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镇狱与幽冥指

捏仙 冷皓东 3906 2019.07.12 18:00

  劳横离去后。

  又小半个时辰,无名山坳中的修士,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

  一个身形壮硕的人走出,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后。

  眼珠一转,走向了山坳的另一面。

  看着周围参天的古木,这身形壮硕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试探地低声。

  “道友?兄弟?你在吗?”

  “不知道友找我,所为何事?”

  一颗爬满青苔的古木后,李墨缓步走了出来。

  在他面前,正是最开始询问李墨的壮硕修士。

  此人,正是劳横之外,给他传音两人中的另一人。

  这壮硕修士眼中闪过精明之色,笑道:“无他,只是想和道友交一下朋友。此外,有些东西,想要卖个道友。”

  说着,壮硕修士随手往腰间一拍。

  在他面前,立刻出现了五道散发着强大灵威的符箓。

  “炎咒符、冰缚符、金甲符、风刀符,竟然还有藤蛇符,看来师兄是发了大财啊。”

  “嘿嘿,师弟果然是识货之人!这些东西每一道都可以对付凝气十层修士,每一种我都有十个以上。相信可以满足师弟的需要吧。”

  李墨点了点头,道:“足够了,藤蛇符我要二十道,其他的每样十道,我愿意用五瓶筑元丹来替换。”

  “呵呵,不急,我看师弟买这些,想来也是为了那件事在做准备吧。

  我想知道,师弟手中,可有用于疗伤的丹药。”

  壮硕修士呵呵笑道。

  疗伤丹药,李墨手中确实有一些。

  之前数次冲关受伤,李墨怎会不多留些疗伤丹药。

  不过“那件事”?

  什么事呢?

  李墨眼中精光一闪,叹道:“既然师兄知道我是为了那件事准备,那就该明白,疗伤丹药肯定是留着自用的。”

  这家伙果然有!

  壮硕修士心中点头。

  这样才对。

  既然是为了那件事,那么肯定少不了准备疗伤丹药。

  “哈哈,师弟不用急着拒绝,不如说一下,你还有什么想要的。我觉得任何东西,都有价钱,你说呢?”

  隔着可以遮挡神识的黑袍,李墨都能感觉到壮硕修士的喜悦。

  李墨想了想,淡然道:“可以对付筑基修士的东西,师兄有么?”

  李墨此言一发,场中陷入难言的沉默。

  “师弟说笑了,对付筑基期的东西,在宗内向来都是禁忌。不如……”

  “既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谈了,我也并非需要那么多符箓。”

  李墨强势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转身便想离去。

  “师弟且慢!”

  壮硕修士神色阴晴不定,他看了看笑看着自己的李墨,咬了咬牙。

  “我有一件血宝,可以对付筑基中期修士。”

  “血宝?”

  李墨眉头一挑,血宝这样的东西,虽然炼制方式有伤天和,但威力巨大。

  “没错,就是血宝,若是师弟有意,明天我们再在此交易,如何?”

  “噢?师兄没有带在身上么?”

  “这么重要的宝物,当然是放在隐秘的地方了。”壮硕修士笑道。

  李墨也轻笑一声,说道:“既然这样,那便明日再说。”

  壮硕修士笑了笑,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李墨点了点头,便就此离去。

  而在原地,壮硕修士停留了许久,也径直离去。

  李墨沿着山道,缓步走向自己临时开辟的洞府。

  今日的后山山坳之行,果真是收获巨大。

  有了这些符箓,既可以隐藏真实修为,也不惧其他人的为难。

  不过接下来数日,还得再购买一些符箓。

  以免有人顺藤摸瓜,发现我的身份。

  不过没想到,劳横居然也在此处!

  而且还有人打听我的消息!

  看来我这段时日的失踪,也让有些人没有想到啊。

  明日的交易自然是不能去的,哪怕是血宝,恐怕也难以对付项丹阳。

  而且若是对方叫来长辈,那我身份可就彻底暴露了。

  不过,对方说的那件事是什么呢?

