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五章 身融九幽

捏仙 冷皓东 4360 2019.09.10 10:01

  踏!踏!

  幽暗地宫之中,李墨的脚步没有停歇。

  但让他眉头微皱的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遇到任何徐家修士。

  这极不正常,哪怕徐家地宫再大,也不可能完全觉察不到其他修士的存在。除非,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操纵一切。

  他目光闪动,心中警惕更甚。

  黝黑雾气漂浮卷动,灰褐色墙壁上,血液画出的狰狞恶鬼,如同监视着李墨一般。

  李墨视若无物,他未尝没有打破墙壁的心思,只是刚刚尝试时,竟惹得墙壁上的狰狞恶鬼动了起来,这让李墨心思转动间,只能放下破坏的心思,寻找破局的方法。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遭遇任何攻击,这说明他的猜测真实:

  其一,暗中诡异意识,无法直接对自己出手。

  其二,诡异神识拥有者,便是徐家地宫开启的钥匙。

  还有一个猜测,未经证实。

  但李墨隐隐觉得,自己的猜测或许是真实的。

  诡异神识拥有者,也会影响这里的一切

  三万年来,数代祸门来到此处,他们无意识地做着什么事情,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影响了这一切。

  一如徐家地宫上,用血液画出来的狰狞恶鬼。

  此外,这乌青色祭坛,真的是第四代祸门建造的么?若是,区区五百年,怎么可能这般可怕!

  李墨有种直觉,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只要他走到诡异祭坛前,一切,都将明晰。

  ……

  地宫深处,乌青色祭坛上的意识,恨恨地看着这一切。

  某种意义上,拥有幽冥魂印的修士,都是它的主人才对,然而无数年的岁月,让这一切发生了变化。

  但饶是如此,它依旧不能直接对李墨出手。

  改变阵势,让李墨无法遇到徐家修士,这已经是极限。

  此刻,若是有人鸟瞰整个徐家地宫,便会发现,这地宫不大,徐家修士与李墨虽说都在地宫,但却完全分隔开来。

  徐家修士,如同陷入一个个曲折回廊之中。在乌青色祭坛意识的操控下,不断地厮杀争斗。

  而李墨这边,道路同样曲折,但以李墨的速度,恐怕很快便会到达这里!

  封门戮魂阵,只是用来熔炼徐家修士罢了,或许可迷惑普通修士,但对李墨作用不大。甚至,若是李墨发觉不对,动用神识的话……

  祭坛意识一颤,这是它最担心的地方。

  想了想,祭坛意识念头怨毒,喃喃自语道:

  “也罢,你不是想要知道一切么?我便将一切都给你,就看你,能不能承受得住了!”

  ……

  李墨这边,他正在前行的脚步,猛地一顿。

  他看向地宫深处,眼中满是杀意。

  下一刻,李墨的身影变淡,竟消失在徐家地宫之中。

  仿佛穿过了某层隔膜,李墨目中光芒大放。

  天地一片昏黄,一条土黄色河流,潺潺流动。河流之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离得太远,无法轻易瞧见。而在李墨面前,血红色彼岸花海蔓延,这里似乎是一个独立的小天地。

  难道它想要困住自己?

  李墨摇了摇头,若是能做到,它早就做了。

  李墨看了眼河流方向,他缓缓向着那边走着。

  脚踩在彼岸花上,每一脚下去,似乎都能听到无数幽魂在嘶吼,咯吱声中,异样的感觉,浮现在李墨心头。但在如此场景之下,李墨依旧面无表情。

  终于,李墨走到了河流附近。

  土黄色河流之中,无数黑色幽影在其中嬉戏玩闹,李墨抬眼看去,瞳孔微缩。

  在他面前,河流之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脸茫然的徐盛远。

  徐家魂意!

  这里,便是徐家魂意聚集的地方么?

  李墨心神大震,仔细查看起来。

  河流之黄,如同浑浊黄水,满是阴冷潮湿的气息,如同传闻幽冥之中的黄泉一般。

  李墨一拍储物袋,拿出一个白净玉瓶,传闻黄泉之中的水是幽冥之水,他想尝试收取一下试试。

  李墨操控着白玉瓶落入黄泉之中。

  哗啦!

  然而,在玉瓶刚接触到黄泉之时,李墨瞬间失去了对玉瓶的感应,它就直接落入了黄泉之中。它并未坠下去,但在李墨眼前,白净玉瓶瞬间腐败,染上了一层昏黄,竟这样向着黄泉之下漂流而去。

  李墨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这里,太过诡异。

  猛然,一阵阵哗啦之声传了过来。

  李墨抬眼看去,竟是一具庞大的身体。

  修仙者耳聪目明,几乎瞬间,他便看到了此人的面容。

  此人眉清目秀,眼含煞气,赫然便是徐九幽。

  李墨不知这代表什么,他站在黄泉边,看着一切的变化。

  这里是此地唯一有所变化的地方,如果要说什么地方会是生路,那有且只有这里了。

  不过盏茶功夫……

  便又飘来一个修士,这修士打扮古朴,目光空洞,但自有一股怨恨萦绕,他如同睡着一般,在李墨的目光下,缓缓向着远方流去。

  李墨眉头微皱,陷入思索之中。

  又过了片刻,又是一具尸体飘了下来,并没有什么寻常。李墨看了眼,就没再看下去。他心中的猜测,已经涌到了嘴边。

  “嗬!”

