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幽冥幡与鼎元通幽诀

捏仙 冷皓东 3661 2019.07.10 10:00

  星夜,明月,寂静无声。

  李墨的洞府中……

  “你可知道我为何一定要你发誓么?”在漫长的沉默过后,孟道缓缓说道。

  “此事也正是晚辈好奇之处,还请前辈解惑。”

  李墨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他确实没想明白,这是为何。

  “此幡名叫幽冥幡,这幽冥幡来历神秘,原本是大夏一个顶级宗门的镇宗之宝,被我抢了过来。

  这千年我困在这幽冥幡中,也不算全无所获。

  幽冥鬼契……算是我领悟的一种神通。

  只要有这幽冥幡,就可以让修灵阶段的修士,誓言成真!”

  孟道低沉中带着自傲的声音传了出来。

  闻听此言,李墨身躯一震,脑海闪过一道亮光,瞬间浮现出一个山羊胡老者的身影。

  项丹阳!

  李墨呼吸急促,急忙问道:“前辈,不知道项丹阳……”

  “没错,他就是中了幽冥鬼契。”孟道知道李墨想问什么,说道,“千年前,我神魂受到重创,幽冥幡遗落到南蛮,我一直在幡中昏迷不醒。

  可是,在十五年前,我曾苏醒过一次!

  当时,我的状态尚好。好运的遇到一个姓徐的凝气修士,他便是徐盛歌。

  那家伙可不像你小子这般奸猾……”

  李墨表情未变。

  “原本,我确实打算培养他到化神,然后助我脱困。

  但是在我发现徐家所谓的‘祸门之后’后,我便决定,夺舍徐盛歌的子嗣!”

  听了这句话,李墨心中巨震,却唯有沉默不语。

  “桀桀,李墨小子,可是觉得孟某太过残忍?”

  孟道在小幡内,仿佛一眼看穿李墨的心思。

  李墨摇了摇头,并未多言。

  “哼,李墨小子,我在你到清溪坊市时就苏醒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想法么。

  我知道你心中还有些凡俗的意气,想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甚至你心中对项丹阳的生死,都犹疑不决,我要告诉你,这简直是愚蠢!”

  孟道语气森然。

  “在这个修仙界,从来没有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大道唯争,哪怕你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人找上门来。

  就好像你在丹岐宗里,你除了成为项丹阳那小辈的弟子外,可有侵犯他人利益,结果呢?

  在黄门殿前,你就不该心慈手软,就算你直接杀了对方,又能如何。

  你顶着‘徐青空’的身份,接受项丹阳的丹药和灵石,所以对项丹阳却不愿主动相击,不然此刻,你就该问我这誓言有何限制。

  就不知道,到时候项丹阳对你,是否也会下不去手……

  更何况,如果你的观点真的是对的,我将你全身灵力吸光,你又能怎样?

  修仙界……只有强弱,没有对错。

  这种三岁稚童都能明白的道理,你枉费了自己过人的心智。”

  孟道的话语血腥至极,充满了魔道修士的霸道与桀骜。

  李墨听到孟道的话语,沉默半响,声音沙哑道:“也许前辈说的对,若是需要去争的东西,只要是为了修炼,李某说什么也要争一番。

  只是,在下也有在下自己的想法……

  前辈修炼经验丰富,恐怕早已经看出我在修炼上的缺陷。

  关于修为的事情,还是直接说出解决之道吧,无需用这件事刺激在下。”

  “你……”孟道语气含怒,心中却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子的心细如尘,居然能够想到,自己之前便已经看出他修炼上的缺陷。

  心思深沉,行事却如此天真。

  孟道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赞赏还是发怒。

  心思深沉,对人对事自然便心细如尘,多了一丝防备之心,想得更多,也想的更深。

  而行事天真,则是这个小子居然还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念头,对项丹阳有防备之心,却不想主动出击。

  想到这里,孟道暗叹一声,没好气道:“修为一事待会再说,当年,我在徐盛歌身旁呆了三年,收集了许多对我的魂魄有所帮助的东西,也做了一些准备。

  项丹阳便是其中之一,原本是想等到夺舍徐青空后,来丹岐宗修炼的,结果便宜了你这小子。”

  “前辈当年为何不直接夺舍徐青空呢?”李墨的话语中稍稍有些疑惑。

  “哼,你以为我不想么,只可惜当时我的神魂残破不堪,而且夺舍有诸多限制,没可能夺舍成功的。

  原本想等神魂好转再夺舍他的,可没想到,居然被你小子抢了先,可惜老夫苏醒过来,一切都晚了啊。”孟道冷哼一声,话语中也有些不甘。

  孟道并未说明,当年并非不愿,而是不能。

  他神魂伤势爆发,无奈之下,只能沉睡。

  “那前辈不可以夺舍其他凝气修士么?”

  李墨心知肚明,自己神魂强大,所以对方没有机会。

  “哼,徐家修士可与其他凝气修士不同!

  小子,我知道你抱着夺舍重修的想法,如果你不想放弃一个一飞冲天的大机缘的话,我劝你不要轻易夺舍重修。”

  孟道冷哼一声,对着李墨,语气肃然的说道。

  李墨心中一动,问道:“莫非,前辈所说的,是徐家所谓的祸门之后么?”

