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普通修士的梦想

捏仙 冷皓东 4142 2019.07.14 18:06

  在方尘远难以置信的眼神下。

  左家炼丹长老的失落中。

  小岐黄丹的归属,尘埃落定!

  他们不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直到舒华将他们送出灵府,方尘远都感觉自己像是在梦里。

  他握着小岐黄丹和多出的两粒延寿丹。

  久久不语。

  另一边……

  左家炼丹长老深深的看了李墨一眼。

  拱了拱手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还请徐师侄代我向丹阳长老问好。”

  李墨点了点头。

  在左菁菁的凝视和汪逸风的怒火中,缓缓离去。

  “徐师弟,徐师弟,等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等到李墨走出去好远,方尘远才反应过来,他急忙追上李墨,迫不及待的问道。

  李墨笑道:“方师兄还是将丹药收起来才是,不然,我可要打劫了。”

  李墨轻笑间,将话题引向别处。

  方尘远反应过来,收起了丹药,歉然道:“是方某孟浪了!”

  方尘远这么失态,还是第一次见!

  其实,方尘远也是见过世面之人,但是李墨今日的表现,让他有些难以想象。

  方尘远回过神,笑道:“虽不知道徐师弟是如何帮到我的。不过,今日之事,多谢师弟援手。”

  言语间。

  依旧好奇!

  方尘远都这般好奇,一旁的燕重山几人,眼中好奇之色更是浓郁。

  “无妨,不过是与舒华长老聊了几句。”

  李墨权当没看见,说道:“若师兄想帮我的话,就不要忘记,我之前提及的事情。”

  方尘远递给李墨一粒丹药,严肃地点了点头。

  “定不负师弟所托!

  这小岐黄丹有三粒,我先给师弟一粒。至于其他的,我会尽快想办法。”

  李墨摇了摇头,说道:“这小岐黄丹对我,并非必须。

  但是对几位来说,明显十分重要。

  君子不夺人所好。

  另外两件事,方师兄上心即可。”

  “可……”

  看方尘远还想说什么,李墨摆了摆手,直接离去。

  小岐黄丹的归属,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然而项丹阳灵府内。

  项丹阳把玩着一张传音符。

  “传音入密,还能改变舒华的主意。

  我的好徒儿,你越来越让我意外了,不过……

  哼,终究是徒劳。”

  项丹阳自言自语着,声音阴冷至极。

  从舒华灵府出来后,李墨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走入洞府后,李墨盘膝而坐,他并没有进入修炼状态。

  在他突破到凝气大圆满后。

  这个洞府已经不再隐蔽。

  李墨盘膝而坐!

  仔细回想最近的一系列事情。

  从突破凝气大圆满,引起内门弟子的轰动,到方尘远初次试探。

  在发现太多隐晦和恶意后……

  当机立断,抽身离去!

  寻找离宗的方法。

  探秘丹岐宗后山的隐秘聚集地!

  这是李墨觉得最累的时候,每次都变换身形和气息。

  虽然他神识强大,但为了保证不出纰漏,也是心力交瘁。

  修炼镇狱!

  虽然幽冥指因为需要幽冥之力的缘故无法修炼,不过现在想来,就算能够修炼,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同时学会两门神通。

  领悟镇狱之后,返回时与项丹阳的博弈。

  项丹阳的压力,始终如悬梁之剑,让李墨感受到强烈的压迫力。

  再之后方尘远的第二次邀请。

  在丹岐宗的高调。

  小岐黄丹的落幕。

  ……

  一桩桩、一件件,在李墨的脑海中,一一浮现。

  李墨缓缓睁开了双眸,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段时日的不断辗转,让他这个凝气大圆满的修士,都感到一丝疲惫。

