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鬼木

捏仙 冷皓东 4598 2019.08.05 18:00

  看着眼前这一幕。

  鬼木既愤怒,又嫉妒!

  秘境试炼,今天是第四天。

  这些天,鬼木一直在寻找着灵鬼宗的同门。

  然而,这秘境看似不大。

  但几十个凝气修士分散各处,在不能御剑飞行,更有妖兽威胁下,谁能轻易找到别人呢。

  其他人不知,鬼木却无能为力。

  于是,鬼木转而寻找灵草。

  反正,这些也在目标之内。

  然而,鬼木渐渐发觉:

  山脚之下,根本没有什么好东西。

  想想也是,看得见的东西,栖霞山三宗数百年的试炼,怎么会留下?

  好东西,肯定都进入栖霞山三宗的口袋了。

  鬼木知道,越往山上走,好东西肯定越多。

  但他不敢轻举妄动。

  这里,可是有筑基妖兽的。

  幸好,遇到了王清,才让鬼木精神一震。

  栖霞山给的秘境玉简中,说过:

  青蚨山山腰,存在筑基期妖兽,那里有不少危机,凝气期修士,最好不要尝试。

  危机,也是转机,意味着机遇。

  鬼木怕死,可作为灵鬼宗的修士,哪怕他有长辈照应,却不是不敢冒险的鼠辈。

  有了王清,两个凝气十二层。

  合力之下,鬼木自信,自己能够有更大收获。

  没想到啊没想到,刚到半山腰。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

  一个样式古朴的储物袋。

  一柄明显就十分古朴的锈迹残剑。看起来不够厉害,但修仙者的法宝中,这种看似不起眼的法宝,却往往有不错威力。

  地上延绵的剑痕,让鬼木浮想联翩。

  上古仙界的宝物!

  可是,它竟然被人捷足先登。

  一个凝气十层的修士!

  凝气十层?

  骗谁呢。

  鬼木心底森然,表面却不动声色。

  不屑的看了一眼李墨。

  鬼木道:“你是哪个宗的修士,为何强占我宗的东西?”

  区区凝气十层,鬼木不屑于委婉。

  就是要巧取豪夺!

  鬼木表现得嚣张跋扈。

  “你的?”李墨扬了扬手中的储物袋,似笑非笑。

  鬼木冷哼一声:“不错,此物就是我们灵鬼宗的。你还不速速放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噢?你要怎么不客气法?”李墨开口。

  看着面前,神色傲然的黑袍青年,以及黑袍青年身旁,那面无表情的少年。

  李墨若有所思。

  走到这里的,会有白痴么?

  另外,其他宗门修士还在,说明,自己昏迷不算很久。

  李墨心头微松。

  鬼木目光冷然:“哼,凝气十层修士,还敢嘴硬!”

  李墨没有说话,能进入秘境试炼,说明不是傻子,可是看到他一个凝气十层在这里,是个人都能明白其中的诡异。

  面前这两人,古怪!

  场中,一片寂静。

  陡然,面无表情的少年眉头微皱。他附在黑袍青年身旁,耳语了几句。

  黑袍青年脸色一变。

  他不断看向李墨,眉头紧皱。

  李墨强大的神识,早就让他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

  原本还想套一下话的李墨,心底暗叹。

  果然,都不是傻子。

  “你究竟是什么人?”鬼木大喝。

  一边说着,鬼木谨慎地四处张望,他身旁多了一道乌黑小锥。

  饶是有万全的准备,在发现对方不是一同进入的修士后,鬼木心底却满是不安。

  “想上就上吧。”

  李墨淡漠开口。

  “动手!”

  鬼木猛然大喝:“你不是跟我们一起进来的,说,你是谁?”

