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巅峰一战(上)

捏仙 冷皓东 3454 2019.07.26 10:00

  比赛,不急不缓地进行着。

  发现项丹阳已经不见后,李墨一反常态。

  他反而彻底蛰伏,神识也不外放,也没有丝毫动作。

  就像是普通弟子一样!

  认真地看着比赛。

  暗中,一些人十分满意。

  想要尽快抓到诡异神识主人的老妪,却微微蹙眉。

  “到底是谁?”

  高空上,老妪眼神发冷。

  丹岐宗的天骄,竟然隐藏着筑基期修士,他想干什么?

  除了他,是不是还有别人?

  想了想,老妪干脆盘膝坐在半空。

  她的神识,则笼罩了整个苍炎峰。

  这一刻,苍炎峰上的结丹修士,皆有所感。

  李墨感受着神识波动,也是心惊肉跳。

  如果说一开始还不确定,但他现在,已经完全肯定:

  自己暴露了!

  好在对方这动作,也说明,还没完全发现自己。

  于是,李墨更加认真的观看着比赛。

  还时不时和燕重山谈笑着。

  演武台上。

  第一场,孟凌志对阵竺厚。

  在裁判刚刚喊“开始”时,竺厚竟然直接认输。

  竺厚憨厚地笑了笑:“竺某也留待有用之身,报效宗门。”

  钱福贵撇了撇嘴。

  这虚伪的家伙,连语气都不带变化的。

  竺厚的认输,引来了一大阵嘘声。

  竺厚却没什么反应。

  这孟凌志明显是要扬威,自己还往剑尖上撞,找死么。

  于是,孟凌志率先晋级。

  第二场,方尘远对阵项明。

  出乎锋月谷和兽灵宗修士的意料之外,此战反而极为惨烈。

  项明手段齐出。

  甚至使用出了自己从未使用的杀手锏。

  “幽火术!”

  道道黑色幽焱,不带丝毫温度。

  整个演武场上,化作一片黑色火海。

  方尘远运转岐柳心诀的身躯上,无声地燃烧着。

  方尘远尝试各种手段。

  都没办法快速扑灭。

  他当机立断,直接扑向项明。

  这一战,让李墨感觉到了,运转岐柳心决的方尘远,有多么可怕。

  恢复力惊人!

  无惧损伤!

  近身攻击,也如此强横!

  故而,虽然项明使尽浑身手段,依旧回天乏术。

  “我认输!”

  看着面无表情的方尘远,项明咬了咬牙,不甘的认输。

  离他眉心三寸。

  方尘远满是木质脉纹的手掌,散发着强大的威势。

  项明知道:

  如果自己不投降,方尘远真的会打死自己的!

  方尘远缓缓收回手掌。

  他目光幽深的看了项明一眼,转身离去。

  方尘远身上,幽焱依旧在燃烧。

  但他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一战,方尘远打出了自己的气势,也惹得丹岐宗弟子疯狂吼叫。

  “方尘远!”

  “方尘远!”

  “方尘远!”

  ……

  这一刻,方尘远,万众瞩目。

  整个丹岐宗,只剩下这一个名字。

  这一刻,三宗大比的巅峰一战,决定谁是栖霞山第一天骄的时刻。

  终于到来。

  方尘远,对阵,孟凌志。

  李墨看着这一幕,目光柔和,心底却多了些许感伤和不舍。

  蓦然,他想到李家村,想到陶成,目光凌厉。

  “废物!”

  于是,在项明的耳边,一道声音炸响。

  项明没有转头,只是双手刺入掌心。

  目光中的怨毒与杀意,有如实质。

  李墨没用神识,只是用了传音入密的技巧罢了。

  老妪神识淡淡的扫过,也没有在意。

  弟子间的争斗!

  本就是丹岐宗所允许的。

  这时,方尘远走了过来,李墨说道:“恭喜!”

  方尘远点了点头,说道:“项明的幽焱,可以不断灼烧宿主,只有用大量灵力,才能够扑灭。否则,会持续灼烧,端的是阴损毒辣。”

  说着,方尘远目光一凝。

  气海内,大量灵力扑到幽焱上。

  黑色阴寒的火苗,在不甘地闪动几下后消失。

  他看了看李墨,接着说道:“此术,千万不可沾染。若不是我有岐柳心诀,恐怕现在我已经废了。

  若不是威力差了少许,此术的诡异,可以算是神通了。”

  方尘远似有所指。

  李墨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晓。

  术、法、道。

  法术为术,借天地灵力运转。

  神通近道,随心意而动。

  有的神通为法,有的神通近道。

  仙术、道术,皆为此列。

  对于法术、神通的区分,早在孟道的指点下,李墨便已知晓。

  只是……方师兄特地过来提点我,是发现什么了么?

  李墨看了一眼方尘远,却见方尘远也在看他。

  两人一时无言。

  “好了,我接下来也需要调整心神,应对明日与孟凌志的一战,青空……你到时还在么?”

  方尘远偏过头,语气复杂。

  李墨沉默少许,点了点头道:“在的!”

  燕重山闹哄着,几人就此离去……

  一夜无话……

  翌日,碧空如洗,云淡风轻。

  丹岐宗的气氛,却十分热切。

  “你们说,今天谁会赢?”

  “当然是方师兄,他的岐柳心诀,防御堪称无敌。”

  “方师兄虽然厉害。孟凌志的攻伐之术,也不容小觑,但我相信方师兄,方师兄最强。”

  ……

  丹岐宗修士,自然是支持方尘远。

  在没有锋月谷和兽灵宗修士的情况下,支持率基本是一边倒的情况。

  这种呼声,哪怕是裁判宣布开始,都没有停歇。

  “看来,你的呼声很大!”