  看来,丹岐宗内也要开始变得不平静了啊。

  不过,这也是我的机会,局势越混乱,对我越有利。

  如今已经布局,还需完善细节。就看,他们是否会入局了。

  仔细的思量了今日的一切后,李墨将心神沉入了幽冥幡内。

  “前辈,这幽冥指,真的只有幽冥阴气才可以修炼么。”李墨依旧不死心的问道。

  “孟某又未曾修炼幽冥指,如果你不怕修炼出问题来,那你便用这苍炎峰的地下火脉一试。”孟道揶揄的声音响起,话语中满是幸灾乐祸。

  李墨眉头一皱,满是无奈的神色。

  幽冥指与镇狱,是孟道判断下,目前的李墨可以修炼的两门术法。

  幽冥指!

  乃是原本《噬魂经》中的一门神通,威力极强。

  然而修炼起来,有一个要求,那就是需要幽冥之力。

  幽冥之力,乃是极寒之力与极阴之力混合,生成的一种玄妙变化。且不说蕴含幽冥之力的地方本来就少,李墨被囚禁在丹岐宗内,也根本无法去寻找。

  虽然只能就此作罢,但李墨却始终有些不甘心。

  特别是在知道了镇狱的威力后,更是如此。

  有孟道在此,李墨修炼镇狱自然是如鱼得水。

  虽然没有实战,但李墨却相信,这将成为他面对筑基修士的又一杀手锏。

  想了想,发现也没有好的办法,李墨只能无奈。

  于是,接下来数日,李墨一方面通过各种身份去后山山坳购买符箓。

  另一方面,则在新的地方修炼着镇狱。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是否有能力面对筑基期圆满的项丹阳。

  但是,曾经的斥候生涯让他明悟。

  自弃者天弃!

  若是连他自己都放弃,那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于是,在苍炎峰一处不知名的地方,一个书生模样的平凡青年,便在此定居了起来。

  “镇狱!”

  随着数道繁复的手势,李墨一声低吼。

  而在他身周,三丈方圆的草木,皆化作齑粉飞舞。

  然而青年眉头一皱。

  “错啦,倒数第三道手势中的天离抱乾式向北,而不是向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李墨默默的点了点头,再次修炼了起来。

  “又错啦,说了多少回了,注意中宫,中宫!”

  “这次整段垮掉,重来!”

  时间,就在孟道的呵斥和李墨不断的练习中,缓缓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李墨深吸口气。

  他体内的灵力,沿着一条玄妙的脉络转动,而他的手势也不断变换,手指的指尖,竟然带着丝丝缕缕莹白色的光芒。

  “镇狱!”

  再次的低吼声中,李墨只感觉脑海中一阵眩晕。

  等他回过神来,感觉经脉中的灵力仿佛被抽干了一样。

  而在他正对面五丈处的石头,就这样随风化作碎石块。

  “哈哈,成功了,噗……”

  李墨宛如一个少年般,开心的大笑,然而还没等他话说完,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脸色苍白的李墨,没有片刻犹豫,立刻盘溪坐下,随手往嘴里丢了粒丹药。

  “前辈,我是不是成功了?”李墨小心翼翼的问道。

  幽冥幡内,孟道看着那个面色苍白的稚嫩青年,已经到嘴边的呵斥,再也没能说出口。

  他点了点头,状若无意道:“勉强吧,不过你这天赋太差了,花了这么多天才勉强捏出手诀,你捏手诀至少要六息时间,你以为筑基期修士是鸡鸭,任你宰割么?”

  “前辈说的是。”

  李墨点了点头,他也发现了。

  这镇狱威力足够,但是捏手诀需要的时间太久了,完全不适应实战。

  只是以李墨浅显的阅历。

  却不知晓,该如何解决。

  不得不说,这是李墨的短板,也是所有散修的劣势。

  在没有师傅言传身教的时候,一般的法术和修炼功法,还比较好说。

  若是比较高深的功法,就十分难办。

  看不懂,胡乱修炼!

  修炼出错!

