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孟道

捏仙 冷皓东 3790 2019.07.09 18:00

  李墨的脸色极其难看!

  当然,任谁数年心血被人掠夺,也不会有好脸色。

  此刻李墨瘫软在地上,听到这个始作俑者的声音,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晚辈资质愚钝,自然修为低下……”

  劫后余生,李墨没有丝毫喜悦。

  以他的心智,自能猜测出这小幡内的声音主人,其修为定然远超自己。

  如今的处境,几乎是对方一手造成。

  想到这里,李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过,前辈恐怕也不是小幡的器灵吧!

  此刻被困于小幡中,不知晚辈死后,失手将这个小幡丢失,前辈可还有脱困之日。”

  不待那小幡内修士继续说话,李墨眼中露出讥诮之色,却是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李墨曾经在查探这个小幡时,使用了无数方法,无论是神识,还是滴血……可以说该试的都试过了。

  因为据李墨了解,灵器和灵宝是有器灵的。

  凡是无主器灵对修士血液都会有反应,当时也是抱着试试的念头,这小幡没反应时,还让李墨好一阵自嘲。

  此刻,就在李墨说了这番话之后。

  沉默,无尽的沉默!

  这种彻骨冰寒的沉默,让虚弱中的李墨,渐渐的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只是他眼中露出执着,紧咬牙关间,强撑着精神,目光中充满了坚定,没有丝毫怯懦之色。

  这是一种意志的对抗,这是双方决心的对抗,无关修为。

  渐渐的,仿佛有风暴在李墨洞府蔓延,这风暴无形,李墨却感觉,他仿佛站在这风暴的正中心,随时都会掉落下去,被这风暴撕扯着粉碎。

  李墨并不知晓,这是大能修士的意志。

  若不是他神识远超同阶修士,哪怕是这股意志,他都无法抵抗。

  感悟天地,明悟己心,这便是意志。

  不同修士,意志也不同,这意志,最终会化成自己所修的道。

  这些李墨全然不知,但是李墨知道一点。

  若是他屈服于对方,那么从此以后,他便没有了与这小幡内修士平等的资格,他将会是对方的奴仆,对方在修仙界的傀儡。

  他能屈服么?

  李墨眼神赤红,满是偏执与疯狂。

  这种疯狂,是他每次面临重大危机时,才会有的反应。

  “呵……”

  一声轻笑从小幡中传出,李墨整个人像是从水中捞出一般,狼狈不堪,然而心中却松了口气。

  而李墨的整个洞府,都仿佛在这一声轻笑中明媚了起来,所有的沉默肃杀消失,洞内的光芒也明亮了几份。

  “小小修士,资质低下,这份机警却是难得。”

  只听得小幡内传出来一个淡然的声音。

  “前辈廖赞了,不知前辈是何人?如何沦落到这个境地呢?”

  李墨心底松了口气,心知自己在这次交锋中,没有落于下风。

  李墨心中明悟,如今追究修为一事,也是无济于事。

  既然活着,就有希望!

  “罢了,我叫孟道,原是大夏国……”

  随着小幡内的修士所言,李墨陷入前所未有的震撼中。

  这自称孟道之人话语中,说他本是大夏国鼎阳仙宫修士孟道,也是大夏国修为最高之人。

  只是在突破之时,遭人暗算,最终只留下元神落在这小幡中。

  一直到现在,才有重见天日的可能。

  在孟道所述中,大夏国大能修士都有移山填海的本领,是整个乾元大陆的中心。

  而李墨所在的南乾,包括武国,只要是云苍山脉以南,都被称为南蛮。

  言语中,颇为不屑。

  孟道之言,李墨只信了三分。

  真真假假,这种真中含假,假中带真的话语,才是真正的谎言,让人无法辨别。

  说完这些,孟道语气含笑,揶揄的笑声从小幡中传出:“小家伙,我看你心性绝佳,可有意拜我为师!

