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过境与遇袭

捏仙 冷皓东 4435 2019.08.31 10:00

  翌日,天空细雨绵绵。

  船舱之内,接引青年额头冒汗,他的鼻子狂嗅不止。

  “这是,端云城的修士气息。”接应青年眼中,露出一抹忧虑。

  他双手掐诀,顿时,青元舟前进的方向,略有改变。

  众人神识敏锐。

  李墨第一个反应过来,他眉头微皱,但也只能等待着消息。

  船舱内,接引青年神念一动。

  青元舟上,所有人的房间内,都响起了他的声音。

  “诸位前辈,前方一千里处,有端云城使者,我们需要绕行一段,大家还请暂时屏息闭气。”

  众人闻言,反应各有不同,但都将自己的气息,减到最弱。

  接引青年拿出几枚灵石,放入阵法凹槽之中。

  他双手掐诀,顿时,青元舟的踪迹,更是难以寻觅,就连半空的风浪浮云,都没有丝毫变化。

  青元舟前方,大约千里,一个青衫修士,眉头微皱。

  ……

  躲藏的日子,总是难熬。

  对于接引青年绕路的决定,他们虽说是结丹修士,但无不赞同。

  端云城的使者!

  “端云城”三个字,就足以让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

  端云城的修士,不能杀!

  这是南乾数千年来,流传出来的铁则。一旦有人击杀了端云城使者,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必然会被端云城找出来。

  底层修士不明所以,但巫盘山曾有化神听闻,凝重地说了两个字:“因果!”

  此后,再无人对端云城使者出手,一些大宗门、大家族的修士,也会在宗门留下魂血,也会记录修士死前的最后画面。

  但,与端云城完全不同。

  哪怕是有化神修士的雷家、苍月宗、散修盟,还有最近组建的沧海盟,都没有端云城这样的声威。

  连绵的秋雨,洗刷着大地。

  众人心头沉重,在煎熬之中,两天时间缓慢度过。

  此时,船舱之中,接引青年脸上的脓疮越来越多,他的鼻尖微红,但他脸上直冒虚汗。

  端云城使者的气息,如同跗骨之蛆,始终没有消散。

  甚至,越来越近!

  他,来了!

  陡然,青元舟一顿。

  在青元舟前方,一个青衫修士,盘膝坐在峭壁之上。

  接引青年见此,深吸口气。

  在他的操控下,青元舟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下方,青衫使者目光冷淡,他猛然抛出一枚铜钱。

  喃喃自语道:“还想逃么?”

  说着,他一拍储物袋,顿时,在这云苍山中,一阵啾鸣之声传来。

  只见这端云城青衫使者,脚下飞剑似是一道烈焰,便向着青元舟冲了过来。

  在他前方,那枚铜钱金光闪闪,紧紧地坠着青元舟。

  青元舟上,众人脸色大变。

  接引青年瞳孔中,更是愤怒。

  他一拍储物袋,整个船舱内,多了十多块上品灵石。

  在接引青年神念之下,这些上品灵石纷纷落入不同凹槽之中。

  顿时,青元舟船舱之中,已经被莹白色光芒覆盖。所有阵纹,同时亮了起来。

  轰隆!

  一阵巨大的风浪袭来,端云城青衫使者眉心一跳。

  他想都未想,身形一顿,身前,一道赤红盾牌出现。

  数息,风浪消失,端云城使者一脸冷然的看着前方。

  只见前方虚空颤抖,以他目光所及,千丈之外,青元舟疯狂逃窜,眨眼间,便逃出他的神识范围。

  哪怕多宝铜钱能追上,他也追不上了。

  “小虚空引渡阵?哼,左右不过一些结丹的鼠辈罢了,下次不要撞在我手里!”

  端云城使者说着,脸色冷然,便回到了之前打坐的峭壁之上。他需要在这里,等待端云城新的指令。

  为了南乾,风雨无阻。

  ……

  “吼!”

  随着妖兽的嘶吼之声,阵阵蛮荒气息传来。

  李墨站在青元舟甲板之上,他淡漠地看着舟外,如今,他们已经彻底深入了云苍山。在经过了端云城使者的惊吓之后,接下来数日,倒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危机。

  甚至,虽说绕了些远路,但动用了虚空引渡阵,导致到达武国的时间,会比预计中快许多。

  这个消息,是众人这几天最大的好消息了。

  他们也意识到,没有完全到达武国,一切都尚未可知。于是,纷纷收起了小心思,开始准备应对有可能的危机。

  众多修士,各自游说。

  少了之前的诡谲心思,多了几分真情实意。红素和巫蛊婆婆,也数次前来游说李墨。

  李墨摇了摇头。

  这种联合,他曾经见过。

  七宗秘境试炼,当初,栖霞山三宗也是想联合七宗,以期共同进退。

  然而,最终呢?

