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结丹大典(三):人心

捏仙 冷皓东 3057 2019.08.22 10:00

  人心思变!

  大势之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

  李墨淡淡地看着这一切,周身三丈,数个筑基修士,目光若有若无地看着他。李墨神色未变,他在等待自己的机会。

  阵外,郝九里看着面前阵法,露出自负之色。

  这阵法虽然可以阻拦元婴修士,但拦不住他。

  他对着孟云昌说道:“这四象守天阵,我研究五载,早有破解之法。朱雀灭白虎,青龙镇玄武,此阵可不攻自破。”

  说着,郝九里身形闪动,落在不同方位,时而是一个枯木旁,时而是一块巨石边上。

  他双手掐诀,整个丹岐宗的天地阵势,蓦然一变。

  朱雀虚影陡然向着白虎方位而去,青龙虚影与玄武虚影也挨得越来越近。

  顾秋柔只能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术业有专攻,阵法一道,博大精深。

  哪怕她是结丹修士中的佼佼者,不懂就是不懂。哪怕郝九里只是筑基修士,能破解就是能破解。

  渐渐地,随着郝九里的施法,丹岐宗外的护罩之上,四道虚影骤然互相吞噬,剧烈颤抖中,骤然一清。

  丹岐宗数百年不曾变化的护山大阵,破了!

  整个丹岐宗,就这样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一个充满敌意的元婴修士面前。

  顾秋柔首当其冲。

  她一步迈出,骤然出现三个声影。

  一驼背老妪,一中年女修,一俏丽女子。

  王越只是淡淡地看着这一幕,面无表情地说道:“顾秋柔,让长孙留出来吧,他不出来,你今日必死!”

  骤然,天地一变。

  王越剑意冲宵,森然气息,仿佛压在丹岐宗所有修士的心头。

  苍炎峰之上,鸦雀无声。

  “王越道友,好大的火气。”

  万籁俱寂之时,一道沧桑的声音,蓦然响起。

  ……

  苍炎峰上的一切,曹化玄还不知晓。

  他手中,死死地捏住一道传音符。

  曹灵蔓失踪了!

  保护她的筑基修士,竟然也失踪了。在栖霞山,就在他曹化玄眼皮子底下。

  若不是心中焦急,曹化玄忍不住想笑。

  他一个结丹修士,如今给予厚望的玄孙子死了,宠爱有加的玄孙女失踪,天赋不错的关门弟子叛逃。

  结丹修士?

  像个笑话!

  而且,这道传音符,到底是谁给他的。

  曹化玄目中,满是杀意。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何人,否则,曹某要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这传音符,是在曹灵蔓失踪三个时辰之后,出现在他灵府之外的,里面只有一个讯息,那就是项明的逃亡路线。

  半日时间,项明竟然已在千里之外的屠河宗附近,这已经在栖霞山势力范围之外了。若没有其他修士的助力,项明区区一个凝气修士,怎么可能半日时间,就在千里之外。

  “项明小儿!”曹化玄咬牙切齿,身形更快。

  ……

  栖霞山方圆千里,均属于三宗势力范围。

  丹岐宗有产业,也有一些是依附丹岐宗的修士家族。

  杨家老祖,是丹岐宗内一个炼丹师,这让他有成立家族的资格。

  故而,往日里,杨家来往修士众多,方圆百里,也赫赫有名。

  只是此刻,平日里充满人气儿的杨家,压抑地可怕。

  杨家上空,两个青年修士,悬空对立。

  一人,目光冷峻,面无表情,周身带着冰冷气息,正是锋月谷楚寒锋。

  一人,脸上有道疤痕,浑身一件青铜铠甲,背生双翼,皆是青铜刀刃,正是徐飞。

  徐飞吐了口唾沫,狞笑道:“好巧!”

  “也不是很巧,我要杀你丹岐宗修士,你要护卫他们,哪怕在杨家不见,之后也会见到。”楚寒锋冷漠道。

  徐飞的笑越发张狂,说道:“那就是没得谈了?”

  “和丹岐宗的人,没什么好谈的。”楚寒锋眼中,已是杀意弥漫。

  徐飞身上,青雀兵铠之上,一道青雀煞灵蓦然出现。

  “既然这样,那就战吧!”

  ……

  楚寒锋被派遣到击杀徐家之人,孙越阳自然也有任务。

  只是,此刻的孙越阳,还在锋月谷内。

  孙越阳叹了口气,自从当日发现兽灵宗修士惨烈的死状后,孙越阳便一直坐卧不安。每次想到孟云昌那天的模样,他就心神颤栗。

  大师兄死了,宗主疯了!

  进入秘境试炼的自己,还能活么?