  嘿嘿,不怕告诉你,我虽然困在幽冥幡中。

  但是千年来,我知道的修炼法诀可是数不胜数。

  别看你是无灵根的资质,就算你四肢尽断,孟某想让你修炼,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而且就你这种情况,我知道的就有上百种解决之道。

  我在逃离之时,还将我的储物袋藏在一个只有我一人知道的地方。

  只要你发下誓言助我脱困,以后我就送给你了!”

  李墨心中一动,他虽然看不到孟道的面貌,但是对方的话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让李墨神色动容,几乎将拜师的话语脱口而出。

  这时,孟道的语气似笑非笑,又说道:“并且,我知道你的处境,只要你答应救我,以我的能力,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而已……”

  孟道将话说到一半,对李墨的诱惑却更加强烈。

  我愿意,我愿意!

  李墨很想直接答应对方,改变资质和储物袋的法宝,虽说让李墨心动,但他毕竟还有夺舍重修的后路。

  但是项丹阳的威胁,可以说一直压在李墨心头,就连做噩梦时,都是项丹阳直接将自己杀死。

  所以,孟道的话语,足以让李墨疯狂。

  他需要付出的是什么?一个誓言而已。

  答应啊,李墨!

  你还在想什么呢,这是天大的机缘啊!

  快答应啊……

  李墨激动的喘着粗气,心中狂吼。

  纷乱的思绪影响着李墨的判断,李墨狠狠的咬了口舌尖,剧烈的疼痛强迫李墨冷静下来。

  从孟道说第一句话开始,之后的每一句话语,宛如走马灯花般在李墨脑海中浮现。

  李墨不知晓孟道的性格,只是从其话语判断,却也是一个桀骜霸道之人。

  只是后来的言语居然变得如此……真诚。

  对于李墨的冒犯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对李墨赞赏有加。

  或许,他并非不在意,而是没有能力阻止?

  李墨心神一震,思路开始变得清晰。

  对于一个大能来说,李墨这种蝼蚁,居然对他表示质疑,这才是最大的冒犯。

  可是这孟道居然完全撇过此事,反而让李墨助他脱困,只需要发一个誓言?

  有这么好的事么?

  李墨早已不是雏鸟,他在这丹岐宗可谓步步为营,与项丹阳的勾心斗角可不算少。

  修仙界,没有乐土。

  而修士,也少有天生的好人。

  李墨睁开眼睛,眼中露出决断。

  李墨缓缓的靠在洞府石壁旁,不紧不慢的说道:“前辈的遭遇,实在是让人唏嘘,只是以在下拙见,恐怕前辈话语中还有些不实之处吧。

  或许,前辈的伤势,比前辈所言更加重呢?”

  “你什么意思?”孟道的话语响起,不动声色。

  李墨冷笑道:“晚辈的意思是,前辈出手的时机,拿捏得太好了些。”

  “小子,你就直说愿不愿意发誓吧,反正就算你被项丹阳杀死,我也可以去找项丹阳那个小辈。”小幡中,孟道不咸不淡的话语传了出来。

  “呵呵,我可不觉得,以前辈现在的伤势,可以控制项丹阳。”李墨冷笑一声,说道。

  不等小幡内的修士出声,李墨继续说道:“细细想来,前辈出手的时机也拿捏的太好了,正好是小子强行冲关,神识内敛,无力顾及他物之时,莫非……

  刚才吸取小子修为,只是前辈一拼之力?

  啊,我还想起一件事,前辈刚刚为什么没有夺舍李某呢?

  我想,前辈一定是好心,而不是前辈的神识无力夺舍在下……”

  李墨话语中满是讥讽,语气也越来越冷。

  “李墨小辈,你在找死!”

  孟道语气发寒,可是除此之外,却没有半点动静。

  李墨的眼神越发明亮,语速飞快的说道:“或许前辈还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吧,让晚辈来告诉你。

  此地乃是南乾国沧海郡栖霞山苍炎峰,这苍炎峰在前辈面前不值一提,只是苍炎峰连接地脉之火,看这小幡也是威力极强的法宝,不会怕火焰灼烤,只是想来在岩浆中孤独千年的滋味定然不错。

  你说呢,前辈?”

