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有女赵非灵

捏仙 冷皓东 4046 2019.07.29 10:00

  李墨呆呆地走出宝气楼。

  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在梦中。

  荒诞,却又无比真实!

  他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眼神清明起来。

  他站在宝气楼门口,细细思索一番,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邋遢老者的声影。

  李墨轻笑一声。

  该离开了!

  这栖霞山,以后便与他无关。

  突然,李墨眼前出现一道紫衣倩影。

  是她!

  李墨目光一凝。

  来人神色淡然,身穿紫色轻衫,一袭青丝如瀑,虽面上被笼罩,但怎能抵挡李墨神识。

  美目流盼间,看向李墨的目光也有讶异之色。

  来人,正是兽灵宗赵非灵。

  李墨心下了然:

  马上便是秘境试炼……这些时日,丹霞坊市恐怕会有许多人。

  李墨下意识的神识一扫,想看看丹霞坊市有哪些“熟人”在。

  突然,脸色大变。

  下一刻,李墨身形闪动,就离开了原地。

  赵非灵单手托腮,看着李墨消失的地方,目光中露出思索之色。

  她手腕上,银色细鳞手镯微动。

  李墨一向觉得,在陶成身死,李家村消失之后,自己便是孤家寡人。

  故而,在这个修仙路上,他不求长生,只求找回李家村消失的真相,找到自己的家。

  这是李墨最深的执念!

  已经近乎偏执的程度,平日里,无论是笑闹或是理智,都改不了李墨眸底深处的淡漠。

  若说世间还有什么人的消息能够影响到他。

  唯有一人,孙铁!

  当年,李墨不过是刚进入修仙界的菜鸟,也是从孙铁身上,感受到了修仙界的一丝暖意。

  孙铁,有提点之恩。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栖霞山,丹霞坊市,听到孙铁的消息。

  清溪坊市,明明与丹霞坊市相隔万里之遥。

  李墨蹲在一个散修摊位上,看似是在看东西。

  然而他的神识,一直盯着前方那个微胖修士和花布衫修士。

  刚刚,关于孙铁的话,就是从花布衫修士口中传出。

  至于另一个人,李墨也认识。

  钱有道!

  看着这个人,李墨总觉得有些熟悉。有些像记忆中的那个人,可是记忆中那个人明明骨瘦如柴,与此人没有丝毫相像。

  钱有道身旁,花布衫修士堆笑:“钱师兄,我已经打探到孙铁的下落了,就在栖霞山三十里外的一个村落里。咱们去了,就能抓住他。”

  “嗯,干得不错!”

  钱有道背负双手,仰着头说道。

  自从三宗大比结束后,他感觉自己的运气又变好了。

  宗主开小灶,两年前打伤的尖嘴猴腮修士,竟然又找着了。

  钱福贵可还记得,当时对方丢宝物保命,自己得了兽灵宗玉牌和清风酥,才有了今时今日。

  可是,储物袋还在他手上呢。

  本以为两年过去了,对方肯定躲到不知名的地方了,让手下寻找,也不过是抱着“可能”、“万一”的念头。

  可没想到,这个“万一”偏偏就出现了,对方就在栖霞山附近!

  看来,当年他伤得不轻啊。

  钱福贵摸了摸自己浑圆的肚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到之前那么胖。

  最近眉心一直在跳,肯定是这里的宝贝太多了。

  哎,被苍天钟爱的人,注定要收获这么多机缘么。

  钱福贵自得一笑。

  在后方,李墨眉头一皱。

  丹霞坊市人声鼎沸,前方二人并未刻意隐藏,以李墨的神识和斥候手段,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已经被人追踪了。

  李墨冷冷地看了身后一眼,毫不犹豫,远远地缀在二人身后。

  这混蛋,该死的小混蛋,又在玩什么花样。我就该打断他双腿,看他还到处跑不跑。

  李墨身后,矮胖修士心底破口大骂。

  他站在原地思索片刻,眼中凶光闪动,继续跟在李墨身后。

  他决定看看李墨在搞什么花样,若是想要离开栖霞山,那就打断腿再说。

  在更后方,赵非灵抚摸着手腕上的银鳞手镯,红唇微启:“一个筑基期,仿佛是在监视他。此人还跟着钱有道……小蝶说此人极度可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话语中,也有深深地不解。

  想了想,赵非灵身形一转,从另一边离去。

  李墨站在丹霞坊市边上,看着前方的钱有道和花布衫修士,一直向栖霞山东南方向行去。

  少有的,李墨的神色有些挣扎。

  根据二人的话语,李墨虽然不能确认,对方口中所言的“孙铁”就是与自己交好的孙铁,但却有七成把握。

  于是,李墨陷入了沉思。

  自己若不去,这两人寻找的孙铁不是孙兄,皆大欢喜。

  我可以离开栖霞山,一切都是我反应过度罢了。

  可万一,是孙兄呢?