  听着丹岐宗弟子山呼海啸的声音,孟凌志淡淡说道。

  方尘远淡淡回道:“都是师弟们给面子罢了!”

  “也不知道,待会儿他们是否还会支持一个死人。”

  孟凌志淡漠开口,语气冰冷而充满杀意。

  方尘远轻笑一声,说道:“死人?呵,这正是我想做的。”

  一袭青衫、俊朗公子哥模样的方尘远,目光幽深。

  暗金色衣衫的冷峻青年孟凌志,双手负背。

  二人相对,目光中满是战意。

  清风飒飒,吹动二人发丝。

  此后百年,这幅画面,始终印在当日的丹岐宗修士脑海,久久无法忘怀。

  不知何时,孟凌志身前出现一粒金色剑丸。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以剑丸为核心,一柄金色长剑,出现在虚空中。

  嗖!

  孟凌志一把抓住剑柄!

  身化闪电,飞速向着方尘远冲了过去。

  二人之间,数十丈距离,不过瞬息。

  方尘远眼前就出现孟凌志的声影。

  长剑横空,便向着方尘远斩去。

  还未靠近,方尘远就感觉到凌厉的剑意。

  在这样锋锐的剑意下,方尘远飘扬的发丝,也随之而断。

  方尘远却不为所动。

  看着孟凌志挥来的剑,他只是淡淡的抬起了手。

  方尘远的手上,一道道木纹一闪而逝。

  在众人的惊呼中,长剑顺势斩入方尘远的手臂。

  几乎毫无阻隔,方尘远整只手臂便飞向半空。

  然而,诡异的是,却没有血液喷洒而出。

  方尘远依旧淡漠,另一只手却鼓足灵力,一掌袭向孟凌志额头。

  这一刻,双方四目相望,孟凌志避无可避。

  “啊!”

  孟凌志大喝一声,身前出现一道金光剑罩。

  而方尘远的手掌,已经拍了过来。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李墨心中,突然想到了这样一句话。

  方尘远这一掌看似不带丝毫烟火气息,但是他知道,运转岐柳心诀的方尘远,一身巨力,恐怕只比燕重山弱上一分。

  咔擦!

  果然,一掌之下,孟凌志口鼻便满是鲜血。

  正头昏脑胀之际,孟凌志眼角余光突然发现另一道拳影。

  怎么可能?

  孟凌志心神一颤。

  这一拳,便袭向了他的心口。

  轰!

  几乎瞬间,在方尘远这一拳下,孟凌志毫无抵抗能力,被打翻在地。

  这时,围观众修才看到,方尘远刚刚被斩断的手,竟然已经冒着莹莹青光。

  青光散去,手臂完好无缺。

  岐柳心诀!

  费仲年看着这一幕,眼神中满是欣慰之色。

  这是他一百年前,在某次探索一个古修士洞府时,获得的一道功法。

  当时费仲年也不过百岁,筑基中期修为,还是跟在大能修士身后,才侥幸活了下来。

  但为了这道功法,他当时凝气圆满的儿子,一同去的师弟,还有跟随的大能修士,全军覆没,没有一个走出那个古修士洞府。

  除了费仲年!

  而他唯一的收获,就是岐柳心诀!

  这百年来,他新收的弟子,他都会向他们推荐岐柳心诀。

  可惜,上百年,无人练成!

  修炼之人,无人生还!

  最后,已经无人敢修炼此功法了。

  直到,方尘远的出现。

  百年岁月,若是费仲年选择提升修为或是经营自己在丹岐宗的势力,他或许已经突破结丹,或成为栖霞山三宗叱咤风云的人物。

  但此刻看着方尘远的表现。

  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方师兄,好样的!”

  “方师兄第一。”

  “方师兄我爱你。”

  实在是变化太快,眼花缭乱下,丹岐宗围观弟子这才看清场中局势。

  方尘远没有众人的喜悦。

  他面色肃然,看着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的孟凌志。

  乘他病,要他命。

  方尘远目光一冷。

  一拍储物袋,一道青光木剑便向着孟凌志疾驰而去。

  方尘远犹自不放心,咬了咬牙,一道金色的剑符,发出啾鸣之声,也袭向孟凌志。

  “符宝!”

  锋月谷的一个弟子,惊恐地喊道。

  李墨目中精光一闪。

  符宝,唯有筑基期修士,以神识灌输才可形成的一种消耗型法宝,威力极强。

  孟凌志,似乎已回天乏术。

  可,孟凌志不认命!

  他冷哼一声,手捏剑指,一道浑圆珠子,就出现在他身侧。

  正是孟凌志的剑丸!

  剑丸滴溜溜一转,孟凌志身前,多了一道金光剑罩。

  和方才情急之下施展的不同,这剑罩凝实,有如实物。

  砰!砰!

  两声金铁交击之声,青光飞剑率先弹开。但剑形符宝,却黏在剑罩之上。在呲呲声响中,不依不饶地想要击中孟凌志。

  此人,必杀!

  感受着方尘远带来的威胁,孟凌志心中满是杀意。

  没想到自己判断失误,竟然陷入这种被动局面。不过,一般人谁会用手抵挡飞剑,此人功法奇异罢了。

  哼,丹岐宗,就是花里胡哨。

  想着,孟凌志目光一凝,死死地盯着方尘远。

  方尘远目光中,也充满杀意。

  此人,必死!

  符宝犹如噬人毒牙,孟凌志也不敢撤下剑罩,但他心中充满自信。

  凝气期,没人能打破剑罩!

  只见他心念一动,整个人便已经来到了方尘远身后。

  这就是剑修的强大,人剑合一,速度,也可以像飞剑那么快。

  我有一剑!

  一剑破万法!

  孟凌志身形一弓,一道金光巨剑,横斩向方尘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