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三道造化

捏仙 冷皓东 4387 2019.08.14 09:59

  “徐公子啊,有什么不对么?”

  春兰不解的声音响起。

  是啊,有什么问题么?

  等等,这器灵怎么知道他姓徐?

  不对,他不是叫李墨嘛?

  孙金和钱福贵,先是一脸疑惑。想通后,一人一妖纷纷咽了口唾沫。

  事情,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姓徐?”李墨的声音,有些沉闷。

  “原来公子是因为此事。”春兰笑了,“小姐擅长神咒推衍,跟在她身旁那么久,我自然也懂得一些。在见到公子之后,我便已经推衍了公子的过往。

  公子姓徐名青空,乃是武国黄阶家族徐家修士,公子在徐家多受欺凌,武国南乾战时,公子乘机潜入南乾栖霞山,受师尊所恨,处境艰难,不得不寻找机缘……

  这些,我虽并不能明白在哪里。

  但天地之间,冥冥之中,借助神咒推衍之力,我便知道了徐公子的遭遇。”

  错了!

  都错了!

  李墨很想暴怒,嘶吼,但他没有。

  这真的是徐青空的际遇!

  可是,这不是他啊!

  我,到底是谁?

  李墨的目光,有些茫然。

  李家村消失,平武城也没了,仿佛李墨的根,也在缓缓消散。

  孙金和钱福贵脸色发白,有些被吓着了。

  他们听到的,不是这样的。

  钱福贵欲言又止。

  最终,还是李墨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的声音,有些嘶哑。

  “有两个问题,想请教前辈。第一,你说的神咒,是何物?第二,若是有人与神咒推衍的遭遇不同,会如何?”

  春兰察觉到几人的脸色异常,不过她也没多想。

  “万虚神咒,老天赐法,神妙无穷。借助神咒,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天道意志显现,奥妙无穷。

  一般来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

  春兰看了李墨一眼,继续道:“若真有出现,说明此人,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

  李墨心情激荡,双手不自觉的用力。

  钱福贵看向被李墨握住的手臂,眼中衔满热泪。

  这里,已经青紫一片。

  “不知前辈可否教我神咒施展之法。”李墨看向春兰,瞳孔中有了血丝。

  春兰摇了摇头:“并非我敝帚自珍,而是这神咒之法,我也不尽详实。当年,也只是看了一些皮毛的观人手段,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而且神咒,向来是老天借法,从无传授一说。”

  “我,明白了。”

  李墨应了一声,没再强求。

  一个谜团还未解决,眨眼间便又冒出了新的谜团。

  这一切,让李墨身上的紧迫感,愈发浓厚。

  武国徐家,祸门之后!

  李墨的目光中,露出一抹疯狂之色。

  “前辈,你继续说即可!”

  “既然这样,那我便说一下,赠与徐公子的三道造化吧!”

  春兰说道:“其一,我看公子识海多有损伤,我曾是元婴修士,这些年来,神魂力量虽然流失大半,但还是保留了一些纯粹的神魂之力,便赠与公子你。”

  说着,春兰心念一动。

  仙灵阁二层,水晶棺中,一道纯白光芒飞到三层,便向着李墨眉心涌动。

  李墨没感觉到杂物。

  他心神放松,将这股纯粹神魂力量纳入识海。

  瞬息,李墨整个识海都飘飘然起来,他脑海一阵清明,仿佛喝下玉露琼浆,李墨神识创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李墨识海内,原本黯淡的神魂,仿佛注入了新的生机,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甚至,识海上的道道豁口,也在这股纯粹的神魂力量下,渐渐复原。

  眨眼间,让李墨头疼不已的神魂伤势,便恢复如初。

  甚至,李墨的神魂,都因此有了增长。

  “其二,我看公子修为,已经到了凝气大圆满。索性,便助公子筑基。

  在此地,心魔不侵,力量波动不显,公子无需担忧。”

  李墨看了春兰一眼,点了点头。

  他早就有突破筑基的想法,只是进入秘境后,一直战斗,没有机会突破。后来,神识受创,突破一事,也被搁置了。

  想着,李墨一拍储物袋,得自舒华的筑基丹,便拿了出来。

  “慢着!”一看到这筑基丹,春兰眉头一蹙,“公子,此物你从何处得来?”

  “一位老者相赠,有什么问题么?”李墨眉头微皱。

  春兰说道:“实不相瞒,我从此物上面,感受到了一股气息。

  灵空封域阵的气息。

  公子,最好不要动用此物突破。”

  “灵空封域阵?”孙金迟疑的声音响起,“是不是那个,上古时期,灵空国鼎鼎有名的封域之法?传闻此法脱胎于上古仙界的九宫天斗阵,能抑制一域灵气,更能嫁接因果,当时传得沸沸扬扬。”

  孙金说着,自己都笑了。

  “此言非虚,只比你想的更恐怖!”