  鬼木喝令前,他身旁的王清便有了动作。

  不知何时,王清右手多了一道小幡。

  小幡上,一个白色的骷髅头,状若活物。

  而他左手,一个铃铛晃动中,一股无声地波浪扩散开来。

  周围也变得一片寂静。

  黑袍青年心头微松,乌黑小锥带着让人头晕目眩的嗡鸣之声,猛然射向李墨心口。

  荡魂玲!

  破神锥!

  换做任何一个凝气修士。

  在灵鬼宗的这两样法器之下,都会晕眩,难有抵抗之力。

  可惜,偏偏是李墨!

  “吵死了!”

  李墨一声轻语。

  顿时,面无表情的少年,脸色骤变。

  “他没有受荡魂玲影响!鬼木,撤!”

  少年一声大吼。

  鬼木目露狠辣之色。

  他一拍储物袋,手中多了三个漆黑圆珠。

  蚀骨阴雷!

  鬼木没有丝毫心疼,圆珠猛然扔出。

  而他本人,身形急退!

  “分开跑!”

  面无表情少年已经逃出数丈。

  然而,让鬼木与王清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此物不错,二位就留下吧!”

  鬼木脑袋一昏。

  扔出去的蚀骨阴雷,竟完全失去了感应。

  再看过去,一声闷响,蚀骨阴雷竟然提前爆裂。

  假的,都是假的吧!

  鬼木不敢相信。

  鬼木心中焦急,就想离开,此人不可力敌。

  但身体陡然一僵,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在他眉心处,一道赤红小剑,散发着森然气息。

  鬼木眉心跳动。

  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另一边,王清身旁,九颗黝黑圆珠齐齐袭来。

  王清咬了咬牙。

  他一拍储物袋,一个洁白如玉的骨片挡在他身前。

  这骨片散发着莹莹白光。

  在这光芒之下,九曲毒丹竟滞留在原地。

  李墨神识催动,都没有反应。

  王清前方,畅通无阻。

  王清眼中露出喜悦,但他没有大意。

  他手中阴尸幡阴气一闪。

  李墨后心,一根洁白如玉的指骨,蓦然攻向李墨。

  竟然是李墨从深潭中拉起来的骷髅。

  李墨眼中露出一丝讶异,这两个灵鬼宗修士,手段让他惊讶。

  可惜,这还不够!

  “镇狱!”

  李墨面无表情。

  王清脚步一顿,整个身躯瞬息被压在地上,感受着依旧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力量,王清亡魂大冒。

  王清心头一紧,他吼道:“我投……”

  可惜,他话都没说完。

  剑光一闪,赤狐剑穿心而过。

  少年致死,眼中都是难以置信。

  自己,就这么死了?

  至此,灵鬼宗的天骄,彻底减员一人。

  饶是没有赤狐剑,鬼木也不敢跑了。

  他看到王清怎么死的。

  他的后背,早已汗湿。

  李墨看着鬼木,语气冷酷:“俘虏,有一个就够了,不是么。”

  “你难道是之前试炼进来的修士么?”

  黑袍青年颤抖,低声问道。

  李墨没有回答,他淡然道:“现在,是我问你,你们进来多久了?”

  “三天,今天是第四天!”

  鬼木立刻回答。

  也就是说,我昏迷了三天。

  还好……

  李墨松了口气。

  没有王清的操控,骨片落地,九曲毒丹也恢复了动作。

  李墨伸手一招,王清的法宝和储物袋飞到李墨身侧。

  鬼木低下了头,他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眼中的怨恨。

  快点!

  再快点啊!

  怎么还不发作啊。

  鬼木心底焦急!

  作为灵鬼宗进来的天骄,鬼木与王清,岂是那种鲁莽之人。

  早在来时,便有所准备。

  只是,他错估了李墨的实力,导致布置还没触发,王清就已经死了。

  “哼”

  李墨一声闷哼,听在鬼木耳中,如同天籁。

  可是,李墨接下来的话语,粉碎了鬼木所有的期待。

  “这两瓶,哪个是解药?”

  李墨手中,拿着两个玉瓶。

  “你……你早就知道了?”

