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所谓,捏仙

捏仙 冷皓东 3873 2019.09.13 18:00

  二人相视一笑。

  一股磅礴之力,瞬息将二人拉了出去。

  依旧是祭坛之上,李墨与孟道的身影显现出来。

  若细看去,孟道虽然浑身都散发着巨大的气势,但他毕竟是神魂虚影,身影还是有些恍惚。回去之后,没有肉身,依旧不能长久生存。

  不等李墨说话,孟道飘到李墨身前。

  他挺直身子,对着太叔仪拱手道:“多谢前辈赠予机缘,助我恢复昔年之力。”

  “你这小辈……”

  太叔仪哑然失笑:“放心吧,老朽还没有这么昏聩。”

  李墨与孟道齐齐松了口气。

  李墨也拱手道:“前辈,我们这便要离去了,不知道该如何回去?”

  太叔仪笑道:“此事简单,你们身上没有幽冥气息,不会被天道意志注意,借助祭坛开启幽冥仙路,便可以离去。”

  太叔仪没再劝说,小主人既然去意已定,多说无益。

  顿了顿,太叔仪目光,落在李墨命格之中。

  他端详良久,说道:“我看小主人似乎有事情想要问我,不防和老朽说一下吧。老朽只要知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墨闻言,目光之中,满是挣扎。

  良久,他艰难地点了点头,拿出了幽冥幡与造化古玉。

  太叔仪见状,心念一动。

  顿时,原本在一旁侧耳倾听的徐青蝶,娇躯一颤,瞬息昏睡过去,虚空之中,三个云椅浮现。

  孟道见此,面上没有波动,但心底骇然。

  虚空生物!

  李墨没有察觉,是因为李墨还不懂这代表什么,但孟道出窍修士,岂会不知。

  此人,哪怕在悟道合流之境,也定然不凡!

  李墨没有在意二人心思,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过往的记忆中。

  他到云椅坐下,过了许久,李墨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曾经生活的地方,叫李家村……等我回到李家村时,空无一物,而且无人记得。此后……仙灵阁时,一个上古仙界的前辈,说我没有过去。

  所以,我想请问前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墨声音颤抖,绝望、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将过往遇到的一些诡异,与太叔仪和孟道一一说明。

  孟道脸上,写满了震惊。

  他太多时候都在沉睡,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兄弟,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去。

  对一个筑基修士而言,这种压力和绝望,足以让人心神崩溃。

  一旁,太叔仪目中也有震惊之意闪过。

  他看向李墨,说道:“小主人所言,至今经历的诡异之事,有李家村消失、徐青空残魂夺舍、钱福贵和一个修士说你没有过去,老朽便一件件来说明。

  李家村消失一事。

  此事确实诡异,但并非不可为,任何一个大能修士,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包括老朽。

  不过,老朽不知当时情形如何,所以也不知道,暗中的神秘修士,到底做到了什么程度。

  他的目的是什么?老朽推衍许久,也想不明白。

  唯一能想到的是:有大能修士,推衍到小主人未来的强大,所以想从源头灭杀你。这并非不可能,昔日曾有仙君,过去大敌推演到他的存在,在他弱小之际,将此人抹去。

  但这只是猜测,一切尚未可知。”

  孟道在一旁,已然听得发愣。

  他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凡俗村落消失,他也可以。但让周围都没有人记得,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了。

  李墨点头不语。

  “至于徐青空残魂夺舍……”

  太叔仪顿了顿,接着道:“此事小主人已经调查清楚,无非是徐家的幽冥神魂作怪,在我幽冥天界,修士神魂确实比常人更强,所以夺舍一事,并无不可。

  至于吸引徐家修士,应该是我幽冥天界一个魔头所为,这祭坛,也是我从他手中夺来。

  最重要的是,当时幽冥幡与造化古玉竟然有所接触……”

