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破碎的青蚨城

捏仙 冷皓东 4064 2019.08.16 10:00

  赤红色的树须,覆盖了青蟒尸身。

  青蟒尸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干瘪。血肉之上,长出了数株血槐树。

  “吼!”

  铁豪兽嘶吼一声,转身远离,它的目光中,满是恐惧。

  血鬼枯松也想远离,但同源的压制,让它只能浑身颤抖,站在原地。

  此时,青蟒血肉已经完全被血槐树的根须占据,远远看去,如同一片血腥的修罗场。

  伴生血藤看着这一幕,本能畏惧得绷直,紧紧勒住血鬼枯松的树干,勒得血鬼枯松鲜血淋漓,似未察觉。

  终于,青蟒被消化完了。

  血槐树妖苍老的面容,浮现在血槐树干之上。

  它看着血鬼枯松,说道:“去吧,杀了这个人,你可以活。”

  血鬼枯松如蒙大赦,急忙离去。

  看着血鬼枯松离去的身影,血槐树妖没再理会。

  无论对方杀不杀李墨,都是死!接下来,就是正事了。

  它抬头看天,目光似有些畏惧,又带着果断。

  “该开始了!”

  随着血槐树妖这句话,整个仙界碎片,顿时一颤。

  刹那,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青蚨山上,整座青蚨山似乎都在倒塌一般,一个巨大的石块落入碧水涧中,瞬间,四五道断裂的古木,填满了碧水涧。

  这并不是结束,道道血槐树根如同血红巨蟒一般,在青蚨山上游走。

  它每游走到一个地方,便吸收古木精华,原地,便多了一株血槐树。

  眨眼间,一股猩红血浪,就在青蚨山蔓延。

  整个青蚨山,看过去时,翠绿古木与猩红一片的血槐树,犬牙交错。

  山石轰隆,天地翻覆。

  血槐树猩红如血,让人望着就头皮发麻。

  李墨远远看着,面色凝重。

  而其他进入秘境宗门天骄,也是心神震荡。

  “发生了何事?”

  “该死,这血槐林中莫不是有大妖生存?”

  “秘境试炼,有些可怖。”

  “难道我会葬身此地不成?”

  “不行,一定要尽快与其他道友汇合。”

  ……

  随着青蚨山的异变,修士人心惶惶下,纷纷寻求自保。

  这种异变,并非只有青蚨山。

  狼谷中,青奎妖狈眷恋的看了一眼。在它身下,依旧是懵懂的青奎狼王,而在它身后,还有两只青奎妖狼。

  “走吧,接下来,就看老树精的了。”

  青奎妖狈一声唏嘘,招呼着仅剩的筑基青奎妖狼,向着青蚨山行去。

  血槐林中,在它们过去时,让开了一道口子。

  寂静、诡秘……

  随着青奎妖狈的离开,狼谷之中,道道血红色树须,渐渐壮大。一些青奎妖狼的幼崽,也被这树须,缓缓覆盖。

  草地附近,一处沼泽。

  这沼泽中,血蝗疯狂跳跃,想逃出沼泽,仿佛大难临头一般。

  远远看去,沼泽表面,血蝗蠕动中,竟化作猩红血海。

  沼泽底部。

  一株粗壮的血槐树根,散发着强大的吸引之力,蹦跶的血蝗一个个干瘪。

  数根通体赤红的血槐树根,猛然冲天而起,眨眼间,整个沼泽,化作了一片血槐密林。

  一个苍老面容浮现在一个水桶粗细的树根之上,它看着这一切,露出满意之色。

  多年积累,就在今日!

  血槐树根疯狂蔓延,汲取整个仙界碎片的生灵精华。

  灵力鼓荡中,仙界碎片不断缩小,一股血腥味,在空中弥漫。

  上古仙界之时,九十九巨城勾连,九宫天斗阵将整个上古仙界连在一起。

  青蚨城,也在此列。

  青蚨城地底。

  纵横交错,错落有致的细密纹路,突然绽放灵光。

  随着灵光绽放,整个天地的虚空,顿时稳固了不少。

  血河星舟的炼制……

  第一步,便是稳固虚空。

  借青蚨城上古仙界阵法,稳固虚空,这样,自己才能全力出手。

  全力出手下,无论人还是妖兽,都得死!

