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清点收获

捏仙 冷皓东 5016 2019.08.16 18:00

  “啊,该死,该死的小辈!”青蚨山中,血槐树影摇曳,满是怒火。

  它失算了。

  青蚨城,足足二十根具备筑基期战力的血槐树根!

  它大意过么?

  它没有!

  只能说,孙金的爆发,李墨的筑基后期修为,让它竹篮打水一场空。

  青奎妖狈淡淡地看着这一切,心头暗喜。

  人类修士与孙金的强大,他早就通过妖兽知悉,这样也好,让老树精受伤更重一些。

  “我布局千年,岂能让你们这些小辈毁掉。”血槐树妖,怨毒地喃喃。

  随着它阴沉的话语,血槐林中,一道暴虐的意念,传遍整个仙界碎片。

  青蚨山,猛地颤抖。

  地下,六七十道水桶粗细的血槐树根,纷纷向着青蚨城蔓延过去。

  上千年的累积,血槐树妖的强大,外人如何知晓。

  一旁,青奎妖狈双眼微眯,它感觉到,随着这数十道血槐树根的蔓延离去,血槐树妖的气息,也突地萎靡起来。

  青奎妖狈松了口气,以血槐树妖现在表现的气息……

  毫无疑问,结丹树妖无疑!

  若是这样还有余力,青奎妖狈就要考虑:自己是否该和血槐树妖合谋了。

  仙界小碎片,三万年来,也只生出了它们三只如斯强横的妖兽。

  它能接受血槐树妖结丹境的修为,但无法接受,对方强到没边儿……

  结丹境?

  青奎妖狈摸了摸暴躁的青奎狼王,谁又没有点底牌呢。

  ……

  青蚨城中,破碎的只剩下小半边。

  在某个残破不堪的阁楼之中。

  羽仙阁的柳菲儿,汗流浃背,不只是她,仔细看去。

  这一角阁楼中。

  七宗幸存修士,皆在此处。

  柳菲儿心中感慨,若不是宗内消息,这隐秘至深的赤炎天斗阵,如何能够找到。

  如今,这里竟然成为七宗修士的生机所在。

  可惜,当初从阵法中得到的火元丹和赤玉诀,被那兽灵宗修士夺了去,不对,应该是那灵鬼宗的鬼木。

  柳菲儿目中,有些许凝重。

  天灾,灭世天灾!

  无论是那通体火红的凶残猿猴,还是从地底伸出的诡异血红树根,它们的力量,根本不是凝气修士可以抗衡的。

  秘境试炼,彻底失控了!

  方尘远面色凝重,坐在一旁。

  离他不远,陈清雪与赵非灵二人,神色淡然。

  二女都是绝色,但赵非灵神色淡然,陈清雪目光清冷,除了陈清雪身后的两个玄阳宗弟子外,无人敢靠近三丈距离。

  除了他们,兽灵宗竺厚也拉着剩余的兽灵宗弟子,坐在另一边。

  柳菲儿看着这一幕,眸中满是冷意。

  丹岐宗,方尘远三人,竟似乎没有太多损伤似的,他们三人战力非凡,这或许才是最大的威胁。

  项明孤单一人,倒无需过于担忧。

  锋月谷有些诡异,竟只有楚寒锋一人到场,也不知孟凌志等人,在做些什么?

  除了锋月谷,师尊明明让我关注的灵鬼宗修士,竟一个不在,他们又是在谋划着什么。

  煞魔宗,这些榆木脑袋里装的,大概全部都是修炼吧。哼,三个人,恐怕也很难掀起什么风浪来。不过……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柳菲儿目光闪动。

  她站到场中,目光冷冽地看着方尘远。

  “方道友,此事,栖霞山三宗是不是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嘿,有趣,羽仙阁的人找我们要交代,道友想要什么交代?”方尘远还未说话,在他身旁的燕重山,讥讽说道。

  徐兄弟生死不知,方尘远的选择,让他心生焦躁。

  “哼,我们想要知道,这秘境试炼,为何会生出这般变化?”柳菲儿看着方尘远,目光冷淡。

  “说什么七宗同气连枝,我看,你们就是想要谋杀各宗天骄吧。如今,灵鬼宗道友,身死未卜,玄阳宗、煞魔宗,还有我羽仙阁,哪宗不是损失惨重。

  难道,栖霞山不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么?”