  居然有人敢威胁他!

  几千年了,居然有人敢威胁他!

  小幡空间内,一个目光森然的桀骜书生模样的修士,眼中满是杀意。

  看他周围,赫然是一片广阔无边的天地,宛若幽冥之地。

  然而昏暗的天地,除了这桀骜书生外,一无所有,仿佛是……一个囚笼。

  整个天地间,只有这桀骜书生散发着微微毫光。

  若是细看,这书生甚至没有肉身,仅仅是一个暗淡无比的元神。

  他目光依旧冰冷,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戾气。

  然而,他的眼神却又透出一丝疲惫。

  小幡内许久没有传出声音,李墨心神也渐渐安定,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子,你就不怕我脱困以后,第一个就灭了你么?”

  李墨轻笑一声,接着说道:“我相信前辈不会如此不智。”

  并且,也没有这个机会!

  李墨在心中默念。

  小幡空间内,孟道不再说话,他本就不擅长嘴上功夫。

  本想可以一举镇住这个小修士,却没想到这小修士却是如此机敏。

  不得不改变策略,以安抚欺骗为主,却更是没有料到,被那小修士察觉出来。

  至于用强?

  他看了看自己的元神,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突然间,孟道神色狰狞,右手贴近头颅部分,猛力一拉,从头部拉出来一根赤红色的细线。

  这赤红色细线长约三尺,弯曲扭动间有如活物,在孟道扯着这细线之时,细线仿佛受到惊吓一般,不停扭动着,向着孟道神魂头颅更深处钻去,宛如活物。

  “哼!”

  孟道神色狰狞,咬牙切齿间将那细线一把拽了出来。

  仅这一动作就让他的魂体震荡,他的元神半跪在地,模糊的脸庞流露出痛苦之色。随即,五指一握,将手中的赤红色细线捏碎。

  孟道眼中露出一丝畅快之色,只是瞬间眉头一狞。

  他再也无法克制,一头赤红色乱发漫天飞舞,头颅上却全部都是这种赤红色的细线。

  远远一看,仿若群蛇舞动,骇人之极。

  “该死,该死,该死的徐未央,还有清虚宗的牛鼻子老道。”

  孟道疯狂的咆哮,在他咆哮之时,他的魂魄一阵震荡,感受到震荡以后,他头上的赤红色细线飞速舞动,显得极为暴躁。

  这种舞动,就仿佛是苏醒了一般,这种场景让孟道脸色急变,不停运转心法,使得神魂波动减弱。

  随着神魂减弱,小幡内的空间也停止了震荡,而那赤红色细线也随之变得平和下来。

  孟道面露苦涩,感应着幡外的李墨,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那是一种微弱的期盼,一种求生的渴求。

  在大夏皇朝,如果有人和孟道说,他会将生存的希望放在一个凝气小修士身上,他一定会灭了对方全宗。

  只是恐怕谁也也想不到,当日鼎元仙宫的宫主,有朝一日居然会求一个小小的凝气修士。

  “哈哈,李墨小子,不扯那些虚的,我可着实好奇,你怎么敢怀疑我。”

  孟道眼中光芒一闪,索性不再逃避,对着李墨如此说道。

  此时他脆弱的神魂上,爆发出一股惊天的气势。

  那是盖世魔君的气势,是一种名为桀骜杀戮的意志。

  李墨对于小幡中的人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事,没有丝毫意外。

  他暗松口气,对着孟道说道:“前辈此时才有盖世魔君的气势。”

  此言一出,孟道一愣,瞬间明白自己露出的破绽。

  “没想到孟某急于脱身,前倨后恭,太过明显啊。”

  孟道满脸苦笑,只是内心中对李墨的赞叹又多了几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