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李墨的二世祖之路

捏仙 冷皓东 5165 2019.07.20 18:00

  李墨渐渐看出:

  这一次三宗大比,说是六十个天骄。

  其实大部分人,都只是陪衬。

  真正称得上天骄的……

  丹岐宗方尘远、燕重山、项明、左高峰、徐飞和王秀几人。

  锋月谷楚寒锋、王剑、孙越阳和兰溪子四人。

  兽灵宗的竺厚和那紫衣少女也是。

  就连风铃,曹灵远,曹灵蔓等人,都差了少许。

  李墨看了风铃一眼,原本英气逼人的姣好面容。

  此刻,满是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或许是有燕师兄,所以风铃师姐,便没有了修仙的心思了吧。

  李墨心中默默想到。

  他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接下来的比赛,基本没有什么悬念。

  王剑、王秀、竺厚和兽灵宗的紫衣女子纷纷晋级下一轮。

  李墨这才知晓,兽灵宗的那个紫衣女子名叫赵非灵。

  第一场真正天骄的厮杀,就已经如此惨烈。

  让后面的众人沉默之余,都有些克制。

  直到,锋月谷孙越阳和丹岐宗燕重山的比试。

  两人均是身材魁梧。

  演武场上,两人哪怕是站在那里,都让人感觉到阵阵压力。

  许是前面的几场比赛太过无聊。

  丹岐宗弟子纷纷给燕重山打气。

  “燕师兄加油,你赢了风铃师姐就是你的了。”

  “燕师兄,证明谁是栖霞山第一男人的时候到了。”

  “燕师兄,打趴锋月谷,我们才是栖霞山第一。”

  ……

  演武场内,燕重山听着众人的呼声,大喝道:“滚犊子,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你风铃师姐本来就是我的,老子本来就是栖霞山弟子辈第一男人。”

  “哈哈哈……”

  燕重山的话惹得三宗弟子一阵哄笑。

  也冲淡了几分楚寒锋与徐飞之战的惨烈。

  燕重山揉了揉手腕,笑道:“说吧,怎么比?”

  孙越阳拿下背后的黑色重剑,无奈道:“其实我不想比,你相信吗?

  哎,真搞不懂,这次比试又不影响试炼名额,一个个的那么拼。”

  “嘿嘿,谁说不是呢,要不,你认输吧?

  如何,这样我们就不用比了。”

  燕重山嘿嘿一笑,怂恿着孙越阳。

  孙越阳也是憨憨一笑,摇头道:“那可不行,这样长老和掌门可是会骂我的。”

  “哈哈,说来说去,不还是要看谁的拳头更硬么。”

  燕重山哈哈大笑,如奔牛脱兔一般。

  一拳就向着孙越阳面门打去。

  孙越阳不慌不忙,不知何时,他背后的黑色重剑,已经挡在身前。

  一般人,看到这如门板般的重剑,第一想法就是退让。

  燕重山却不!

  他右脚狠狠一跺!

  整个人,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孙越阳!

  嘭!

  孙越阳脸色一变,哪怕有着重剑的格挡,他依旧后退了好几步。

  孙越阳道:“好大的力气!”

  燕重山耸了耸肩,笑道:“也不怎么样嘛,亏我还用了十分力。”

  孙越阳冷哼一声,道:“那再来看看这一招。”

  “泥牛入海!”

  孙越阳黑色重剑飞速旋转,竟然像一个陀螺一般。

  燕重山笑道:“你是在耍杂技么?”

  然而下一刻,他笑不出来了。

  孙越阳的黑色重剑越转越快!

  渐渐地,化作一个黑色旋风!

  借着旋转力量,向着燕重山靠近。

  重剑的用法,万变不离其宗,顺刺、逆击、横削、倒劈,归根结底,依旧是劈砍。

  以孙越阳的境界和黑色重剑的重量。

  不如他的,连黑色重剑的重量都未必能抵挡得住。

  能与他抗衡的,黑色重剑宽厚的剑身,可防。

  他举重若轻的境界和重剑的重量,可攻。

  几乎难有敌手!