  一旁,竺厚狰狞一笑:“羽仙阁的家伙,话可不能乱说。说什么你们损失惨重……真正损失惨重的,都还没有说话呢。”

  楚寒锋却并不领情,他冷冷地看了竺厚一眼。

  “哼,师兄定然是有要事缠身,以师兄的实力,你们全死了他也不会死。”

  竺厚摸了摸脑袋,憨厚一笑,没再说话。

  方尘远瞥了楚寒锋一眼,别人不知,他可是知道,自己那个神秘师弟可是去报仇去了。

  此刻,孟凌志等人竟然都没来?

  方尘远也看着柳菲儿,温和道:“柳道友还是坐下为好,这里,妖兽众多,你还是小心说话。”

  “你……”柳菲儿脸上,怒意勃发。

  只是看到方尘远温和中、满是杀意的双眸,沉默不语。

  在场之人,都是天骄。

  无论七宗定下了怎样的约定,对于在场之人来说: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方尘远,有在这里击杀自己的底气,也有在这里击杀自己的实力。

  就在场中沉默之际。

  “这里可有其他道友么?”一道虚弱中,不掩傲然的声音响起。

  瞬间,柳菲儿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是他!”

  “是他么?”

  柳菲儿急忙打开阵法,阵法外,两人一猴,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道友快进来!”柳菲儿一声招呼,满脸堆笑。

  果然是他,鬼木,这在灵鬼宗,也是个狠人啊!

  柳菲儿有些讨好,之前被李墨过河拆桥的画面,仿佛从未出现似的。

  “有劳羽仙阁的道友了!”李墨看到来人,摸了摸鼻尖。

  他看了钱福贵一眼,走进了阵法之中。

  随着他的进入……

  顿时,他感受到了数道探寻的目光。

  方尘远与燕重山,目光凝视自己。他们微微侧过脸去,并未贸然相认。

  赵非灵看了肩头紫色小蝶一眼,嘴角一扬,对着陈清雪点了点头。

  楚寒锋冷冷地看了一眼,见不是锋月谷弟子,便又低下了头。

  至于竺厚、邵刚等人,看了一眼就没说话。

  “鬼木道友,不知道,其他灵鬼宗的修士,你可看到?”还是柳菲儿问道,灵鬼宗那个老家伙呢?

  李墨摇了摇头,无奈道:“妖兽暴乱,十多天了,我都没有看到其他师弟,还是借着钱道友的灵宠,才得以幸免。”

  “嘿嘿!”钱福贵嘿嘿一笑,腿肚子却有些酸软。

  在他身旁,孙金冷冷不语,主人既然让自己伪装成这家伙的灵宠,那就伪装好了。

  柳菲儿有些不满,我这都知道了,你还在这里装呢。

  她嘴唇微动,就对着李墨传音:“鬼木道友,你就别装了,我知道鬼云前辈进秘境了,他人呢?”

  “有什么不能当面说的,非要传音。”陈清雪猛然一声大喝,满是不悦。

  煞魔宗、兽灵宗,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幕。

  李墨看向柳菲儿,说道:“道友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说着,他便与钱福贵找了个地方坐下。

  秘境试炼,已是第十二天了。

  在破坏了血槐树妖与大阵相连的节点后,李墨又毁了数个地方,担心血槐树根袭来,李墨方才离去。

  只剩三天,李墨不想再高调了。

  于是,他便以鬼木的身份,回到了众人的聚集地。

  这样,才能跟着出去,不是么!

  柳菲儿万万没想到,她遇到的并不是真正的鬼木,所以,哪怕被她威胁,也丝毫不惧。

  出去之后,要你灵鬼宗好看!