  栖霞山三宗合并,七宗联盟名存实亡。

  在李墨看来,众修自私自利,关键时刻还有可能使绊子,不如单独行动。

  时间,就在李墨的思量中度过。

  这一日,接引青年的声音陡然响起。

  “诸位前辈,十里开外,有一个天然幻阵,过了此地,便是云苍山靠近武国的区域。马上,诸位前辈便能到达武国了。”

  众人闻言,脸上均是露出喜色。

  足足十二天,他们终于是要过境了。

  好在,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然而,真的如此么?

  陡然,异变突生!

  一道生有三爪、通体漆黑毛发的遮天巨掌,从天而降。

  这巨掌遮天蔽日,瞬间笼罩青元舟。

  轰隆!

  一声巨响,在这一掌之下,整个青元舟分崩离析。接引青年连遗言都来不及说,瞬间被轰成渣。

  “逃!”也不知是谁,一声凄厉怒吼,瞬间让几人反应过来。

  李墨二话不说,脚下一柄月白长剑。

  上品灵器,玄月!

  阴符剑遁!

  这是锋月谷术法中,唯一不需要剑意催动的法诀。

  顿时,一蓬黑雾闪过,李墨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百丈之外。有了上品灵器,借助阴符剑遁,他竟然比一些结丹,都要更快。

  这个时候,不需要跑得最快,但一定不能最慢!

  李墨心头稍安,他看了看身后。

  让人极为惊悚的一幕出现。

  那看起来十分强劲的黑袍老妪,此刻被一只粗壮的手臂抓住。这只手,正是之前拍散青元舟的遮天巨掌。只是,此刻看过去,似乎气息微弱了许多。

  山魈!

  陡然,这山魈哈哈大笑:“哈哈哈,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这次,我终于可以……吃掉你了。”

  李墨悚然一惊,他终于知道,这山魈是谁了。

  朱翠花!

  可是刚才威势,明明是元婴妖兽啊!

  不对,应该是山魈的天赋神通,传闻山魈可引动天地之力,没想到,巫蛊婆婆这个玩弄蛊虫的,被朱翠花的山虱盯上了还不知晓。

  李墨暗自咬牙。

  这真是李墨听过的,最难听的一个笑话了。

  身后,也不知山魈用了什么手段,巫蛊婆婆竟一点手段都用不出来,瞬息,便落入山魈口中。

  看似最强的巫蛊婆婆,眨眼间便陨落。

  山魈看到了李墨,它咧嘴一笑,仰天咆哮:“各位,让我们,一起来一场狩猎吧!”

  随着山魈的声音,骤然,跑得最慢的光头大汉身旁,冒出一个圆滚滚的妖兽。

  这妖兽通体黝黑,浑身长满触须,它无鼻无眼,只有一张狰狞大口。

  它“呱唧”一口。

  顿时,光头大汉的头颅,就不见了。

  光头大汉的无头身躯,骤然下坠。下坠之时,一个金丹骤然冒出,颤抖间就想要逃离。没了肉身,金丹也能跑得更快。

  “啾!”

  然而,一声雀鸣。

  包括李墨,所有人都神色大变。

  一只赤红色铁爪,骤然抓住了光头大汉的金丹。向上看去,这是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雀鸟,它浑身火红色赤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烈阳鸟。据说有古妖金乌血脉,十分不凡。

  李墨二话不说,抬剑便跑。

  云苍山中,三只结丹妖兽,根本不用想着对敌了。引来其他妖兽,更是十死无生。

  天然幻阵,才是众修的生机所在!

  和李墨有同样领悟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纷纷奔向天然幻阵。

  这一刻,谁都阻挠不了他们逃命的决心。

  李墨目光闪动,阴符剑遁疯狂使用,眨眼百丈的速度,让他竟然跑得极快。

  但他并不是最前的修士,在他前方,红素浑身血雾弥漫,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中,她才是最快的。

  血遁!

  看到这一幕,宁白鹜眉头凝重,他的姿态看似最为悠然。脚下一个八卦圆盘,随着他掐诀,卦盘一转,他身形竟然便前行了数百丈,只是和李墨的阴符剑遁不同,他每次施展,便要隔数息,导致他落后于李墨。

  随着巫蛊婆婆和光头大汉陨落,空虚公子竟然落在最后面。

  空虚公子额头冒汗,猛然大喝:“青儿、红儿,给我断后!”

  在他身旁,两个女修娇躯一震,目光中露出无限眷恋之色。

  只是,二人对视一眼,停在半空。

  她们神念微动,道道符箓从储物袋中流转而出,化作一堵符箓之墙。

  轰隆!