  李墨神色复杂。

  他知道,自己若去了,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他没办法再麻痹身后的丹岐宗筑基长老,对方心中定然起疑!

  代表他必须要在离栖霞山不远的地方,与对方交战!

  代表着,他将无法逃离栖霞山,并将自己置于险境。

  逃离栖霞山的一系列动作,还有刚刚坑了项丹阳二十万灵石……

  李墨紧抿嘴唇,谁都不知这刻李墨心中的天人交战。

  他一面劝自己,也许不是孙铁呢,自己去了除了让身后的筑基长老起疑心外,毫无作用,反而会将自己置于险境,得不偿失。

  李墨眼神闪烁不定。

  一方面是三年的囚笼。

  一方面是相识不足三天的孙铁。

  该如何抉择?

  李墨双拳攥紧,指甲捏的发白,仿若未觉。

  李墨脸色阴晴不定,这样的事情出现在行事果断的李墨身上,确实不多见。

  原地,李墨沉默良久,森然一笑,笑容中满是疯狂。

  李墨向前飞奔,他的神识从未离开过钱有道二人分毫。

  不一会儿,李墨便走出了丹霞坊市。

  前方,碧水青山。

  陡然!

  “出来!”

  李墨一声低吼。

  他一拍储物袋,幽明竹剑旋转间,便向着前方而去。

  咔擦!

  仿佛是镜子破碎般,前方,空间眨眼破裂。

  一道紫衣倩影,惊愕地看着他。

  “你可不要说是碰巧!”

  李墨冷笑一声,幽明竹剑便向着对方刺去。

  紫衣倩影似乎也有些羞怒,一言不发,素手微摇,阵阵花香袭来。

  李墨眼前,紫衣倩影变得模糊,突然化成三个身影。

  神通,天罗手。

  三个声影,李墨没有攻击,他站在原地,面容冷然。

  赵非灵语气极冷:“在这紫蝶幻境里,你又中了天罗手,如果摆脱不了幻境,你什么都做不了。”

  顿了顿,赵非灵语气有些失望:“原本以为你有些本事,却没想到竟然如此不中用。既然这样,你就去死吧。”

  “废物,就应该去死么?”

  李墨目光冰冷。

  赵非灵没有回答,随手一招。

  只见一只在她手腕上的银鳞手镯,竟然化作一只飞蛇,丝丝声中,吐着猩红的信子,向着李墨飞去。

  哼,谁叫你动作这么粗暴,差点害我的小蝶受伤,吓吓你也是好的。

  赵非灵正想着,突然,她只看到对面青年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了句:“我明白了!”

  明白了,明白什么了?

  赵非灵正疑惑间,突然,脸色巨变。

  她感受到了危机!

  这是,死亡的气息!

  李墨眼中露出浓重杀意。

  他伸手一招,幽明竹剑在空中打着旋转动。

  咔擦!

  咔擦!

  一连串镜子破碎的声音响起,以李墨为中心,周围虚空破碎。

  旋即,飞剑快如闪电,没有射向三道赵非灵中的任何一道,反而是射向了一旁的空地。

  看似毫无威胁的一剑,三个赵非灵却皆是身体微颤。

  李墨面露讥诮之色:“我一开始,就知道你在哪里。”

  赵非灵的神通,就如凡间高明的戏法。

  不懂的人,永远无法发觉其中的奥妙。

  懂的人,却只觉得无趣。

  紫蝶幻境,并不是一道,而是层层叠叠。

  身处幻境,永远都无法击中赵非灵,李墨在第一次中招后,便发觉了这一点。

  天罗手,却并不是针对敌人,而是针对自己。赵非灵三道身影,让他人只能疲于寻找三道哪一道是真身,却没想到,真身早已隐藏了起来。

  紫蝶幻境和天罗手,困敌加防守,灵宠攻击。

  若不是碰到李墨这个神识堪称变态的人,赵非灵的神通,凝气修士难以破解。

  任谁最骄傲的神通被破除,都会有不甘。

  在李墨的话语中,赵非灵瞳孔微缩。

  她心神一动,空中银鳞白蛇丝丝一叫,化为一道白色流光,便向着幽明竹剑而去。

  而她本人,竟化作无数紫色蝴蝶飞舞,消失无踪。

  叮!