  蓦然,在一片寂静的环境之中,一个干哑的声音响起。

  李墨抬眼看去,心神一震。

  一个儒雅中年修士,从黄泉上游缓缓飘了下来。

  最重要的是,他并没有如同其他人一般,眼神空洞。

  他看着李墨,目光中甚至有兴奋和欣慰。

  李墨咬了咬牙,他一拍储物袋,一道绳索便落在手中。

  他伸手一甩,竟想将这具尸体捞起来。

  然而,瞬息,李墨脚步一个踉跄,他竟然扑了个空。绳索直接从儒雅中年修士的身上穿过,竟然没有落在实处。

  这,不是真实肉身!

  眼见中年修士就要飘远,李墨大喝出声。

  “这里该怎么出去?”

  “嗬!”“嗬!”

  回答李墨的,只有此人口中意义不明的叫声。

  李墨目光闪动,方才那儒雅中年修士,赫然便是徐家第四代祸门的模样。

  而这一切,也让李墨明白,徐家第一代祸门是谁!

  徐九幽!

  这个徐家先祖,他竟然是徐家第一代祸门?他为何来到这蛮荒之地?他为何要将自己直系血脉统统击杀?

  祸门之后?

  到底谁是祸门?

  不解!

  深深地不解,萦绕在李墨心头。

  哗啦!

  哗啦!

  猛然,又是一阵响声从上游传了过来。

  还有人?

  李墨目中露出讶异之色,他抬眼看去,瞳孔微缩。

  面前之人,面容普通,眉目间似颇为温和,但李墨明白,这只是伪装罢了。

  因为,飘下来的,竟然是李墨自己。

  李墨看了眼在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他竟然已经没有了身体。双手双脚,竟然也化作与黄泉之中的黑色幽影一样的样子。

  李墨神色更冷,目光含煞,冷笑道:“差点被你骗过去了!”

  李墨的话语,没有获得丝毫回应。

  但李墨却并不感到惊讶,若是在这里,能获得回应那才有鬼了。

  这里,并非乌青色祭坛意识能操控的地方。

  若所料不错,这片小天地,应该是祭坛的内部空间所化,所以,这里有千万年来的徐家魂意,有无数的彼岸花存在。

  黔驴技穷了么?

  李墨冷笑,他索性盘膝而坐,而他的神识,已经向着周围蔓延过去。几乎眨眼时间,李墨的神识便笼罩了整个小天地。

  他目光一凝,骤然看向黄泉之上。

  五具尸体,顺流而下。

  依旧是刚才看到的五具尸体,李墨淡淡地看着几具尸体从自己眼前流过,在转了一个弯后,他们便又回到了黄泉上游。

  无生无死,无始无终,他们仿佛一直都在这里沉沦,永无止境地漂泊。

  这并非真实尸身,若李墨所料不错,这应该是祭坛聚集徐家魂意所化的世界。这些,也都是魂意,在这幽冥之地的体现。

  李墨难以想象,若这些不是残念,真有人在这里漂流数万年,会是何等可怕啊。

  比较特别的五人,应该也只是祸门诡异神识,魂意所化。

  而李墨也明白了,自己的生路到底在何处。

  他冷冷一笑,便想要跳入黄泉之中。

  蓦然!

  一阵哗啦声响传来,他目光一厉,看过去时,徐九幽的身躯,又飘了下来。

  李墨身形一顿,目露果断之色。

  他咬了咬牙,神魂幽影,眨眼间便融入了徐九幽的残念之中。

  既是魂意,理应有残存记忆才是。

  若是如此离去,李墨不甘!

  ……

  李墨的意识,仿佛浸入幽深寒潭,他猛地哆嗦。

  等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落入一片广袤天地之中。

  天色昏暗,山峰耸立,无数魂幡猎猎。在最高的一处山峰之上,一根遮天巨幡,黝黑幡旗猎猎,直入云霄。

  这里,不是徐家!

  李墨抬眼看去,心神震动。

  他一拍储物袋,一柄黝黑小幡,便被他拿了出来。

  他的目光,不断在山峰上的巨幡和手中小幡上来回转动。尽管大小不一,但李墨瞬间便认了出来。

  没错!

  这赫然是,幽冥幡!

  往下看去,在一个黝黑山峰之上,一个乌青色祭坛,诡异而又深邃,隐约间,一丝欣喜的意念传了出来。

  祭坛之前,徐九幽眉目含煞,眼神复杂。

  李墨心神一凛。

  诡异祭坛,果然不是第四代祸门建造的!

