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决战青蚨山巅

捏仙 冷皓东 4911 2019.08.09 09:59

  一道赤红色幽影闪过。

  李墨目光一凝,古雀出手。

  轰!轰!轰!

  场中赤红剑意纵横,空间都肆虐波动。

  顿时,以李墨为中心,周围十丈,化成空地。

  四周,一片寂静。

  李墨瞥了一眼空地,他感觉,自己刚刚斩到了什么。

  地上,除了一滩猩红液体外,空无一物。

  李墨谨慎地看了看四周,身形后退。

  不一会儿,李墨远远听到了妖兽吼声,心头稍松。

  那个密林中有什么?

  同样是参天古木,树木葱茏。但是在溪流两边,给李墨的感觉,完全不同。

  这边,气息蛮荒,生机盎然,妖兽众多。

  那边,气息邪异,阴森幽静,没有生息。

  李墨摇了摇头,向着孟凌志的方向追去。

  结丹修士,神识千丈方圆。

  孟凌志不能御剑飞行,凝气修士的遁速,逃不出李墨的神识。

  李墨身形如电,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

  前方,孟凌志身旁剑丸疯狂示警。

  来得好快!

  孟凌志脸色一变,他向后看去,目光中满是怒色。

  孟凌志咬了咬牙,向前踏步。

  他的前方,血槐林,猩红如血。

  孟凌志进入不过盏茶功夫。

  李墨也来到此处,他眉头一皱,也一脚踏了进去。

  一踏进血槐林,李墨就感觉到一股邪异的气息。

  李墨猛然回头。

  身后,阵阵红色雾气涌动。

  来时的路,看都看不到了。

  在这里,李墨的神识似乎被压迫住了,竟然只能笼罩百丈方圆。

  李墨,仿佛进入了一个血色的世界。

  在李墨面前,棵棵血红色的槐树,枝繁叶茂,树干遒劲有力,看起来就生机勃勃的样子。地上,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枯败树叶,踩在上面,簌簌作响。

  李墨小心谨慎地在血槐林穿行,别看眼下还没遇到危机。但是,这里可不是善地。

  李墨举动看似鲁莽。

  但这一切,是建立在李墨的实力之上的。

  其一,李墨拥有神通镇狱与结丹神识。

  其二,灵器厌鬼铃铛。

  其三,残剑古雀。

  有了这些,李墨不敢说在这个秘境中,无人能敌,但保证自己逃命还是可以做到的。

  眼前,层峦叠嶂的血槐,遮住了李墨的视线。

  李墨目光淡漠,他手中,厌鬼铃铛就出现在手上。

  叮铃!

  叮铃!

  声声仿佛催魂般的声音,似乎回荡在神魂之中。

  如今,已经是秘境试炼的第六天。

  在拿到厌鬼铃铛的这些天里,李墨可没有闲着。李墨堪比结丹期的神识,没费什么功夫,就将厌鬼铃铛炼化了。

  炼化之后,李墨便知晓了厌鬼铃铛的功效。

  厌鬼铃铛有两个作用。其一,用神识引动,可影响神魂;其二,用灵力摇动,会生出无形音波,让修士五脏六腑震动。

  对神魂攻击的法宝!

  哪怕只是下品灵器,已经十分珍贵。

  在炼化之后,李墨心头大呼侥幸。还好鬼云神识弱自己太多,否则,在厌鬼铃铛下,自己怎么敌得过对方。

  但是,同样的。

  如今有了厌鬼铃铛,血槐林,自然也是感受到压力了。

  李墨厌鬼铃铛才刚刚动作,整个血槐林,树叶簌簌作响。

  烦躁!

  愤怒!

  不耐烦!

