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三宗大比

捏仙 冷皓东 4904 2019.07.19 18:00

  栖霞山的朝霞极为绚丽。

  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可以说是栖霞山一天最美的时辰。

  宛如天地初开,一只巨掌拨开青天,徐徐拉开帷幕,整个天地豁然开朗。

  火红的霞光迎着朝阳绚烂多彩,在阳光的照耀下,苍炎峰上的那一条条溪流迅捷流下,画出一道道美景。

  而在半山崖上,云卷云舒。

  在如此的美景下,苍炎峰却没有往日的喧闹。

  苍炎峰议事大殿前。

  赵元胡面色凝重,站在最前方,所有筑基长老都在他身后。

  再在他们后方。

  则是丹岐宗宗内选拔赛选出的二十名弟子。

  李墨也在此列。

  可此时,李墨却一点都没有即将展开大战的兴奋。

  自那日交流之后,过了数天,孟道音讯全无。

  若不是李墨可以感觉到幽冥幡没有变化,他都以为小幡内的孟道是否遭遇了什么不测。

  这让李墨有些担忧起来。

  李墨稳定心神,将脑海中的杂乱心思去除,看向场下。

  在他们身前及左右两侧,摆放着多个坐席。

  从此处,居高临下。

  可以看到整个演武场动向。

  在黄门殿前,丹岐宗宗内弟子肃穆的站在此处。

  整个苍炎峰,寂静无声,一股凝重地气氛却在流动。

  簌簌!

  不过一炷香时间,一阵飞剑咻咻的声音响起。

  三十多道身影脚踏飞剑,向着丹岐宗飞驰而来。

  最前方,孟云昌面色淡然。

  待靠近丹岐宗时。

  孟云昌大声喝道。

  “孟云昌,携锋月谷门下弟子,前来拜山,请开山门。”

  说话间,孟云昌结丹修士的威压全面释放。

  在护山大阵上,形成了道道涟漪。

  赵元胡冷哼一声,同样大喝道:“开,山门!”

  随着赵元胡的大喝。

  在李墨的视角中,整个丹岐宗的护山大阵缓缓退去。

  宛如天门初开。

  迎接着锋月谷的来人。

  锋月谷来人停在议事大殿前,李墨打量着对方的宗内弟子。

  果然,锋月谷走得就是精兵路线,来的二十人中,没有一个人的修为低于凝气十一层。

  而带队的,正是楚寒锋、王剑、孙越阳和兰溪子四人。

  楚寒锋,目光冷峻,整个人面无表情,据说是孟凌志最忠实的簇拥。一言一行,都在学习孟凌志。

  王剑身形矮小,乃是一个侏儒,然而他的剑诀却极为诡异,剑道天赋极高。

  孙越阳是一个魁梧大汉,他背负一柄黑色重剑,据传乃是古修遗宝,这柄重剑看起来,像一块黑色的门板似得,厚重,充满了力量感。

  兰溪子,锋月谷天骄五人中,唯一的女性。她颧骨奇高,神色高傲,整个人宛如一柄出窍利剑一般。

  楚寒锋、王剑、孙越阳、兰溪子四人都在!

  孟凌志呢?

  正疑惑之际……

  赵元胡对着落下的孟云昌笑着说道:

  “孟道友,怎么没有见到贤侄啊?早就听闻贤侄栖霞山第一天骄之名,怎么,这次三宗大比难道不参与么?”