  鬼木结结巴巴的说着。

  他心中还有一丝幻想。

  李墨的手臂,开始泛黑。

  口鼻,也已经开始流血。黑褐色的鲜血,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然而,李墨语气依旧平静:“一开始不知,但是中毒之后,就知道了。”

  “你竟然早就中了阴尸之毒……”

  鬼木的眼神,失去了光彩。

  阴尸之毒,无色无形,可污灵力,可腐肉身,哪怕神识也无法察觉。鬼木来时,已经在风口布置好了。

  此毒唯一的缺点是,发作缓慢。

  此人,中毒了,还能瞬杀王清,还能生擒自己,还能操控这么多法器。

  这怎么可能?

  “所以,到底哪一个,是解药。”

  李墨打断了鬼木的思索,他的气海内,已经感受到阴气侵袭。

  若是凡人,这些阴气就足以让他大病一场。

  鬼木惨然一笑:“我说了,你也不会放过我。索性,你就跟我们一起死吧。”

  鬼木没有求饶。

  对方能忍耐这么久,怎会放过自己。

  “相信我,你会告诉我的。”

  李墨不为所动。

  他身形一闪,数道攻击击向鬼木气海。

  鬼木气海被废,修为跌落。

  眨眼间,鬼木便成为了一个废人。

  “你要干什么?”

  鬼木强忍疼痛,面容扭曲。

  阴尸之毒下,对方也会越来越虚弱。

  让自己失去抵抗能力,也是必然。

  鬼木早已经猜到了,但他心有不甘。

  这一刻,他不再掩饰自己的怨恨。

  “猜一猜,我们谁会先死?”

  李墨居高临下地看着鬼木,口鼻的鲜血,让他像个魔王一般。

  李墨的眼神,没有凶狠,没有残暴。

  他就这样平静的看着鬼木。

  目光淡漠、冰冷,就是这样的眼神,却生生地吓住了鬼木。

  鬼木焦躁大吼:“哪怕你逃过此劫,最终你也会死!我会在黄泉路上等你的。”

  说着,鬼木双眼一闭,就咬向自己的舌头。

  咬舌自尽?

  武国斥候玩得不要的了。

  李墨早有准备,伸手一抓。

  鬼木惨呼一声,下颚便脱臼。

  ……

  阳光,越发地猛烈。

  李墨的状态,越发不妙。

  他双手已经满是黑气,手背甚至开始腐烂。

  一股恶臭味道弥漫。

  可是相比李墨,鬼木却更加不堪。哪怕他事先服用解药,但修为尽失,他抵抗能力更加微弱。

  鬼木全身流脓,身体变得柔软,手指更如蜡烛般融化。

  李墨的掌心,多了五个玉瓶,这是鬼木和王清两人的储物袋中,所有的丹药瓶。

  李墨先拿出一瓶漆黑丹药,灌了一粒到鬼木嘴中。

  “唔!”

  鬼木猛地捂住肚子,浑身颤抖。

  李墨神识扫过,只见那漆黑丹药落入鬼木腹中,竟化为一只白色小虫。这虫生有千足,虫口微红,正啃食着鬼木的内脏。

  李墨点了点头,顺手从另一个药瓶中取出一枚丹药。

  丹药入口!

  鬼木身上,一股浓郁的腐败气息出现。

  阴尸之毒,李墨后退一步。

  转头,李墨从自己储物袋中,取出一粒疗伤丹药。

  奄奄一息的鬼木,眼中多了些活力。

  还剩下三瓶!

  鬼木蜷缩着身体,看着李墨的目光,满是惊恐。

  他看到李墨就要继续尝试。

  鬼木忍不住了。

  鬼木的手指,颤抖着指着李墨左手上的一个药瓶,说不出话来。

  他的眼中,满是求死之意。

  看了一眼鬼木指着的玉瓶。

  李墨伸手,却拿起右手中的一个玉瓶,他取出一枚丹药,放入鬼木嘴中。

  丹药入口,效果明显!