  很奇怪,李墨竟然从这血槐林中,感受到了类人的情绪。

  李墨没觉得奇怪。

  他四处张望,喝道:“先来的那个人,我要他的踪影。”

  李墨的话语,似乎被血槐林听懂了般。

  只是,自然不会轻易如愿。

  反而,整个树林似乎被血槐林激怒了般。

  李墨眼前,数十道血红色大蟒在地上游动。游到近处,这哪里是什么血红色大蟒,分明是一根根血槐树根。

  树根有粗有细,气息有强有弱。

  粗犹如水桶,细也有婴儿手臂粗细。

  它们的气息不一,有犹如水桶粗细的血红色树根,竟然达到了筑基中期。

  随着它们在地上蜿蜒,拖起了地上枯叶。

  枯叶之下,根根白色骨头显现出来。

  有修士、有妖兽,不一而足。

  一路蜿蜒,一路白骨。

  整个血槐林,赫然是一个白骨林。

  李墨心头震动。

  饶是早有预料,依旧被这一幕有些惊到。

  但是,李墨手上动作没停。

  “镇狱!”

  一声低语,同时,李墨左手厌鬼铃铛,右手古雀残剑。

  李墨周身灵力鼓动,古雀残剑,剑意勃发。

  这一刻,李墨全部战力显露。

  李墨的战力一起,围过来的血红树根一缩,旋即,再次向着李墨靠拢过来。

  这样的战力,虽然强横。

  但若是血槐林退避,那就不是血槐林了。

  只是,李墨毫不慌张。

  这可是在秘境试炼中。

  “镇狱!”

  李墨又是一声大喝。

  古雀残剑上,赤红剑意已经化为一团赤红光团,散发着古朴嗜血的森然气息。

  这不算完,随着李墨镇狱神通和古雀剑意,虚空猛然颤栗。

  道道狰狞的黑色裂缝,好像生长在虚空的疤痕怪物一样。在李墨不顾一切的催动剑意下,这些虚空裂缝向着四周扩散蔓延。

  在这些虚空裂缝下,原本声势浩大的血红树根,被割断成数截。

  猩红色液体飞溅,竟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

  这时,李墨猛地后退。

  在他刚刚所在的位置,一道虚空裂缝,突兀出现。

  李墨脸色苍白,目光却极为明亮。

  脸色苍白,是神识受创。

  每次虚空裂缝出现,李墨都恰好躲过,这不是运气,而是李墨神识提前察觉了。

  但是虚空裂缝吞噬一切,李墨探查的神识之力,也永久受损了。

  李墨的神识强度,不断下滑。

  但是,他心中却终于踏实了一些。

  早在进入血槐林的时候,李墨便有了准备。

  数百年不曾出现的妖兽暴乱。

  秘境中无故消失的妖兽身躯。

  暗处若有若无的窥探。

  在李墨第一次发现秘境诡异之后,他便有心尝试。

  这样诡异的力量,自己到底有什么力量能够与之抗衡呢?

  哪怕是在拿到厌鬼铃铛和古雀残剑后,李墨都没有答案。

  直到,回想起空间的不断震荡。

  让李墨转换了思路。

  这是在仙界小碎片内,凡是超过筑基初期的力量,都很容易引动虚空裂缝。

  自己全力施展,也会引动虚空裂缝。

  在这秘境中,你可以比我强,但不可能击杀我。

  以往,李墨一直将虚空裂缝视为洪水猛兽,不敢触碰。

  可是,对李墨有威胁,对其他东西,同样有威胁。

  特别,是一些体型大的东西……

  随着李墨灵力鼓荡,血槐林,虚空裂缝密布。

  甚至,不同的虚空裂缝蔓延、侵蚀、融合之下,形成了一个个漆黑窟窿。

  这些孔洞,不断侵蚀血槐树的生存空间。

  更要命的是,它们似乎有稳固存在的迹象。

  血槐林,数十道血红树根,缓缓退却。

  血槐树挪移下,一条大道出现在李墨面前。

  血槐林,最终退缩了。

  李墨身形连闪,走了过去。他神识已经观察到,孟凌志的行踪。

  不过片刻,李墨走到大道尽头。

  孟凌志,正在李墨前方十丈远。

  血槐林,认输了,但也把李墨引诱到血槐林深处。

  战斗,还没有结束。

  这个伤了自己的人类修士,该死!

  “该死!”

  一看到李墨,孟凌志脸色大变,他连忙就想逃离。

  他回过头,身后,数株血槐树生长,没有退路。

  刚才明明不是这样的!

  孟凌志眉头一狞。

  猛然,一阵凄厉地惨嚎在孟凌志耳边炸裂。

  轰!

