么?

  匹夫也能仗剑一怒,修士如何不能?

  “我明白了!”

  曹化玄看向李墨的眼神,满是对后辈的赞赏。

  “若依计行事,栖霞山,将彻底属于我丹岐宗一脉。新生的元霞宗,也将是丹岐宗。只是,你真的决定好了么?你心有沟壑,若是留在栖霞山,再修行几十年……”

  曹化玄的眼中,有些不忍,有些失落。这个后辈天赋惊人,胸有沟壑,可元婴修士寿元悠久,被元婴修士恨上,一生恐怕都要在惶恐中度过了。

  李墨一脸平静。

  “天大地大,总会有我容身之处,我没时间在栖霞山等待。”

  曹化玄沉默少许,郑重地揖礼后,留下了一个储物袋后,转身离去。

  ……

  苍炎峰巅,一个凉亭之内。

  议事大殿被毁后,此地便成为栖霞山议事之所。

  如今,方尘远、燕重山等人,甚至劳横、左菁菁,也都在此处。他们来回走动,目光中满是焦急。

  猝然,曹化玄的身影浮现。

  几人瞬间聚拢过来,他们目光灼灼地看着曹化玄。

  “前辈,结果怎样了?”

  他们的目光中,满是希冀之色。他们期盼曹化玄的到来,能够带来一些好消息。

  看着众人的目光,曹化玄缓缓摇头。

  “什么?这混小子还是不肯答应,菁菁,跟我走,今天就算打不过,我也要把这混小子留在丹岐宗!”劳横独臂一拍旁边桌子,满脸怒色。

  “既然李兄不愿留,我们再做更多,也只是徒劳罢了。不如就让李兄走吧。”

  方尘远目光中,满是萧索之意。一旁,燕重山、风铃、薛辰几人眼中虽有失望,但并无质疑。

  眼见众人神情,曹化玄的眼前,骤然出现了李墨平静的目光。

  若是不做,怎知是徒劳!

  火光之下,李墨的面容平静得可怕,这个后辈,仿佛背负了许多。尽管只是初次直面,曹化玄却满是感慨。

  陡然,曹化玄心中,冒出一个想法。

  “有一件事,李墨道友虽然不想我告诉你,但是我觉得,这些事,你们应该知道。我们丹岐宗的修士,应该记住……”

  这一刻,曹化玄竟然将李墨的话语,整个说了出来。等说出来之后,曹化玄自己,也是愣了。

  他摇头苦笑,看向栖霞山后山的方向,满眼歉然。

  一旁,方尘远双目赤红,眼含热泪,痛呼道:“李兄!”

  无冕之王!

  众人心中,蓦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

  后山中,李墨却没有想这么多。

  嗖!

  骤然,一道身影出现在李墨面前。

  “主人!”金鳞妖猴孙金脸上带着亲近。

  李墨头都没抬,说道:“事情都解决了?”

  “是的,这三日,孟云昌不知去向,锋月谷的筑基修士,本就没剩多少,在我偷袭之下,也死得差不多了。”

  李墨叹道。

  “嗯,不错,接下来,我要交给你最后一个任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