  说到徐家之事,太叔仪神情一顿。

  他深深看了李墨手中的造化古玉一眼。

  他叹气道:“小主人刚刚拿出来的时候,我便有所察觉,这造化古玉之上,拥有浓浓的因果造化之力,就连老朽,也无法看透。

  此类法宝的汇聚,我刚好知道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李墨精神一震。

  太叔仪抬头看天,语气幽远:“此类法宝,来自亘古久远之地,他们拥有同样的特点:那就是蕴含天道之力。

  往往,这些东西会在无意识间,汇聚到一起。

  这是我们这个境界的修士,早已确定的一件事。

  天道至宝之间的相互吸引。

  一如小主人手中的幽冥幡与造化古玉。

  一如小主人灵兽袋中的修士。

  一如孟道小友带着幽冥幡来到徐家。”

  “怎么可能?我竟然被一件法宝操控?”孟道猛然站起身体,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太叔仪淡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没有足够强的力量,这些法宝蕴含天道之力,岂是人力所能左右的。哪怕是老朽,也未必能避免。至于此事,是祸是福……”

  太叔仪眉头一蹙:“老朽也并不知晓,正如小主人借着幽冥幡来到幽冥天界,但若是一个不慎,小主人在徐家,便有可能死掉。

  孟道小友带着幽冥幡,遇到小主人,又何尝不能说是福气呢?”

  李墨一拍灵兽袋,沉睡的钱福贵便出现在场中。

  此刻,他浑身已经瘦得跟个骷髅一样,若不是方才说起过往,李墨差点忘了,钱福贵还在自己灵兽袋中。

  李墨目中黑芒一闪而逝。

  这次,他看得分明,钱福贵命格之中,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盘,闪烁着昏黄光泽,静静地待在里面。

  孟道眉头微皱,在他的感知中,钱福贵此人,并无异常。

  太叔仪叹道:“果真如此,传闻有天道至宝者,会互相吸引,无意识地互相靠近,但旁人却看不分明。

  此人,分明不过凝气境界,老朽竟然什么都看不出来。”

  “前辈看不到他命格中的那个铁盘么?”李墨脱口而出,眼中满是震惊。

  太叔仪和孟道对视一眼。

  孟道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些发毛。

  太叔仪隐隐有种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正盯着自己一般。这种感觉没有来由,但让太叔仪脊背发凉。

  他沉默良久,陡然,身躯一震。

  他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骤然变成灰白之色。

  他的面容,在这一刻竟然苍老得像是骷髅,身形也佝偻了数分。

  太叔仪浑身颤抖,他站起身来,仰望幽冥天中的紫红双日。

  紫红双日光芒大放,整个幽冥天界,亮若白昼。紫红光芒下,无数脉络浮现,一切都不可隐藏。幽冥气息梭巡,整个幽冥天界,天地之威为之浩荡。

  然而,这一切,依旧阻止不了太叔仪的身体崩溃。

  “前辈,你怎么了?”李墨猛地站起身来,脸色难看。

  太叔仪没法回答。

  这一刻,他形容枯槁,如同行将朽木,本是和蔼老者模样,竟又苍老了数分。

  天人衰劫!

  “哼!”太叔仪一声闷哼,嘴角流出一缕鲜血,他身躯之上,一股恶臭骤然传出,如同死去老鼠身上的味道。

  “住手!”李墨抬眼看天,“无论你是谁,都给我停手!否则,我毁掉一切!”

  说着,李墨气海之内,便有自爆之意。

  而他与钱福贵,靠的极近!

  “小主人不要!”

  “李墨小子,冷静!”

  ……

  这一刻,太叔仪和孟道都是劝着李墨。

  李墨目中满是偏执,若要让他看着太叔仪死亡,他做不出来。

  哪怕注定徒劳,也要做些什么才是!

  李墨的身上,闪烁着无穷的危险气息,一旁,沉睡中的钱福贵,无意识地动了动身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李墨见此,瞬息将钱福贵收回灵兽袋!

