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毒誓

捏仙 冷皓东 3475 2019.07.05 10:00

  项丹阳灵府,修炼密室内。

  感受着气海内浓郁的灵力,项丹阳面色阴沉。似是想起了什么,项丹阳拿出了储物袋中的密信。

  毫无灵力波动,因为十几年的保存略有些泛黄的密信,项丹阳看着手中的密信,眼神有些阴晴不定。

  “砰”的一声,只见密信轰然化作碎纸片在修炼密室内漫天飞舞,而随着项丹阳的注视,碎纸片渐渐燃烧成为灰烬。

  若是有筑基期修士在此定会骇然,这真的是筑基期修士么?对灵力的掌控力,已经近乎结丹期修士入微的境界。

  “徐盛歌……”项丹阳阴冷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密室内。

  十五年前,栖霞山方圆千里,丹岐宗的项丹阳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炼丹天赋绝佳,更是拥有天灵根资质,天赋惊人,年纪轻轻就筑基有成。项丹阳,整个丹岐宗,乃至整个栖霞山最年轻的筑基修士。

  壮志骄狂,神采飞逸,不可谓不风光。

  不止如此,他在丹岐宗内的后台势力也极为强横,丹岐宗明面上仅有的两个结丹修士中,有一位就是他的师傅。

  若没有意外,这一代的丹岐宗掌门之位,便是他的囊中之物。可是这一切,都被一个叫做徐盛歌的人给毁了。

  “徐盛歌!”

  想到这三个让他恨极的字眼,项丹阳就是一阵咬牙切齿。

  当年项丹阳为了突破当时筑基中期的境界,也是为了自己结丹做准备,前往云苍山脉历练。项丹阳从未想过,自己这一生不能结丹。在他看来,结丹对他而言,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只是没想到,在某次遇到妖兽围攻,身陷险境之时。一个名叫徐盛歌的武国修士救了他,只是这种救助,是有代价的。

  项丹阳被迫发了一个毒誓,有朝一日,一个叫做徐青空的人前来求助,不得以任何手段回避,也不得以任何手段对付他,并且要为徐青空提供之后二十年的所有修炼所需,否则心魔入侵,永世不能踏入结丹,直至寿元断绝,身死道枯。

  誓言狠毒无比,完全没有项丹阳钻空子的机会,哪怕现在回想起来,项丹阳依旧感觉头皮发麻。

  当然,修仙者只信自己,不信誓言、命理之说,项丹阳并未当真,甚至心中还暗暗嘲笑徐盛歌天真。现在想来,徐盛歌当时的目光可是充满了意味深长,只可惜,当时的项丹阳并未在意。

  此后,项丹阳回到栖霞山,借着这次历练一举突破到筑基后期。他甚至差点忘记了徐盛歌,忘记了在云苍山脉许下的誓言,他还是那个惊才艳艳的项丹阳,栖霞山最年轻的筑基长老。

  可是这一切,在他想要突破结丹时变了。

  三次结丹,都是在丹成之际心魔入侵。

  特别是第三次,不仅没有结丹成功,还让他身受重伤,让他再也不敢尝试结丹,十余年修为毫无寸进,丹岐宗掌门之位成为他人之物,而他则成为了丹岐宗性情古怪的蓝衫长老。

  这时,项丹阳终于想起了徐盛歌,想起了那个毒誓。

  可打听许久,却得知对方早已经死去,大惊失色下,项丹阳甚至冒险潜入武国。虽然当时两国修士之间还未交战,只是依旧十分危险,而项丹阳得到的消息却宛如晴天霹雳,将他的心神震塌。

  徐盛歌死了,只留下了一个儿子徐青空。

  可是饶是如此,项丹阳依旧无法突破结丹。筑基期修士两百年的寿元,屡次突破结丹不成,心力交瘁下,项丹阳看起来比实际显得苍老许多。

  最近几年,他感觉修为似乎略有松动,这让他欣喜若狂。若是没有李墨的冒名顶替,徐青空不会出现,再过几年,心魔毒誓将彻底烟消云散,再也无法约束项丹阳。

  可是,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徐青空出现了。

  想到这里,项丹阳心中大恨,恨不得将那个小混蛋千刀万剐。任谁看到迫害自己十多年的凶手,大摇大摆的走到自己的面前,自己还得给对方提供修炼资源,都会怨恨抓狂。

  尤其是此人还在他即将消去誓言约束时出现,更是让项丹阳几乎暴走。

  项丹阳眼露杀意,身上冒出缕缕黑气,神态狰狞间,心底发出无声的嘶吼:杀了他,杀了这个小混蛋,折磨了我十多年,还想折磨我吗!

  项丹阳眼中满是暴戾,突然闪过一丝清明,立刻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丹药。

  这丹药不过龙眼大小,通体雪白,散发着阵阵寒气,他毫不犹豫的将此丹送入口中。盘膝而坐,片刻后才缓缓睁开双眼,满是后怕之色。

  心魔入侵!