  都是修行中的大忌。

  看到李墨的迷茫,孟道嘴角一扬,傲然道:“嘿嘿,李墨小子,你要不要拜我为师呀,你若拜我为师,我便教你修炼如何?”

  李墨听到孟道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认真道:“前辈,若是我修炼有成,你不也能及早脱困不是么,所以若有指教,还请明言。”

  这小子!

  幽冥幡内,孟道气不打一处来。

  曾几何时,找着让他收徒的人不知凡几,没想到真的起了收徒之心,这小子居然拒绝了自己。

  没错,孟道确实有些心动。

  以他曾经的大能眼光来说,什么样的天才都曾见过。

  这其中,李墨的天赋并不是拔尖的,甚至可说是垃圾。

  李墨的毅力,也顶多只能算他见过的天骄中,勉强排在前十之数。

  然而,李墨那份偏执和想要变强的意志,却是让他都为之心惊和动容。

  凡事就怕认真。

  这道镇狱神通,也是孟道自身所学中,压箱底的法诀。

  按照他原本的预估。

  一个月!

  李墨最少需要一个月,才可掌握基本手诀。

  这,已然是考虑到李墨堪比筑基期的神识了。

  然而,十天!

  短短十天,李墨就已经能勉强使出这招了。

  这并不是自己判断失误了,而是李墨不分昼夜的修炼,才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

  不眠不休!

  不分昼夜!

  甚至有时候,李墨累到力竭之时,手指依旧无意识地在掐诀。

  一个修士,一个辟谷的凝气期圆满修士,累到力竭……

  想到这里,孟道也没了说笑之心,他低叹道:“李墨小子,你知道什是‘神通’么?”

  幽冥幡外,李墨正为难。

  项丹阳一事,让他对“师尊”这个身份,颇有些敬谢不敏。

  听到孟道的声音,也是大松了口气,急忙答道:“此事我所知不多,只是之前从藏经楼中看到,神通乃是大能修士领悟天道的高超手段,有移山填海之能。”

  “移山填海?”

  孟道嗤笑一声,道:“所谓神通,凡随心念而动,如本尊之意而行,皆是神通。

  修仙者修炼的术法中,大部分都是借天地灵力运转,或者某些手段,这些便是术法。

  你之前修炼的烈焰决和掌剑术,都是此类。

  而神通,便是除此之外的仙术、道术。

  或许称呼不同,威力不同,千奇百怪,但都是神通。”

  李墨似懂非懂,孟道也不多说,接着道:“而幽冥指与镇狱,便是神通。”

  “镇狱,是神通。”

  李墨喃喃自语。

  李墨一怔,怪不得自己修炼起来,如此费劲。

  李墨回过神来,疑惑问道:“那前辈,这个和我修炼镇狱,有什么关系么?”

  “既然是神通,那你就要明白,他和术法不一样!

  神通,随心念运转。

  你若不是有神识,我也不会现在教你这些。

  李墨小子,你要记住一点,神通随心意而动。

  手诀不在于外,而在于内,在你的神识,在你的心。”

  孟道一语惊醒梦中人!

  “随心意而动,随心意而动……”

  李墨站起身体,他喃喃自语,手指无意识地捏诀。

  不过三息,镇狱印成。

  镇狱!

  李墨身周三丈,所有的草木不再随风而动,皆是静止,却没有一根草木化作齑粉。

  看似伤害降低,实则李墨的掌控力更强。

  再一次,李墨的手也没再动了。

  而他的识海内,几乎在李墨心念动时,镇狱便成。

  一丈外的一块磨盘大石头,化作粉末,未对周围草木产生丝毫影响。

  这一次,不到一息。

  这一日,镇狱神通,真正成为李墨的杀手锏。

  李墨就这样进入顿悟状态,看着李墨修炼镇狱,越发苍白的脸色,孟道却毫不担心。

  大不了就是经脉撕裂,神识耗空枯竭,整个人头脑眩晕,全身酸痛几天而已。

  孟道恶趣味的嘴角上扬。

  蓦然,眉头一皱!

  伴随钻心的疼痛,他看了看手臂上游走的赤红色丝线,满眼忧虑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