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师叔怎么在这里

捏仙 冷皓东 3751 2019.07.29 18:00

  钱福贵很高兴!

  他觉得,自己最近运气太好了。

  时隔两年,竟然还能找到当年那尖嘴猴腮修士。

  孙铁!

  钱福贵嘿嘿一笑。

  当年自己被那家伙击败,捡到那么多储物袋后,就下定决心闭关。

  终于,将修为突破到了凝气七层。

  出关后,偶遇了这孙铁。

  这孙铁看起来尖嘴猴腮,但没想到为人爽朗,竟然还有机缘,能进入兽灵宗。

  这是孙铁的机缘么?

  这是我钱福贵的啊!

  机缘就在眼前!

  不去取?怎么是钱福贵的性子。

  于是,趁机偷袭了当时不过凝气四层的孙铁,想抢了他的机缘。

  可没想到这小子滑溜至极,哪怕这样还能逃脱。

  钱福贵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追着对方丢下的兽灵宗玉牌和灵虫清风酥,结果让对方逃脱了。

  可惜的是,自那以后,自己就没有再遇到对方。

  这花布衫修士,也是自己在兽灵宗得势后,找来打探孙铁消息的修士之一。

  毕竟,孙铁的储物袋,可是让钱福贵念念不忘。

  丢出来的就这么好,谁知道储物袋内,是不是有更好的东西呢。

  钱福贵瞥了身旁花布衫修士一眼,暗道可惜。

  解决了孙铁,为防走漏消息,这人当然不能留。可惜,这人用的还挺顺手的。

  花布衫修士感觉到钱福贵的目光,连忙将身体挺直,满脸谄媚:“钱师兄,我们马上就到了。”

  钱福贵背负双手,从鼻孔中“嗯”了一声。

  如今自己凝气期十层,这次袭杀孙铁,不会出问题。

  钱福贵心中自信满满。

  这两年在兽灵宗,自己可不是在混日子。

  两人身后数十丈,李墨眉头微皱。

  钱福贵没有御空。

  几人又走了数个时辰,天色转暗,李墨眼中却精光大放。

  他看见了!

  在他前方千丈位置,一个平静的小山村,炊烟升起间,家家户户都忙碌着晚饭,只有孩童还在村内奔跑玩耍。上了年纪的老人杵着拐杖,招呼着“慢着点”“别摔着”之类的话语,满眼慈祥之色。

  晚风习习,吹动河边垂柳纸条。

  山村旁,小河绕村而过。

  河边,有一处普通的农家小户。

  屋内,一男一女,那女主人正在烧饭。她姿色普通,只是微微隆起的小腹,给她蒙上了一层母性的光辉。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恬静温暖。

  而一个男子,坐在桌前,他体型瘦弱,显得有些尖嘴猴腮,眼神却都是清澈。

  看着女主人,时不时爽朗大笑。

  他,正是孙铁!

  李墨看了看周围,直接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前方,钱福贵正在半道上,一切都在李墨神识之下。

  结丹修士,神识可笼罩方圆千丈。

  筑基修士,神识却仅有百丈。

  李墨身后,矮胖修士破口大骂。

  这混蛋,又在整什么幺蛾子。

  在他神识之下,附近都是山坡、密林和一些山道,空无人烟。

  该死的,项丹阳这徒弟凭地麻烦,不等了,我直接拖他回去便是。

  若敢反抗,先打断他的腿!

  这样想着,矮胖修士脸色愤然,径直从隐藏的地方走了出来。

  矮胖修士刚有动作,李墨双目猛然睁开。

  这么没有耐心么!

  那么,就在这里击杀你吧。

  再往前去,若让你看到孙兄村落,又会多生事端。

  李墨心中正想着。

  身后,一道属于筑基期的威压,赫然笼罩李墨。

  若是普通的凝气修士,已经被压得动弹不得。

  “徐青空,玩了这么久,该跟我回去了吧。”

  矮胖修士压抑着怒火,冷声说道。

  刚刚李墨和赵非灵的战斗,他可是尽收眼底。

  若是普通的凝气十层,他自然二话不说,直接拖走。

  但李墨明显隐藏了自己,凝气大圆满的修为,以后说不定还会继承项丹阳的衣钵,自己还是谨慎点好。

  李墨眉头一皱,仿佛对矮胖修士的出现十分惊讶:“师叔怎么在这里?”