  柳菲儿跺了跺脚,冷冷地看了李墨一眼,没再说话。

  阵法之外,血槐树妖忙着修复阵法,一时间没空理会他们。

  除却一些妖兽的嘶吼,在这阵法防护下,七宗修士竟然有了生机。

  李墨老神在在。

  既然妖兽之前没能察觉这个阵法,在有了李墨后,自然更难察觉。

  上古时期的阵法,若不是提前被邵刚告知了方位,就连他结丹期的神识,都没办法发觉。

  既然这样,血槐树妖,自然也很难发觉。

  李墨目光凝重,他想到离开后,需要面对的窘境。

  其一,项丹阳的杀意,最坏情况是项丹阳突破结丹,自己需要面对结丹修士。

  其二,丹岐宗高层的盘问,孙钰之死、七个筑基长老叛逃,自己逃到仙界碎片内,自己没死?他们没有盘问才怪。若是搜魂……

  李墨目光冰冷。

  以上两种情况,是李墨预料中,稍好的场景。

  怕就怕,项丹阳突破结丹,丹岐宗高层同时逼问,自己如何破局?

  而更难的,就是自己身份暴露,锋月谷的元婴修士,也介入进来。

  好在,自己隐藏得还不错。

  李墨回想起在秘境中的一幕幕,储物袋中,收获满满。

  灵鬼宗五人的储物袋,除了灵器厌鬼铃铛外,太多东西,李墨都没来得及去看。

  锋月谷,虽然孟凌志的东西,大部分都被李墨丢掉。但除此之外,其他锋月谷修士在秘境的收获,全部被李墨得到。

  有掩息佩、王剑的阴符剑遁、孟凌志对剑气的运用……在李墨眼里,锋月谷修士的御剑技巧,才是最宝贵的。

  可惜,时间仓促,没来得及一一查看,等有时间,一定要融会贯通才是。

  除此之外,古雀残剑、上古空间法宝仙灵阁就不说了,从画轴世界中得到玄天剑典中的一式斩罗,才是李墨最大的收获。

  锋月谷,不过是靠着上古剑修残缺功法起家,不算纯粹剑修。

  孟凌志的剑气如丝、一剑破万法,说到底不过是对剑气的运用罢了,以李墨结丹神识,几天就能够运用得似是而非。

  斩罗,不同!

  这是真正上古剑修的手段!

  李墨摇了摇头,回到丹岐宗,恐怕自己短时间是没办法修炼这个了。

  除此之外,自己修为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筑基后期!

  有着媲美结丹初期的神识,借着鼎元通幽诀,自己瞬间便到了筑基后期。

  这样的修为,让李墨有更多的信心。

  只要,锋月谷的元婴修士,不知道自己就好。

  时间,就在李墨的忐忑中,缓缓度过。

  第十三日,青蚨城地底,血槐树妖拼命地修复着被李墨斩得面目全非的阵法。李墨破坏的厉害,修复就用了一日时间。

  第十四日,阵法重新焕发灵光,妖兽奔腾间,道道粗壮的血红树根,疯狂吸纳所有妖兽的血液。若是李墨在此,就会发现,血鬼枯松、铁豪兽,也被血槐树根紧紧缠绕。

  这个时候,一切都作废了。

  阵法恢复,可以肆意爆发的血槐树妖,成为所有妖兽的噩梦。

  它,当然不会放过李墨这个始作俑者。

  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第十五日,仙界碎片内。

  上百道水桶粗气的树根,缠绕在一起,遮天蔽日。

  它们相互并拢,拱卫着一艘血红色的独木舟。

  远远看去,如同一朵血色之花。

  “这就是血河星舟?”青奎妖狈看着仅能装下三四个妖兽的独木舟,眉头微皱。

  鼎鼎大名的血河星舟,竟然这么寒酸么?

  “当然不是!”青奎妖狈身旁,血槐树妖面色肃然。

  “血河星舟,上古至宝,可横渡虚空,据说只要血祭足够,哪怕跨越星辰都有可能。我们这血河星舟,只要将我们度到乾元大陆就好了。不过,目前还只是雏形罢了。”

  “血槐道友,懂得不少啊。”青奎妖狈看了血槐树妖一眼。

  血槐树妖面无表情。

  它心念一动,瞬息,整个仙界碎片,就是一震。

  青蚨山,长满血槐树的地方,血槐树瞬息仿佛失去了所有精气一般,树叶簌簌落下。

  “血河星舟,老朽以血槐树心做舟身,以上古仙界秘境所有妖兽血肉化作养料,以自身神魂化作道灵,仙界大阵化作防御,苍天在上,此血河星舟,将成吾之道兵!”