  猛然,天翻地覆,时空再转。

  李墨顿感不妙,一个出窍修士,自己真的能抗住对方的意识冲刷么?

  如同陷入一场无法醒来的梦境。

  几乎瞬息,新的记忆碎片,冲刷着李墨的神魂。

  周围,青山霭霭,流水潺潺,恍惚间,似乎还能听到兽吼之声,蛮荒的气息扑面而来。

  徐九幽正在下方,神色间有了一丝放松。在他周围,跪伏着许多衣衫褴褛的人。

  这里,是上古之时的武国地域!

  李墨漠然的站在天地之上,他仿佛在旁观这一切变化。

  沧海桑田,李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仿佛化为天地,漠然的看着众生的变化。

  在他的注视下,这片蛮荒之地,因为徐九幽的到来,有了不同。

  一座座庞大的城池建造了出来,徐家修士,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主宰。徐九幽甚至有了血脉,一切,似乎都十分祥和。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诡异的事情,却渐渐发生。

  徐家的子嗣,在渐渐减少。

  而徐九幽每次醒来,神色都十分复杂,他的指尖,总是有一缕黑雾萦绕。

  徐九幽神色满是畏惧。

  “它,它来了,它又来了么!”

  李墨目光一愣,发生了什么?

  叮!叮!

  猛然,一阵叮鸣之声传来,眨眼间,李墨神魂陷入新的画面。

  这种转变,不受李墨控制。

  数次的转换,也让李墨头昏脑涨,几欲作呕。

  李墨抬眼看去,神色震动!

  这里,竟然已经有幽暗地宫的雏形。

  徐九幽目光空洞,一个乌青色祭坛,竟然正在他的前方。

  李墨瞳孔微缩,此物,竟然一直跟着徐九幽?

  诡异幽暗的地宫中,李墨神色震惊,徐九幽目光空洞,如同着了魔一般,没有了自身意识,他双手掐诀,不断的完善着这乌青色祭坛。

  陡然,徐九幽身形一颤。

  他看了眼四周,嘶吼道:“不,我这是在干吗?我徐九幽堂堂生玄,为何如此,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徐九幽,竟然恢复了清明!

  李墨看了徐九幽一眼,心神震动。

  自己能在幽暗地宫中保持清醒,应该是幽冥幡和造化古玉的关系。徐九幽又是凭借什么呢?

  修为么?

  生玄,是什么境界?

  不等李墨细想,神魂骤然再变。

  在一座巨大城池中,巍峨徐家宫殿之中,徐九幽下方,跪伏着几十个徐家修士。

  徐九幽神色间,有着不忍,眼中满是失魂落魄。

  猛然,他目光一厉,袖袍一挥。

  下方众人,在愕然之中,竟然全部都灰飞烟灭,连神魂,都没有留下来。

  眼看着空无一物的宫殿,徐九幽终究是忍耐不住,他双目赤红,眼含热泪,喃喃道:

  “徐家啊,就是祸门之后。难道,天要亡我徐九幽么?”

  徐家,就是祸门之后?

  李墨心念闪动,就要继续观察下去。

  猛然,如同溺水的人浮出水面,李墨抬眼看去,他依旧在黄泉之边,徐九幽的身躯,已经飘远。

  李墨一愣,这种没有结局的感觉,让他浑身难受。

  他站在原地,喃喃自语道:“从刚才的场景之中,可以看出,这诡异祭坛早在多年前,便已经出现。这么多年来,它不断积聚徐家魂意,所以,才有这一片徐家魂意空间。

  除此之外,幽冥幡竟然是徐九幽之物。大夏幽魂宗,竟然也与徐九幽有关!

  徐九幽此人,似乎便是一切的源头。

  他来到此地时,分明没有夹带幽冥幡和那诡异祭坛。诡异祭坛为何能跟来?

  他竟然能凭借自己修为,强行在梦中苏醒,可见他的强大。

  但以他的修为,似乎也会被这诡异祭坛裹挟。

  这诡异祭坛到底是何物?它在祭奠什么?

  徐九幽最后又去了哪里?

  而且,三万年岁月,当年徐九幽离去时,并未携带幽冥幡,可是如今,幽冥幡却被孟道带入徐家,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暗中有什么诡异在操纵?”

  李墨揉了揉眉心,他这才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消耗太大了。

  一个出窍,不对,生玄境界的修士,哪怕只是记忆碎片,对自己的影响还是很大。

  幸好,自己不是直接融入。

  否则,以徐九幽的境界,自己恐怕会彻底迷失。

  李墨抬眼看去,又一轮的五具身体飘了下来。

  李墨目光闪动间,看向第二具尸体,此人,便是徐家第二代祸门!

  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

  李墨目光冷厉,他现在对一切全然不知,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弄清楚此事,就算出去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咬了咬牙,李墨的意识,沉入第二代祸门的残念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