  丝丝!

  幽明竹剑撞在银鳞飞蛇身上,竟冒出阵阵火星。

  银鳞飞蛇不知是何异兽,竟然毫发无伤。

  金铁交击声中,银鳞飞蛇晃了晃脑袋,张开毒牙无声的对着李墨嘶吼。

  一个俯冲,就向着李墨冲来。

  李墨冷然一笑,幽明竹剑反而避开飞蛇,向着左侧空地袭去。

  看到这一幕,银鳞飞蛇目光出现一抹人性化的担忧。

  它怨恨地看了李墨一眼,转头迎向幽明竹剑。

  赵非灵银牙紧咬,她哪会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对方牵制小白的累赘。

  赵非灵心底有些后悔。

  自己一开始确实存了试探对方身手的心思,竟让自己落入如此境地。

  她缓缓后退,而她的耳垂之下,两道紫色耳坠缓缓而动。

  蓦然,两道猩红光芒闪过,这两道紫色耳坠,赫然是两条紫蛇。

  “找死!”

  李墨冷哼一声,脚下靴底青光一闪,身如奔雷,几乎眨眼,就到了赵非灵身前。

  轰!

  李墨右手掐住赵非灵喉咙。

  一声轰鸣,赵非灵直接被李墨拖行三丈,撞到一颗粗大树干上,方才停下。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李墨声音冰冷。

  你杀了我,小白和大紫、二紫会一辈子追杀你的!

  赵非灵眼中闪过倔强,脊背的酸痛,却让她轻轻“唔”了一声。

  李墨冷哼一声,一把扯掉赵非灵面上的轻纱法器。

  面纱之下,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眼眶闪烁着倔强的泪珠。

  李墨眼神依旧淡漠。

  感受着三丈外虎视眈眈的一白二紫三条小蛇,如芒在背。

  剧毒之物!

  沾染必死!

  李墨掐着赵非灵脖子的手,更用力了一点。

  他真的会杀了我?

  第一次遇到这种见面分生死的战斗,赵非灵心底突兀升起一阵惊惧。

  她感觉自己已经窒息,猛烈的拍打着李墨的手臂。

  “咳咳咳咳……”

  李墨手略微放开一点,赵非灵便猛烈地咳嗽着,说道:“秘境试炼,我可以与你合作。我来找你,也是想与你合作,并没有对道友动手的念头。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你身后……”

  “没必要!”

  李墨猛然打断赵非灵的话语,说道:“我不需要和你合作。”

  想到秘境试炼,李墨又想到赵非灵诡异的幻术,她不适合演武场争斗,越是错综复杂的地方,她越是如鱼得水。

  这会给方尘远他们带来太多威胁。

  想着,李墨掐住赵非灵的手,越加用力。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赵非灵心底黯然,呼唤着让灵宠逃命。

  否则,此人恐怕会直接斩杀小白、大紫、二紫和小蝶,以绝后患。

  蓦然!

  李墨想到对方似乎与钱有道,都是兽灵宗之人。

  钱有道?

  诡异!

  李墨想了想,说道:“告诉我关于钱有道的一切,我不杀你。”

  说着,李墨直接松开了手。

  空中,银鳞飞蛇丝丝地吐着信子,就要扑向李墨。

  “小白,住手!”

  赵非灵猛然制止,看向李墨道:“你……你想知道什么?”

  “所有!”

  李墨眼神淡漠。

  他越来越觉得,钱有道就是钱福贵,可一个人为什么能变化这么大?

  是因为,他口中的宝贝么?

  ……

  赵非灵走了,带着对李墨的羞恼离去。

  她的腰间,没有了灵兽袋和储物袋,除了跟着她的四只灵宠外,李墨打劫了一切。

  李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将赵非灵的储物袋拿走后,便放对方离去了。

  至于赵非灵所说的结盟,李墨最终应下了。

  因为赵非灵的能力,在秘境试炼内,确实有用。

  李墨也有预感:恐怕,自己最终也逃不过前往秘境试炼。

  如果敢心怀仇怨,到时,杀她不迟!

  李墨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