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造化古玉

捏仙 冷皓东 3594 2019.06.29 10:00

  残魂夺舍!

  若是有修士在此,立刻便知晓这是徐青空的残魂正在夺舍李墨。

  只是他们也定然会有深深地不解,凝气七层,神识初现,筑基修士,神识离体。

  凝气四层的修士,连神识都未曾出现,怎么可能会夺舍他人。

  然而李墨并不知晓这一切,甚至连徐青空的残魂都看不到。

  李墨先将徐青空腰间的一个布袋拿在手中,他曾经在陈清雪身上看到过类似的布袋。虽不知如何使用,但是李墨知晓这是仙人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然而,就在李墨刚刚将布袋拿在手中时,一阵阴风吹过。

  阳光也在此刻阴冷了下来,而李墨猛然怔在原地,他目光呆滞,身体僵直的站立着。

  这是一个修真家族,他是这个家族里最受欺负的人,就算是府上的奴仆,也是可以尖酸的说他几句。

  这一切都因为他的资质太低,还有他那争夺家主失败的父亲,让他在家族中备受欺凌。

  若不是家主徐盛远为了显示自己的宽宏大量,再加上他三灵根的杂乱体质,恐怕他不会活着长大。

  只是,他早就能够清晰的察觉到,隐藏在大伯徐盛远和蔼面容背后,浓郁的杀意和冰冷的目光。

  原本,他的未来会在某一天的意外身亡中结束。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父亲早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后手。

  只要他修为再提高一点,便可以去往南乾,到时候动用之前的后手,筑基指日可待。

  想到这里,饶是以他的隐忍,依旧激动地浑身颤抖。

  可是,可是,徐盛远这个老不死,他连这几年都不再等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

  不仅以家族的名义将他派到武国边境,还派了人来追杀他!想到这里,他浑身充满怨毒气息,眼中满是暴戾,透出微微的赤红之色。

  好在,他隐瞒数年的修为终于是发挥了作用,在关键时刻击杀一人,顺利逃脱。这之后,居然碰到了一个南乾斥候。

  想到这里,徐青空满脸怨毒,冷然一笑。

  哼,区区一个凡人,还不是任我拿捏,居然还敢反抗!

  终于,虽然他灵力枯竭,但是依旧夺舍了这个凡人。

  以区区凝气四层的修为,在三个同阶修士的追杀下坚持三天,并反杀一人逃脱。虽灵力枯竭,却能夺舍南乾精锐斥候,此战他足以自傲了。

  这,是他迈向残酷的修仙道路的第一步。

  他是徐青空!武国家族联盟中黄阶家族的徐青空!

  “二牛啊,来吃点东西吧,在军营中这些年,瞧瞧都瘦成什么样了。”

  记忆中一个衣着朴素,神态祥和的中年妇人,她手中拿着一碗米饭,对着自己心疼的说道。

  坐在这个妇人旁边的是一个面色黝黑,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老农。

  此时他双手微微颤动,看着自己,好似生怕一眨眼自己就消失不见了一般,不停的喃喃自语。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他们是谁,他们是我的爹娘么?可是我爹娘早已经死了啊。

  我是徐青空?不!

  我是李墨!

  此刻,若是有人来到这里,就会看到很诡异的一幕。一个双目赤红、面容扭曲的青年直挺挺的站立着,他的眼神中偶尔露出一丝挣扎,只不过很快就又充斥着赤红之色。

  其实,夺舍李墨的只是徐青空不甘的残魂,原本便没有多少自我意识,没有夺舍成功的可能。而这种情况下,李墨最好的结局是死亡,否则也是磨灭意识,成为一个没有神智,带着怨毒和暴戾的野兽。

  若真如此,李墨和徐青空的这一战,没有胜者。

  然而就在此刻,李墨手中的布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阵阵浓郁的乌光散发出来。而布袋在不断抖动间,一柄巴掌大小的乌黑小幡竟然直接飞了出来。

  这乌黑小幡看似平平无奇,好像一块灰色的破布绑在一根黑木棍上一样,毫不起眼。

  它一从布袋中飞出来,就本能的吸收着李墨周身的黑雾。徐青空的残魂不断冲击着李墨的意识,这些黑雾就是他的神魂本源,此刻在乌黑小幡的吸收下,渐渐变得暗淡起来。

  徐青空的残魂虽然没有意识,但是本能却感觉到了危险,怀着更深的怨毒冲击着李墨的意识。

  在不断的冲击中,李墨眼中的挣扎越来越微弱。相反,面容却越来越狰狞可怖!乌黑小幡丝毫没有管李墨死活的意思,它只是本能的吸收着神魂本源。

  只是这时,意外却偏偏发生了。

  实际上早在乌黑小幡吸收黑雾的时候,李墨胸口挂着的灰白色玉石就开始轻微的颤动,好似被什么刺激到了一般。而此刻,这方形的玉石终究是猛烈的抖动起来,并且散发着莹莹白光。

  “造……化……古……玉……”

  在这白光接触到乌黑小幡的瞬间,小幡上光芒大放,一声沧桑的声音回荡在这片草原之上。

  仿佛隔绝了无尽的岁月,直接响彻在灵魂之上的天地之音。

  白色古玉并没有丝毫回应,依旧只是散发着莹莹白光,只是若有人细看,则会发现原本灰白色的玉石现在竟有了几丝温润,仿佛刚刚那一刻,这个被神秘的乌黑小幡刺激到的古玉,苏醒了一般。

  李墨原本渐渐扭曲的面孔柔和了起来,赤红的双目却有乌黑光芒闪过,身体一软间却是瘫倒在地。

  李墨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他变成了一个修真家族的少年,在这里所有人都欺负他,原本他就要被人打死了,可是随着一声沧桑的语调。一团温暖的白光将他包裹住,然后,李墨就苏醒了。

  乌光一闪而逝,李墨猛然睁开了双眼。

  草原上的绿草随风簌簌作响,远处太阳将要落山,将天空染成一片金黄。

  从军三年来,李墨都不曾有机会感受到如此的美景,若不是脚下的尸体提醒他,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杀了一个修士。

  修士?