  一声轰隆之声,那个黝黑圆球妖兽蓦然出现。

  她们娇叱一声,飞剑卷动,便向着那个妖兽袭去。

  山魈、烈阳鸟、这不知名的圆球妖兽,三只妖兽中,这圆球妖兽速度竟是最快。

  飞剑激射而来,圆球妖兽竟只是张开狰狞大口,它的嘴角裂开,飞剑,竟然直接被它给生吃了,虽然这圆球妖兽也浑身翻滚,看似并不好受。

  但青红两个女修脸色大变,在她们的感知中,自己和飞剑的联系,似乎被什么给腐蚀掉了。

  二人双手掐诀,轰隆声中,符箓轰然爆炸。

  但此物对筑基妖兽或许还有些用处,结丹妖兽,却难奏效。

  山魈咧嘴一笑,巨拳砸地,一道尺厚的土褐色护罩,顿时挡在了它身前。

  烈阳鸟目光冷冽,一阵火焰闪动,它的身影高高悬空,毫发无损。

  只是,两个女修眼中露出欣慰之色,她们本就不是为了杀敌,只是为了阻挠这些妖兽,让公子能够逃离。

  滴答!

  蓦然,青衣女修神情一怔。

  刚刚,似乎有什么落在我额头上。

  她伸手一摸,指尖上,鲜红一片。

  红衣女修也发觉不对,两个女修身形颤抖,一起抬头看去。

  半空中,一个狰狞大口,不断低落血滴。

  这,是两个女修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了。

  她们,竟被那圆球妖兽生生给吃掉了。

  但是,二人的阻挠,还是有效果的。

  天然幻阵,距离几人不过一里路程。

  李墨甚至可以看到,前方那丝丝缕缕的模糊雾气。

  快!

  再快点!

  这一刻,众人手段齐出,李墨看到,红素已经开始喷吐精血,血遁威力更上一层楼。宁白鹜也同样如此,他脸色煞白,但脚下八卦圆盘转动更快。空虚公子手中的折扇法宝都丢到了后面。

  折扇随风而变,竟然化作了一个桃园。

  只是没过几息,一道巨掌生生地将整个桃园撕碎,一道火焰闪过,空虚公子闷哼一声,整个桃园瞬间便被破坏。

  李墨这时,反倒有些无奈。

  阴符剑遁虽说是逃命的好手段,但缺少爆发。甚至,李墨脸色煞白间,已经落到了第三位。

  好在,还是第三位!

  “道友,可否助我一臂之力。”猛然,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

  李墨双拳紧握,在他身后,一个如同铁塔的魁梧大汉,正苦苦哀求。

  陶成!

  李墨目中冷意闪动,但他一言不发,继续向前飞奔。

  那诡异的圆球妖兽,在半空中蹦蹦跳跳,竟然已经落在空虚公子身后百丈。

  空虚公子自然更有发现,眼见李墨毫无反应。

  他咬了咬牙,双手掐诀,神魂波动更是明显。他的惑心手段,能让人想其所想,引动人内心最深处的思念。

  顿时,一个小女孩吸吮着肉肉的手指头,憨憨的喊了句:“二哥!”

  二哥!

  龙有逆鳞,触之及怒。

  李墨猛然回头,目光满是疯狂杀意,他一声怒吼:“找死!”

  无声间,镇狱便施展开来。

  眼见李墨有了反应,空虚公子先是大喜,他神魂波动更加剧烈,在这小女孩身旁,一个略大些的姑娘,便要缓缓凝聚。

  可是瞬息,空虚公子脸色一变。

  他感觉笼罩在身上的压力,这种压力平常还不算什么,可是如今,却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空虚公子咬了咬牙,就要催动法诀。

  他想完全迷惑住李墨,这样,李墨速度慢下来,他就能活!

  只是突然,他身形一僵。

  滴答!

  一股腥臭的气息,混合着涎水和血水,滴落下来。

  骤然,空虚公子意识一黑。

  在前方,李墨双拳狠狠攥紧,指甲深深刺入掌心,手指关节处已是惨白。

  在他目光下,是一个小女孩,凄惨地叫着自己二哥。

  他知道,这不是幻觉,若是幻觉,自己神识看破虚妄,不可能发现不了。

  这是对方的惑心手段,引动了自己最深的思念。将思恋与术法糅合,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李墨明明知道,可他心口依旧疼痛。

  骤然,落在最后面的山魈哈哈大笑:“哈哈哈,送你们一个好东西!”

  随着它的叫声,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一个小山包,竟然生生地被它高举过头顶。

  山魈之力,拔山!

  “吼!”

  一声咆哮,山魈用力一甩,顿时,这个小山包,便向着李墨等人疾驰而来。

  此刻,黝黑圆球妖兽正在消化空虚公子的一切,烈阳鸟在一旁虎视眈眈。

  几人,似乎已山穷水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