  然而,刚刚一交手,他就明白:论力气,自己是远不如这燕重山了。

  两个靠力气吃饭的人,强的那个人对弱的……

  基本就是碾压!

  故而,这一刻,借着剑诀的威力,孙越阳才能向着燕重山冲来。

  一招定胜负!

  拖下去,自己更没有赢的可能。

  看着来势汹汹的孙越阳,燕重山哈哈一笑。

  他不闪不避,口中大喝:“不动金刚印!”

  在燕重山身周,金光闪烁。

  孙越阳咬了咬牙。

  他没有退路。

  这招“泥牛入海”,是他也无法操控的。

  就在上万修士的注视下,孙越阳与燕重山撞在了一起!

  嗡鸣!

  一声惊天巨响,演武场上尘土飞扬,震得演武场的防护阵法出现道道波纹。

  如果不是有防护阵,在场凝气三层以下的修士,少不了气血上涌。

  然而这一刻,大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燕重山怎么样了?

  “怎么可能?”

  灰尘中,孙越阳震惊的声音响起。

  灰尘散去。

  众人这才看到,燕重山手腕上,一道圆环正好抵住了黑色重剑。

  燕重山擦了口嘴角的鲜血,声音洪亮道:“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你给老子下去吧!”

  说着,燕重山大手一张,直接抓住黑色重剑的侧边,一把将黑色重剑抓到手里。他手犹如铁钳一般,以孙越阳的魁梧,竟然都抽不出来。

  燕重山抬起就是一脚!

  孙越阳一个魁梧大汉,竟然直接被燕重山踹下了演武场。

  孙越阳惨呼:“啊,我的剑!”

  “哈哈,现在他是我的了。”

  燕重山扛着剑就走到了演武场的边上。

  霸道无双!

  李墨脑海中,只想到了这个词。

  燕重山哈哈大笑,身体下蹲,用力一跳。

  他直接从演武场跳到了议事大殿前,三宗弟子的位置。

  李墨心头一跳。

  这可是足有四五丈的距离啊!

  燕重山直接离开了,裁判楞了一下。

  这家伙,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么。

  裁判看着空空如也的演武场,无奈道:“获胜者,丹岐宗燕重山。”

  时间缓缓流逝。

  燕重山获胜后,风铃,兰溪子,左高峰等人也依次上场。

  李墨深深吸了口气。

  果然。

  赵长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下一组:丹岐宗徐青空VS锋月谷……”

  李墨眉头一扬,感受着注视过来各色的目光。

  他脚踩幽明竹剑,不徐不疾的上了演武场。

  而他对面,锋月谷的修士宛如离弦之箭,直接冲上了高台。

  刚一上台,李墨便看向裁判。

  这裁判竟然是熟人。

  李墨摸了摸鼻尖,对着裁判拱手道:“见过劳横师叔。”

  这么多筑基长老,这么巧就是你主持我这一场,说巧合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啊。

  劳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反而是锋月谷上台修士的声音响了起来。

  “早就听说,丹歧宗有个好运的小子,一次宗门任务都不曾参与,就靠着丹药到了凝气九层。是你吧,小子!”

  李墨摸了摸鼻尖,说道:“如果丹歧宗没有别人这样,那你说的应该是我了。”

  那锋月谷修士说道:“小子,你知道吗,你这样的家伙,早就该被人打死的。”

  李墨轻笑一声,说道:“我现在还没被打死,说明想打死我的,要么不够强,要么已经死了。”

  李墨和锋月谷修士的话语,传遍了丹歧宗。

  “无耻,不要脸啊……”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谁来教训一下他啊。”

  就连丹岐宗内,也有许多人义愤填膺。

  下方,赵平张了张嘴,涨红着脸一言不发。

  冯天啸,程云两人,冷笑一声没有言语。

  项明冷冷的看了李墨一眼,目光阴冷。

  就连台上的锋月谷修士也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有意思,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记住,击败你的人,是锋月谷……”

  李墨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赶紧结束吧,我并没有兴趣听一个失败者的名字……劳横师叔,可以开始了么。”

  劳横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锋月谷修士生生的将话憋了回去,本就非常难受。

  听到李墨的话语,更是怒火上涌。

  “你个二世祖,就靠着运气和别人提供的修炼资源,你算什么东西。”