  “咳咳……”太叔仪一声轻咳。

  “哇”的一声,从口中喷出一个通体黝黑、长满触手的球状物体。

  “没想到,十万年前吞下的祸斗之魂,竟然还有一个没有死!老朽的天地衰劫,竟然也在此刻爆发。小主人,只是巧合罢了。”说着,太叔仪手中用力,瞬息将这东西捏碎。

  他看了眼一旁的孟道和李墨,捏碎之物的残存气息,都被他一袖子扇得老远。

  场中,一片寂静。

  李墨双目血红,疯狂道:“前辈,这不是巧合,是么?”

  一旁,孟道心神不宁,神魂颤抖。

  李墨眼里,无论是孟道、太叔仪,还是刚才暗中的诡异,都强大得无以复加,他或许很难分辨出,这其中强大的差别。

  但孟道不同!

  他能够察觉道,刚刚有什么诡异,袭击了太叔仪。而后,幽冥天界有什么东西想保住太叔仪,但对暗中袭击之人,却毫无影响。

  太叔仪之强,让孟道无力反抗。

  而那股诡异天威,则让孟道无心反抗。

  连他,都觉得诡异!

  这种未知感,这种无力感,才是孟道浑身颤抖的原因。

  “小主人无妨,不妨事。”太叔仪和蔼的笑了笑。

  李墨沉默少许,问道:“前辈,不知道你方才说的,李家村消失,这样的大能,有多强?”

  李墨,没有再追问最后一个问题。

  若是他自己,他无所顾忌,但他不想,太叔仪因为自己,有什么伤害。

  太叔仪抬头看天,心领神会。

  他的双目之中,紫红之意一闪而动。

  他看向李墨,说道:“一般来说,修炼因果、记忆相关道源的修士,都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在可能做下此事的修士中,这是最弱的。”

  “那么,最强的呢?”李墨紧紧地盯着太叔仪。

  “捏仙!”

  这一刻,太叔仪语调幽深,如同唤醒了沉睡深藏的东西。

  “捏仙?”孟道重复了一句。

  捏死仙人?还是什么?这是什么境界?

  他一个出窍修士,从未听闻。

  太叔仪继续道:

  “捏仙,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能力。

  传闻,捏仙境界的修士,我们已经无法从世俗意义的修炼之法形容他,包括我!我们都只能算修士,我们都只是在修仙。修仙到了极致,无非是成仙得道。

  但是捏仙,那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境界。

  无法触碰!

  无法解释!

  无法知晓!

  这,就是捏仙!

  我们只能从他们的力量层面,告知世间修士,他们的强大。但却无法知道,他们到底有多么强大。

  如果捏仙境界的修士想,他可以欺骗你的一切,你的记忆、你的想象,包括你以为的反抗,实际上……不过是命中注定。

  一念生,天地翻覆。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的修士是否还存在,哈哈哈……”

  太叔仪说着说着,紫红之芒一闪而逝,他浑身一震,眼中露出惊疑不定。

  李墨则眉头微皱,沉思良久,他目露果决:“我要回去!”

  说完后,他定定地看着太叔仪。

  太叔仪心中一叹,点头道:“既然这样,我这就开启祭坛,小主人什么都不用做。一切,都有老朽。”

  若说开始,太叔仪还有挽留的心思。

  但有了方才的交谈,他心中明白,自己这个小主人,他的未来,绝对不只是幽冥国主这般简单。

  太叔仪抬头看天。

  而他的双手,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掐诀。

  瞬息,整个祭坛之上,无数光影流传,李墨和孟道的身影,渐渐变淡。

  眼见于此,太叔仪眼角湿润,拱手道:“小主人,一路珍重!”

  旋即,他看向一旁昏迷的徐青蝶,目光闪动,徐青蝶瞬间苏醒。

  “你也回去吧!”太叔仪漠然道。

  “回去?”徐青蝶凄婉一笑,“我还能回哪里去?”

  只是,看了眼太叔仪,徐青蝶也只能哀怨的踏进了传送阵之中。

  瞬息,跟随着李墨的脚步,也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