  然而。

  项丹阳森冷的杀意,让李墨不敢停歇。

  李墨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眼,盘膝打坐起来。

  月明星稀。

  初夏的凉风袭来。

  吹散了整个苍炎峰的阴霾。

  护山大阵外,已经快要进入梅雨的湿热季节。

  然而在苍炎峰上,春日的花朵和苍翠的树木竟然同时出现,显得颇为玄妙。

  远处,岐黄丹府明亮的灯火混合着地下火脉的暗红,形成苍炎峰的另一道风景。

  李墨洞府内,他缓缓睁开了双眸。

  他站起了身体,神识扫过,洞府外的一切秋毫必现。

  李墨眼中闪过一丝讥诮。

  身形微动间,就离开了洞府。

  他整个身形不带丝毫烟火气息,没有人注意到,在夜色下,这样一道身影宛如幽灵般,向着岐黄丹府行去。

  一路上,李墨刻意避开了结丹修士存在的峰顶和议事大殿这些筑基长老多的地方。

  在李墨到达舒华灵府时,竟然都无一人,发觉李墨行踪。

  还是白天的大门,只是此刻满是寂静。

  李墨轻轻的敲了敲大门。

  过了数息,一阵脚步声响起。

  大门打开,舒华苍老的面容出现在李墨面前。

  他眼中带着不加掩饰的震惊。

  他似要说些什么,左右看了看,还是先将李墨带入灵府内。

  刚进入灵府,舒华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那么多筑基期修士,居然没一个发现你的身影。”

  李墨嘴角一扬,轻笑道:“既然答应了前辈,自然应该前来赴约。”

  舒华深深地看了李墨一眼,说道:“看来我果真是老了,或许是丹阳长老太过厉害。我原本以为徐师侄白天只是说笑,没想到……”

  舒华说着说着,自己笑着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也许,只有这样,我才有报仇的希望。”

  说着,舒华目光灼灼的看向李墨。

  李墨看到舒华的样子,心中暗叹。

  初次在丹霞坊市看到舒华时,舒华虽然也是干瘦老者模样,但还不至于如此。

  如今,舒华整个人身形佝偻,面容枯槁,身体干瘦如柴,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倒一般。

  整个人没有了丝毫精气神。

  想到这里,李墨叹息道:“实不相瞒,当日前辈与孟凌志起争执的时候,我也在场。所以……”

  “所以,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舒华眼神明亮。

  李墨点了点头,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知道,前辈是想要……报仇!”

  舒华老泪纵横,咬牙切齿道:“我舒华三十岁修仙,天赋不佳。原本我已经错过了修仙的最佳生涯,好在炼丹尚可,勉强成为宗内的炼丹长老。

  可也导致我精力分散,这几十年来更没有机会突破。

  但是为了研究丹道,我无怨无悔。

  可是,他孟凌志凭什么,就这样断绝我修仙之路。

  我恨啊,我恨我只是一个凝气期的糟老头子,根本没有报仇的希望。

  徐师侄,你说,我想报仇可有错?”

  李墨摇了摇头,道:“前辈无错!”

  舒华悲怆大笑道:“哈哈哈,错,大错特错。

  徐师侄,修仙界是会吃人的,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你的任何念头,都是错!”

  这一刻,或许是最后的释放。

  在李墨面前,舒华将自己三年来的怨恨和不甘,全部倾诉了出来。

  李墨沉默不语。

  他想到了项丹阳,也想到幽冥幡内的孟道。

  孟道没说,李墨不知他的处境。但幽冥幡内千年,滋味恐怕也不好受。

  不等李墨回答,舒华紧握双拳,愤恨道:“我不甘,我舒华不甘心啊。

  世人只记得那些耀眼的天骄,有谁会记得我舒华啊,我也想筑基啊。

  普通修士不配有梦想吗?我也有梦想啊。

  藏经楼的丹典我还有许多未曾看过,丹方还有许多未曾看过。

  就这样归墟,没有人记得,没有人知道。

  你说,我舒华不慕名利,蹉跎一生……

  竟活成了一个笑话。”

  舒华涕泗横流!

  而在某一刻,李墨竟有些感同身受。

  他之所以来丹岐宗,不也是因为自己天赋太低么?

  明知道来到这里,修仙路未知,生死未卜。

  但是为了抓住这唯一的机会,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救命稻草一般,也只能以身赴险。

  李墨顿了顿,叹道:“修仙路从来不易,如前辈这样断绝修仙路的人,想来不在少数。”

  听到李墨的话,舒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他想到宗内流传的消息,面前这个青年,似乎是一个无灵根修士,突破到筑基可谓千难万难。

  舒华点了点头,说道:“徐师侄说得对,是老朽着相了。不过,孟凌志必须死。师侄既然传音给我,不知是打算用什么对付孟凌志……这个栖霞山年轻一辈的第一天骄。”

  抛开了怨恨和不甘,舒华头脑清明,多年修仙生涯的老辣,展现了出来。

  他没问李墨是否可行,而是直接问李墨用什么方法。

  李墨淡淡的看向舒华,淡漠道:“因为,我才是栖霞山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什……什么?”