  “噢?你既然知道我是二世祖,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墨突然的话语,让锋月谷弟子楞了一下。

  他犹豫道:“我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你小子运气好……”

  李墨摇了摇头,叹息道:“不,看来你还不知道。”

  说着,李墨一拍储物袋,道道流光从李墨的储物袋中冒了出来。

  各种类型的符箓,足足上百道符箓。这些符箓聚合在一起,组成了一道符箓之墙,散发着惊人的灵力波动。

  若是全部撒出去,这就是数百块灵石。

  这谁顶得住!

  筑基期全受着,也够喝一壶的了。

  这不是符箓之墙,这是灵石之墙啊。

  足以威胁到生命的刺痛感,让锋月谷修士头皮发麻。

  锋月谷修士知道,这并不是错觉,对面那二世祖,拿出的符箓单单一道,就足以给他带来巨大的威胁,更不要说上百道一起出手了。

  这个变态啊!

  想到脑海中轰鸣的画面,锋月谷修士脸色发白,急忙说道:“我认……”

  然而,还没等“输”字说出口。

  只见对面那二世祖淡然的摇了摇头,一道冰箭符宛如离弦之箭向他激射而来。

  锋月谷修士心中憋屈,却不得不闪躲。

  他可不想用身体去感受,这道冰箭符的威力。

  一个翻滚下,锋月谷修士急忙看向劳横,道:“裁判,我……”

  然而,他话语还没出口,两道风刃一前一后的激射而来。

  “我……”

  你十八代祖宗啊!

  锋月谷修士心中早已大骂。

  可是他却根本没办法说出口。

  因为就在他每次躲避时,刚想开口,恰巧就被一道符箓给逼退。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锋月谷修士满头大汗,感受着气海内所剩不多的灵力。

  他眼神转冷,大喝一声:“破风剑诀。”

  在锋月谷修士的大喝声中。

  他掌心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柄飞剑。

  这柄飞剑通体金色,甚至连剑柄都没有,然而一出现就展现了强大的威势。

  它飞速旋转!

  眨眼间,就化作了一道两丈长的灵力巨剑。

  疯狂旋转间,李墨射向锋月谷修士的两道符箓。

  在砰的一声中,化作火花。

  竟然拦了下来。

  李墨眉头一挑,他竟然没能看出:这柄飞剑是从何处出来的。

  这虽然让他惊奇,但李墨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锋月谷修士还来不及露出庆幸的神色,转眼更加绝望。

  李墨周边,五道灵符已经散发着浓郁的光芒,激射而来。

  “我……”

  就在锋月谷修士想要认输之时,在他绝望的眼神下,五道符箓速度更快的向他袭来。

  砰的一声!

  锋月谷修士的飞剑根本无法抵挡这种威力,瞬间就被弹到演武场边缘。

  锋月谷修士脸色一白,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在他没有设防之下,五道符箓的余威直接撞到了他的胸口上。

  这一撞,这锋月谷修士直接就失去了意识。

  李墨耸了耸肩,缓缓收起没用完的符箓。

  刚刚对战锋月谷弟子这一战,他可也足足损耗了三十多张符箓。

  好在,还有补偿。

  一道乌芒带着一个储物袋,飞回了他手上。

  然后,李墨走到了锋月谷修士的飞剑旁。

  “这是本命法宝。”

  劳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他目光炯炯的看向李墨。

  李墨楞了一下,若有所思道:“这就是本命法宝么?”