  血槐树妖的意识,缓缓蔓延开来。

  地底深处,道道水桶粗细的赤红树根,与青蚨城地下大阵勾连。

  这密密麻麻的赤红树根,全是筑基气息。

  血槐树妖眼中露出一丝肉疼。

  这是他为了与青蚨山大阵勾连,特地准备的血槐树根,耗费了它过半生命精华。

  仿佛嫁接一般,随着血红树根连上青蚨城地底深处的上古阵法,顿时,整个上古阵法散发着莹白光芒。

  血槐树根、上古阵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融合!

  不知耗费了多少年,血槐树妖终于与整个仙界小碎片融合在了一起。

  仙界小碎片,刹那稳固!

  仙界碎片内,但凡是筑基妖兽,皆有所感。

  数千年的岁月,终于做到了这一步!

  血槐树妖,心情激荡。

  接下来,就是第二步了,那就是血祭妖兽!

  血槐树妖苍老面容中,露出嗜血的光芒。

  顿时,整个青蚨城虚空一震,飞沙走石,道道血红树根从地底延伸而出,遮天蔽日。本就是断壁残垣的青蚨城,生出了数道巨大裂缝。

  如同末日降临,一些奔跑中的妖兽,就直接落入裂缝中。

  眨眼间,便被裂缝中的血槐树根卷走,连骨头都不剩了。

  李墨拉着钱福贵,身形跳跃,不断闪躲。

  他感应到了虚空更加稳固,甚至他都可以全力攻击。但是,李墨眼中不掩担忧,因为随着血槐树妖的动作,仙界小碎片,竟然整体开始崩溃。

  大量的古树、断壁残垣下坠,整个仙界碎片,只剩下一片血红和破碎不堪的青蚨城。

  李墨有些不安!

  这不像是虚空崩溃,而是血槐树妖在抛弃多余的东西。

  它想逃!

  在仙界小碎片彻底崩溃前,逃离这个囚笼!

  李墨目光冰冷,他看了孙金一眼。

  孙金点了点头,它猛然升空,长吸口气。

  瞬间,孙金全身金鳞,仿佛燃烧一般,化作赤红之色。这还不止,孙金一声大吼,在它身后,一个高有十丈的巨大猿猴虚影,猛然浮现。

  这猿猴目光中带着幽芒,看向地上的裂缝。

  猛然,孙金眼神一厉。

  猿猴虚影瞬间落在地上,他右手狠狠一抓,一根水桶粗细的树根,疯狂扭动中,被孙金从青蚨城地底,生生地扯了出来。

  这一刻,让幸存修士失神。

  这根筑基气息的血槐树根,连反抗都不能够,竟生生地被孙金扯断。

  断口处,一个苍老面容,满是怒火与杀意。

  “孙金,不要挡我的路!”

  孙金冷冷地看了它一眼,说道:“你的路,挡住了主人的路。”

  血槐树妖冰冷地眼神,带着杀意,冷冷地看了李墨一眼。

  “冥顽不灵,那就和你的主人,一起葬送在这里吧。”

  血槐树妖一声大吼。

  青蚨城的破碎,更加剧烈。

  妖兽冲击、城池塌陷、更有地底的血槐树根,蠢蠢欲动。

  对李墨而言,似乎是死局!

  好在,如今的自己,已不是只能逃走的徐青空了!

  李墨神识一扫,嘴角微扬。

  “拖住他!”

  李墨一道神念传给孙金,而他本人,拉着钱福贵直接跳入了裂缝之中。

  巨大的轰鸣声,还有无数的震荡喧嚣,统统远离。

  地底深处,一片寂静。

  滴答!

  滴答!

  一声声水滴低落的声音响起。

  “李道友,我们下来干什么?”钱福贵脸色发白。他看了一眼,一边血肉淋漓,不断滴血的妖兽残躯,咽了口唾沫。

  他怀疑是不是宝贝在坑自己,这仙界碎片哪有什么造化,全是吃人的树,骗人的猴子,杀人的魔头啊。

  李墨目光凝重:“血槐树妖本身只是一株妖植,但是与上古仙界阵法融合,对这个秘境掌控力太强。若能打断这种勾连,那么血槐树妖对秘境的掌控,不攻自破。我们,要找到血槐树妖与上古仙界的节点。”

  “啊?”钱福贵脑袋发蒙。

  大兄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青蚨城百里方圆,靠他们两个,怎么找到节点。

  李墨也眉头微皱。

  在这地底,潜藏着血槐树妖的树根,对气机敏感。

  自己神识扫描,很容易被血槐树妖发觉。

  自己该怎么办?