  哪知,春兰却语气凝重。

  “当年,空古流陛下在一观仙界的九宫天斗阵之后,自创灵空封域阵。在攻破古魂国时,古魂国万修跪伏,众人皆以为古魂国修士敬畏陛下,但赵雪楼大人曾说过,这一切都是灵空封域阵,让古魂国修士,沦为养料。”

  “养料?”钱福贵咽了口唾沫,这词儿怎么听得这么渗人呢?

  “灵空封域阵,具体功效我也不知。但化神修士便需感悟道韵,若是化神修士,或许会有所感应。”春兰肃然道。

  “如果,先服用丹药,后突破化神呢?”李墨目光一凝。

  “没用!只要在阵法范围内,触发阵引,便终生无法脱困。阵法,篡改天意。阵引,化万物为养料,万物归元。

  此阵,对阵中修士未必有害。

  但幕后之人,绝对有利可图。

  像那上古时期的古魂国,有祭祀古魂的习惯,空古流陛下篡改天意,以己魂替代古魂,吸收香火之力。最终,陛下修成古魂分身,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古魂国。”

  好狠辣、好歹毒的阵法!

  李墨有了体会。

  出窍修士,初步领悟道源,竟然如此可怖么?

  他们知道,此物是筑基丹,凝气突破筑基所用的东西。也就是说,千百年来,南乾凡是使用筑基丹突破的修士,都会化为背后之人的养料?

  钱福贵脸色发白。

  李墨眉头一皱,收起筑基丹,开始冲关。

  如今,他神识恢复,凝气大圆满的境界,早已经停滞许久,哪怕没有筑基丹,他也有自信可以突破。

  若是这样的他都没办法突破,他不知道,还有谁能突破。

  春兰也没再说话。

  上古时期,凝气到筑基的突破,轻松自然,她从不知晓,还需要什么筑基丹。

  有人,强行提升了筑基的难度!

  又推广筑基丹,让修士沉迷于此,破境时依赖此物!

  但在这仙界小碎片,在这仙灵阁内,无人能阻挠李墨。

  李墨给孙金下了一个指令。

  随着李墨的心神沉入,孙金不慌不忙地将钱福贵拉到一旁,它也不多话,但它本身的存在,就是威慑力。

  李墨这才放心。

  他盘膝而坐,双手抱元,置于丹田处,眼神微闭,心神,已经全部沉入气海。

  李墨气海内,九道黝黑小鼎缓缓吸纳空中灵力,这与寻常修士的气海有些不同。

  该怎么筑基呢?

  李墨不再如往常一样,让阵法借助九宫之势,吸纳灵力。

  他飞快地运转着鼎元通幽诀,瞬息,虚空颤栗!

  这不是吸收,而是掠夺!

  李墨的神识不断搅动,几乎瞬间,九鼎之中,原本充盈的灵气,化作灵液。

  这一切,无比轻松!

  接下来才是考验!

  李墨神识继续搅动,他没有丝毫疲惫,九鼎之中的灵液,越来越粘稠。

  九鼎黝黑深邃。

  之前损伤的道基,也在此刻一一复原,而李墨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厚重。

  李墨的眼中,罕见的露出犹豫之色。

  鼎元通幽诀,本就不是一般法诀,结合鼎元升仙诀与噬魂经两道绝世功法,以孟道大能修士的眼力,创造出来的法诀。

  但是,鼎元通幽诀只有到达元婴期的功法。

  凝气,接触灵气,开始修仙和积累。

  筑基,便是一切的起点,这个时候的选择,至关重要。

  鼎元通幽诀,筑基之时,有两条路。

  一是以气海九鼎为基,后续不断演变,结丹时便有九丹,元婴时便有九道元婴。九道元婴,就是九条性命。

  这条路,自保能力极强!

  只是这样一来,力量分散,同阶修士对抗时,或许会有些羸弱。

  一是走归一之境,破灭九鼎,借九鼎破灭之力,凝聚唯一魂鼎。最终,元婴之时,魂鼎可化为噬魂元婴,无形中便有神魂神通。

  这样的好处是,自身归一,能力更强,但保命之力,却相对薄弱。

  若是保留九鼎,别的不说,项丹阳的威胁,瞬间便可以迎刃而解。

  拥有九条命的李墨,可以做各种尝试。

  猛然,李墨想到舒华的遭遇。

  我可以死,不可以弱!

  李墨心神一动,神识受创的感觉,他也深刻体会。

  既然这样……

  李墨深吸口气,而在他的气海内,九道黝黑小鼎,剧烈颤抖。

  道道灵力鼓动,黝黑小鼎竟然不断解体、重组。

  瞬息,一座三足两耳的的黝黑魂鼎,落在李墨的气海之中,镇压一切。

  筑基初期,成!