  “凌志这孩子正在闭关,会稍晚些到来。”

  孟云昌淡然一笑,他是一个中年剑眉修士,依稀可以看出他年轻时的风采。

  赵元胡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等兽灵宗的道友到了,咱们便可以开始了。”

  “哈哈哈,赵元胡,不用等我们,我们已经来了。”

  孟云昌还没有搭话。

  远远地,一阵豪爽的声音便在天边响起。

  远处,一条十数丈,足有水桶粗细腰身的巨蛇飞舞在空,向着丹岐宗飞驰而来。

  它通体乌黑,细密的鳞片覆盖全身,琥珀色的竖瞳看起来有些神秘。

  蛇信吞吐间,一股凶兽的威压弥漫。

  蛮蛇,除了皮糙肉厚没有什么特点,但是以这只蛮蛇的体型,恐怕结丹修士都够吃一壶的了。

  想到在一些妖兽书中看到的介绍。

  李墨心中一动。

  向着蛮蛇头身上看去。

  只见蛮蛇身上,站立着二十几个人。

  当先一人是一个中年大汉,他左眼处有一道疤痕,看起来十分凶恶。

  他就是兽灵宗的宗主,吕颂。

  在他后面除了兽灵宗的筑基长老外,一群看起来就颇为年轻的修士,正好奇地打量着丹岐宗和锋月谷的人。

  想来这些便是兽灵宗的天骄了。

  李墨放眼看去,兽灵宗天骄的修为十分不均衡,最低境界甚至还有一个凝气八层的。

  这一刻,李墨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显露出来的修为。

  也不过凝气九层而已。

  不过,兽灵宗之人,可不能简单地看修为,灵宠才是他们的根本。

  哪怕是凝气八层,都不可小觑。

  在这群人里,最前方的那个魁梧大汉自然便是竺厚,他嘴角挂着憨厚的笑容,颇有些人畜无害的样子。

  李墨看向的第二人,是在最末的一个淡紫色衣衫女子。

  李墨一眼看去,竟然有些惊艳。

  这女子皮肤白皙,瓜子脸,黑色长发静静的垂到腰间,头上还带有一个紫色蝴蝶头饰,显得恬静中又有些俏皮,以李墨的见过的美女中,恐怕也只有陈清雪才能与之相比。

  而随着此女的出现,顿时吸引了丹岐宗年轻弟子的目光。

  原本,李墨正要掠过,只是目光一凝,却突然看向兽灵宗天骄中,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微胖男子。

  李墨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他!

  但此人却给他一种异样的熟悉感。

  正在李墨眉头皱起时,蛮蛇之上,这微胖男子也是瞪大了眼睛,差点因为李墨的眼神,吓得掉下去。

  该死的,这魔头怎么在这里啊。

  万一他发现我的身份……

  “喂,钱有道,你怎么了?该不会是吓到腿软了吧。”这微胖男子后面,一个弟子玩味道。

  “闭嘴!”

  钱有道呵斥一声,又看了一眼自己如今的模样,却不由放宽了心。

  嘿嘿,如今我这样子,就连我亲爹娘都认不出来。你还想认出我来,哪怕你奸猾似鬼,这次也要吃你钱大爷的脚底灰。

  不行,钱大爷要给你找点乐子才行。

  钱有道眼珠一转,心中嘿嘿一笑,不知道已经在琢磨着什么。

  兽灵宗等人到场,吕颂一拍腰间一个牛皮小袋。

  那蛮蛇不满的丝丝一声,身形飞速缩小,便钻了进去。

  这是灵兽袋,和储物袋唯一的不同,就是它可以装活物。

  吕颂哈哈一笑,说道:“赵元胡,既然三宗都已经到了,咱们就直接开始吧。”

  三宗交锋这么多年,赵元胡早就明白吕颂的性格。

  他看了孟云昌一眼,点了点头道:“也罢,让几位在我丹岐宗待太久,恐怕你们心里面也嘀咕,咱们就直接开始吧。”

  孟云昌嘴角微扬,心中满是不屑。

  吕颂则是呵呵一笑,没有回应。

  见此,三方人坐罢后,赵元胡对着一个双鬓微白的筑基长老示意了一下。

  这筑基长老明显是专门负责这个的,见此不慌不忙地走到场中。

  “请三宗天骄出列!”