  孟凌志识海,轰然爆裂。

  孟凌志脚步踉跄,感觉头昏脑胀。

  “等等!”

  孟凌志手中握住剑魄玉符,说道:“我相信你知道这是何物,难道你想要和我同归于尽么?”

  “剑魄玉符罢了,你能控制住它么。”

  李墨身形一顿,目光依旧平静。

  孟凌志面色惨然。

  的确,在这秘境试炼中,剑魄玉符为了保护自己,会自主调整攻击力度。

  以免,攻击强度会伤到孟凌志。

  原本,孟凌志还为此惊叹。

  可是此刻,孟凌志只有难受。

  筑基初期,如何杀得了对方。

  “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

  孟凌志冷峻面容,露出一丝羞怒。

  “谈谈?”

  “不错,说起来,道友与我,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们的争斗,不过源于误会罢了。道友至今,伪装过丹岐宗徐青空、灵鬼宗鬼木。我乃是锋月谷少宗、栖霞山第一天骄,无论道友有什么密谋,我锋月谷修士,都可以鼎力相助。”

  孟凌志深吸口气,说道。

  “你搞错了三件事……第一,我们有深仇大恨!”说着,李墨厌鬼铃铛摇晃,孟凌志闷哼一声,猛然瘫倒在地。

  孟凌志掌心,剑魄玉符眼看就要坠地。

  李墨脚下一踢,一个断裂的树根,就击中了剑魄玉符。

  剑魄玉符升空。

  这东西,李墨碰都不想碰。

  就在剑魄玉符触碰到血槐树根的刹那。

  剑魄玉符在空中停滞,颤抖间,仿佛是一块烧红的烙铁。

  “何人敢伤凌志!”

  一个鹰钩鼻老者的身形,出现在场中。

  他周身,带着浓浓的剑意,虽未出手,却让人感觉到他的深不可测。

  孟凌志大喜:“师叔祖救我!”

  元婴!

  元婴剑修!

  整个血槐林剧烈颤抖,原本遮住阳光的血槐树,猛然间齐齐矮了数寸。

  就像是,血槐树跪下了一样。

  它们这一动,空中的阳光就照射了过来。

  李墨心神一动,随手从之前锋月谷修士储物袋中拿出一柄飞剑代步。

  他心神电闪,就从这个空隙出去。

  血槐林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恼,但不敢有一点多余的小动作。

  孟凌志正松了口气。

  蓦然,他腰间多了一道灵力锁链。

  李墨伸手一拉。

  孟凌志不受控制,瞬间跟着李墨就要飞出血槐林。

  与此同时,李墨目光冰冷,一道赤红剑意,就向着剑魄玉符袭去。

  “师叔祖救我!”孟凌志惊骇欲绝。

  被这神秘修士拉走,自己焉能活命?

  可是,让孟凌志绝望的是,鹰钩鼻老者虚影一动不动。

  也不是一动不动,感受着袭向自己的剑意,他冷哼一声:“哼,阴祟邪修!”

  李墨看着这一切,眼中毫无意外。

  孟道没沉睡时,可是跟在李墨身旁数月,这种东西,他自然有所了解。

  更何况,李墨曾亲身经历。

  不同虚空,锋月谷这元婴修士,没实力做到一切掌握。

  剑魄玉符,说到底就是锋月谷元婴修士的一道攻击,他赋予了这道攻击自主意识。

  一切,以保护孟凌志为第一!

  虽然有元婴期的气势,却只是爆发筑基初期的威力。

  皆因怕误伤孟凌志。

  所以,李墨敢在剑魄玉符前动手!

  就算攻击他,也不过筑基初期实力,何须担忧。

  炙热的阳光,照射在李墨脸上。

  李墨双眼微眯,他飞剑俯冲而下,保持着低空穿行。

  在他身后,剑魄玉符最终还是轰然爆开,和孟凌志对付李墨一样,先是元婴期气势,慢慢滑落。

  筑基初期的剑意,纵横间也是撕碎了一道树根。

  只是威力,却小了许多。

  血槐树,猛然寂静。

  片刻后。

  哗啦啦!