  “一定是师父派师叔监视我的,不要,我不要回去!不对,我怎么不知道,师叔和师父有这么好的关系……”

  这一刻,李墨表情先是愤怒,却又疑惑地看了矮胖修士一眼,变化极为丰富。

  矮胖修士眼皮一跳。

  这小混蛋果然奸猾似鬼,他有些理解,为什么孙钰想要杀他了。

  “哪那么多废话,叫你跟我回宗,就跟我走!”

  矮胖修士脾气暴躁,怒气冲冲地走向李墨。

  大手一抓,就想抓住李墨的衣领。

  “镇狱”

  猝然,矮胖修士听到了一声淡漠的声音。

  他脑海第一个念头是,这小子竟然还能动作。

  下一刻!

  矮胖修士仿佛背着千钧重担,四面八方的压力,让他有些窒息。

  他脸色一变。

  眼角余光,九道黝黑圆珠袭来,还未靠近,一股腥味传来。

  矮胖修士,惊骇欲绝。

  轰!

  矮胖修士勉强拿出一件中品法器,九道黝黑圆珠便直直地击中他。

  轰然一声,矮胖修士直接倒退数丈。

  李墨得势不饶人,一拍储物袋,一道血色符宝,便出现在手中。

  从宝气楼拿的一次性消耗符宝。

  李墨双手掐诀,血色符宝化作一道血箭,向着矮胖修士疾驰而去。

  “该死,屠河箭!”

  矮胖修士惊恐大叫。

  他区区一个筑基初期修士,怎么抵挡这一招。

  他神识一动,一个巴掌大小的稻草人偶,就出现在手中。

  听到矮胖修士话语,李墨眉头一皱,他神识一动,九曲毒丹就围绕矮胖修士转动。与此同时,他一拍储物袋,手中就多了一柄青光凛然的飞剑。

  青羽剑,是李墨从宝气楼拿的唯一一柄上品法器飞剑。

  这飞剑乃是结丹期青空王雀的主羽制成,其威力也是让人惊骇,凌厉锋锐,遁速惊人。也是这飞剑着实强大,才让已经拥有九曲毒丹的李墨,心动买下。

  李墨神识一动,自己反而被吓了一跳。

  青羽剑悄无声息,就已经出现在矮胖修士身旁。

  “啊!”

  一声凄惨的怒吼传来,矮胖修士左掌被绞得粉碎。十指连心,更不要说整个手掌了。

  锥心的疼痛,让矮胖修士一个筑基期修士,都凄厉大叫。

  还没死?

  李墨眉头一皱,他刚刚已经爆发了自己最大的战力,就是想一击必杀。

  可是这矮胖修士,竟然还能不死。

  李墨不知,矮胖修士内心才是惊恐交加,他刚刚用了自己最大的保命法宝。

  这样下去,我会死啊!

  不行!

  我不能死在这里!

  矮胖修士内心感受到强烈的危机,他看着数丈外的李墨,心神颤抖。

  这一刻,让李墨担忧的事情发生了,矮胖修士贪生怕死间,直接向丹霞坊市方向退去。

  该死!

  李墨不可能让对方离去,否则,以筑基期修士的遁速,不过一个时辰,恐怕项丹阳就追了过来。

  “镇狱!”

  李墨大吼,神通镇狱再次施展而来。

  矮胖修士再一次感受到那让他无法抵御的威压,受伤之下,他感觉都有些昏厥,他口中惊呼:“饶命!”

  然而,他手上动作不停,足足三道防御法器,就出现在他身前。

  李墨咬了咬牙,再次拿出一道纯白符箓。

  “元虚符!”

  一看到李墨手中的符箓,矮胖修士再次惊恐,心胆俱裂。

  能在宝气楼三楼,自不是凡品。

  这元虚符一个闪动,竟然直接出现在矮胖修士三道防御之内。

  瞬间,便袭向矮胖修士头颅。

  矮胖修士仓惶后退,元虚符也只能击中他的胸口。

  噗嗤!