  筑基长老声音平淡,却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李墨眼中目光一闪,跟随人群走到场中。

  这一刻,整个丹岐宗,数千内门弟子,上万外门弟子,还有来自三宗高层的注视,数万道目光,全部集中在场中的六十人身上。

  方尘远、燕重山、项明、王秀、李墨、楚寒锋、王剑、孙越阳、兰溪子、竺厚……

  这就是真正的万众瞩目!

  三宗的天骄子弟都有些不自然,脸色各异。

  负责此事的筑基长老倒没什么变化,他看了三宗的六十人一眼。

  说道:“诸位都是各宗的精英,既然来到此地,想必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接下来说一下三宗大比的规则:

  第一,手段不论,胜者为王。但不可使用爆发气血的丹药,一次性法器和自身无法掌控的东西。

  第二,落下演武台判输,可以认输。认输之后将不可获得大比奖励,对手不可再出手,否则一同取消资格。

  第三,一旦登上演武台,生死勿论!

  如果你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这筑基长老背负双手,神色淡然,话语却让三宗天骄心头一震。

  生死勿论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输了不愿意认输……

  那就是死!

  生死各安天命!

  这就是三宗大比,这就是修仙界的残酷。

  不过既然站在这里,他们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了。故而,没有一个人放弃。

  哪怕是心头惴惴,也不至于此刻说放弃。

  孟云昌淡笑着看着这一切,神色没有丝毫改变。

  而吕颂嘿嘿一笑,似乎也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等了片刻,见没有人退出,这筑基长老点了点头,说道:“既如此,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现在问了,一炷香时间。”

  “赵长老,请问这次三宗大比,第一名的奖励,是什么?”

  方尘远拱了拱手,率先问道。

  李墨这才知道,这筑基长老姓赵。

  赵长老见是丹岐宗弟子,笑道:“奖励等你们决出前十便知道了,总之,我只能透露,第三名的奖励,就有筑基丹。”

  听到赵长老的话语,楚寒锋眉头一挑,问道:“若是我们宗门的弟子拿到前三呢?”

  “一视同仁。”

  赵长老神色淡然。

  “如果演武场上,对手已经认输,但是收不住手怎么办?”兰溪子声音冰寒。

  好大的杀心!

  李墨冷笑。

  在场众人,如果是收不住手他信,但这样问出来,明显就不是收不住手。

  赵长老也是看了兰溪子一眼,说道:“若真的收不住手,胜者不会受到惩罚。不过,每个演武台上,会有筑基长老,一旦故意杀人,他有权阻拦。”

  竺厚摸了摸脑袋,嘿嘿笑道:“请问长老,如果剩下的人不够参加秘境试炼怎么办?像你们丹岐宗,有十二个名额,如果死的人太多,不够了怎么办?长老不要介意,我就是打个比方。”

  一旁,丹岐宗的天骄皆是义愤填膺。

  就连项明,都目光阴冷地看了一眼竺厚。

  这竺厚,用意险恶啊。

  李墨看了竺厚一眼,竺厚如此说,丹岐宗内弟子遇上,少不了要和他争斗一番。如此,定然会损失惨重。

  方尘远也看出竺厚的心思,朗声道:“各位师弟,这竺厚偷袭师姐项薇,获得十三只上古灵虫嗜血蚁一事,早已是人尽皆知。如果各位不敌,千万不要逞强。我会与竺道友,好好交流一下的。”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方尘远这是又打脸,又揭短。

  竺厚脸上的笑容消失,嘴角咧起,森冷的白牙外露,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你试试!”

  还没开打,三宗的火药味就十分浓厚。

  赵长老这才淡然道:“好了,演武场上,你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现在,都给我规矩些!