  “哼哼,徐家的那群白痴,祸门之后,与传说中幽冥天有关的苗子,居然这样糟蹋。”孟道话语充满了不屑。

  “不过,与幽冥天有关这件事,应该是假的。

  幽魂宗的那些家伙,还说他们的老祖还活着呢。

  我把幽魂宗毁了,镇宗之宝幽冥幡抢了,他的子孙辈都快被我杀绝了,也没看到这个老不死的。”

  “幽魂宗?就是前辈的仇敌么?”李墨问道。

  “仇敌?嘿嘿,仇敌!”孟道嘿嘿冷笑,犹如九幽之风刮过。李墨心中一凛,不再多问。

  “对了,前辈,你所说的修灵阶段,不知道是哪一个境界,晚辈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见孟道不再说话,李墨不由问道。

  “哼,这些还不需要你小子操心,现在你唯一的事情,就是将自己的修为快速提升起来。如果死在项丹阳手里,你就别想什么修灵了。”

  孟道冷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不耐烦。

  小幡内,孟道满脸不耐,他从来没有这么细致的跟人解释什么,可是幡外那个小子还一直问问问!

  想到此处,孟道不客气的说道:“小子,该知道的你也知道的差不多了,我提前告诉你,虽然项丹阳受幽冥鬼契的束缚,但是十多年,我也不知誓言还有多大的约束力。

  如果你不在五年之内,将修为提高到可以抵御他的阶段,那你就夺舍重修吧。

  不过,如果你夺舍重修的话,那你也就废了。”

  听到孟道的话语,李墨有心想问,只是也知道对方不会回答,索性也不再多问。

  毕竟正如孟道所言,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修炼,不然项丹阳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想到项丹阳,李墨眉头一皱。

  对修士而言,阻人修为就是断人性命!

  从内心深处,李墨不想与项丹阳为敌,只不过他也清楚。

  对项丹阳而言,恐怕他丹成之日,就是自己殒命之时!

  至于表明身份,李墨心底冷笑,这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凄惨。

  感受着空空如也的气海,李墨苦笑一声,对着小幡道:“前辈,如今我修为尽失,不知道你可有什么解决之道?”

  “罢了罢了,这个就跟你小子说清楚吧,免得你心里还有疙瘩。

  实话告诉你,之所以要吸你的灵力,是因为以你的修为,根本无法承受幽冥幡启动。

  但是幽冥幡使用一次,虽然你的修为会被吸收不少,但是到最后,肯定还有五层左右的修为的。

  孟某是为了让你破后而立,才将你体内灵气全部吸光的,你也不看看,你的修为成什么样子……

  再这样修炼下去,你迟早把自己的小命给修没了。”

  孟道冷哼一声。

  李墨摸了摸鼻尖,没有说话。

  若是有其他选择,他自然也不愿如此。

  不过他心中却十分震撼,思索着幽冥幡到底是什么阶位的法宝。

  灵器?不对,莫非是灵宝?

  “小子,给我记住咯,我传授给你的功法叫做鼎元通幽诀!”

  孟道的话语又响了起来,满是严肃的说道:“这部功法是我结合自己的本命功法鼎元升仙诀和幽魂宗的噬魂经创立而成,这功法对资质的要求并不高……

  嗯,或者说这功法对资质的要求极高!

  不过我说的资质,并不是灵根、体质这一类的,而是神魂。

  这是最适合你的功法了,遗憾的是,我并未彻底完成这部功法,鼎元通幽诀只有到达元婴境界的功法。

  再往后,我只知道有哪几条路,却还没有具体的功法。

  要不要修炼,就看你自己如何选择了。

  你若不愿,我这里还有其他适合你的功法,只不过效果可能没有鼎元通幽诀好罢了。”

  对任何一个修士来说,修炼功法都是重中之重!

  “前辈,依你之见,这鼎元通幽诀,我的修炼速度如何?”李墨向孟道请教道。

  “一年之内,筑基可期!”孟道语气中满是自信。

  “我学!”

  李墨语气坚定,他本没有选择。

  孟道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墨。

  因为修为尽失,李墨脸色苍白,显得有些虚弱。

  普通的面容,在修仙界显得有些平凡,走在人群中丝毫不显眼,但是他的眼神中,却有着疯狂的执念,对修仙的执念。

  幽冥幡内,孟道轻笑一声,低垂目光,喃喃道:“也罢,既然如此,在这狗屁的修仙界再走一遭又如何,反正这日子,我也受够了。”

  语毕,孟道双手掐诀!

  而在李墨的眼中,刚被他摆正的幽冥幡缓缓上升,幽冥幡前,自己拿出的玉简也随之上升!

  而后,一道拇指粗细的黑色细线,宛如水流一般,从幽冥幡中缓缓流向玉简。

  随着这道黑色细线的流入,普通的玉简竟然也随之变成深沉的黑色。

  李墨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了幻觉,他看到了灵气在经脉中的运转,气海上出现的,似乎并不是普通的灵力漩涡,而是一尊尊黝黑的小鼎。

  神秘,深邃。

  这一尊尊黝黑小鼎在气海上不断宣传,最终形成九座小鼎。

  而气海不知何时早已凝实,正在李墨观看时,突然脑袋眩晕,回过神时,手中已经捧着一块黝黑玉简。

  这就是鼎元通幽诀!

  果然,孟道低沉中带着疲惫的声音响起:“好了,这就是鼎元通幽诀的法诀,你的修为提升到筑基,筑基功法就会显露,后面的境界也是如此。

  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你自行修炼吧!

  尽量不要来问我。”

  接着,幽冥幡中再也没有声音传出。

  李墨小心的将幽冥幡收入储物袋中,他并没有说“多谢”二字,只是感觉心中多了些什么东西。

  李墨盘膝坐在洞府中,拓印着鼎元通幽诀的黝黑玉简被他放在胸口。

  伴随着山风呼啸,李墨刚苏醒又开始闭关。

  但是这一次,显然不会闭关很长时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