  李墨愣了一下,此刻他看起来颇有些狼狈,身上沾染了许多的尘土和血迹。他索性坐在地上,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渐渐地,李墨眼神越来越明亮,最终汇成一片激动之色。

  “哈哈哈哈……”

  李墨嘴角露出笑容,终于是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大笑了起来。

  此次被徐青空残魂夺舍可说是因祸得福,李墨不仅没有被对方夺舍,反而还拥有了徐青空残魂中的一些记忆。

  从这些零碎的记忆中,李墨知晓平日里所说的仙人实际上就是修士,修士有修为高低之分,而这个叫徐青空的武国修士就是一个凝气四层的修士。

  只是想到这里,李墨不由眉头紧皱。

  从残魂记忆中,李墨得知只有筑基期才有神识,可以对别人夺舍,而且被夺舍的人就算没被磨灭自身意识,侥幸生存下来,也绝对不可能得到对方的记忆的。

  这个叫徐青空的修士不仅在凝气四层就残魂夺舍,而且夺舍之后,他居然还拥有对方的记忆。

  实在诡异之极。

  李墨深吸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片刻后,他睁开了双眼,只是眼中满是遗憾之色。

  李墨原本想知道如何成为仙人的,可惜虽然知道仙人可以通过修炼而成,记忆中却没有丝毫的修炼功法。

  而从徐青空残魂中得到的记忆实在是太过凌乱,只有对方记忆最深的一些片段。

  比如在家族中备受欺凌的隐忍以及逃往南乾的修炼后手,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修仙界的常识。至于更多的,李墨却一无所获。

  不过,好在通过刚才的记忆,李墨也找到了一个,造成徐青空诡异的可能。

  祸门之后么?

  李墨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从记忆片段中得知,这是徐青空所在家族的一段隐秘,只可惜徐青空残魂中也没有更多记忆。

  看来有必要前往武国一次了。

  李墨念头转过,不过随即便是洒然一笑,这恐怕要等到很久以后,他修炼有成才行。

  虽然此刻李墨没有修炼功法,但是他知道这么多修仙界的信息,已经在心中决定以后去修仙了,甚至他还在想带着陶成一起修仙。

  若有机会,还要寻几瓶延年益寿的丹药,阿爹和娘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记忆中修士的丹药,对凡人而言可都是宝贝。

  想到这里,李墨不由憨憨的笑了起来,笑容中有李家村二牛的影子。

  而直到这一刻,李墨心中也开始无比思念李家村的家人。

  李墨心中暗自决定,此次回去后就和陶成一起离开平武城,至于军营是否会追究,相信再过几天就没有人顾得上他们二人了。

  不过,在回平武城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李墨深吸口气,拿起自己胸口的灰白色古玉,脸色阴晴不定。

  “造化古玉么?”

  李墨看着不太起眼的古玉,喃喃自语。在意识模糊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隐约间,他听到一声沧桑的声音,而他身上只有这一块玉佩。

  “也不知你是什么来头?也罢,反正我什么也没有,这次终究是你救了我。”

  说着,李墨紧紧的握住造化古玉,将它收入怀中。

  看了看周围的狼藉,李墨拿起手中抓住的布袋,从徐青空记忆中得知,这是修士的储物袋。他手中的只是最低级的一方储物袋,里面原本就没有太多东西,现如今只剩下三件法器、几十块下品灵石和一些琐碎物件了。

  不过储物袋可不是凡人可以使用的,除了神识外,只能用灵力打开。这让李墨只能干看着,几十块灵石就不用多想了,而三件法器除了徐青空的一个魂幡外,还好另外两件都在外面。

  一个便是那个乌黑短剑,叫做幽明竹剑,是云苍山脉内的一种黑色竹子制作而成。

  当得知如此锋利的短剑居然是竹子制作而成,李墨除了感叹修仙界的神奇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而另一个就是那个防御用的青光小盾,叫做青甲盾。李墨可是知道这小盾的厉害,以他的劲弩威力,三丈之内哪怕是身穿布甲都可以贯穿,可是这小盾却全部挡了下来。

  不过这小盾只有巴掌大小,只有催动灵力才能使用。好在这次得到的幽明竹剑可以当做匕首使用,不然李墨真有种一无所获的感觉了。

  将徐青空的尸体掩埋,清理了一下打斗留下的痕迹之后,李墨便寻了一个方向,直接离去了。

  他打算休养两天,等到伤势复原以后再回平武城,至于之前的任务,反正他已经得到了关于武国确切的消息,自然是不用再去冒险了。

  而胸口的造化古玉,似乎又成为了那个不起眼的灰白色玉石。不过李墨相信,如果自己踏入修仙界,总有一天,会知道这造化古玉有什么来历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