  血槐林中,猩红树叶簌簌作响,竟也让人心浮气躁。

  青蚨山上,地下猛然颤抖,根根水桶粗细的血红树根显现出来。

  这整个血槐林,该不会就是一颗血槐树吧?

  李墨目光一凝。

  陡然,李墨身形一闪,手中古雀剑意纵横。

  在他前方,一道成年大汉粗细血红树根断成两截。

  与地面相连的血红树根扭动下,一个苍老人脸出现在断口位置。

  他看向李墨,赤红双眼带着怨毒,人脸嘴巴的位置蠕动。

  “你,逃不掉!”

  这诡异的一幕,让被李墨拖行的孟凌志,脸色巨变。

  李墨面无表情,一剑斩去。

  他已经在青蚨山靠下的位置了。

  此地,虽然依旧有血红树根,但已经只有凝气期的强度了。

  这威胁不到李墨。

  不一会儿,李墨便到了青蚨山脚,李墨落在一处沼泽旁。

  此刻,孟凌志已经不成样子。

  “我不懂,你与我有什么深仇大恨!”

  孟凌志衣衫褴褛,脸上有道道血痕,目中……满是杀意。

  李墨全力奔跑,哪里顾得上孟凌志的安危,低空飞行和血槐树的侵扰,让孟凌志狼狈不堪。

  李墨目光冰冷:“你,可还记得舒华?”

  孟凌志身形巨震。

  “杀了我,你也逃不过我父和师叔祖的追杀。”

  说出这番话,孟凌志语气平淡。

  他没有歇斯底里,但话语中的意味,却让李墨凛然。

  一个结丹修士。

  一个元婴修士。

  这样的威胁,足够强大。

  只是,李墨没有表露出来。

  “第二……”李墨缓缓伸出两个手指,“你从来不是栖霞山凝气第一!”

  孟凌志沉默,目光中满是冷意。

  李墨见状,轻叹道:“第三,我一直都是徐青空。”

  “这不可能!”

  孟凌志断然说道:“徐青空只是靠着丹药的废物罢了,而你,手段狠辣,行事果断。修为可以造假,但是手段却造不了假。一个被师尊溺爱的废物,不可能有这样的手段。”

  孟凌志双目愤恨。

  他修为不如人也就罢了,但他自视甚高,自己的推演,怎么会出错。

  李墨笑了笑,有些悲哀。

  “我,从来都不曾被任何人溺爱。你不是说,杀我不费吹灰之力么,实际上,我早就告诉你我是谁了,不是么?”

  他真的是徐青空!

  这一刻,孟凌志有些失魂落魄。

  这也是孟凌志最后的意识了。

  一道赤红剑意,瞬息穿过孟凌志眉心,他的识海被搅成了浆糊。

  识海寂灭!

  锋月谷少宗,孟凌志,彻底身陨。

  在孟凌志身陨的这一刻,他身旁,一直被李墨压制的剑丸,悲哀地旋转了数圈,呜鸣中,趴在孟凌志身旁。

  最终,剑丸落到孟凌志右手边上。

  光芒闪烁中,剑丸消散。

  人在,剑在!

  人亡,剑亡!

  李墨看着这一幕,目光中,多了一份释然。

  剑丸的消散,在李墨预料中。

  饶是早有预料,但李墨最终,也不知道剑丸消散到何处。

  我毕竟只是一个凝气修士!

  李墨摇头笑了笑,他随手取下孟凌志的储物袋。

  神识一扫。

  孟凌志储物袋中的所有东西,都映入眼帘。

  其中,有不少李墨很渴望的剑修法诀,也有众多灵草、灵果、灵石、法宝之类的东西。

  李墨一一查看。

  最终,只取了灵石、玉简和灵株之类的物品。

  其他的,丝毫未动。

  元婴修士,怎么小心都不过分。

  李墨随手一抛,将储物袋扔到了孟凌志身体上。

  一道烈焰决。

  数息,孟凌志彻底烟消云散。

  在李墨击杀孟凌志的这一刻。

  栖月峰上,王越猛然站起身子,第三道剑魄玉符被使用,他感应到了。

  “难道是凌志出了什么事情么?”

  王越目中,剑意森然。

  秘境入口,正与其他结丹修士谈笑风生的孟云昌,突兀有些心神不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