  一声轻响,竟然直接削断了矮胖修士的脊椎骨,矮胖修士身形一软,直接倒地。

  看到这效果,李墨眼神震动,旋即露出不舍之色。

  他觉得,此物用在这里,有些浪费了。

  项丹阳不防之下,也会受伤。

  李墨心神一转,半空中,伺机而动的青羽剑和九曲毒丹,顿时轰然射向矮胖修士。

  矮胖修士感受着脑袋的眩晕,惊骇大叫:“饶命,我愿奉你为主!”

  李墨面无表情,动作却没有丝毫犹豫。

  轰鸣一声,矮胖修士心口和气海,被轰出两个大洞,死的不能再死了。

  感受到矮胖修士神魂黯灭,李墨这才松了口气。

  他正要上前,双脚踉跄,脸色发白下,差点倒地不起。

  他全身无比酸痛,施展两次镇狱,同时操控九曲毒丹和青羽剑,也让他灵力亏空。

  李墨赶紧拿出一粒恢复灵力的丹药,拍入口中。

  他看着矮胖修士有些发黑的脸色,伸手一招,矮胖修士散落的法宝和储物袋便出现在手上。

  旋即,九曲毒丹和青羽剑乱轰之下,交战痕迹便被隐藏,一道烈焰决挥过,一切都在火光中化为灰烬。

  这一系列动作,李墨做得自然流畅。

  看来,我目前的战力,应该比筑基初期稍强一线。有了神识,筑基期与凝气期的天堑,便不是问题。

  不过……若想瞬杀筑基初期,依旧十分艰难!

  而且我毕竟只是凝气圆满,灵力存在差距,若是持久作战,恐怕还有被反杀的可能性。

  这次也是侥幸,对方大意之下,直接被我打成重伤,毫无战意。

  李墨看着回到身旁的九曲毒丹,眉头又是一皱。

  这场战斗,被他寄予厚望的九曲毒丹基本毫无发挥。若不是靠着血色符宝和元虚符,以及青羽剑的突袭,自己未必能压着对方打。

  血色符宝破掉对方的保命人偶,元虚符突入防御法宝中。再加上青羽剑让对方重伤,才是李墨能击杀对方的原因。

  李墨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就在李墨击杀矮胖修士之时,丹岐宗某处,一个隐秘阁楼内……

  一盏青灯,无声熄灭!

  看灯的弟子面露惊恐之色,他还未传讯,一个鹤发童颜老者,便出现在他身旁,一脸凝重。

  而这个老者……赫然是紫袍!

  项丹阳灵府内,密室中,项丹阳缓缓睁开双眼。

  他感觉到了,那属于结丹修士的领域。

  自己的修为,真的已经到了筑基期的极致。

  突破结丹,就在今日!

  但是,是谁?

  在这个时候,打断自己闭关?

  项丹阳眉头一皱,目光透露着冷意。

  他神识一扫,不见来人,但心中已经知道是谁。

  用这种方式唤醒自己,有什么事这么紧急?

  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否则……

  项丹阳心底冷哼,神识看去,数十道传音符落在灵府白雾之上……

  项丹阳随手一招,这些传音符就如同倦鸟归巢一般,来到了项丹阳身旁。

  什么???

  徐青空出宗,不知去向?

  劳横出手阻挠?

  孙钰被带到赵元胡身前?

  我欠了宝气楼两千中品灵石?

  监视徐青空的筑基长老石崇虎,死了?

  一个个消息,震得项丹阳头晕目眩。

  我闭关了多久?项丹阳扫了灵府内的日晷一眼。

  不到三天!

  他再也坐不住了,轰然声中,密室大门化作碎石。

  “啊,小畜生!该死!该死啊!”

  项丹阳飞到灵府上空,身体气得发抖,怒吼出声。

  项丹阳飞剑环绕,溪边的破落房屋,轰然声中化作无数碎片。

  他飞剑转动,溪水断流,地上出现大量坑洞。水流倒灌,烂泥污水肆意流淌,整个灵府仿佛遭受了疯狂的蹂躏。

  项丹阳看了灵草园一眼,面色阴鸷。

  他头一回感觉,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他咬了咬牙,一拍储物袋,道道传音符瞬息消失不见。

  “你,逃不出我的掌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