  劳横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威势全无的飞剑,笑道:“本命法宝,伴随修士一生的法宝。

  一般来说,若不是境界与法宝的品阶差距过大。拥有本命法宝后,都能够发挥这个法宝的十成威力。

  但是,本命法宝也是最为重要的东西。

  法宝被毁了,法宝主人也会受伤。

  锋月谷这小子的本命法宝,只是一柄普通的上品法器罢了。

  嘿嘿,怎么样,徐师侄可有兴趣,为我丹岐宗除一个强敌。”

  看着劳横不怀好意的眼神,李墨耸了耸肩,笑道:“师叔说笑了,像我这样无灵根的废物,怎么敢招惹这样的强敌。”

  劳横看了李墨一眼,嘿嘿一笑,喝道:“胜者,丹岐宗徐青空。”

  李墨驾驭飞剑,直接回到了队列中。

  这一场比试,让围观弟子再一次见识了,一个筑基长老溺爱的亲传弟子,是有多么的二世祖。

  “这何止是二世祖啊,这简直是二世祖啊。”

  “这运气逆天了吧。”

  “徐青空,徐师兄,你收我做小弟吧。”

  “徐师兄,加油,你是最帅的。”

  围观弟子的声音传到了天骄序列中,锋月谷弟子中。

  兰溪子眉头紧皱:“曹光竟然输了。”

  她说的曹光,就是与李墨对战的锋月谷修士。

  一旁的王剑阴阴一笑,说道:“不过是一个好运的小子罢了,这样的符箓,可对付不了你我。”

  这时,苏醒的曹光回到了队列中,委屈道:“兰师姐,你可得为我报仇啊,这小子太可恨了,我储物袋都被他给抢走了。”

  兰溪子讥诮一笑,寒声道:“真是废物,一个凝气九层的家伙都对付不了。

  孟师兄没来,左师兄受伤,难道我们锋月谷弟子,就是废物了么。”

  兰溪子此话一出,王剑阴阴一笑没有说话,孙越阳则是看了兰溪子一眼,张了张嘴,也没说话。

  “下一轮,这小子的对手就是我了。到时候,我要他好看。”

  说着,兰溪子的目光,越过重重人群,看向了李墨。

  站在丹岐宗弟子中的李墨,眉头一挑。

  一旁,方尘远笑道:“无妨,下一轮对兰溪子,你直接扔出手上剩下的符箓,然后直接认输便是。反正,兰溪子再下一轮就是对我,到时候,我会给青空你报仇的。”

  李墨无奈道:“方师兄,万一我赢了呢?”

  项明冷笑一声,突然插话道:“哼,你这样的废物,靠着符箓赢了一局,就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么。”

  李墨还没回话,燕重山一把撸过李墨肩膀,大喝道:“怎么哪都有你这小白脸啊,我们和徐兄弟说话,有你啥事啊?”

  李墨被燕重山这一把弄得一趔趄,本来想激一下项明的,也没能说出口。

  项明冷冷地看了燕重山一眼。

  像是看死人一样,也没说话就走开了。

  不过,感觉也不用我再说什么了。

  李墨摸了摸鼻尖,没有说话。

  至于另外一边……

  兽灵宗的钱有道身体哆嗦,心里发闷。

  这魔头,这不是我对付他的那招吗,怎么用得比我还熟练啊。

  还好他不认识我了,嘿嘿。

  钱有道拍了拍胸口,正色起来。

  至于给这魔头找乐子?

  钱有道保证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席位上……

  兽灵宗的吕颂呵呵一笑,道:“听闻,这是丹阳长老的高徒?”

  孟云昌淡淡的看了项丹阳一眼。

  在三宗大比这样的盛会上,不得不出面的项丹阳,苍老的面容依旧冷漠。

  看到李墨靠着符箓战胜锋月谷弟子,他已经是脸色难看了。

  现在听到吕颂这样说,更是气得山羊胡抖动不已。

  项丹阳冷哼一声,声音不大,却全场听闻。

  吕颂瞥了一眼,没有说话,兽灵宗可也是三宗之一。

  一个和宗主不对付的丹岐宗长老,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要侮辱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别说什么别人的地盘,只要实力够强,天下之大,大可去得。

  想着,吕颂摸了摸腰间的灵兽袋。

  赵元胡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哈,这徐……徐青空师侄,可是我们丹阳师弟的亲传弟子,实力强横。我们老早就说,该让丹阳师弟放手,让年轻人历练一番。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师侄竟然早有准备。哈哈哈,不错,不错。”

  赵元胡此话一出,知道议事大殿内争议的筑基长老,皆是目光一凝。

  项丹阳没有说话,只是他的椅背,早已无声无息间……

  化为齑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