  然而,这还没结束,筑基修士与凝气修士最大的不同,便是神识外放。

  李墨的心神不断上升。

  眉心处,他早已化作丹药的神识种子,竟然再度变化,这次不是变大,而是变得更加凝实。

  李墨神识微动,瞬间便发觉与之前的异常。

  之前,他的神识隐蔽性强,别人难以察觉,但神通不可多用,容易受创。

  现在,神识更加凝练。

  无论是施展镇狱神通,还是再面对血槐林,李墨都不至于像之前那般狼狈。

  筑基初期修为,结丹初期的神识。

  这就是结束么?

  李墨嘴角一扬,在他的身上,蓦然传来一股吸力。

  嗖!

  瞬间,孙金拉着钱福贵,猛然后退。

  以仙灵阁为中心,向着仙界小碎片方向,方圆千丈的灵力,瞬息便有了变化。

  震荡间,纷纷向着李墨涌来。

  李墨气海之中,唯一魂鼎中仿佛凭空生出一道漩涡。

  筑基初期!

  筑基中期!

  筑基后期!

  李墨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在孙金与钱福贵震惊的眼神中,李墨的修为,达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

  鼎元通幽诀,从来都不是吸收,而是掠夺!

  只要李墨神识够强,便可直接掠夺灵力,完成他人数年之功。

  终于,李墨感受到了一股阻碍,

  心念一动,气海内,黝黑魂鼎停止掠夺,开始缓缓吸纳灵气。

  眉心识海中,原本便达到结丹期的神识,在春兰纯粹的神魂之力滋养下,变得更为凝实。

  李墨缓缓睁开双眼!

  孙金脸色一变,他的神魂竟然感受到一股压抑。这与他不擅神魂有关,但也说明李墨的进步之快。

  李墨揉了揉手腕,身体没有任何提升过快的隐忧。

  其一,他在凝气大圆满的境界,待了许久,早就熟悉了筑基修士的力量;

  其二,他神识早已经达到结丹神识。

  突破筑基期,对他而言是补强,却并非多明显的提升。

  “多谢前辈护法之恩!”李墨拱了拱手。

  他并非不识好歹之人,不管宋仙灵的谋划如何,春兰对他的助力,很多。

  春兰笑着点了点头。

  她曾见过无数天骄,李墨的结丹神识,虽然夸张,但也只是让春兰眼前一亮罢了。

  “古雀在你的手上,也不算埋没了。”

  李墨一拍储物袋,古雀残剑落入手中。

  它依旧锈迹斑斑,李墨催动时,与之前似乎没有太多变化。

  春兰看了一眼,笑道:“此物,可吸收阴邪之力,所到之处,天明气清。如果你能抹除锈迹,或许,它对你的助力会更大。”

  “在下明白!”

  “如此,我便了无心愿了,接下来,就是第三道造化,想必公子已有猜测吧。”春兰看向李墨,

  李墨沉默,一枚菱形水晶,缓缓落在掌心。

  “不错!”春兰神色复杂,“第三道造化,就是仙灵阁的归属。

  仙灵阁,可让神魂保持清明,不受九幽心魔入侵,更可看破虚妄。可惜,仙灵阁的法宝在这三万年里,大多都遗落到虚空中了。若是公子有需要,有这万灵晶,可在灵石凹槽中放入灵石,须弥纳芥子、九宫天斗阵、周天星宿阵……

  阵法全开,化神修士也无力破坏。”

  李墨点了点头。

  “前辈可还需要我去做什么么?”

  “没有了,三万年了,尘归尘,土归土,我……也早就该离开了。”春兰的身影,渐渐消散。

  疲惫、喜悦、释然……种种情绪,在春兰眼神中交织。

  她身影渐渐升空,向着宋仙灵的第一幅画轴撞去。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当年的情形。

  “姐妹们,你们看看这幅画怎么样。”

  “小姐,这人是谁啊?”

  “这个人叫空古流,据说是乾坤大陆上的皇修,很是厉害。”

  ……

  此刻,第一幅画中,原本面容模糊的几人中,那个正吃着糕点的女子,仿佛被擦去了灰尘一般,面容清晰可见。

  一个鹅蛋脸的姑娘,满脸的单纯与率真。

  正是春兰。

  “好,小姐说改名,我就改名,就是以后还有这么好吃的糕点么?”

  春兰舔了舔嘴唇,眼神温柔。

  小姐,几位姐姐,我来寻你们了。

  ……

  三万年的等待……春兰自崩灵识,神魂消散。

  李墨对着画轴抱拳道:“多谢前辈的四道造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