  如果他刚刚真的去杀“徐青空”的话,恐怕他此生结丹无望了。他没有调查对方身份的必要,这种事情,除了当事人外不可能有其他人知晓。可惜项丹阳千算万算,算不到凝气修士残魂夺舍,居然还留下了记忆。

  项丹阳调息完毕,却又是一阵憋闷气苦,只能默念法决,不敢再动杀意。

  ……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

  李墨一大早就起来了,然而,等到李墨走出房屋,不由心中凛然。

  一个葛布长衫的山羊胡老者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外。

  正是项丹阳。

  “侄儿徐青空,见过丹阳世伯。”李墨略一躬身,心中对项丹阳已是极为忌惮。

  项丹阳冷冷的看了李墨一眼,语气平淡道:“我昨晚看了徐道友的信笺,让你以后跟随我修炼。你若是留在丹岐宗,便要听我的话,这个道理,你可明白。”

  “青空明白!”

  “很好,我昨天看了你的修为,借着丹药突破到凝气二层,可惜灵根资质我也无法改变,所以你还需要勤修苦练。”项丹阳淡淡的瞥了李墨一眼,如此说道。

  “是,不知世伯可有何指教?”李墨心中一动,看着项丹阳道。

  哼,指教?以你这废物资质,一辈子都别想突破筑基期。

  项丹阳心中冷笑,只是口中却淡然道:“昨天给你的储物袋中,有一些凝气修士所需的丹药。我这灵府中灵气充沛,正是你最好的修炼之处。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就在我的灵府中修炼吧。”

  “不知要修炼到什么修为?”李墨缓缓说道,已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哼,当然是等你有足够的自保之力才行,徐盛歌让你来找我,自然是希望贤侄成才。”项丹阳阴测测一笑,大有深意的看着李墨说道。

  项丹阳想了一晚上,既然无法违背誓言,那么就以修炼为名,将这个小鬼软禁。这不能算是利用毒誓,毕竟若是将李墨放在身边,也就代表着,修炼资源不可以少了一丝一毫。

  不过,对于筑基后期多年的项丹阳来说,凝气期的修炼资源他不缺少,他要的,是将眼前这青年挫骨扬灰。

  “我知道了。”李墨沉声道,虽然面容不改,只是眼中却露出一丝杀意,这是他的失策,他没想到项丹阳会如此直接。

  如此直接的……表露杀意。

  项丹阳冷冷的看了李墨一眼,眼中深处闪过讶异之色,他原本以为李墨会抗争,不过这样也好,你就在我的灵府里等死吧!

  想到此处,项丹阳一甩衣袖,离去时冰冷的话语远远传来: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辟谷丹和修炼丹药都已为你准备齐全,贤侄就在我的灵府内,好好修炼吧!”

  原地,项丹阳离去之后,李墨神色颇有些阴晴不定。如果在来丹岐宗前,李墨只是有些担忧的话,那么项丹阳的一番话,便将他的担忧化为现实了。

  他预料到栖霞山一行会不平静,却没想到才到这边,就陷入了生死险境之中。

  李墨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冷哼一声。

  项丹阳的软禁,反而激发了李墨的狠辣,平武城三年的生涯,注定了李墨不会和普通人一般天真。

  就这样,在项丹阳的洞府内,李墨正式开始了丹岐宗弟子的生涯。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间,李墨已经在项丹阳的洞府中,呆了三个月了。

  身陷囚笼,虽然没了自由,李墨却有更多的时间好好修炼。

  这三个月不间断的修炼,李墨的修为早已经突破了凝气三层,在伐毛洗髓之后,让李墨最为无奈的是,身体皮肤变得愈发白皙,原本平凡的书生模样也显得不那么平凡。除此之外,最让李墨欣喜的是,昔日从军时的暗伤尽消。

  凝气五层!

  这就是李墨现在的修为,作为一个无灵根修士来说,这种修炼速度已然极为恐怖。而其中缘由,却不是李墨有多努力,而是这三个月,至少每天一瓶养灵丹药效的丹药,生生喂养起来的凝气五层。

  若是有个灵根资质稍好的修士,哪怕是真正的徐青空到来,在这么多丹药的帮助下,也早就突破了凝气十层了。故而,哪怕是项丹阳,在最近见到李墨后,都忍不住嘴角抽搐,每次都是直接扔下丹药离去,不然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一巴掌打死这个败家子。

  李墨自然没时间担心这个,他现在担心的只有自己的修为。

  饵食丹药,不过是修炼的辅助而已,从来没有大能是用丹药吃出来的。用丹药强行提升上来的修为,宛如空中楼阁般,但凡有灵根资质,也不会选择磕丹药的方式提升修为。

  因为过度服用丹药,李墨已经感觉到身体的耐药性,某些丹药对李墨的效果,已经不复之前那般明显了。不过李墨却并未在乎,他甚至觉得,自己服食丹药的速度,还不够快!

  必须要赶在项丹阳动手之前,试探出他的底线来。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李墨看似只是在修炼,然而通过与项丹阳的几次接触。李墨发觉,除了不能出去之外,自己只要关于修行上的所需,对方都会满足。

  李墨虽不知道项丹阳毒誓的存在,但是心中却也隐隐有着猜测,项丹阳定然有什么约束,只是这个约束对项丹阳一个筑基后期修士到底有多大,李墨没有把握。李墨对此有个想法,只不过需要等到凝气七层才能实现。

  所以,李墨觉得速度还不够快。

  想到此处,灵光闪动间李墨手中就多了一大把丹药,李墨毫不迟疑,一把将丹药全部拍入口中。

  感受着经脉隐隐的胀痛和经脉内流动的灵力,李墨陷入了深层次的入定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