  如果真出现兽灵宗说的这种情况,各宗自行解决。”

  赵长老冷冷地看了一眼竺厚,继续道:“既然没有问题了,每个人来我这里领取一根玉签。”

  竺厚仿佛没有察觉一般,嘿笑着第一个去领了玉签。

  方尘远轻笑一声,第二个上前拿了玉签。锋月谷楚寒锋等人陆续跟上,不一会儿,赵长老手上的玉签已经领完了。

  李墨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玉签,一个硕大的“二十”印在上面。

  这时候,赵长老举起自己手中的玉签,说道:“诸位可以看一下手中的玉签,玉签的序列总共是三十,六十人两两对应,相同序列的玉签,便是你们第一轮的对手。

  第二轮,相邻玉签则为对手。序列一、二为一组,以此类推。后续皆同此规则,另外……”

  赵长老顿了顿,说道:“锋月谷的孟凌志没到,因此他的对手,直接进入第二轮,谁是十八号。”

  “我是!”

  丹岐宗内,一个核心弟子连忙叫道,他脸上有松了口气的庆幸。

  李墨看了看自己的玉签,二十,谁是二十呢。

  旋即,看到锋月谷的一个修士,冷笑连连的看向自己。

  眼见众人选好了对手,赵长老说道:“好了,既然已经选好了,接下来你们可以自由活动。

  不过,有两点需要提前说明:

  第一,丹岐宗内禁止动武,有什么恩怨,上了演武场再说。

  第二,这段时间,你们去任何地方,宗内都会安排人陪同。

  也是为诸位服务!

  有何事,都可以招呼他们。”

  赵长老此话一出,锋月谷和兽灵宗来人皆是眉头一皱。

  兽灵宗有筑基长老问道:“如果丹岐宗门人先挑衅怎么办?”

  “如有此事,不问缘由,丹岐宗门人废除修为,逐出宗门,二宗修士就地格杀。”

  赵长老声音冰冷!

  这一刻,栖霞山第一宗的霸气,显露无疑。

  闻听此言,兽灵宗筑基长老怒火上涌。

  而锋月谷修士,则是冷笑连连。

  至于第二点,反而没有疑问,如果丹岐宗不监视着自己,恐怕才不正常。

  赵长老说道:“既然这样,锋月谷和兽灵宗的道友可以随我来,灵府已经为诸位准备妥当。”

  赵元胡哈哈一笑,说道:“赵长老,你还是去先去负责演武场的事情吧!

  诸位锋月谷和兽灵宗的道友,还是由我带过去吧。

  诸位,请!”

  孟云昌和吕颂好像没有看到刚才的争执一般,领着门下弟子,就向着灵府而去。

  锋月谷和兽灵宗的人都走了,场中的气氛也为之一松。

  赵长老冰冷的神情也缓和了几分,他看了方尘远等人一眼,说道:“你们这些小辈,也下去调息一下吧。明天,就要开始比试了。”

  说着,赵长老也快步离去,作为整个三宗大比的负责人,他也有许多的杂事需要处理。

  赵长老离开后,方尘远等人与李墨聚在一起。

  方尘远看了一眼李墨手中的玉签,问道:“青空师弟,第一轮可是面对锋月谷的修士,你可有把握?”

  李墨点了点头,说道:“大概还是有些把握的,再不济,我认输便是。”

  方尘远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让薛辰准备好了,如果明天难以取胜,那就直接认输,好在他的对手是兽灵宗的修士!

  如果对方灵兽不强,还有得打。”

  李墨点了点头。

  方尘远继续说道:“除此之外,重山如果不是遇到竺厚,都还有得打,风铃师妹可能会艰难一点,但是也无需担心,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

  李墨感觉到方尘远发自内心的担忧,他是真的将自己当做师弟看待。

  只是自己……

  想着,李墨微微一笑,说道:“无妨,我也有底牌的,在丹岐宗这么久,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方师兄放心便是。”

  方尘远想想也是。

  这师弟每每有惊人之举,虽然没有对天骄弟子的战绩,但方尘远不知为何,总觉得对方有所保留。

  几人又聊了片刻,便一同回了方尘远灵府。

  比赛事宜!

  还有诸多需要讨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