  想到孟云昌诡异的眼神,孙越阳头皮发麻。

  孙越阳猛然摇头,他安慰着自己:我是锋月谷弟子,宗主不会害我的,不要胡思乱想。

  只是想到孟云昌诡异的眼神,孙越阳就止不住颤抖。

  此刻,孙越阳满眼血丝,头发都是乱糟糟的,他眼中满是挣扎之色。

  良久,孙越阳沮丧地坐在地上,他目露果断。

  看了看洞府四周,不舍之下,将一切都卷入储物袋中。

  自此之后,栖霞山再无人见过孙越阳。

  ……

  想要离开栖霞山的,不只孙越阳一人。

  兽灵宗,赵非灵洞府内。

  赵非灵美眸连闪,她借着稳固境界的名义,避开了兽灵宗派遣的任务。性子恬淡的她,着实不喜欢打打杀杀,想到此处,赵非灵美眸中,满是烦闷。

  项薇师姐死后,兽灵宗,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赵非灵轻叹,实在是当年,宗门对竺厚的处理,让她有些心灰意冷。

  秘境试炼时,她为何宁愿找李墨合作,都不愿找兽灵宗修士?实在是早已经对兽灵宗修士死心。

  沆瀣一气,同流合污!

  蓦然,赵非灵喃喃自语:“也罢,既然这样,不如离去便是。做个散修又如何!”

  正想着,赵非灵洞府禁制如同水面涟漪般波动,已经突破筑基的她,提前看到来人。

  她目光冷冽,索性依旧坐在蒲团之上,她倒要看看,来人要做什么。

  洞府外,竺厚一脸憨厚模样,只是笑容却满是狰狞。

  宗内虽然派遣他去攻打栖霞坊市,只是乘着混乱时刻,将赵非灵的灵宠夺来,岂不美哉?

  他打听到了,赵非灵正在稳固境界,对修士而言,此刻是防备最弱的时候,自己有嗜血蚁,岂不是十拿九稳?

  憨厚与阴险,同时出现在竺厚脸上,竟也不违和。

  咔嚓!

  一声轻响,竺厚精神一震,他缓缓走进赵非灵的洞府。

  只是转瞬,他神色大变,洞府内,赵非灵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在他脖颈处,不知何时,一只细小的紫色飞蛇,张开了嘴……

  片刻后,一脸恬淡的赵非灵,莲步轻移,转瞬消失不见。

  洞府内,只剩下浑身发紫的竺厚,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兽灵宗大师兄竺厚,死于无名。

  赵非灵,开始了她新的旅程,直到许久之后,再回到栖霞山时,已是物是人非。

  ……

  三宗之战,对丹霞坊市而言,自然是有影响。

  丹霞坊市外,两个锋月谷修士,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

  其中一人笑道:“如今三宗筑基,皆在苍炎峰之上。你我二人,若是能占据丹霞坊市,以坊市的富裕,我们哪怕拿一些蝇头小利,都够我们修炼到筑基后期了,真是天赐良机啊。”

  他的话,也勾起了另一人的贪婪之心。

  二人心照不宣的笑容中,浑身剑意勃发,就向着丹霞坊市而去。

  丹霞坊市内,方尘远、燕重山等人,目中战意勃发。

  ……

  “呼!呼!”

  阵阵粗重喘息声中,一脸狼狈的项明,脚上绑了数十道马形的灵力符箓,疯狂奔跑。

  项丹阳!

  项明眼中,血红一片,怨毒已然刻骨铭心。他拳心滴血,指甲刺入血肉中,亦仿若未觉。

  回想昨日……

  “逃吧,曹化玄已经知道你杀了曹灵蔓,想活命的话,就快点逃吧。”沙哑中,夹杂着扭曲快意的声音,出现在项明耳边。

  如同炸雷,让项明心神恍惚。

  “项明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灵蔓,是灵蔓哪里做得不够好么?”

  “嘻嘻,灵蔓不分是非,灵蔓只爱你就好了。”

  “项明哥哥,这不怪你。”

  ……

  “啊!”

  项明抱着脑袋,猛然大吼。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放弃了怎样珍贵的东西。

  他双手颤抖,脸色惨然。

  他双腿浮肿,酸痛锥心。

  疯狂的奔跑下,哪怕是他凝气大圆满的肉身,也扛不住。

  但身体上的疼痛,比不上他心中的煎熬。

  项明惨然一笑,在项丹阳冷漠、无情的眼神下,他哪里还不知晓。

  自己,再一次被抛弃了。

  总是抛弃别人的人,终有一日,也会被别人抛弃。

  项明终于明白,自己为何妒恨徐青空?是因为自己恨项丹阳么?不是的,只是自己都不愿承认,自己内心的不甘啊。

  若真是恨项丹阳,自己怎么会去项丹阳灵府,去寻找项丹阳的庇护。

  他也终于明悟,被项丹阳憎恨着的徐青空,是凭什么撑到了现在?

  是敢于一死的偏执,是何惜一战的勇气。

  凝气二层?

  宗门天骄?

  筑基长老?

  李墨从未放弃的,不是希望,而是挣扎的勇气啊。

  我可以死,不可以弱!

  并非不畏死,不惜命,而是这世间,总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值得一个修士去追寻。

  项明看着前方,屠河宗就在不远处。

  他又看了看身后,栖霞山已经落在后面。

  项明目光呆滞,微微一笑。

  他,不想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