  鬼木已经散发恶臭的身躯,停止了腐烂。甚至,一些已经腐烂的地方,也开始好转,

  鬼木身形一震,眼中满是绝望。

  最后一次同归于尽的机会,也没有了。

  “果然!”

  李墨目露精光。

  进来的,都是各宗凝气天骄,哪怕坚持不住,心思狡诈,也不会那么容易屈服。

  自己赌对了!

  李墨目光闪动,又看向鬼木指着的漆黑玉瓶。

  保险起见,李墨又拍了一颗这个小瓶中的丹药到鬼木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鬼木眼中露出解脱之色。

  在李墨的眼神下,鬼木全身腐烂猛然加剧,全身化作血水,最终消失无踪。

  虽然还有一瓶丹药不明,李墨也顾不了许多。

  二话不说!

  李墨将真正的解药灌入口中,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松了口气。

  李墨扫视四周,看了从潭底捞出的骷髅一眼。

  他对着骷髅一拱手,将骷髅送回潭底。

  李墨看着清潭中的倒影,默默反思着此次的战斗。

  开始之时,他没有想到,除了三条碧血蛇外,还有其他妖兽。

  因为周围有其他凝气妖兽,给李墨一种错觉。

  此地,威胁不大。

  在金鳞碧水蛇出来后,便无暇他顾。

  后续,被古修遗宝震惊,没有发觉阴尸之毒。

  在之后,虽说很快击溃了两个灵鬼宗修士,但他自身,已经中毒。

  还是小觑了他人啊。

  一直以来,镇狱神通和强大的神识,在凝气修士中,李墨立于不败之地。

  一招,击败项明!

  三成实力,战败孟凌志!

  李墨嘴上不说,心底也有傲然。

  直到,与灵鬼宗双修一战,险些酿成大错。

  一,发现二人古怪,却没及时反应。

  二,低估二人战力,导致自身无法宝可用。

  三,太过依靠神识,遇到连神识都无法察觉的阴尸之毒,瞬间没招了。

  差点,只差一点,他就倒在自己的大意之下。

  好在,他留了一个活口。

  借助这个人的反应,发现了真正的解药。

  别看李墨表面平静,内心却早已风起云涌。

  猛然,李墨心底一咯噔。

  自己仿佛遗忘了什么?

  等等,金鳞碧水蛇的尸体去哪里了?

  还有那三条碧水蛇的尸体?

  他脸色大变,一拍储物袋,赤狐剑轰然爆发。

  瞬息,李墨的身形便在十丈开外。

  李墨向着山下疾驰。

  他面色阴晴不定。

  从潭底拉起坚冰、试剑古雀、到灵鬼宗修士到来……一幕幕,犹如走马观花一般,在李墨脑海中一一浮现。

  没有!

  还是没有!

  在自己从清潭起来时,金鳞碧血蛇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踪迹。

  李墨谨慎地扫视四周。

  明明阳光猛烈,但他却莫名感觉到阵阵阴冷气息。

  他心神一动,腰间一个印着骷髅的黝黑储物袋中,出现了一套黑袍。

  这是鬼木的储物袋。

  李墨身形一转,便将黑袍套在身上。

  回忆着鬼木的气息,在结丹期神识的模拟下,李墨身上的气息,也渐渐和鬼木有些相似。

  李墨催动神识,他脸上一阵模糊。

  这一刻,在凝气修士眼中。

  他就是灵鬼宗修士,鬼木。

  虽有些模糊,似是而非,李墨也顾不得了。

  李墨深深地看了一眼碧水清潭方向,下山的身影,毫不犹豫!

  李墨离去的太突然。

  密林中,一些赤红色的身影,缓缓退缩。

  清潭旁,死不瞑目的王清。

  突然,他的尸体柔软胀大。

  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