  血槐对着天地一拱手。

  此刻,整个仙界碎片嗡鸣,血槐林瞬间全部枯死,所有妖兽全身干瘪,甚至连骨血皮毛也都没了。上百道筑基气息的血槐树根,仿佛将它们所有的生命,全部度到了血河星舟之上。

  顿时,这血河星舟上,红光大放,生命气息,浓郁得快要溢出来般。

  然而,虽然气息强横,但依旧只是寻常法宝。

  血槐树妖不再犹豫,血槐林中射出一道猩红妖丹,便投道血河星舟船头的位置。

  顿时,气息震荡。

  血河星舟,好像活了一般。

  这还不止,仙界碎片嗡鸣。

  地底,一道巨大阵法缓缓上浮,就要加持到血河星舟中。

  血槐树妖神念化作老者,已经在血河星舟上出现。它眼中喜色一闪。

  它,终于有机会逃出去了。

  不过,越是这个时刻,越不能大意。

  它死死地盯着,靠近的的阵法纹络,这是上古仙界九宫天斗阵的一角残阵,若能加到这血河星舟中,定然是极大提升。

  然而此刻,血槐树妖眼中,陡然露出一抹杀机。

  下方的阵法中,七宗修士储物袋,皆是阵阵颤动。

  他们一拍储物袋,顿时,遁空符便散发光芒。

  十五天到了?

  众人眼中,都满是惊喜神色,哪怕是方尘远,目光中都有些舒缓。

  他瞥了“鬼木”一眼,出去后,该怎么办呢?

  方尘远目光一凝,他嘴唇微动,身后,燕重山看了李墨一眼,眼中满是兴奋。

  方尘远、燕重山、风铃三人,一把握住镇空符,瞬息消失无踪。

  “切,丹岐宗的家伙,逃得倒是挺快的。”柳菲儿有些不满,不过也没有多说。

  在场之人,无论是丹岐宗项明、兽灵宗竺厚,她都招惹不起。

  于是,羽仙阁三人,也握着镇空符,便离开此地。

  自然,其他人没有落后,没人想在这个秘境继续待下去。

  在道道空间波纹中,众人纷纷离去。

  赵非灵与玄阳宗之人,也联袂离去,陈清雪临走时,幽怨的看了李墨一眼。

  李墨状若未觉,没有丝毫表情变化。

  等到所有人都离去后,李墨看了一眼钱福贵与孙金,表情一肃。

  “我们走吧!”说着,三道镇空符便出现在三人手中。

  空间震荡中,空间波纹浮现,一股银白之力,包裹李墨。他感觉自己仿佛要被牵引到某个地方似的。

  陡然,在他脚下,一根赤红树根猛然出现,缠绕向他的脚踝。

  “早就猜到你会动手了!”

  李墨眼中露出讥诮之色,这血槐树妖掌控整个仙界小碎片,这么多人离开,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李墨,一直防着它!

  “吼!”孙金背后,不知何时,一道擎天猿猴虚影浮现。

  它抓住这赤红树根,在手腕上缠绕三四道。

  猛地一扯!

  瞬息,地下数十丈深的地方,都瞬间被扯断。

  血河星舟上,血槐树妖身躯一颤,它目光冰冷。

  “没了那些符箓,我看你怎么逃。”怨毒的声音中,血槐树妖说道。

  他很快就要完成最后一个步骤,一旦完成,他要那个该死的小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墨微微一笑。

  在血槐树妖阴沉的目光中,从储物袋又拿出了三道镇空符。

  耀眼的白光闪过,一阵头重脚轻的感觉后,李墨眼前,还是一片晕白……

  “不错,又出来了一个!”一个男修声音响起。

  还没等李墨松口气。

  一道阴沉中,满是暴戾的声音响起。

  “逆徒,给我去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