  舒华怀疑自己听错了,就在他被愚弄的愤怒还没升起的时候,一阵庞大的灵压扩散了开来。

  这一刻,李墨不再掩饰,他凝气大圆满的修为全部释放。

  同样是凝气大圆满,舒华在李墨可怖的威压下,竟然有些喘不过气来。

  若不是舒华灵府有守护阵法,这一刻,整个岐黄丹府都能感觉到李墨的灵压。

  舒华终于回过神来,他深深的看了李墨一眼,遗憾道:“我承认徐师侄的实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这还不够。”

  李墨看了舒华一眼,说道:“我有一道神通,可重创凝气境!”

  镇狱!

  舒华依旧摇了摇头。

  沉声道:“以师侄表现的实力,我相信面对孟凌志,也丝毫不觑。但想要杀死孟凌志,不够。”

  李墨沉默不语。

  他在犹豫,是否暴露自己最大的底牌。

  舒华不满的看了李墨一眼,说道:“若是贤侄只有这些实力,那此事就此作罢。

  你也不用白白送死!

  之所以选中贤侄,是因为贤侄的背景可以抗衡孟凌志,否则我直接让方尘远动手岂不更好?

  难道丹阳长老就没有给贤侄更多的底牌吗?”

  舒华十分不满,虽然这徐青空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想象,但这和他设想的不一样。

  他原本以为,有项丹阳的背景,击杀孟凌志自是轻而易举。

  这会是一场筑基修士对凝气修士的暗杀,毫无悬念。

  但现在是什么,两个凝气境修士的比斗么?

  舒华要的是碾压,而不是势均力敌。

  舒华一句话点醒了李墨!

  回想起项丹阳阴冷的目光,底牌,只有真正让人看到和敬畏,才是底牌。

  否则,只是废牌。

  想到这里,李墨不再犹豫。

  识海内,李墨的神识第一次毫无顾忌的释放。

  对面的舒华。

  心惊肉跳,他感觉自己仿佛面对筑基修士般。

  压抑、惧怕、敬畏……种种情绪浮上心头。

  舒华感受到浓郁的危机。

  在他的眼里,徐青空一脸淡漠的冲了过来。

  明明速度不快,但自己却根本无法抵御的错觉。

  他看到徐青空冲向了自己的左侧,他下意识的想要抬起手臂抵挡。

  然而对方仿佛提前发觉一般。

  只见一道乌芒在他抬手的瞬间便激射而来。

  而对方的声影,却突兀转到了另一边。

  舒华亡魂大冒,那道乌芒明显是一道飞剑,而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方的身影。

  难道他真的要杀自己么?

  “镇狱!”

  一声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

  以舒华为中心,三丈方圆的地面开始出现变化。

  先是寸寸裂开,出现蛛网般的裂纹,然后这些碎石在镇狱彼此震荡,化为齑粉。

  三丈方圆,地面齐齐凹陷。

  仅留下舒华脚下没有变化,仿佛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这是什么神通!

  舒华心中大吼,他难以置信。

  什么样的神通能够造成这样恐怖的效果。

  除此之外,刚刚的一切更让他震惊,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神识!

  只有筑基期修士的神识,才能够料敌先机,才能够让凝气大圆满的修士,毫无反抗能力。

  “前辈觉得,现在我是否有资格杀了孟凌志。”

  听到这淡然的声音,舒华仿佛从梦境进入现实。

  他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制终于消失了,于是急忙道:“神识!刚刚是神识么?难道你突破筑基期了?你……您隐藏了修为?”

  舒华意识到自己的不敬,话语中充满了敬畏。

  李墨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舒华,说道:“我们现在可以继续谈刚才的交易了么。”

  “可以,当然可以,如果早知道您突破了筑基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舒华激动的搓了搓手,干瘦的面容,洋溢着喜悦。

  李墨定定的看着舒华,半响,说道:“感谢前辈的信任,那么……咱们立誓吧。”

  说着,李墨拿出了一个乌黑发亮的小幡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