  ……

  “不好!”

  血槐树根猜到李墨想要干什么!

  与孙金交锋的血槐树根,齐齐一顿。它们飞速转向,就想去阻止李墨。

  只是,孙金岂会放过。

  “乖乖地,给我留下吧!”

  孙金一声大吼,周身赤红鳞甲,竟似燃烧一般。

  而孙金身上的气势,也随之高涨。

  若是李墨看到这威势,对于孙金所言:爆发时可战结丹,不会再有任何怀疑。

  孙金一妖之力,生生地拖住了数十个筑基战力。

  地下,李墨飞剑转动,在地底小心翼翼地钻洞。

  李墨心底有些焦急。

  孙金不知道能拖多久,地底到处都是树须,自己也不敢神识探查。

  再这样下去,等血槐树妖压制住孙金,一切都遭了!

  李墨脚步一顿,看向钱福贵。

  “你来指路!”

  钱福贵脸色一白:“为……为什么,我……我来指路啊?”

  他也知道现在是紧急时刻,一个不好,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越是这个时候,钱福贵越不想去动作,只是在李墨冰冷的眼神下,瞬间屈服。

  “左边……不,右边!”

  “往上,不不,靠左侧一点。”

  “直走!”

  说来碰巧,顺着钱福贵的指引,不过片刻,李墨前方一空。

  在李墨前方,一个空旷的地下断层,一股腥湿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里并不幽暗。

  地下,道道血红树根与莹白光芒交织,青蚨山的上古阵纹糅合血槐树的血红树根,宛如血管纹络般,显露在外,狰狞地出现在李墨眼前。

  红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地底洞穴。

  这里,就是血槐树根与上古仙界阵法勾连的重要节点。

  随着李墨的气息显露,瞬息,空间一静。

  在一旁如同护卫的十道血槐树根,周身带着浓郁的血腥气息,挺直树根末梢,如同巨蟒挺直身子般,死死地看着李墨。

  “该死的小辈,想坏我好事!”一个苍老面容,猛然浮现。

  李墨目光冷冽,手中古雀,赤红剑意如同游鱼,瞬息向着这十道血槐树根斩去。

  剑气如丝!

  “镇狱!”

  筑基后期的镇狱,有多强?

  无人知晓,因为几乎瞬间,所有的血槐树根,应声断落。

  李墨毫不犹豫!

  古雀剑意舞动,瞬息斩断了所有连接的血红树根。

  血槐树妖苍老面容看向李墨的目光,满是怨毒。

  “该死的小辈,等我重新勾连大阵,我要你死!”

  “我等你!”李墨一声冷笑。

  赤红剑意划过,瞬息,最后一道血红树根,也被斩断。

  在血槐树妖暴怒的嘶吼中,剑意彻底湮灭了他的神识。

  做完这一切,李墨便想离去。

  虽然击溃了关键节点,延缓了血槐树妖血祭妖兽的时间,但要不了多久,恐怕血槐树妖会派遣更多筑基树根过来,自己,要赶紧离开。

  “等等,这里,似乎有些不对劲。”钱福贵迟疑的声音响起。

  李墨转头一看,只见地上的血红树根,竟然还是散发着光芒。

  李墨眉头一皱。

  往常斩断的血槐树根,一般都化作寻常之物,从未有过此种情况。

  李墨走了过去。

  只见,这血槐树根,通体莹莹红光,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扑面而来。但其中,并没有血槐树妖的意识。

  闻着这股轻灵气息,李墨心神一动,将这些有些诡异的血槐树根,一一收起。

  轰隆!轰隆!轰隆!

  地面的裂缝,越发宽广。青蚨城中的上古阵法,剧烈轰鸣。

  一股厚重的威压,压在了所有妖兽和修士心头。

  可眨眼间,这一切,停了。

  幸存的修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满目疮痍!

  青蚨城中,已经完全找不到城池的痕迹,废墟之上,只剩下零散的阁楼和断壁残垣。特别是那巨大猿猴与血红大蟒战斗过的地方,方圆百丈,生生地陷落成一个大坑。

  而地面上,无数深浅不一的裂缝,触目惊心。

  方才的一幕幕,宛如灭世一般,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死在这里。

  眼下,风停了!

  只留下这一片千疮百孔的废墟之地。

  “这……到底是试炼,还是谋杀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